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限你們三秒之內離開我的視線,否則」目光掃過二人,一股寒氣盤旋手掌。讓得這二人頓然一怔,趕忙架起重傷的老鼠,已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望見這三人狂妄而來,卻是狼狽而歸,眾人心中一口惡氣算是爽快的吐出,紛紛圍到李青身旁,連連豎著大拇指。

「牛歌!老牛我這次算是真的服你了!」鐵牛一手落到李青的肩頭,豪笑著道。

「牛歌,這新生大會越到後面,危險則是越大,我們必須小心。」凌夕一臉正色的朝李青道,目光警惕的朝四周打探著。

望著那三人狼狽逃去的背影,李青的臉色也是沉了下來。凌夕的話說的不錯,也許一開始的新生大會,還並未如此競爭激烈。可越到後面,待大家手中的元幣都已豐裕之時,這些隱藏在暗處的敵人,便會接二連三的chuxian。

眼下,在眾人傷勢沒有恢復之時,大夥還是待在岩洞內養息的好。 漆黑的黑,很快降臨,將本就陰森的山林,蓋上了一層,朦朧的黑紗。天空中的繁星隱約閃爍著,並未給這片山脈帶來多少的光亮。

山脈中的靈獸,很不樂意的加入這場新生大會之中。戰鬥,仍持續爆發,即便是深夜,都未有絲毫的停歇。

岩洞之中,篝火升騰,李青盤腿靠著岩壁坐下,注視著洞外漆黑的林間深處,隱約有些綠光閃爍。那是靈獸的冰冷的眼眸,正朝岩洞內虎視眈眈的盯望著。

在這次的新生大會中,李青幾乎一刻都沒有安寧過,緊繃的神經時刻都要保持著最感敏銳度。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洞外,周身泛起一股強勁的元氣,朝洞外震懾而去。

黑暗之中,一些低等級的靈獸,便是低嚎幾聲,身形退開。

「牛歌,給。」

悅耳的聲音突然讓得李青從警惕中清醒過來,他望著那一竄烤得有些焦黑的鮮肉,美眸含著笑意的竹小蓮,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這肉烤得真丑。」

黛眉輕蹙,竹小蓮有些不開心起來。「哼,愛吃不吃。」

聳了聳肩,李青笑著奪過了肉竄,一把往嘴裡塞,眼神不敢有絲毫的放鬆,繼續朝洞外打探著。

「哎~突然感覺這新生大會的時間有些長了」低聲嘀咕著,竹小蓮嬌嘆了幾聲。

邊上的鐵牛扯了一大口肥肉往嘴裡塞著,跑到李青的跟前,含糊道:「牛歌,這新生大會還有三天,哥幾個想好了。咱就呆在這洞內不出去,省得危險。」

略微的點著頭,鐵牛的話並不無道理,這新生大會表面上看來風平浪靜,各自獵獸,實則卻是暗潮洶湧。隨著進程的發展,那些隱匿於暗處的賊心學員,也該陸陸續續的登場了。與其出去加入亂世,倒不如呆在這岩洞內來得安全些。

而鐵牛此話一出,一旁閉目養息的凌夕卻是緩緩睜開了眼,低聲道:「你以為在這岩洞里就安全?若是安全的話,今早也不會遭那三人來襲了。」

凌夕此話也言之有理。眼下出洞不是,不出洞也不是,看來這新生大會確實容不得人,一時安寧。

沉思間,李青的目光順著岩洞深處看去。這個岩洞不過是他們臨時找的落腳點,但隨著他的觀察,隱約能夠感覺到一絲怪異的氣息,不斷順著岩洞內的各個石窟小洞湧出。

這些大小不一的小石洞,鑲嵌在岩洞的各個角落,最大的足有六尺多長,足以讓得一個成年男子鑽入。最小的不過二尺半,可以容得下一隻山貓。

先前並未有太多注意,但此時卻是尋思了起來。李青不禁來了興趣,這些大大小小的石洞究竟是通往何處?


