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有一些朋友在三大家族當護院,這些事情能不知道么,絕對的內幕,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真的了。」

「看來真的是葉家小少爺做的了,否則誰能跟三大家族有這麼大的仇啊,這次三大家族真的完了,我們臨城四大家族不久就只剩下一個葉家了,這樣也好,葉家的大少和二少被廢以後消聲匿跡,三大家族若是真的完蛋,日後可就少了很多欺壓,我們的日子也好過多了,說來還要感謝葉家少爺呢。」

「誰說不是呢,雖說這次葉家小少爺手段殘忍狠辣,但他從不欺壓我們這些平民,倒算是為臨城的百姓造福了,希望他真的能滅了三大家族。」

大家都隨聲附和,議論紛紛,看來三大家族在臨城是真不得人心啊,現在成了人人喊打。

城主府大殿,江行雲早早便起來了,端坐在大殿上等候自己的爺爺,此刻他的心情很激動,因為即將滅掉葉家,最重要的是葉辰身上的靈兵,如他爺爺所說,若是能得到那件靈兵,那麼他江家或許不再懼怕王城的護國堂,臨城擁地方圓幾千里,屆時他可大肆的招兵買馬,吞併家族,以大財力養出精兵,自立為王,從楚地反出,做真正的世俗霸主。

江行雲的心情激動得難以言說,完全沉醉在千秋霸業的美夢中。

「報!」

一個小將領跑進大殿,聲音急促,將江行雲從美夢中驚喜,臉色閃過一絲怒色,沉聲道:「什麼事情如此慌張,還不報來!」

「是,城主!」那名通報的小將領在江行雲滿怒火的目光中微微一顫,道:「三大家族的代家主與嫡系子孫全部被人殺死,其代家主的頭顱清晨時分被護院發現,懸挂在其家族大院的門口。」

江行雲心中一驚,道:「可知是何人所為?」

「尚不知曉,殺人者沒有留下任何明確的線索,不過臨城百姓都在議論,說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葉家小少爺葉辰做的。」

「退下吧。」江行雲揮了揮手,眼中冷笑連連,自語道:「葉辰,你還真是了不得,竟然深入三大家族內院殺了他們的代家主與嫡系子孫,不過你葉家即將覆滅,你身上的靈兵也將屬於我江家所有,哈哈哈!!」

「雲兒,何事笑得這麼開心?」

蒼老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身材中等的老者出現在大殿中,一身的淺色錦袍,頭髮花白,眼神如獵鷹般凌厲,江行雲一抖,連忙從城主座位上站了起來,快步走到老者面前,雙腿一曲便跪了下去,「孫兒拜見爺爺。」

「起來吧。」老者表情冷漠,而後命令似的口氣,道:「欽點兩千精銳的士兵,隨著一起踏平葉家,給你二十分鐘的時間。」

「是,是!」

江行雲懷著激動的心情快步退出大殿,欽點軍隊去了。

嗒嗒嗒…

一隊隊軍士身穿鎧甲,手持戰槍,陸續從城主府中湧出,在江行雲與江冥的帶領下直逼葉家。

大街上,行人恐慌,全都退到街道兩邊的屋檐下,為城主府的軍隊讓出一條寬闊的路來,同時開始議論,他們根本不認識江冥,所以不明白江行云為何有勇氣帶著兩千名實力遠不如鐵牙軍的軍隊前去葉家。

葉家大院外,早已是大門敞開,十餘名護院在大門口守著,遠遠的聽到了整齊的步伐聲,一名護院跑出去打探,見城主府大軍壓境,趕緊折回,直奔葉家大廳。

「長老,家族,少爺。」那名護院進入大廳后單膝跪地,道:「城主府大軍來襲,據屬下目測人數大概在兩千左右,不見三大家族的人影,只有城主府一股勢力,我們該如何應對,請下令!」

