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嗎?」霍林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強硬,不過為了安定民心,他還是大致的解釋一遍:

「剛才我觀察過了,今晚的紅月是造成它們異動的原因,外部藤蔓比內部更粗壯,憑我們的力量一定沒有辦法打開缺口,倒不如直接殺到市裡,找到它的根,直接剷除,我們才有一線生機。」

「可是……」他們看著市裡密密麻麻的藤蔓,可比外面的粗壯藤蔓多了不少,想要除掉這種恐怖的植物,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好要喪命的。

「開!」

霍林才沒有這麼多時間猶豫,系統之靈說了它們此時的力量在外圍,但難保外圍的力量達到一個頂點就會像內部擴散,要是拖得久了,說不定這藤蔓的整體實力上升數倍,他們就真的是死路一條了。

開車的隊員戰戰兢兢,想了想隊長跟他們一起,不會拿命開玩笑,就只能硬著頭皮調轉方向,朝這個已經被鋪天滿地的藤蔓纏繞的市裡開去。

「所有隊員注意攻擊,土系金系注意給車子防禦!」霍林手中捏著他的異能,等到接近市區細小的藤蔓,第一個釋放攻擊!

所有隊員攻擊隨即而來,釋放在同一個點,把藤蔓纏繞的地面炸出一條路來。

霍林這才鬆了一口氣。

果然比他想象的要容易。

細小的藤蔓雖然力量不強,但數量不少,他們炸開一條小道后,藤蔓又朝著空隙的小道撲過來,企圖再把路面蓋滿。

讓霍林意識到他們的動作一定要快。

「再來!」

霍林不敢輕易下車,車身好歹能夠擋住藤蔓的尖刺,他們只需透過車窗把路清理開過去還是可以的,一旦下車,這些藤蔓就會察覺到「活物」的氣息,這時候他們才是真正的危險。

或許是第一次攻擊的效果給了他們信心,隊員們的臉色也沒有這麼難看了,相信霍林所說力量集中在外層,市區里的力量減弱。

否則憑他們的一次攻擊,頂多只能炸掉幾根藤蔓缺口,怎麼可能炸出一小段路來?

那也就說明了隊長剛剛所說「憑他們的力量都不一定能打開外部藤蔓的缺口」。

這次他們配合完美,再次炸出一條道來,車就直接開進去,防禦系的異能者迅速在車子兩邊建起防禦系的牆壁,阻止了藤蔓撲過來。

不過也只能阻擋一小段時間而已。

這一小段時間,就足夠讓他們再炸出一條道來了。

如此配合著,他們前往市區內部遭受到的阻攔就不是很強,而更讓他們欣喜的是,越是往市裡深入,藤蔓的力量和體型就越小。

這個情況無疑是再一次證明了隊長所說的話,他們這下的希望越來越大,儘管異能消耗了不少力量,但是他們身上也並非沒有準備,吃著晶核補充力量,相信還是能夠一路炸過去找到藤蔓根部的。

精神有些疲乏,可是他們的臉上卻是越來越輕鬆。

霍林一邊觀察著藤蔓的走向,一邊暗暗跟他的系統之靈溝通,系統之靈感知到的東西可比他強多了,比如現在系統之靈就能感知到這藤蔓的根部在市中心。 這個城市並不大,充其量也只是個鎮子,但是他夾在幾個大城市之間,交通也便利,如果不是末世的來臨,這個鎮子再過幾個月就會變成某個城市的一個「區」。

所以它裡面涵蓋的物資也不少,才會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異能者前來,結果都成了這藤蔓的養料。

霍林帶領他的隊員們一邊開車一邊打,越往裡面走進度越快,這小鎮雖然不大,但是當他們感到鎮中心找到這藤蔓的根部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主要還是一會兒打一會兒走拖延不少時間。

