• 未分類
  • 0

「我想和梁氏全面合作,關於顧先生手裡的專利技術,我知道,梁氏早已經買下了,現在我想和梁氏合作這個項目,不知道梁總裁同意嗎?」

梁景銳緩緩道:「那你應該知道,我已經和葉氏談好了合作,這個項目的合作已經談好了!」

說完,梁景銳警惕的看著王五,等待著他的反擊!

可是王五卻聳聳肩,笑道:「那太可惜了,既然留不下技術,那就留下人吧!」

說完,手裡一動,梁景銳見狀,神色一變,立即拉著喬語閃到了王五身邊,伸手去抓他,可是,王五向後一滑,離開了他們的攻擊範圍,而他們的身後卻傳來一聲驚呼,梁景銳和喬語立即回頭看去,就見本來顧棣坐的地方已經沒有人了!

座位下面有機關!

梁景銳拉著喬語緩緩地站直了身子,冷冷道:「王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王五悠然笑道:「很簡單,我就是為了他手裡地技術!」

梁景銳眉頭一皺,道:「好,我答應和你合作,你先把顧棣放了!」

王五搖頭道:「梁總裁,現在我的條件變了,我要這個技術的全部開發權,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梁景銳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氣,他沉了沉聲,道:「王先生,生意不是這麼談的,你的手段未免過於霸道了!」

「手段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梁總裁同意嗎?」王五逼問道。

梁景銳的手緩緩地捏了起來,他的大腦急速的旋轉著,如今這個情況,該怎麼辦?

喬語一直沉默著,她在觀察王五,現在仔細想想,王五這個人竟然沒有一絲弱點,比起梁賢來,可能更加難以對付!

夫妻兩人緩緩地靠在了一起,王五也不急,只是低頭喝茶,不再看面前地兩人!

「我給梁總裁和梁夫人一天地考慮時間,明天這個時候,我派人去請兩位!」

說著,王五將手裡地茶放下,緩緩地道。

梁景銳和喬語互視一眼,點點頭,隨即梁景銳道:「好,希望王老闆不要傷害顧棣!」

「這個自然!」王五起身,客氣的將兩人送出門!

經過那座雕像的時候,喬語心中奇怪,她認真的打量著眼前的巨大的雕像,心裡彷彿有什麼東西在閃過,卻怎麼也抓不住!

兩人又被原車送回,坐在房間里,喬語問道:「景銳,現在怎麼辦?」

梁景銳緩緩地在房間里走動著,沒有回答喬語的話,喬語見梁景銳想的出神,也不敢打擾,隨即自己也沉思了起來!

她從第一次見到王五時的場景一直回憶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腦海里總是繞著那座雕像,彷彿有什麼吸引著她,讓她漸漸的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雕像上!

那座雕像大概有五米多高,底座很大,直徑大概有三米多,M國是一個宗教國家,王五作為在這裡生活的人,他一定信仰的就是本國的宗教,M國的國教是什麼呢?

「XX教!」突然,梁景銳和喬語同時叫了出來!

兩人同時看著對方,喬語立即道:「儘快查查那座雕像是什麼,還有,那麼大的一座像,而且底座非常大,我懷疑裡面是空的!」

梁景銳點點頭:「不錯,如果按照這麼看的話,雕像裡面完全就可以是一個小型倉庫,現在假設那就是一座倉庫,王五會藏什麼呢?」

「是人,還是~」喬語接道。

梁景銳搖搖頭:「現在不管藏著什麼,對他來說都是很重要的東西,我們就用這個來威脅他!」

喬語興奮道:「好,怎麼做?」

梁景銳想了想,對著自己老婆勾了勾手指頭,道:「你過來,我有個想法!」

喬語立即湊過頭去,夫妻兩人悄聲的商量著什麼?

然後,FC臨時據點的人員,連夜都被調動了,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第二天同一時間,王五派人將梁景銳夫妻請到了家裡,路過雕像時,梁景銳突然停下腳步,抬頭看著這個巨大的雕像,笑道:「王老闆,這個雕像在這裡你不覺得有點不協調嗎?」

王五停下腳步,看了看雕像,笑道:「沒辦法,我喜歡!」

梁景銳點點頭,突然走上前,伸手拍了拍,道:「這個理由有點任性吧,我看王老闆喜歡的原因,恐怕就是裡面有什麼東西吧?」

王五一愣,搖頭道:「梁總裁想多了,絕對沒有!」

梁景銳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王五的神色,看到他確實自然,不似作偽,心裡突然沒底了!