一手輕輕朝凌夕比劃,後者便也將目光落向了那較大的石洞,旋即露出了一絲好奇的笑容,沖著李青點了點頭。

二人相繼起身,朝著那石洞走去。

「鐵牛,你照顧好他們,我與牛歌去去就來。」向後瞥了一眼,凌夕叮囑道。

鐵牛一臉茫然的望著那走向石洞的二人,無奈的聳了聳肩。這種meishi找樂的事,他才懶得參與,還是抓緊時間養傷的好。

而竹小蓮卻是瞪圓了眼,一臉的好奇。幾個靈巧的蓮步上前,扯著李青的衣襟道「你們是要去幹嘛啊?帶上我啊~」

看了一眼凌夕,李青朝竹小蓮笑著道:「你那龍骨草還沒煉化呢,哪還有閑工夫跟我們去。」

李青一言登時讓得竹小蓮一愣,旋即拍了拍zi的小naodai,呢喃道:「對喔,龍骨草還沒煉化呢。一會姐姐又得罵人了。」旋即她不情願的望了一眼李青,乖乖的退了回去。

見著竹小蓮退開,二人對視一眼,便即刻鑽進了石洞之中。

黑暗的甬道漆黑一片,狹長無比,四面的岩壁光滑而又濕潤,像是生長許久的青苔附著在上面,透著一股寒意。

二人皆不敢點起火石,生怕這神秘的甬道之中隱秘著什麼靈獸,會被這火光所驚擾。

踩著凹凸不平的沙石,二人僅能憑著zi的意識,在這詭異的隧道之中摸索前行。

甬道逐漸變得狹長,二人漸行漸低,身子一點一點的向下躬著,十分難受。

「牛歌,再往下走,恐怕會有危險,不如打起火石,好看得清楚?」

甬道之中寂靜無聲,讓得凌夕的話久久回蕩。李青嗯了一聲,便是從懷中抽出了街市上隨意買得的火石,打了起來。


道內潮濕一片,乾燥的火石連連發出幾處火光,才燃氣一絲火苗,將前方的漆黑照的通明。

雖然通過火屬性的元氣,也能在掌心升起一團不小的烈火,但此時在不知前方危機的qingkuang下,警惕的李青不敢亂用半點元氣。生怕引得一些暗處的靈獸注意。

四周岩壁照的亮堂,李青的目光在四周一掃,不禁倒吸一口寒氣。方才手掌碰觸的岩壁,哪裡是有什麼青苔布及,分明就是無數顆細小的蟲卵貼合在石壁之上,那掌心感到的濕潤,但是手掌碰觸岩壁的壓力下,將那些膨脹飽滿的蟲卵擠爆所噴射出的液體。

胃間一陣翻湧,二人當下便覺得噁心,不停的作嘔。

長長的糊了一口氣,李青低下頭,就見腳下所踏,也並非什麼凹凸不平的石子,乃是一具具已經分不清部位的陰森白骨!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凝視著這些白骨,大多都是人骨,且已經泛黃,似是年歲已久。

「牛歌,這麼多人骨,這裡頭定有危險,不如」說到此處,凌夕又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其shizai他心底,還是對這神秘的甬道深處,有著一絲好奇。

「我們小心點便是。」看出了凌夕心中的想法,李青便是正聲說道。抬起手中的火石,繼續朝前走著。

在先前不知情的黑暗裡,兩人還是大張旗鼓的行走,而一見光之後,二人便是小心翼翼起來,如同兩隻偷菜的田鼠,捲曲著身子,盡量不然zi的腳碰觸到這些亡者的遺骸。更不願意用手再去碰觸那布滿蟲卵的石壁。

甬道呈下坡狀,越往下走,道路則愈顯陡峭,實難控制平衡。

忽然耳邊來風,二人皆是一怔,相互對看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了一絲神彩。在這密不透風的甬道之中,若是有風傳來,那隻能說明,這個甬道的盡頭卻不是死路,而是通往一片廣闊的地域。

凌夕時刻握著木弓,不敢有半點鬆懈,若是有什麼突髮狀況,他還能憑藉zizhunque的箭術,讓保護李青和他自身的安全。

二人繼續小心的朝前走著,狹窄的甬道逐漸變得開闊起來,走了不到半里路,便可直立行走,再往下行進,也可跳躍自如。

不知走了多久,石壁上的蟲卵已經皆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副又一副古怪的紋路,生生的刻畫在石壁之上。

火石照去,李青與凌夕不禁抬頭仰望,這副副壁刻足有一丈許高,而有多長卻還不知,因為這些碩大紋路,仍連綿至甬道深處,似是深不見底。

細細打量著這些用金色的顏料陷入岩壁盈寸的壁畫,乃是一幅幅連貫的故事。故事中,有著一個高大的勇夫,與一頭碩大無比的怪物。

李青向後挪動了幾步,盡量讓火石的光芒能夠照亮整幅壁畫。待得看清了那勇夫之後,二人的目光便移向了那比勇夫高大數倍的怪物。

忽然,二人的瞳孔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放大,紛紛倒吸一口寒氣。他們眼前的這畫中怪物,赫然是一隻張牙舞爪的金龍!