藤蔓的根部很大,就像一百年的古樹粗壯,呈墨綠色,周圍的藤蔓垂著很多細須,像是新生的小藤蔓分支,又想那些參天大樹垂下的氣根。

霍林不敢輕舉妄動,於是在心裡跟系統之靈交流,讓系統之靈作出判斷。

雖然這玩意兒坑了點,但是它的感知力卻比人類的肉眼凡胎厲害多了。

系統之靈觀察了好一會兒,像是給這些細須掃描一遍,做數據分析,然後才開口回答:「是氣根,沒有危險」

真是稀奇,藤蔓也會生出氣根這種東西。

不過想了想末世之後諸多動植物都開始變異,不能用末世以前的世界觀來解釋,他也就釋然了。

「直接燒了根部就好嗎?」霍林能夠想到的最直接方法,就是用火燒,他的火系異能已經七級,灼燒的強度可厲害,是他目前最滿意的攻擊手段。

要能夠解決鋪滿一個城鎮的藤蔓,直接燒是最爽的。

「對。」果然,系統之靈沒有讓他失望。

得到了系統之靈的肯定,霍林手上竄出一絲火苗,裊裊婷婷如風吹就散,可是它發出的灼熱溫度卻讓周圍的隊員感到了死亡的恐懼。

他抬手一揮,直接把小火苗往那巨大的根部打去,火苗沾上藤蔓的根,彷彿沾上了汽油,瞬間燃起彌天大火!

火燒的灼痛感讓藤蔓感受到「痛苦」,開始變得瘋狂起來,所有的藤蔓枝條全都朝著烈火襲來,企圖用自己的身軀蓋住,讓火沒有氧氣,也就燒不起來。

藤蔓瘋狂的湧來給他們造成不小的壓力,還好這裡是藤蔓的中心,外部那些巨大的藤蔓沒有過來,或許是已經過來卻是在路上,一時半會兒沒有到達。

這些細小的藤蔓雖多,解決卻很容易,故而他們雖然打的滿頭大汗,但實際上並不危險。

也不知道該說藤蔓的生命力頑強還是耐燒。

為了保證大火沒有被熄滅,他們所有人一刻不停的往藤蔓身上打去,而霍林則是時不時的又給根部捎去幾個火球。爭取把藤蔓的大火燒的更旺一些。

有霍林隊伍的從中作梗藤蔓根部越燒越旺,它的力量就越來越弱,到了最後已經生不出一根藤蔓前來拍打身上的大火,直到根部被燒成碳,無論霍林怎麼「添火加柴」也沒有任何作用了,才確定這藤蔓終於死亡。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霍林的眉頭也鬆開了。

同時生出了一種自豪感。

要知道這個東西,之前魂火戰隊還在的時候,佟諸帶著他的隊員們不知來到這裡多少次了,都是無功而返,連外圍都進不去就折損了許多的隊友,而他僅僅這一次的誤打誤撞,居然把藤蔓都給滅了。

對比下來,他可比佟諸上課不止一星半點,怎能不飄飄然?

這座城市裡除了藤蔓沒有任何生物,清理了藤蔓以後他們就是絕對安全的。 蜜愛老公寵上天 抱著變異動植物的體內也含有晶核的想法,霍林下了車走上前去,從自己的腰帶處掏出一把小刀,開始給藤蔓「開膛破肚」。

打開藤蔓根部的外皮,一股巨噁心的腥臭味撲面而來,差點兒把霍林當場熏暈,反胃的感覺上來,霍林沒忍住一轉頭就吐了一地。

在車子里的隊員也聞到這股臭味,但是車子距離的不算近,所以還沒有這麼強烈的衝擊感。

霍林把自己胃裡的東西吐乾淨了,對藤蔓根部有心理陰影,一邊捏著鼻子一邊轉過頭來看。

根部就像是藤蔓的營養儲藏室,霍林劃到的地方是它儲存營養的地方,也就是他捕殺到的食物已經消化,一半通過藤蔓上細細的勾刺和皮肉之間的縫隙落入泥土化作最直接的肥料,還有一半就是通過細刺往回吸收,儲存在根部。

這樣即使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獵物,藤蔓也不會餓死。

霍林想要找的東西並不在這裡,沒有辦法,他只能換個地方再劃開一刀。

跟他之前的猜測有相同,變異植物里也有晶核。而且藤蔓還這麼強晶核自然不弱,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異能的色彩,從色彩上看,是木毒雙系的。

霍林喜出望外,木系他已經有了,再吃下來也只是增加一些經驗,可毒系就不一樣了!