梁景銳輕輕笑了笑,轉頭對喬語道:「小語,我輸了!」

喬語一愣,看著梁景銳的神色,多年的夫妻已經有了默契,她抿嘴笑了笑,道:「輸了可是要罰的!」

夫妻兩人在這裡輕鬆調笑,王五看著他們,臉色有一瞬間的放鬆,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看雕像的頭部,悄悄地鬆了口氣!

而就是這一瞬間,被跟在梁景銳和喬語身後的蒂娜抓住了,她暗暗的給喬語使了個眼色,喬語見了,眼睛一亮,向梁景銳暗示了一下!

梁景銳瞬間明白過來,他緩緩一笑,轉身對王五道:「王先生,我想重點應該是在雕像的頭部吧?」

王五一怔,神色有點緊張,他笑了笑道:「梁總裁說是什麼就是什麼了,不過,你總糾纏這雕像幹什麼?」

梁景銳笑道:「王先生,總是你說做交易,現在我也和你做個交易,你放了顧棣,我答應你的合作!」

「哦?梁總裁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呢?」王五冷冷道。

梁景銳手一抬,突然砰的一聲,雕像的頭部落了一個子彈孔!

王五神色緊張,眼睛緩緩的眯了起來,他問道:「梁總裁,你這是什麼意思?」

「放了顧棣,我和你合作,否則,我就毀了這個雕像,尤其是它的頭部!」

王五冷冷的看著梁景銳,雙方就這樣的對峙著!

過了一會兒,王五緩緩的笑了,他輕輕道:「梁總裁果然名不虛傳,配做我的對手!」

說完,王五揮揮手,對手下道:「去將顧先生放了!」

梁景銳拱手道:「謝了!」

王五淡淡的笑了笑!

不一會兒,顧棣就被人帶來了,喬語立即看過去,只見他渾身上下還算完整,於是整顆心放了下來!

梁景銳見人已經救出來了,便不再糾纏,對王五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打擾王先生了,我在華國等你!」

王五笑道:「好說,希望梁總裁不要讓我失望!」

梁景銳點點頭,轉頭對顧棣和喬語道:「我們走吧!」

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王五笑道:「梁景銳,我們的對決才真正開始!」

回到FC臨時據點,梁景銳立即道:「收拾東西,我們儘快回國!」

「為什麼這麼急,景銳?」喬語奇怪道。

梁景銳轉身道:「這裡畢竟是王五的地盤,如果他反悔的話,我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我們的目的達到了,還是儘快回國,免得夜長夢多!」

喬語聽了,點頭道:「好,那我們快去收拾東西吧,蒂娜,你也和我們一起走!」

幾人點點頭,迅速的離開了這裡! 蕭閻雲看了看手錶,有些為難的看著雪雨。

「那個……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我也就是隨便問問,哈哈……」

雪雨忍不住乾笑了兩聲,心裡就開始嘀咕了起來。平時那纏人的勁兒到底哪裡去了,怎麼到了他這裡,感覺說兩句話都艱難!

偏偏說話都這麼艱難了,還就是不願意放他走,這樣自我折磨的感覺真是太變態了!

「也不是說為難,只是……」

蕭閻雲招了招手,讓雪雨靠的更近一點,然後才故作神秘的說道:「我在躲經紀人,可能去的地方都不是很多人的地方,你確定你要跟著去?」

「難不成你一個大明星還將我一個小老百姓給拐走了?」

雪雨突然咧嘴一笑,想也沒想就打開車門在副駕駛坐定,然後又從自己的手提包裡面翻出來一張皺巴巴的地圖開始研究!

「剛才那個什麼公園歷險實在是太坑人了,這一次我一定要選一個好一點的地方?」

「不是說我帶路的嗎?」蕭閻雲頗為無奈的將她手中的地圖抽走仍在一旁,將旁邊的乾果放在了雪雨的手上,就啟動了車子!

車子開出去沒有多遠,雪雨就忍不住頻頻的回頭看著身邊一臉嚴肅的蕭閻雲,看著他聚精會神的看著前方的時候,張了張嘴,又默默地忍了下來!