「這是神話故事吧。」凌夕痴痴的說著,目不轉睛的盯著壁上的雕刻,瞠目結舌。

這些壁畫的工藝雖是簡陋,但那勇夫及金龍猙獰的面容,卻是清晰可見,栩栩如生。

「若是壁畫,沒必要刻在這種無人問津的密道里吧?」深咽著口水,李青顯然察覺到了一絲異端。

火光再次向一旁閃動而去,在逐漸光亮的照耀下,另一幅畫則陡然顯現而出。

畫上,是那勇夫手持著一柄巨劍,生生的刺入金龍龐大的身軀之中。

「是誰能挑戰龍的存在?」李青可是見過一頭不是龍的龍,而那由瑪瑙吞天蟒演化而成的蛟龍,其實力都恐怖的嚇人。

「獵妖師?」

一個隱秘在ji深處的名字頓時躍了出來,李青猛然回想起在那日山脈之中,能夠一擊秒殺那蛟龍的神秘強者。

沉思了許久,李青搖了搖頭,當下便否決了zi的想法。龍可是神一般的存在,獵妖師再強,也不過是個凡人,又豈敢挑戰龍的威嚴。

不過想來,zi所遇到的奇怪遭遇,都與雲煙山脈二層有關,李青心中也是覺得有些奇怪。畢竟這二層山脈不過只是低級中的低級靈獸遊盪之處,怎會引來如此強大的高階靈獸。

想到此處,李青也是一臉的茫然。旋即再次移動著腳步,照亮了前方的壁畫。


移動的腳步,在鴉雀無聲的甬道只能颯颯作響。二人皆是震驚的望著岩壁上一幅幅石刻,驚駭之色,從未散去。 讚歎之聲,詫異之聲,從始至終都沒有停息過。

漫步在甬道之中,望著這一幅幅怪異的故事,不由讓觀者浮想聯翩,心生敬畏。

行走在幽靜而黑暗的甬道之中,淡淡的寒意,繚繞在周身,安靜的通道中,只有兩人細微的腳步聲。

香港之夢 ,所透露的故事,也是逐漸進入高-潮。

那個足以對抗金龍的勇夫,在與金龍幾個回合的纏鬥下,還是沒有佔據多少上分,但從壁畫所刻來看,那金龍似乎極為忌憚那勇夫手中的巨劍。因此,當巨劍離身之時,那金龍真正的威力便是顯露而出,勇夫最終便是慘死在金龍的五抓之下。

「世間竟有這種神劍?」眼瞳中閃爍著神彩,凌夕連連讚歎道。

李青靜看著畫中故事,心下也是微微猜測,一柄能令金龍都忌憚的劍,究竟是神話故事,還是真實的上古事迹?

在這般安靜的氛圍中行走了足足是來多分鐘,走在前方的李青便是停下了腳步。火石一探,一個散發著淡淡青色光芒的石門,赫然顯現眼前,陣陣強風,順著石門的門縫竄出,在李青的周身盤旋遊動。

「這石門後邊,應該是片廣袤之地。」摸著石門的岩壁,李青能感受到這股風的強勁。

聞言,凌夕眉頭微皺,上前兩步,望著石門,沉吟道:「先人竟在此鑄造石門,想必這門后的地域,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旋即凌夕又朝前走了幾分,手掌摸了摸石門,測驗了下其厚度,緩緩搖了搖頭:「這石門足有四丈多厚,乃玄鐵青石鑄造而成,足有萬斤之重。恐怕沒有元師境實力,是很難將其強行打開。」

眉頭一抬,李青略微有些驚訝,一手順著石門的邊緣觸摸,突然尋得一處凸起的硬物,火石一探,竟是一個花紋雕刻秀美的花瓷。

「莫非這是打開石門的機關?」凌夕低聲說著,一手上前,在那花瓷上輕按了幾下。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機關。」

李青將頭貼近那花瓷前,火石順著上面的紋路看去,兩眼頓時一亮,旋即朝那花瓷一拳打去。花瓷爆裂之時,石門瞬然上移。

凌夕見狀身子猛然一怔,驚呼道:「這開關竟然是要擊碎,方才能引動石門。如此說來,我們倒是第一個開啟石門之人!」

隨著石門的上移,淡淡的毫光從門后散發而出,將附近的黑暗全部驅逐一空。兩人眼前豁然開闊。

石門後邊,是個巨大的洞窖,彷彿一個微形的世界一般,其中有小山,有流水,還有飛禽與走獸,不過都是比現實中要縮小几倍。

洞窖四面透風,岩壁之上有著無數顆大小同一的晶石,這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將偌大的空間照耀得如白晝一般。

在這洞窖的上空,懸浮著一白,一紅兩個圓球,正有著節奏一般的繞著這這渺小世界上空盤旋。

「這二層山脈之中竟還有如此奇妙的小型森林!」凌夕吃驚的望著眼前這震驚世人的一幕,他shizai難以相信,在這尋常得不能再尋常的雲煙山脈二層之中,竟然還存在這一個如此縮小版的世界。