毒系可是稀有異能,目前他做任務的獎勵都只是基本異能,這個異能的出現讓霍林有一種意外的驚喜。

解決了藤蔓,它的屍體充滿了整個城鎮,想要搜集物資還需要慢慢清理路線出來,不過相比之前活著的藤蔓還能再生,現在就簡單多了。

他們從鎮中心向外搜索,只是打開了一個商場大樓的門,裡面的物資就把他們帶來的兩輛卡車裝得滿滿當當。

因為霍林的隊伍里並沒有空間系異能者,他們只能暫時離開,把這些物資運回基地之後再來。

結果,才回到基地,就在任務廳看見了早該回到他們戰隊小區休息的鹿茗。

看見霍林開著卡車回來,鹿茗看似不經意的對他們的隊長裴雋以開口:「唔,妖妖姐總是說待在基地里無聊,我聽佟諸哥說西北方向有個鎮子,那裡有種很厲害的變異植物,不如我們去打一打吧!」

裴雋以想也不想就點頭「可以啊,反正魂火的人一向坐不住,這次他們就當前鋒,要是頂不住咱們就出手幫忙。」

霍林眼皮子一跳,原本屬於今晚辛苦的驚喜,聽到這麼幾句話,瞬間陰雲密布。 他剛剛才把那西北角的藤蔓打敗,得到這麼多物資,這才僅僅只是一個商場大樓的冰山一角,就足夠他們裝了兩卡車。

若是被這群人發現藤蔓已死,搶奪物資,那他豈不是白白給人做嫁衣了嗎?

況且說話的人還是裴雋以,這更讓他有一種被敵人撿了便宜的不爽。但這一時間裡,他也沒有想到別的辦法能夠阻止這些人。

好在讓他提心弔膽了一會兒,他又聽到鹿茗補充:「天這麼晚了,妖妖姐他們已經休息了,等明天白天我們就出發吧。」

這也就意味著,他還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可以運輸物資!

霍林的臉色好看了一些,他身邊的隊員卻依舊不爽。他們也是聽到了鹿茗他們所說的話,只不過他們並沒有愚蠢的立馬出聲,而是看向霍林,等任務廳這幾個人走了才開口。

「隊長,我們怎麼辦?」

這可是他們辛苦了一天的成果,結果告訴他們第二天,他們挖的寶藏就被人盯上了,誰的心裡能舒服啊?

這是要正大光明的占他們便宜!若是他們隊伍里能有一個帶空間系的異能者,他們早就一股腦把城都搬空,可是現在不行……

「你們去搬物資,我想想辦法。」霍林沉聲開口。

他的系統商城裡有不少東西,原本他也沒怎麼用,得到的積分全都攢著兌換升級異能的道具,如果不是今天突然出現變故,他不想讓別人佔便宜,他可能還不會打開商城看一眼。

系統之靈說過,這裡面的東西什麼都不缺。

霍林悄悄跟在那幾個人的後面不遠處,見他們進了小區,霍林也想法子跟了進去。

他從系統商城裡買了迷藥,瀉藥等各種東西,就算是拖也要把這些人拖一天,多一天時間,他們就能運送更多的物資,這樣即使是被發現藤蔓的秘密,物資也已經成為他的囊中之物,只能怪自己實力不濟運氣不好。

但怎麼下藥還是個問題。

硃娥 他唯一擁有的稀有毒系異能,金素妖是七級,其他的普通異能雖然比毒系強的太多,但是天下第一美女戰隊的成員實力也不弱,他動用技能的話,對方也能夠察覺,到時候查到他的頭上,兩個戰隊勢必會成為敵人。