「你們什麼都不用做。」葉辰戰了起來,單手一揮,黑色的大刀便出現在手中,道:「你告訴護院統領,一辦護院留在葉家大院內,一般護院跟著我們一起去迎敵。」

「是,屬下告退!」那名護院應聲而退,心中有些激動,今日又可以見到小少爺大展神威了。

「長老,小叔,我們去迎接客人。」葉辰笑道,手持大刀走出大廳。


「哈哈,好。」

葉嘯天與幾位長老大笑,跟著葉辰走了出來,那幾名主事者也跟隨而出,葉顏與楠兒則走在最後面。

葉家大院外,葉辰站在空地上,手中的大刀在陽光下流轉烏光,刀尖觸地,鋒刃寒光閃爍,他像是一座大山一般,給人一種不可撼動的感覺,單憑那股氣勢就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四位長老,葉嘯天,幾位主事者則站在葉辰後方二十米處,在之後就是葉家的三百餘名護院,個個手持兵器嚴正以待,眼中閃爍著熱血的光芒,經過昨日的戰鬥,他們已經不再害怕,看著葉辰,他們體內的男兒熱血在奔騰燃燒。

葉顏與楠兒則並肩站立在葉家大院門口屋檐下。

嗒嗒嗒!

整齊的步伐聲越來越近,幾千人同時奔跑,地面都在震動,氣勢衝天,很快便出現在葉家眾人的視線中,那一個個身穿鎧甲的士兵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力,金屬鐵衣在陽光下泛動寒冷的光澤。

葉辰的目光瞬間落在最前方的兩人身上,確切的說是落地那名身穿淺色錦袍的老者身上,從此人身上他感受到了強大的氣息,比三大家族任何一個老傢伙都要強大。

「止步!」到達葉家大院前的空地上,江行雲抬了抬手,兩千軍隊整齊一劃停止前進的步伐,他發出渾厚威嚴的聲音,「全軍聽令,做好攻伐準備,等我命令。」

「葉辰!」江行雲騎著一匹烈焰馬,上前幾步,目光直視葉辰,冷聲道:「與我城主府作對就是與整個楚王朝作對,你可想過後果,你葉家上上下下加上護院一起千餘人都難逃一死,還會株連九族,本城主給你一次機會,你上前請罪,交出靈兵,我可開恩放過葉家上下,你看如何?」

葉辰冷笑,「江行雲你身為一城之主,竟然也與我玩這種幼稚的把戲,你的話若是靠得住,你老母都能爬上樹了,你自己信嗎?」

「你!無知小兒,竟然辱罵本城主!」江行雲臉色一下變得鐵青,連連冷笑,道:「你以為自己仗著靈兵就無人可以奈何你了么,真是夜郎自大,不知所謂,今日便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哦?」葉辰按了按鼻尖,看了看江行雲又看了看他身邊的淺色錦袍老者,伸出一根手指頭,一一指點,道:「你說的那個讓我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是你還是他?」

「你….」

江冥止住江行雲的話,夾了夾烈焰馬馬腹,上前幾步,雙目如冷刀一般直刺過來,居高臨下,道:「你就是葉家那個小子?」

葉辰生憑最看不慣那種自以為是的傢伙,當下一笑,道:「不錯,正是你大爺我。」

以葉辰的年紀,那稚嫩未脫的面孔說出這麼一句話來,葉家護院以及葉顏與楠兒都忍不住當場笑出聲來,連葉嘯天等人也差點忍俊不禁,遠處趕來圍觀的人群更是憋得滿臉通紅,卻不敢笑出來。

「葉家小兒,嘴倒是挺利的,不知道在靈兵的加持下,你的手的刀有沒有這麼鋒利。」江冥也不動怒,陰聲說道。

葉辰伸手撫了撫黑色的大刀,淡淡的道:「我想不會讓你失望的,我這把刀要殺你這樣一隻腳踏進棺材,印堂發黑,滿臉死氣繚繞的老梆子來說足矣。」

「嘿!你知道什麼叫做五馬分屍嗎,等老夫擒到你就會讓你明白的。」江冥滿臉的鬍子都在抖動,連連被葉凡辱罵,以他的心性也難以壓制怒火,雙腿一夾,烈焰馬狂奔,同時手中出現一把寒光閃閃的長槍,縱馬前沖,長槍刺出,奇快無比,一槍刺穿虛無,直逼葉辰眉心。 第六十四章:軍中生變

“終於回來了!”再次回到莫林郡,北辰星發出一陣感嘆。

眼前正是獄門關,不過現在已經變得滿目蒼涼,一片廢墟了,地上還有未乾的血跡,似乎在訴說着殘酷的戰爭。北辰星踏入獄門關內,算是回到了莫林郡之中,突然從兩旁的廢墟中,跳出十幾名黑甲士兵,舉着長戟對着北辰星和無涯長老二人,將他們圍了起來。

