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猜到了有可能是她,沒想到我竟然猜對了。」

忽然響起的聲音讓宮澤離臉色猛地一沉。

他轉過頭,看到沈柔從一個圓柱後面走了出來。 客棧內古趣盎然的街道、千古風流的城堡、質樸靜謐的小鎮,客棧院中綠樹蔥蔥,潺潺河水從門前及院旁流過,環境優美。安靜。

熙妃他們進入客棧,坐下后,客棧裡面所有人的眼光便看向他們這一桌,南宮鈺邪不管走到哪兒都是一身紫袍,身上的氣質,還有那觸不到底的深邃黑眸子。

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銀色的面具,面具下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眾人轉移眼光,一個女子持著酒杯,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髮上束了條銀色絲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

見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不禁讓大家看得呆了。不過十六七歲年紀。

只見熙妃持著酒杯微微掃了一眼客棧大廳,這一眼讓眾人看清了熙妃的容貌,她肌膚勝雪,容色絕麗,那一眼讓人不可逼視。

特別是她身邊的那個男子,看上去就不是普通人,有的人看到這樣,雖然很想看如此的一位美女。

但是奈何害怕女子身邊的男子,有的人也不想惹禍上身,而且紫炎學院三天後便是招學生的日子。

誰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紛紛轉過頭,吃飯的吃飯,該幹嘛的幹嘛。

小銀窩在熙妃腿上,盡量不要去看某人偶爾投過來的冷冽眼光,乾脆閉上眼睛,不看。

對於小銀跟南宮鈺邪的冷冽眼神交流,熙妃自然沒有去關注,熙妃看似無意的把玩著酒杯,耳邊卻是把他們這裡的對話,聽在了耳里。

「聽說了嗎?今年外界的人也來了好多。」一個平凡的中年男子,與幾個同歲的在哪兒竊竊私語。

另外一人,看了一眼四周,然後湊到桌便道:「早知道了,這次連暗影帝國的帝皇的妹妹也來了?」男子說完一副驕傲的樣子,彷彿這個消息對他而言值得驕傲。

其他男子一聽,瞬間來了興趣,個個眼裡都出現了期待,而那名男子看到其他人的反應,揚起下巴。

「你怎麼知道的?你到是快說呀?」其他人貌似有點不耐煩了,推了推了男子的胳膊。

男子這次又從新低著頭道:「不知道了吧?這個消息……」男子停頓了一下。

瞬間頭上被敲了幾下:「呀喲!」男子哎喲一聲,摸了摸自己被敲的頭頂。

這才慢悠悠的說道:「這個消息呀?是我姥爺家孫媳婦的娘家的一個兒子的女兒在暗影帝國做宮女,無意間聽來的。」

對於男子的邏輯,其他男子倒是沒什麼反應,只期待他的說的那個什麼暗影帝國帝皇的妹妹。

而熙妃捧著酒杯,聽到身後男子的話,嘴角上揚,一抹陽光般的笑容,只是那笑容並沒有達到眼底。

男子見其他人沒什麼反應,倒是感覺沒什麼意思了便說道:「其實了這個暗影帝國的公主,一直想要校長做她的煉藥師父。」

男子神秘的說道:「在紫炎學院誰人不知,紫炎學院的校長,會收徒嗎?不會,這是我們紫炎學院百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事實。」

「是呀?不僅我們紫炎學院的人知道,恐怕連外界的人都知道,更別說是暗影帝國的帝皇了?」男子說完臉上出現了一抹嘲笑。

「那現在了?那個暗影帝國的公主為什麼今年又要來了,好像這位公主沒人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只聽說是一個不僅貌美如花的女子,鬥氣更是與達到青色級別。」

「還記當年嗎?這位公主準備與凰御帝國聯婚的事情嗎?」男子說完,便引起一陣鬨笑。


對於凰御帝國聯婚這幾個字,熙妃倒是鬧光一閃,認真的聽了起來,還不自覺的看了南宮鈺邪一眼。

對於熙妃眼中的戲謔,南宮鈺邪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看了熙妃一眼道:「看來夫人很喜歡聽,關於凰御帝國的事情。」

南宮鈺邪說完抿了一口酒水,寬大的衣袖一雙白皙修長的手握住酒杯,隨著南宮鈺邪的動作,酒杯下了嘴角勾勒出一絲邪笑。

熙妃放下酒杯縱了縱肩,毫不隱瞞道:「一路來都有聽說,關於凰御帝國之事,聽得讓我都忍不住想要見見,那位傳說中的帝君了?」

熙妃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雞翅,放到南宮鈺邪的碗里,不等南宮鈺邪說話,熙妃便對著南宮鈺邪道:「吃飯。」