戰鬥他是不畏懼的,只不過這件事情被發現,也許會讓三個美女對他的印象不好,在霍林心裡,三個姑娘難分上下。各有特點,即使是已經和葉靜徐有矛盾,也不妨礙他想著什麼時候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跟三個姑娘有交集。

鹿茗對於霍林的舉動一清二楚,知道他也跟在他們的後面偷偷摸摸進了戰隊小區,還花了一些積分打算對他們下藥的時候,鹿茗回到大房子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金素妖。

「妖妖姐。」她笑眯眯地,像是剛剛決定好就忍不住把這個消息告訴她,「你不是說最近很無聊嗎,我決定了,明天我們一起去西北那個地方,把怪物清理了。」

金素妖只是稍稍想了一瞬就點頭同意,「好,不過那個地方很危險,若是我們打不過,千萬不要勉強自己,趕緊跑。」

她表哥都不知道帶人清了多少次,每次總會有人死在那一處地方,兇險之名不是作假,即使他們現在兩個戰隊合併,力量大了一些,也不能掉以輕心。

「那裡究竟有什麼,我還從來沒有去過呢。」鹿茗一邊把話題往那個地方引,一邊等著霍林小心翼翼的朝他們這邊靠近。

金素妖把情況大致說了一遍,鹿茗又開口,「這樣的怪物還有這種能力,一定很毒系有關,我們要是把他打死了啊,說不定會跟喪屍一樣有晶核……」

「對了妖妖姐,你的異能等級提升了,是不是比六級時候更能殺人無形啊?」

「那是自然。」金素妖點頭。

「那妖妖姐不是就可以直接幫我們小區滅鼠了嗎!」 異世醫 鹿茗眼睛裡帶著光亮和煩惱,嘟著嘴吧軟軟的開口,「今天晚上我們回來的時候,我總覺得有小東西跟在屁股後面,不知道是不是老鼠呢,要不妖妖姐動一動異能,直接殺他個措手不及。」

金素妖難得看到阿元跟她撒嬌抱怨,噗嗤一下子笑出來。他們小區里從來不缺食物,不僅有老鼠,有時候還會看見蟑螂,都是金素妖施放毒系異能解決,既然阿元說了,她肯定要滿足阿元。

「老鼠在哪呢?」

「唔……好像在外面,在哪我就不清楚了,」鹿茗眨著眼睛指了指窗外,大概是在小區房子外一帶。

金素妖按照要求施放自己的異能,七級的毒系比六級的無色無味無相更上一層樓,擁有毒系異能的她還能通過毒元素的蔓延感知到敵人的一些情況。

果然,在她施放技能不久,便感知到門外的確是有鬼鬼祟祟的東西,不過那玩意兒還真警覺,中了毒的下一秒立馬察覺到,隨即迅速跑出了他們小區。

「跑了。」金素妖一點也不著急,「不過也中毒了,不用擔心。」

鹿茗笑容更甜了。

霍林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發展成這樣,他花了幾百積分購買藥品和道具,打算在今晚潛入他們的房子給那些重要成員們下藥,結果還沒等他潛入,系統之靈就突然提醒他中毒了!

對方的戰隊里唯一能夠控毒的就是金素妖,況且金素妖的異能已經升到七級,絕不是一般的厲害。

如果不是系統之靈商城裡有解毒藥劑,說不定他今晚就一命嗚呼。

可是七級的解毒藥劑,可比他之前購買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加起來都要貴,今晚他就花了近一千的積分,卻什麼事也沒幹成!

