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猜到有人要給我下毒,所以我根本沒喝那碗葯。」

林壞:「哦?那你知道是誰給你下的毒么?」

駱爺:「是隱門的人!」

駱飛燕眼皮狂跳。

林壞繼續道:「難道你得罪過隱門的人?」

駱爺:「沒有,但隱門本來就是乾的殺手行當,我懷疑他們是受人委託,才來給我投毒。」

「只是很可惜,我沒有抓到給我投毒的人,自然也問不出是誰委託的他們。」

林壞笑起來:「這可是法治社會,不是殺手的天下,他們能逃到哪裡去?」

說著,他掏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小張,審出來了嗎?」

「嗯?還沒審出來?對方嘴很硬?」

「呵呵,很正常,隱門的人都是一群瘋子,一般人撬不開他們的嘴。」

「我聽說鎮西統領那兒有個專門審訊的部門,意志力再頑強的人進去也得張嘴,要不我們直接把人送到鎮西統領那吧,順便還能立功。」

掛了電話,駱爺大喜:「林先生,聽你的意思,你替我抓住下毒的人了?」

林壞點點頭:「沒錯,雖然我還沒審出來,但我打算把他交給鎮西統領。」

「專業問題,就得讓專業人士來處理。」

「你說對嗎,趙先生?」

此刻,趙衛東和駱飛燕已經臉色蒼白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給駱爺投毒的隱門中人,居然落到林壞手上了。

要知道,隱門裡面就沒有廢物,全是精英。

那名殺手雖然比不過駱飛燕,但也是精英中的精英,一般人根本就抓不住。

林壞能抓住?

趙衛東有些不信,他懷疑林壞在詐他。

「快,打個電話問問。」趙衛東連忙對駱飛燕使了個眼色。

駱飛燕領會,忙掏出手機聯繫那名殺手。

可電話,遲遲沒接通……

駱飛燕咽了口唾沫,頭皮發麻。

沒接電話,只有兩種可能性。

一是死了,二是被抓了……

紫筆文學 面對著這樣的一些事情,李泉有著自己的一些話,你也覺得現在這個時候蘇大強太過於現實了,和自己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好了,你先別說話了,我自己在這裡買這些東西的時候,你要是再說一些這樣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下次我不會帶你出來了。」

這個時候到李泉當然和別人是不一樣的,必須要讓他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態才行。

如果現在他就以這樣的一個樣子去做事情的話,那怎麼能好呢?人當然還是要善良一些的了。

「好。」

這個時候的他直接就不說話了,因為蘇大強也是一個到底應該怎麼處理事情的人,如果連這些東西都不知道的話,那可就不行了。

而且李泉剛剛對自己稍微好了一些,如果這個時候他再不知道好歹的話,那可就不行了。

只見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一口氣將面前的所有的商品全部都拿了下來。

因為李泉角現在這個時候確實是應該對老人們好一些的老人們開心了,李泉也會開心不少,畢竟自己做這件事情一定是要做到極致才行的。

眼看著李泉就拿了這麼多的東西,蘇打牆整個人又不能夠說什麼,畢竟這又不是自己的錢。

如果要是只是在這裡說的話,到時候也許自己又沒有什麼好的工作機會了,畢竟跟著李泉眼下就是最好的一個工作機會了。

這個時候的李泉將這些東西全部都買下了之後,塞了一整個車,還特地讓他們拿一個大卡車去用了一下。

因為李泉確實是買了不少,畢竟這20多家老人呢,如果要是只是這一個東西的話,那肯定要買20份的李泉,哪有那麼大的空間可以去放這些呢?

回到了家裡面之後,李泉把這些東西全部都停在了一旁,讓專門的人去卸了一下,很多的人看到這裡面的東西,還以為是李泉給他們的一些獎品呢。

「獎品倒也是不至於的,看咱們老大多麼大氣呀,怎麼一下子買了這麼多東西呢?可真的是不一樣,大公司的老闆就是厲害。」

「不過這裡面東西好像不是給咱們的吧,這些東西咱們能用得到嗎?」

工作人員在往下搬的時候他們也都看到了,這裡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全部都是一些床墊啊什麼的。

眼看著都搬下來了,沒有一個這些員工能夠用到的東西,大家也都有一些懵了。

「這些東西全部都將它們放到不同的屋子當中,保證每一份屋子裡面都不能夠重複,而且給他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才行。」