“不許動,雙手舉起抱頭!”其中的隊長拿着一柄長劍,大聲喝到。

北辰星突然靈機一動,對無涯長老使了個眼色,讓他不要妄動。同時雙手抱頭蹲在地上,大叫道:“不要動手,我只是路過的。”

“路過的,我還是打醬油的!丫的,想騙老子,你們兩個人肯定是黑山軍派來的尖細,這下可逮到兩條大魚了,城主大人一定會賞賜我的,嘿嘿……”這名隊長喜滋滋的說道,同時命人把北辰星和無涯長老雙手綁了起來。

“城主大人?莫林郡什麼時候多出一位城主大人了?”北辰星疑惑的問道。

隊長鄙視的說道:“你小子知道什麼,我們城主大人可是北辰家族最後的希望,率領五萬大軍一舉打敗皇室的狂獅軍團,這才使得莫林郡保存下來。”

北辰星大吃一驚,自己從來沒有聽過什麼城主大人,手中十分好奇,感覺莫林郡肯定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支小隊押送着北辰星和無涯長老兩人,快速的穿過獄門關,朝着南方趕去。

“這位兄弟,你們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呀?”北辰星疑惑的問道。

“少廢話,到了你就知道了。”那名隊長厲聲喝到。

“這位小兄弟,你別這麼兇嘛,我們真是路過的,我們是良民啊!”無涯長老慈祥的說道。

“良你妹,丫的少裝好人,狂獅軍團還說來拯救我們呢,卻殺了我們那麼多兄弟姐妹!”隊長氣憤的罵道。

這對十幾人的小隊,帶着北辰星和無涯長老走了差不多兩天,一路之上,經過北辰星的旁敲側擊,總算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現在莫林郡一共有三大勢力,原本朱雀軍團的第八軍、第九軍和第十軍鎮守在天火郡,可是現在都被皇室的狂獅軍團消滅。還剩下七路大軍,第二軍、第三軍、第四軍和第五軍被內務長老北辰建率領,不過這四支大軍都經歷過那次閃電襲擊戰,可謂是損失慘重,雖然在之後又招了不少新兵,差不多隻有三萬大軍。這支大軍駐紮在莫林郡的南面,緊靠武陵郡的慕容世家。

而第一軍的將軍袁凱和朱雀營的段鴻合在一起,打着少族長的旗號。第一軍本來就是朱雀軍的精銳,再加上特種部隊朱雀營,實力絲毫不弱於北辰建的三萬大軍,駐守在莫林郡的東面,也就是天火郡的方向。而最後的一個勢力,也是現在北辰家族遺留下來最強大的勢力,正是原來莫林郡的首府無雙城的城主北辰道,手上掌握着第六軍和第七軍,還有三萬民,這些民兵每年都接受三個月的軍訓,是那種拿起武器就能作戰的士兵,從這次打敗皇室的狂獅軍團就可以看出,這支民兵的戰鬥力。

無雙城城主北辰道在莫林郡經營了三十多年,根基很深,基本上莫林郡的資源都能利用起來。而且北辰道還是當代族長的親弟弟,否則也不可能坐在城主這個位置這麼久,所以北辰道被指認爲北辰家族最後的希望。


走了兩天的時間,終於到了無雙城,這座城池高達三十丈,寬約數十里。城牆是由黑曜岩堆砌而成,堅固無比,金丹期的全力一擊,都只能在上面留下幾道裂痕而已。北辰星站在無雙城下,自己就好像一隻螞蟻般渺小,無雙城雄偉壯闊,好像一隻巨大的遠古兇獸,匍匐在這裏。

“只要有無雙城在,我們北辰家族永遠不會滅亡!”那名隊長驕傲的說道。

北辰星也是第一次來到無雙城,不過大哥北辰雲也在無雙城中,自己得找到大哥。“這位兄弟,我是你們的少族長北辰星,你們想將我們放開!”

“哼!你要是少族長,我還是族長呢!誰不知道我們少族長在那次閃電襲擊戰中,爲了家族前往黑山郡做人質,我們最後才取得勝利。”隊長自豪的說道,然後不屑的看着北辰星,道:“就你這熊樣,連我們少族長一個屁都比不上!”