如此來回了好幾次之後,蕭閻雲嘆了一口氣,將車在路邊停好,耐心十足的看著她問到:「說吧,有什麼事情?」

「那個……」雪雨特別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後視鏡說道:「你不覺得後面好像有好幾輛車跟著嗎?而且……你的車速好像有點太慢了!」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開快一點?」蕭閻雲特別認真地看著雪雨說到:「你不後悔?」

「後悔什麼……啊……」

雪雨的話音剛落,剛才還慢悠悠的像是蝸牛一樣的車突然猛的飛了起來,有一種要將車輪子都給跑掉的感覺,嚇得雪雨臉色一緊,忍不住抱緊了身邊蕭閻雲的手臂。偏偏想到後面那跟蹤的人,還死命的硬撐著,這樣的刺激讓她的心莫名的有一種心跳加速的快感!

直到車在一個比較隱蔽的山路口停下來的時候,雪雨的心還是控制不住的撲通撲通一陣亂跳,臉上因為興奮染上了一層紅暈,看迷了身邊故作淡定的人的心!

咔噠一聲,雪雨已經在蕭閻雲沉迷的眼神中打開了車門,走到一旁的小路上,頗為興奮的看著眼前的小路眉宇都在飛揚!

「要上去看一下?」

「去啊去啊……都來到這裡了,不上山豈不是可惜了,我跟你說……從山上看下面的風景心情特別的不一樣,而且山上的空氣……」

雪雨興奮的小眼睛都在發光。一個勁的在那裡喋喋不休,也不知道蕭閻雲到底聽沒有聽進去!只是他傾耳聆聽的樣子莫名的帶著幾分萌感,讓有些胎噪心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只覺得好像就這樣待著,看看眼前的風景也是一種享受!

「今天時間太晚了,要是你真的喜歡,我們下一次去吧!」

「可是我們都已經到這裡來啊!不上去多可惜啊!」

下堂妃不愁嫁 「晚上夜路太危險了!」

蕭閻雲忍不住揉了揉雪雨的發頂,看著她突然愣愣的看著自己,不由得心裡有些發苦!

雪雨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跟他拉開了一點距離,看著他突然僵硬的臉,想著他也許是一時沒有控制住,便沒有發作!

只是眼睛忍不住的往上面翻,一個明晃晃的白眼甩過去!

「那你帶我來這裡是幹嘛的呢!」

總不能就是來熟悉一下路線的吧,可是剛才一路上飆的太快,她根本就沒有看清楚周圍的路線,就算是下一次自己來,也不知道啊!

越想越覺得詭異,忍不住警惕的看著蕭閻雲說到:「我跟你說……我可是很正經的哦!」

「我什麼時候說你不正經了!現在這個點去哪裡都人多,你知道我身份特殊,就來這裡放鬆一下心情,就算不能爬山,看看四周的風景也不錯啊!」

說著,還從後備箱裡面拿出了一個墊子找了一個相對平坦的地方鋪上,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四周!

雪雨轉悠了一圈!有些無聊的也跟著坐了下來!

說實話,讓她活動還可以,讓她就這樣安靜的坐著,看四周的那些一層不變的樹葉……

好吧,她承認自己沒有這樣的閑情雅緻!做不到平心靜氣的觀賞,所以忍不住撞了一下身邊的蕭閻雲,問到:「你要待多久!」

蕭閻雲默默的看了一眼雪雨,突然起身又朝著後備箱走去!

不一會兒的時間就拿著一把吉他又走了回來,靠在樹榦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動著!

見雪雨有些昏昏欲睡的打哈欠的時候,才輕聲的哼著最近比較火的一首抒情歌曲!

帶著幾分纏綿有些無限的苦澀的壓抑,有著濃濃的無奈讓雪雨不由的紅了眼睛!

看著微低著頭好像陷入回憶中的蕭閻雲,悄悄的用手機留下了眼前這讓人心疼的一幕!想著回去一定要請慕容墨軒幫忙才行!

一曲終了,蕭閻雲看著靠在那裡眼神有些放空的雪雨,輕聲的詢問到:「你對你那個墨軒哥哥好像很信任的樣子!他對你很重要嗎?」

雪雨的情緒有些轉換不過來,還有些淡淡的憂傷的看著蕭閻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悶悶的對著蕭閻雲點頭!

蕭閻雲心中一個咯噔,故作調侃的看著她問到:「你這個樣子……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你跟他表白了!」

「沒……你說什麼呢!」

雪雨羞紅了臉,忍不住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有些沉悶的聲音響起!

「我們只是普通的兄妹關係而已啦!」

不知道為什麼,蕭閻雲竟然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了一絲失落!讓他的心猛的收緊!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有些顫抖的聲音,不死心的問!

