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方導,這下怎麼樣?」他赤腳踩在地上,一手拎着一隻球鞋。

方遠走近看了一下,在和水泥一番親密接觸后,兩隻球鞋的左右兩側都出現了磨損,「好,就這樣。」

問題搞定,方遠環顧一圈片場,見工作人員都準備就緒了,於是高聲道:「各組準備,馬上開拍了。」

張凱穿上鞋,和幾個群演走到指定的位置,燈光、攝影等也都就位了。

等場記打板后,方遠一聲令下,「開始。」

此刻,眾人所處的位置在房子的一處走廊中。

走廊靠牆一側擺着一張長椅,張凱和幾個身穿西裝扮演應聘者的群演就坐在長椅上。

攝影機則是在走廊另一側,鏡頭正對着他們。

鏡頭的位置很低,所以「開始」過後,出現在畫面里的是一雙鋥亮的皮鞋,還有穿着西裝褲的半截小腿。

攝影機沒有停留,在攝影師的操作下,鏡頭開始從左往右的移動。

各式各樣的皮鞋從畫面中略過。

忽然,一雙白色舊球鞋闖進畫面里,與之相襯的是一條泛白的牛仔褲。

和之前幾人的穿着相比,球鞋加牛仔褲的搭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鏡頭在這裏停住了,然後緩緩向上移動。

張凱抿著嘴,雙手十指交叉,目光緊盯着面前的地板看個不停。

僵硬且不自然的表情,還有動來動去的手指都說明了他的緊張。

……

「好,過了。」

第一場戲的進展相當順利,張凱表演得很不錯。

表演結束,方遠高聲道:「收拾東西,準備下一場戲。」

「嗚!」

開機后的第一場戲就一遍過,這是個好兆頭,劇組眾人都有些興奮。

張凱也是面露喜色,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在方導的劇組裏演戲,而且還是男主演,他一直很有壓力,生怕自己出現問題。

還好,今天開了個好頭,這讓他放鬆了不少。

方遠抬起頭,找到張凱的位置后,對他招招手,「來,張凱,過來一下。」

張凱走過來,「方導,怎麼了?」

方遠示意他看監視器,然後將剛才拍的鏡頭回放了一遍,「你剛才表演得不錯,不過感覺還是有點緊,有點僵硬。」

「嗯。」張凱抿著嘴,點頭稱是。

方遠笑道:「感覺你可能是有點緊張,不過倒是正好符合這段戲里人物的心理,所以我才沒喊咔,但是後面的一場戲,男主的緊張就要藏在心裏了,不能這麼直接的表現出來。」

張凱點點頭,「我知道了,方導。」

方遠拍拍他的手臂,說道:「你記住,人物可以緊張,但是演員要盡量保持冷靜。哪怕是用將自己代入角色的方式在表演,也一定要維持表演狀態,知道自己該演什麼、說什麼,這樣才能拿捏好分寸,不會失控。」

他對面前這位年輕演員還是很有好感的,別的先不說,至少張凱從來不吝嗇於努力,所以他想講得更細緻一點,好讓張凱的演員之路走得更加順利。

張凱撓撓頭,感覺有點似懂非懂的。

方遠看他的樣子,也知道他沒怎麼聽懂,不過這是經驗上的問題,多演多學總會明白的,「沒事,不必急於一時,慢慢琢磨吧。反正你記住,等會別太緊張就是了。」

「哦,好的。」張凱還真就走到一旁,低着頭琢磨了起來。

方遠看了一眼,也沒管他,反正不需要重新化妝,在不耽誤拍攝的前提下,他愛琢磨就琢磨去吧。

劇組忙而不亂,工作人員很快就重新佈置好了場地。

「張凱,可以過去就位了。」方遠叫醒思考中的張凱。

張凱抬起頭,答應道:「哦,好。」

誤打誤撞的,雖然他還沒想明白剛才方遠所說的道理,不過緊張情緒倒是緩解了不少,所以第二場戲簡單拍了兩遍以後也過了。

……

劇組拍攝的同時,開機的消息傳到網上,一堆影迷頓時興奮了起來。

「方導快拍,爭取趕上今年的暑期檔。」

「好期待啊,方導加油,希望又是一部好電影。」

「以方導的速度,《觸不可及》能不能趕上暑期檔不好說,但是今年內上映應該是沒問題的。」

「方導出品必屬精品,沒說的,支持就完了。」

「方導沖啊!」

「盲猜一波,這部電影總票房最少20億。」

「小了,格局小了!我賭五毛,票房起碼30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卓楓將屏幕放大,是一輛沒有牌子的車。