南宮鈺邪薄唇看著熙妃霸道又強勢了兩個字,臉上露出了一絲甜蜜,還當真的夾起熙妃放在他碗里的雞翅吃了起來。

納蘭非墨看了熙妃與南宮鈺邪一眼,又看到他對面的南宮鈺邪吃的很開心了樣子。

頓時癟了癟嘴道:「哎!這有了老婆就不一樣了,我可是記得咱們偉大的主子不吃這些東西的,今兒個怎麼就吃了,還一副很享受了樣子。」

納蘭非墨說完,眼神看向了客棧四周,樣子很是鄙視,其實對於南宮鈺邪的變化,納蘭非墨與羅風子兮他們是非常高興的。

這一面也是他們最期待的,看到主子有喜歡的人,他們也很高興,而且這一路來,他們都看在眼裡,熙妃的努力。

而且這一路熙妃的才華,與智慧,她不是空有美貌,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她的實力他們都見證到了,她不僅是一名煉藥師,更是一名木系高手,還有她的奇怪武學。

這都是她的實力,眼前的女子,他雖然到現在還弄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但是他相信,熙妃不管是任何隱瞞,都不會傷害到他們主子。

這一點他看到了,他是由衷的佩服一個女子的隱忍度,這種人就算不是生在皇家,但是依然擋不住她的風華絕世。

那周身清冷氣質,是任何一個女子都不能比喻的,只因這個女子他總是在她身上看到他們的主子,有時候他總是拿她與主子的性格做對比,結論只有一個。

「都是腹黑的主,切不可得罪。」

羅風是屬下,但是私下南宮鈺邪並沒有太為難他們,而且他們都是南宮鈺邪的得力護法。

能上桌是得到了南宮鈺邪的准許,這一點熙妃當然在心裡給了南宮鈺邪加了一分。

不拘小節,大氣能忍,運籌帷幄,這些都是熙妃給南宮鈺邪的評價,當然心裡會有少許自豪,只因這個完美的人,是她熙妃的男人。迎中秋,祝小夥伴們中秋佳節快樂,全家安康! 不拘小節,大氣能忍,運籌帷幄,這些都是熙妃給南宮鈺邪的評價,當然心裡會有少許自豪,只因這個完美的人,是她熙妃的男人。