“額……”北辰星不知道是生氣好,還是高興好,自己居然比不上自己的一個屁,這讓北辰星很是無語。不過讓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出名了,難道是諸葛流雲他們搞出來的,不過除了他們,貌似沒有別人了。

“少廢話,趕緊走!”這名隊長不耐煩的推了北辰星一下,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走進了無雙城中,不過走的是偏門,那裏沒有什麼行人,陰深深的怪恐怖的。

“這位小兄弟,你這是帶我們去哪啊?”無涯長老好奇的問道。

“廢話,當然是天牢啊,難道還請你們去客棧啊?”隊長白了無涯長老一眼。


無涯長老傳音給北辰星道:“少主,要不要現在動手,進了天牢就麻煩了。”


北辰星搖了搖頭,自己打算去天牢看看,看看這位城主大人的品行如何,要是天牢關押的都是冤苦囚犯,那自己就必須替北辰家族除掉北辰道。如果天牢中關押的是真正的罪犯,那自己就能好好藉助北辰道的力量,重新將北辰家族統一起來。

這道偏門是一條狹窄的青石小路,兩邊是高深的黑色牆壁,四周沒有一個人,十分冷清。“怎麼這裏都沒有人?”

“不用看了,這條路是專門給罪犯走的,看到前面那所鐵房子沒有,那就是天牢,關押着許許多多的罪大惡極的人。不過你們放心,你們只是暫時關押在這裏而已,只要你們說出這次來莫林郡的目的,想必司法官大人會從輕判罪的。唉,好好的人不做,爲什麼要做奸細呢嗎,真是想不通你們這些人?”隊長唉聲嘆氣的說道,領着北辰星兩人繼續向前走去。

“我……”北辰星一陣無語,不在解釋。畢竟自己和無涯長老兩人出現的比較巧,當時正好是晚上,又正好出現在獄門關,這就不得不讓這隊士兵懷疑了。 葉辰眼中寒光一閃,手中大刀直刺而出。

「叮!」

刀尖與槍尖相對,兩道勁力相碰,以兩者為接觸的點,氣流被震得一圈一圈盪起漣漪,狂涌四方。

呲呲!

葉辰雙腳摩擦著地面不斷後退,大地上出現兩道深深的痕迹,堅硬的青石地面被葉辰雙腳劃過的地方都成了粉末。

嗡!

江冥單臂一震,長槍微微轉動,槍尖側移,脫離葉辰手中大刀的刀尖殺向前來,葉辰手腕擰動,大刀刀尖再次頂上了槍尖。

葉辰的身體不斷在後退,雙腳貼著地面一直退了七八米方才穩住身形,江冥胯下的烈焰馬希律律一聲長嘶,被大力所阻無法奔跑,兩隻前蹄高高揚起,不斷蹬動。

「小兒,受死!」

江冥一聲冷喝,左手輪動,竟然有金色的光芒在閃爍,這是靈力即將外放的前兆,他已經是准命海秘境的境界了,實力遠比三大家族的老傢伙強了不止一籌。

「回去!」

葉辰一聲低吼,發出野獸般的咆哮,整個身軀驟然膨脹,肌肉高高的鼓起,頃刻間變成一個魁梧的大漢,狂化訣運轉,手臂一震,巨力湧出,通過刀身直透江冥的槍尖。

希律律!

江冥胯下的烈焰馬長嘶,直接被巨力震飛了起來,而江冥一個騰空跳躍,離開馬背,手中長槍一撤,竟然當做棒使,當空劈向葉辰的頭顱。

嗡!

空氣被震散,長槍上金色的光芒在閃爍,一股強大的壓迫力與氣場產生,透過虛空,連遠在幾十米外的眾人都覺得呼吸不暢,感受到了來自江冥身上那強大的氣息所帶來的壓迫感。

「辰兒小心!」葉嘯天大聲提醒。

葉顏眼中透著一絲焦急,而楠兒更緊張,抓著葉顏的手狠狠收緊,差點將葉顏的手都給捏碎了,讓葉顏大驚,她想不到楠兒這丫頭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捏得她的手骨像是要碎裂了一般。