「好了,現在就開工吧。」

這個時候很多的人都覺得有一些失落了,本來以為李泉是給他們的,可是沒有想到根本就沒有給到他們的手裡面反而要給這些人。

很多人也都表示不理解,可是也不敢說什麼,直接就按照李泉的一些要求將這些床墊什麼的全部都布置到每一個人的物資當中了。

不得不說,有的人也在這裡開始吐槽了。

「怎麼感覺這些老人過得比我還好呢,以前的時候覺得他們好像過得沒我好,可是現在這麼一看就發現每一個人都過得比我好太多了。」

「對呀,最起碼能碰到像李泉這麼好的人,但是給我家那個幾乎都不會,要趕緊先幹活吧,別在這裡吐槽別人了。」

……

面對著這樣的一些情況,李泉也都看到他們在一旁聊著,可是卻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正還要給他們發獎金什麼的。

這些老人又什麼都沒有,只是碰到了一次自己罷了,他們真正的兒女想要盡孝。

可能都沒有這樣的一個想法吧,等著到時候也只能看著自己家裡面的老人老去,其實還蠻可悲的。

李泉將所有的東西都弄好了之後,也都趕緊給老劉打了一個電話,現在那些老人還在賓館裡面住著呢。

老人其實還是喜歡自己的家裡面的,不管是家裡面好與壞,都喜歡家裡面的一些住宿環境。

「雇幾個車子將那些老人接回來吧,這裡面的一些東西全部都弄好了,可以讓他們回來看看。」

只見這個時候的李泉讓老劉給他們都接回來了,可是還沒等到弄回來呢,就看到幾個陌生的人開著一些車子闖入了這裡。

李泉本來以為是李瑞呢,還準備上前對峙一番,可是沒有想到再往前走的時候,發現這些人自己根本就不認識。

「這些人到底是誰啊?怎麼直接就開進來了呢?是來找誰的嗎?」

「不知道啊,看起來一個個好像都比較有錢的樣子,怎麼都這麼沒有禮貌呢?是來找老闆的嗎?」

幾個人在這裡一直揣測著,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兒。

只見他們直接就走向了李泉,可能真的看到了李泉是比較成事兒的那一種,所以才想要過來跟他們好好的去說一下的。

「怎麼我們村子弄成了這個樣子了呢?是你弄的嗎?」

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李泉角大概明白了,到底是誰的這些人應該都是那些老人的後代吧。

要不然也不能如此氣勢洶洶的直接過來了,他們都開著豪車,好像過得都非常好的樣子。

自己的父母卻在家裡面過著這麼慘的日子,難道還要來質問別人嗎?

「是我弄的,但是是村長讓我來弄的,並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在,沒有任何人都允許瞎弄的,你們的父母們應該也知道。」

李泉覺得這些人一定是來找茬的,為了不讓他們繼續將這件事情發揮下去,李泉角只能趕緊將這件事情去提前說下來了。

畢竟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過來了可能也都是故意為難李泉的。

李泉什麼事情沒有見過呀,偏偏要在這裡被他們所為難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了。

「這個村的村長是誰呀?趕緊給他叫出來,我們有事情要找他。」

「對啊,這個村的村長什麼時候就有能夠管我們的房子的權利了呢?當然要出來好好的說一說了。」

。 施念並沒有阻止容傾跟她一起上去。

反正容傾不會對她做什麼。

外公家的十個男人,目前她見過的四個,都想得到她。

但他們不會像夜琛那麼不講理。

他們會尊重她,不會強迫她。

而且,在外公的地盤上,容傾若是敢亂來,她叫一聲就夠了。

容傾跟着施念進了她的房間里。

施念在這裏住的時間不長,裏面沒什麼生活氣息。

房間雖然佈置得很豪華,卻顯得冷冰冰的。

裝禮物的袋子被放在了梳妝桌上。

施念去從袋子裏拿出送給容傾的禮物……一根領帶。

「吶,送給你的,不管你喜不喜歡,都不退換。」對於除了爺爺和外公之外的人,她的耐心就沒那麼好了,也不會考慮他們喜不喜歡。

容傾低笑一聲,把領帶從包裝盒裏取了出來,眼裏露出一抹暖意。

「念念送的東西我怎麼會不喜歡呢?」他抬起眼眸,溫柔的看着施念,「念念幫我繫上吧。」

施念:「自己系,我不會系領帶。」

容傾走到了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輕聲說道:「沒關係,我教你。」

他身上彷彿有一種蠱惑人心的氣質,讓人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指引去做。

等施念回過神,她已經被他拿着手,手把手的把領帶繫上了。

「念念系得真好看。」容傾輕笑一聲。

施念臉色陰沉,手上用力一扯,直接給他來了個鎖喉……

「咳咳……」領帶突然被拉緊勒住喉嚨,容傾忍不住痛苦的咳了幾聲,「念念這是想謀殺未婚夫嗎?」

施念眸色暗沉,「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打算遵從外公的意思從你們當中選老公。」

容傾輕笑道:「沒關係,就算你不選,我們也永遠守着你,等你什麼時候想寵幸我們了,我們隨時都在。」

施念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