「恐怕你一定不滿足這樣的關係吧?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當終於踏上華國的土地,喬語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氣,她站在機場外,轉頭對身邊的梁景銳道:「還是咱們的國家舒服啊,舒暢,自由,美麗,開心!」

梁景銳寵溺的看著她,道:「我看你是想孩子們了!」

「嗯,你不說還好,一說,我越發的想了,那我們快回家吧!」喬語說完,就拉著梁景銳向著車子跑去!

悲慘的被遺忘的顧棣和蒂娜面面相覷,蒂娜倒是沒什麼,這段時間對梁總裁夫婦的「目中無人」刺激的已經麻木了,可是,顧棣覺得自己很悲哀,他是傷者啊,是這次事件的大功臣啊,難道不應該重點的關注嗎?

蒂娜看著他那哀怨的眼神,強忍著笑意,輕咳了咳,笑道:「顧先生,我先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顧棣無精打採的道:「好吧,就讓我們兩個可憐人一起去醫院吧,讓喬語他們的良心去痛吧!」

蒂娜好笑道:「我想喬小姐的良心是不會痛的,因為她可能根本就忘了我們兩個!」

「唉~」顧棣贊同的點點頭,然後就耷拉著腦袋和蒂娜一起去醫院檢查了!

而以為良心會痛的喬語和梁景銳卻是如蒂娜所說,根本就是忘了他們,他們只是一個勁的催促司機再快些,想要趕緊回家去看兩個小寶貝!

終於到家了,喬語不等車停穩,一把拉開車門就向著客廳飛去!

「寶貝們~媽媽回來了!」

「媽媽,媽媽~」早已經等的不耐煩的兩個孩子聽到喬語的呼喚,立即從房間里跑出來,撲到張開手臂的媽媽的懷裡!

「媽媽,我們好想你哦,你有沒有想我們?」

「想,媽媽可想你們了!」喬語緊緊的抱著孩子們,眼睛都濕潤了,本以為最多兩周,可是誰知道這次一出去就是一個多月,她還從沒有離開孩子們這麼久的!

「好了,孩子們,你們想爸爸嗎?」梁景銳從後面走過來,張開雙臂,笑道。

「啊,爸爸,爸爸!」兩個孩子一聲尖叫,立即又抱住了爸爸的脖子!

一家人親親熱熱地回了客廳,梁母和何老早已經等在了門口,看兩個孩子一人一個的占著爸爸媽媽,笑道:「這兩個小傢伙,可想你們了!」

梁景銳感激的對母親和何老道:「媽,何老,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這有什麼,就是看孩子,而且兩個孩子很乖,不需要我們費心!」梁母笑道。

「是呀,而且右右這孩子已經認了好多的藥材了,是個可造之才,我的眼光很不錯啊!而且左左也跟著學了不少,孩子們很乖的!」何老也跟著誇讚道。

大家說笑著,就一起坐在客廳里聊著最近發生的事!

「哦,對了,你們不是去救朋友嗎?人呢?」梁母關心道。

「哦!」喬語一拍腦袋,苦笑道:「將他們給忘在機場了!」

「哈哈,你啊!」梁母笑著,道,「那還不趕緊把人找回來?家裡已經做好了飯,就等你們呢!」

梁景銳笑道:「不急,媽,現在已經回了國,他們兩個沒事的,待會我打個電話,讓他們來家裡吃飯!」

「好,那我去吩咐廚房去稍微再等會!」梁母起身,直接去了廚房!

何老看著還黏在爸爸媽媽身上的兩個孩子,笑道:「哦,對了,溫蒂那個姑娘已經回復的差不多了,腦子裡的血塊已經全部散開了,現在就是修養,葉肅勛已經將她接回家了,他們在這裡已經安了家了!」

「啊,那太好了,明天我去看看她,這真是一個好消息,謝謝您,何老!」喬語高興道。

強婚霸愛,嬌妻乖乖入局 何老笑著搖搖頭,想了想,道:「我正好有件事要和你們商量下,現在右右還小,我想留下來教導她直到她能獨立學習,你們能不能在這附近給我找個地方,可以種植一些藥材,還要離你們家近?」

梁景銳立即道:「好的,何老,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何老點點頭,看了看他們一家四口,笑道:「那不打擾你們和孩子們了,我先回房去休息了,有事就叫我!」

「好的,何老!」喬語和梁景銳起身送何老。

何老一離開,兩個孩子立即興奮道:「爸爸媽媽,你們這次出去好玩嗎?」

喬語點著孩子的頭笑道:「不好玩,可危險了!」

兩個孩子立即關心的問道:「怎麼了,媽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