每個戰隊都有自己的小區,為了防止其他戰隊的人對自己的戰隊下陰招,每個戰隊都會有各種各樣的防禦手段,所以霍林壓根就沒想到是故意針對他的,還以為這就是裴雋以那些人正常的防禦手段,只能怪自己倒霉,大意了。

這個小區里有金素妖七級毒元素保護,自己想要下手根本不可能,霍林咬牙切齒的認命,只能再想辦法。 想了一晚上也沒有相處什麼好辦法來,第二天的霍林果然看到了傾巢而出往基地外走的隊伍。

他上前把人攔了下來,明知故問:「你們這是去哪?」

裴雋以笑得弔兒郎當,「哎喲,這是誰啊,管的還真多,我們去哪跟你有什麼關係?」

往日里裴雋以就喜歡處處跟霍林做對,今天霍林才出聲他就站出來懟,霍林一下子氣血不順,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若是之前,他懶得跟裴雋以做這種無謂爭吵的舉動,可是今天,他知道這些人是要去西北角的那個城鎮撿大便宜,肯定要想盡辦法拖延時間。

雖然他已經提前一個晚上搬了不少物資,可是因為卡車不足,就算是來回不停的運輸,也只是跑了五次,一個商務大樓的十分之一都沒搬完。

這個城鎮不大,卻因為之前有變異的藤蔓守護,所以物資沒有受到什麼損失,絕對是個寶藏之地。

現在他們打敗了看守寶藏的怪物,別人卻要來把礦山搬空,這種事霍林能答應嗎!

「阿元,我還是你的霍大哥嗎?」霍林知道跟裴雋以說話一定不能心平氣和,他掃了一眼這些人里,發現目前的形式來看,似乎也只有阿元最容易攻陷了。

鹿茗看著霍林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微微低頭淺淺一笑,偏生是這樣柔弱靦腆的笑容,說出來的話可充滿距離感:

「你一直都是霍大哥啊,可是你跟靜徐姐分手了,就算是我告訴你我們要去哪裡,靜徐姐應該也不想跟你一路吧……抱歉呢霍大哥,我不想靜徐姐不開心。」

鹿茗的借口很完美,從頭到尾敬稱霍大哥,可是心心念念沖著葉靜徐,葉靜徐雖然知道阿元實際上很討厭霍林,但是她卻不會說,由著阿元利用自己當借口來躲避霍林的接近。

末了還要揉揉阿元的小腦袋,微微一笑,目光寵溺,「阿元說的是,既然分手了就沒什麼關係了。我們去哪裡用不著霍先生關心。」

霍林咬牙切齒,大概是被葉靜徐這個冷漠的態度刺激到了。就算他還對前女友有這麼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對於葉靜徐的那些感覺,都變成了憤怒和怨恨。

兩方談不攏,霍林只能直接開口:「那個地方的藤蔓是我打下來的!哪個地方的物資你們怎麼能拿!」

然而對面的人只是驚訝了一下,裴雋以無恥又無賴,「喲,霍隊長既然發現了大量的物資,為什麼不上報?難到霍隊長是想要叛出基地?」

雖然他們基地的戰隊有強有弱,但是像遇上了這種大型物資,一個戰隊明顯不能把物資獨吞的情況下,是需要彙報基地的。畢竟基地的建設就是為了拯救還未感染的人類,而不是為了戰隊發展。

異能者是很強,可是基地考慮的是全人類的生存發展,就算是普通人,也有他們自己的價值。每個人存在都是有意義的,發現重大物資需要上報這是規定。

霍林發現了一個城市的物資,消除了威脅隱患,他上報以後依舊可以拿大頭,可若是不上報,便是背叛基地,基地里的所有人都不答應。

裴雋以這個理由直接坐定了霍林發現物資不上報的罪名,霍林是一時憤怒被沖昏了頭腦,脫口而出的這句話只是為了能夠讓那些人不要侵佔自己的戰利品,可是他卻忘記了基地里的這一條例。

因為沒有人會發現巨大物資,現在末世都近半年了,該有的物資不是已經被人吃了,就是被戰隊清空,能夠找到的一些都是零零散散的物資。

哪裡會有像這個城鎮被藤蔓保護得嚴實,大多數物資都保存完好無損的情況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