「鏘!」

一聲刺耳的金屬顫鳴,葉辰輪動大刀橫斬而出,鏘地一聲斬在槍身上,兩件兵器相碰,各自彈開,於此同時葉辰踏步向前,一拳轟殺而出,霸王怒吼驚天動地。

一道斗大的拳印咆哮而至,轟殺向江冥。

「螢火之光,豈敢與皓月爭輝,你不過是螻蟻而已!」

江冥聲音中帶著無盡的蔑視,泛著金光的手掌一掌拍出。

「轟!!」

氣流發出大爆炸,排山倒海湧向葉辰,金光點點的手掌與葉辰的拳印相碰,砰然一聲悶響,拳印崩碎,而江冥卻趁勢而進,金光閃爍的手掌直逼葉辰胸口。

在兩人戰鬥周圍幾米的範圍內,空氣狂亂流動,像是要絞碎空間一般,恐怖至極,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螢火之光依然能夠照亮世界,今日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有我無敵。」葉辰的聲音充滿了霸氣與不可戰勝的信念。

「大崩裂手!」

葉辰輕喝,一掌拍出,整隻手掌完全變成了橙金色,就像是由深色的黃金所澆鑄,將氣流完全震成了虛無,一掌之下似乎連空間都有些扭曲。

那隻手掌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一般耀眼刺目,帶著無匹的威勢與力量迎向江冥的手掌。

「砰!」

兩人手掌相對,一道道金色光芒如同漣漪一般盪開,而後一聲悶響中,江冥的身體如遭山嶽撞擊,倒飛六七米遠,整隻手臂無力耷拉,張嘴噴出一口老血。

「你…」他滿臉驚駭之色,看著葉辰,彷彿是在看一個怪物,看一個妖孽般,目光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你竟然沒有依靠靈兵,你…你的肉身力量怎會如此強大…」江冥心中震驚無比,修為到了他這個境界怎麼會感覺不出來,葉辰剛才與他對掌時根本沒有一絲靈力波動,若是催動靈兵必然會有靈力波動,但葉辰分明用的是純粹的肉身力量,他那橙金色如同黃金澆鑄的手掌,此時還讓江冥記憶深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血氣,竟然是橙金色的血氣,跟天方夜譚一般,活了近兩百歲,他從未聽說過有人的血氣是橙金色的。

江冥的話讓大部分人都瞪圓了眼睛,很多人都知道葉辰身懷寶物,雖然也覺得他天資橫溢,但絕對沒有想過他不憑藉寶物但靠肉身力量就能斬殺那麼多的長老,而今聽到江冥這麼一說,人人看向葉辰的眼光更加的充滿了不可思議。

「你只是井底之蛙,這個世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很多,今天就讓你長長見識。」葉辰平靜的說道,手掌緩緩抬起,金光泛動,那隻手再次變成了橙金色,而且顏色還在逐漸加深,一種強大毀滅的氣息散發開來。

「你這種妖孽,今日老夫憑了命也要將你擊殺。」

江冥怒吼一聲,滿頭花白的頭髮根根豎立,十分駭人,「血氣燃燒,化為槍影,誅滅一切!」

江冥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一種燃燒血氣的秘法,這種秘法等同於燃燒生命力,傷敵八百自損一千,而今使出,只為滅殺葉辰。

他一槍刺出,頓時一千化萬槍,每一道槍影都帶著犀利的殺伐,刺破虛無,一方空間彷彿都已經千瘡百孔,金色的槍影絢爛而刺目,

葉辰瞳孔微縮,嘴角泛起一抹殘酷的冷意,不得不說江冥很強大,若不使出大崩裂手絕對無法戰勝,但是在大崩裂手的面前,即便是他以秘法燃燒血氣同樣只有死路一條。

滿天的金色槍影將葉辰籠罩,他就像是身處金色的牢籠中,槍影殺來,還未及身體,肌膚便升起一種刺痛感,可想而知,江冥這一擊有著怎麼恐怖的攻擊力。

「大崩裂手!」

葉辰原地不動,單手連拍,金色的掌印自手掌中脫體而出,如烈日般耀眼,橫掃四面八方,所過之處一切盡皆崩裂,摧枯拉朽,沒有什麼可抵擋。

「砰砰砰!」

滿天的槍影寸寸崩裂,化為光屑消失在天地間,而一些槍影穿殺到葉辰的手掌上,沒有帶起絲毫鮮血,只有不絕於耳的金屬顫鳴。

江冥強大犀利的攻擊,破不開葉辰的施展大崩裂手的那隻手掌的防禦,在大崩裂手之下,葉辰的手掌比精鐵還要堅硬,萬槍不破,一掌掃出,崩碎一切,所向披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