納蘭非墨說完,便被南宮鈺邪一股冷冽的眼神,給閉上了嘴巴,低著頭吃著自己的飯。

對於納蘭非墨的樣子,讓羅風一陣偷笑,熙妃看向南宮鈺邪道:「既然不想吃,那就不要吃了吧。」熙妃說完準備去夾南宮鈺邪的碗里的雞翅,卻被南宮鈺邪止住了。

「只要是夫人給的,為夫哪有拒絕的道理。」南宮鈺邪說完還向熙妃邪氣一笑。


那樣子根本就沒有嫌棄之色,滿是幸福的樣子,熙妃心裡也是滿滿的感動,這個男子在外人看來是多麼的冷酷無情。

他的另一邊卻是始終在自己面前展示,這種感覺讓人有點受寵若驚,但又彷彿是那種理所當然。

自己每次面對他總有一股似成相識的感覺,那種深入骨髓那種,但是這種感覺又讓她莫名的痛心。

那種窒息的呼吸,這種兩種感覺相互抵制著,但是她還是接受了,他不管到底是有多痛,她愛了就是愛了,就算有朝一日這種感覺吞沒了自己她也不會逃避。

對於熙妃的感覺,南宮鈺邪又何嘗不是,第一次見到她后,就有一道聲音讓自己不要放手。

他也嘗試了抓住了熙妃,到後來的接觸,讓他心裡有了生機,彷彿他活著就是為了等待。

那種等待深入骨髓,每次與熙妃身體接觸,就會讓她如觸電一般,撞擊著他的心靈,讓他不知所措。

而一處雅間里,一名女子在聽到方才那幾個男子的話后,手中的杯子瞬間在女子的手裡粉碎。

只見旁邊了一名侍女,趕緊拿出一張手帕替該女子擦拭著,樣子很是小心翼翼。

女子眉間微怒,推開了侍女的身體,侍女被推開了三步,立即又走了上來,但是並沒有在替女子擦拭,而是低著頭站在一旁。

「蕭謝,查查方才跟在那個面具男子身邊的女子?」女子臉上滿是怒氣,

「當初拒絕本公主難道就是因為你身邊的那個女人嗎?」

女子雙手緊握,眼裡除了怒氣還是怒氣,眼裡一抹毒辣之色。

名叫蕭謝的男子,得令后,飛身離開,身上的微光呈現出青色之氣,明顯已經是鬥氣仙尊中級。

古趣盎然的街道、千古風流的城堡、質樸靜謐的小鎮,客棧院中綠樹蔥蔥,潺潺河水從門前及院旁流過,環境優美。安靜。

夜!那麼的漆黑,讓人看不透、摸不全、聽不完。

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空氣中飄蕩,檀木桌放在正中,上面倒是有一個鼎,上面有著徐徐青煙青色,簾帳在微風中輕輕盪起,正個房間倒是雅緻。

幾個青花瓷的小茶壺,擺放整齊的在大榆木桌上面,隨著清新的空氣進來了。

這時一個穿著一身利落的白邊右衽青色半臂短襦,月白色高腰羅裙。上綉銀色纏枝菊花並振翅雲雀。

只那袖沿之處,略有油漬臟污,更有淡淡煙火之氣,在房間之中一桶桶冒著白霧的熱水倒在浴桶里。

熙妃一身白衣衣裙,手裡拿了一本書籍,雖然後放棄了閱讀,倒是打量起了眼前的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看似羸弱,但是在她手裡的一桶水並沒有讓她腳步沉重,相反還輕盈無比。

雖然在隱藏了,但是她並沒有完全隱藏,對方定然是感覺到了自己鬥氣還是斗者巔峰,所以才這樣肆無忌談。


熙妃嘴角揚起一絲淺笑,沒人能猜出她此時心裡想到了什麼嗎?抬起手中的書籍繼續觀看,對於周圍的一切她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小姐,水已經為你準備好了!」女子說完,不等熙妃說話,便已經離開,女子在關門的時候,抬眸看了熙妃一眼,那一眼很淡,彷彿沒有一般。

只見熙妃樣子好像對手中的書籍很在意的樣子,根本沒有抬頭的打算,女子看到這樣,便關上了房門,而在她關門的那一刻,熙妃抬起了頭,眼中一灘深謔。

站起身,把書放回了空間之中,向屏風後走去,南宮鈺邪也不知道去哪兒了,趁現在他不在,自己先洗個澡,研究一下藥丸。

褪去身上的累贅,現在已是入秋,而紫炎學院好像並沒有入秋的樣子,一派生機。

熙妃踏入水中,水除去了自己一身的疲憊,熙妃很是享受的閉著眼睛,腦海里回想著今日那幾個的人對話。

「說什麼聯婚,明明就是暗影帝國的公主一廂情願。」

「這事在凰御帝國可是傳開了,聽說那位帝君是這樣回復的。「

咳咳:「若是嫌自己命長,本座倒是可以成全她。」

「凰御帝國的帝君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但是凰御帝國那是什麼?手握大權,傲風大陸最強大的帝國,有多少人想要巴結。

聽說有幾個大臣想要把自己的女兒貢獻給那位帝君,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被脫光衣服后掛在大臣的府外。」

「各種手段后,讓凰鈺大臣們都不敢在送上自己女兒,那個時候凰御帝國的帝君便被人稱是一個魔頭,神出鬼沒的手段更是殘忍,都紛紛怕的要死,哪敢嫁。」


熙妃閉著眼睛,白霧將她包圍其中,白皙的臉上也有些紅潤,髮絲用一根木簪固定腦後,零零散散的碎發貼在了性感的鎖骨上。

身上的一粒粒的白色水珠,靠在浴桶上,胸前若隱若現,修長的白皙脖頸一覽無遺,長長的睫毛掩蓋住了眼睛的曲線。

在睜開眼眸時,卻變成了一雙紫色,襯托出了神秘而邪魅的眼眸,白皙的皮膚,嫩嫩的。

像是風一吹就會被刮破,長長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蓋在一雙明亮紫色而又深邃的眼眸上。

淡定的目光讓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覺,周身的氣質更加顯示出她的高貴風範…

其簡約雅緻的外立面、富人情味的內庭結構、園林水系的和諧自然等要素。

在幽靜的山林一套歐式別墅映入眼帘,仔細觀察是用一塊塊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頂,絳紅色的屋頂瓦在陽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