抄起電話,「梁子,以後海為中心周圍十公裡布控,找一輛沒有車牌的白色五菱麵包車,後視鏡上掛著一個紅色佛牌掛件,司機黑色衣服,鴨舌帽,黑色手套,副駕駛白襯衫,黑色鴨舌帽……」

將一切信息說了一遍,合上電腦,起身往外走。

卓易被這雷厲風行的辦事效率驚的一愣。

追問,「哥,辛辛不會有事吧?是她帶我去的,早知道我就……」

卓楓突然頓住腳步,轉手就揮過去一圈。

卓易栽倒在地上,疼的齜牙咧嘴,嘴角滲血。

卓楓的臉上陰雲密布,冷冽的眸光彷彿可以將人穿透般狠厲。

「她如果出事,你這輩子都別想安寧!」

說完,轉身奔了出去。

卓易慢慢扶著桌子站了起來,氣急敗壞的啐了一口血,臉色陰沉。

***

沈安安得知陸南辛被綁架的消息是從咖啡廳出來兩個小時后。

電話是卓楓打來的,簡單扼要的說明了情況。

沈安安的心一下子揪緊。

「是程耀陽!」沈安安篤定道。

卓楓自始至終知道事情緣由,對於沈安安的推斷,他第一個懷疑的也是程耀陽。

「他的目的,顯而易見!」沈安安的聲音冷靜異常,沒人知道此刻她握著方向盤的手在顫抖,「破解不了密匙,所以直接抓人了!」

「嗯!」卓楓道。

沈安安方向盤一打,調頭往回。

「我去找他!」

卓楓勸道,「你別衝動,程耀陽有備而來,絕不會只有一招,恐怕後路都已經安排好。」

沈安安也明白這個道理。

「雖然我不待見程耀陽,但是他的城府頗深卻是真的,比較起來,在政壇摸爬滾打的程遠達未必及他這個兒子!」

這是沈安安給程耀陽比較高的評價了。

最近幾次她的計劃,都是因為程耀陽還沒有意識到她的目的以及能力,掉以輕心而已。

一旦他明白過來,後面的形勢就會逆轉。

那日的音頻,就是導火索,致使程耀陽的疑心已經膨脹。

當然,這也是沈安安意料之中的事情,幾番暗鬥,也該把戰場擺明了。

亮劍出來,應該會更精彩。

總之,她絕不讓程耀陽與顧婉柔好過就對了。

卓楓言道,「程耀陽溫文爾雅的形象太深入人心,讓人很容易忽視他的狠!」

沈安安諷刺道,「他的狠,我是見識過的!」

上輩子,就是這個溫文爾雅的男人,將她置於死地。

卓楓提醒,「這件事還是聯繫一下阿宸,你別一個人行事!」

「想必他這時候已經知道了,有消息我再聯繫你!」

沈安安的異常冷靜,讓卓楓提著的心也放了放。

關心則亂,越是關鍵時刻,越不能亂了方寸。

這邊,宮澤宸的電話打了進來。

「你都知道了?」沈安安開門見山的問道。

有江河,一定是會將事情彙報給他的。

「不準去見程耀陽!」宮澤宸口吻平靜卻堅決。

即便下奶顧不得想太多,卻也驚訝於宮澤宸一下就猜中了她的想法。

「我必須去!」

「我說不準!」宮澤宸命令。

沈安安竟是輕笑了一聲,「放心,我去行政總部找他,不會有危險,我身邊還有江河,程耀陽對付我可以,現在動了我的朋友,就別怪我不客氣!」

「沈安安!我對你的縱容是有限度的!別讓我去抓你!」宮澤宸急迫的低吼。

對於男人霸道又狠烈的態度,沈安安心中卻是一暖。

「再縱容一次!」沈安安輕鬆的語氣,卻氣人的很。

「你這女人!」宮澤宸竟是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