而李青望著這一幕早已興奮不已,兩腳一蹬,便從躍入這片微型的山林之中。凌夕見狀,也是跟著跳了下去。

而正當二人躍至半空之時,四周岩壁的晶石瞬間射出無數道光束,交織成一個巨大的蜘蛛網狀,待兩人的身體穿過蜘蛛網時,便瞬間縮小,體積比先前足足小了十倍不止。

驚愕之餘,兩人已是平穩的落到了地上,望著zi身上發生的異變,驚詫不已,相互對看了一眼,皆是一臉茫然。

兩人降落的位置,在一座小山的瀑布之旁,瀑布下方有著水流潺潺而過,水中有魚,魚下有小石,色彩斑斕反射著耀眼的光芒。

「凌老大,看來這個小型的山林正是縮小版的雲煙山脈啊。」滿眼的神彩,李青對於這次的奇遇頗為興奮。

望著周遭的花草樹木,依山伴水,頗有一番讓人心曠神怡的美感。

而就在李青精心享受這中美好之時,後方的森林突然傳出一聲呼嘯,旋即一隻疾風虎飛躍而出,陰森的獠牙直指李青脖上的動脈。

「小心!」

凌夕雙目一凝,銀箭順勢而發,一箭瞬間穿心而過,疾風虎鮮血噴發,落到了地上,身軀連連抽動幾下,竟是化作了無數細小的光點,飄上空中,隨著一陣清風吹拂,煙消雲散。

什麼!

兩人望得這一幕吃驚不已,雖然這裡的世界與現世一般無二,可本質上卻是有天差地別。這疾風虎從形態,攻擊人的動作,甚至一呼一吸間都與現世相同,可是被凌夕一箭刺死後,竟是化作了猶如星辰的光點,像是根本不存在的事物一般,消失不見。

「這疾風虎可是三級靈獸,實力堪比七重築元境,就這麼一箭擊殺,未免太過脆弱了點吧。」眉頭微皺,李青沉吟道。

凌夕點了點頭,他明顯注意到這些靈獸不僅體積比現世小上十倍有餘,就連實力也弱上了十倍。

「好在我們的實力並未有縮減。」凌夕略微有些慶幸的道。

二人四下打量了一方,便是快步行走起來。若憑他們此時的體積,想要重回石門處,顯然是要具備登天的能力。

此時, 繼承者的專屬寶貝 。若是登頂,便與那交織的蜘蛛網相距不遠,憑藉他們現有的能力,還是可以回到原處。

想到此處,二人的腳步便是加快了許多,如疾風一般朝著那處山峰行去。

而就在此刻,數十道黑影從兩側的森林中暴掠而出,齊身落在李青與凌夕跟前。

李青與凌夕皆是一怔,定眼一看,那數十道陡然顯身的黑影,乃是數十名身著戰甲,手持兵刃的武士!

「這裡竟然還有人?」一時震驚,李青上下打量著這群人,就見他們穿著同一,行動同一,甚至連表情都是驚人的一致。

「請問你們是?」 天價少奶奶 ,凌夕率先發問。

「你們是哪個門派的?」凌夕的話沒有得到答案,眾兵士中突然走出一人,開口說道。

而他這麼一發聲,卻也是讓得李青與凌夕微微一怔。

目光在這人身上一掃,見著這些人身上的戰甲有些老舊,不像是新兵的衣裳,更不像是青嵐國的國-軍,疑惑之餘,李青笑著道:「我們都是野百合學院的學員,無意進入此地,還請各位大哥行個方便啊。」

「野百合學院?我可從沒聽過,你們可曾聽過江湖中有這麼一個門派?」那人說著,便朝身後的兵士問道。

「沒有!」身後兵士齊聲答道。

凌夕扯了下李青的衣襟,貼過頭來,低聲道:「野百合學院在青嵐國名聲不大,他們沒聽過倒也不奇怪。」

旋即,凌夕一步上前,拱了拱手,道:「我們都是芙蓉城中人。」


「芙蓉城?我沒聽過,你們可曾聽過?」那人又是這麼一說,回身問向身後的眾兵士。

「沒有!」

這一刻,李青與凌夕naodai一時間炸開。這是什麼回事?莫非是外來的將士?可方圓百里之內,也沒有人會不知道芙蓉。

一頭霧水之際,那兵士又是開口說道:「既然你們不想到處師門,那我也不便追問。想必你們也是去這天龍山斬殺玄天冰龍的吧?」

「玄天冰龍?那是什麼東西?」眉頭一皺,李青疑聲問道。

「呵呵,你們既然連玄天冰龍都不知道,又為何chuxian在此?」那兵士語氣中已帶出一絲冷意。

凌夕眼珠一轉,便是搶聲一言,說道:「哦,我們本是在來這山中獵獸,卻迷了路來到此地,碰巧便撞見了你們。還問,這玄天冰龍究竟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