房間之中一名墨衣衣袍的男子正在泡茶,一位背對著的紫衣男子,正曼斯條理的看著一處。

對於站在一旁的墨衣男子毫不理會,墨衣男子也不惱,將泡好的茶放在紫衣男子的眼前一邊說道:「上次你把我的長老打暈拿走令牌,不會就是為今天的那個女子吧?」 宮澤離皺眉,臉色很難看:「你在偷聽?」


沈柔面不改色的撒了謊:「我只是剛好經過,不小心聽到的。沒想到,竟然讓我聽到了你的一個大秘密。宮澤離,你喜歡喬綿綿,就是因為她救了你嗎。」

「因為她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你就喜歡上她了?就和當初你以為是我救了你,你也喜歡上了我一樣?宮澤離,你這是真的喜歡嗎?誰救了你,你就喜歡誰?」

「你分得清喜歡和對恩人的感激之情有什麼區別嗎?」

雖然沈柔已經猜到了那晚救了宮澤離的人有可能是喬綿綿。

但當她聽到宮澤離將這件事情說出來那一刻,她還是驚訝的不行。

也憤怒的不行。

她覺得,救了宮澤離的那個女人是誰都可以,她都不至於這麼氣憤。

可為什麼要是喬綿綿。

為什麼要是喬綿綿這個賤人!

她深知宮澤離對那晚的事情有多在乎,那些年宮澤離對她那麼照顧,就是因為她以為是她救了他。

如果喬綿綿真的救了宮澤離,宮澤離是真的會將這份恩情記一輩子的。

宮澤離臉色陰沉的可怕:「跟你沒關係。我不管你聽到了什麼,你記住了,你要是敢做傷害她的事情,我不會放過你。」

「是嗎。」沈柔輕笑出聲,但眼裡卻一點笑意都沒有,她滿眼的恨意和憤怒,「宮澤離,你還記得你以前也為了我,這樣警告過別人嗎?」

「那個時候,你也對別人這麼說過,誰要是敢做傷害我的事情,你一定會讓對方付出代價。可現在呢……」她唇角嘲諷的勾起,「現在,你卻為了另一個女人,這樣警告我?」

「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原來是這麼薄情的一個人。你的喜歡,可以保持很久,也可以隨時不見。宮澤離,你確定你現在對喬綿綿就是真的喜歡嗎?」

沈柔嫉妒的失去理智,她彷彿沒看見宮澤離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繼續尖酸刻薄的說道:「我看你也不是真的喜歡她吧,只是因為她救了你,所以你就覺得你喜歡她了。」

「如果她不是那晚救了你的人,你還會對她產生感情嗎?不會吧。如果她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壓根都不會多看她一眼。可現在,你卻表現的對她那麼關注,你在她面前甚至還那麼卑微。」

「呵,宮澤離,你什麼時候在別人面前這麼卑微過了?你倒是挺在乎喬綿綿的,可她拿你當一回事了嗎。我看她嫌棄你嫌棄的不得了呢。你可是宮家太子爺,宮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你犯的著對一個女人那麼沒臉沒皮的死纏爛打嗎。」

沈柔嫉妒的不行。

她從來就沒見過宮澤離這麼卑微的一面。

他在喬綿綿面前,那般低聲下氣的模樣深深刺激了她。

宮澤離臉色越來越難看,臉上像是罩著烏雲,滿眼的風雨欲來。

他深褐色的眼眸里像是凝聚了一層冰,眼裡全是冷意。

沈柔卻還在說:「你覺得你能比得上墨夜司嗎。 你別忘了,喬綿綿和墨夜司已經結婚了,就算你現在知道是她救了你又怎麼樣,你以為你和她還能發生點什麼?你別做夢了,她那樣顯然是看不上你。她都有了墨夜司,怎麼可能還看得上別的男人。宮家再厲害,又能厲害得過墨家嗎。如果你的情敵是別人,你或許還有勝算,可是墨夜司……」

「呵,我勸你還是放棄吧。你根本就……啊!」

沈柔的話還沒說完,她忽然尖叫一聲,驚恐的睜大了眼,看著宮澤離一拳砸到了她身後的牆壁上。

鮮血順著白色的牆壁,緩緩淌下。

一滴一滴,浸透了牆壁,像是在牆上開出了一朵朵紅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