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推脫了。在這之前,我也不準備說什麼大的道理,那都只是一些虛的東西。我只說一句,從現在開始我們剩下的七人永遠是一個整體,不論今後遇到了什麼樣的溝溝檻檻,這一點是永遠不改變的!

任何人,記住是任何人!他們有理也好、無理也罷,一旦他們傷害到了我們當中的某一人,就等同於傷害得其他的所有人!有錯沒錯,也就我們七人有權作出決定,任何其他人都無權先行作出永定!」

王旭說著,雙目再次變成了就是冰冷神色的蒼昆璽看著都覺得心中發怵的黑白雙色!一黑一白如同星辰般,透著無上廣大、幽遠、威嚴和浩大的雙目,依次掃過場中的站立的清醒的五人。

王旭身上隱隱透著一股無形的強大的勢,一股強者的勢,而不是靠著強大神識支撐的氣息!這股氣勢之下,被他掃過的幾人都臉色瞬間變得極其的嚴肅,隱隱中透著一種深思!

不遠處的巫馬佑丹和冷詩琪僅僅受到王旭這股勢的餘波的掃視,都同時感到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掃視著她的靈魂一般,彷彿在這股無形的勢的壓迫之下,她靈魂的真實想法都就這樣**地暴露出來,無處遮掩!

這樣的錯覺讓她感到異常的難受,卻又感到根本就擺脫不了這股勢的包圍,她的心中甚至有著一種本能告訴她,一旦這時的她有著任何的異動和對王旭的不利想法,都勢必遭受王旭那股勢的強力打擊!

感受著這股浩蕩整個聖堂大殿的龐大的勢,就是一邊靜靜地關注著這裡的花解語,神色都微微一變,身為大能境修者的她自是明白,能夠有著這種勢的王旭,已經足以被歸為準強者一類,等同於真正的半聖境修者的行列!

准強者,也就是半聖境修者,他們之所以被尊稱為半聖,稱號上有著一個「聖」字。主要原因就在於真正有著半聖境修為的修者,是完全不同於依靠著特殊神通或者是無上法寶,短時間內獲得比肩半聖境實力的修者!他們是擁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一種獨一無二的勢!

一種屬於自己的足以壓倒任何低階修者的強大無匹的勢,屬於武修的武者之心的種種磨鍊后,進入半聖境之際形成的勢!這是一種靈魂層面的壓力,一種低階修者無從防止的打擊層面!

王旭強大、無形的勢的籠罩下,他的話語再次響起:「這就是我的意見。幾位師兄師姐仔細想想后,若是覺得沒有反對的意見。我將正式處理團體成立后的幾件事!」

感受著王旭的強大的勢和他剛剛說的近乎是完全保持自己團體的霸道理論,身為武修世界的一員,他們幾人也明白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讓整個團體歸心。是以,僅僅是片刻的時間,茹夢子幾人在王旭收回自身的氣勢后,依次出言等同!

這一刻,身後的花解語終於輕輕地微笑著,她知道經過六年多的努力,新一代的小團體在此時是真正誕生了。至於這個團體能夠走多遠,對整個宗門有著怎麼樣的影響卻暫時還沒有在花解語的考慮之內!

做為宗門的太上長老,她要做的就是源源不斷地為宗門培養新的後輩弟子,為整個宗門輸入新鮮的血液,播下一代又一代的種子!她能做的也就是僅此而已! [正文]第一五十一章七星會會主王旭

————

儘管王旭收回了自身的勢,但是親身感受著那股勢的無上神威的茹夢子幾人,還是心有餘悸特別是霍若曦立馬來到王旭跟前,猝不及防之下在王旭的手臂上就是狠狠地一掐。藉以報復王旭突然間對他們發出的威壓!

不想,在茹夢子和郜汝生幾人的驚訝之中,王旭沒有著絲毫的反應。反而是這時的霍若曦「啊」的一聲,跳了起來。她雙目隱隱有著淚水閃現,左手緊緊地捂著剛剛用來掐王旭的右手手指!

「錯王旭,你要死啊!竟然運功抵抗!不就是要掐你一下嗎,誰讓你剛剛那麼對我們啊!你不知道那樣會造成我們的心理陰影嗎?」

霍若曦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后,立馬反咬一口的嬌憨舉動卻是讓茹夢子幾人哭笑不得的同時,同時回想起了十人相處的點滴日子。嘴角含笑地看著這時的霍若曦和王旭,不過,片刻后他們立馬為王旭的話語所震住!

只見王旭也是一臉的無辜之色的看著滿臉委屈的霍若曦,說到:「六師姐,你可是冤枉我了。那只是本能的反應,我並沒有刻意地運功抵抗!」

「本能的反應!」

「這怎麼可能!僅僅是本能的保護就能將有著存神境一重天修為的六師姐震傷!這得需要多大的**強度啊!特別六師姐自己就是以**力量為根基的修武者,能夠傷害到她的**力量,至少也應該是**力量上比六師姐強上一兩個小階界吧!」

茹夢子和蒼昆璽幾人的討論中,就是不遠處的花解語發現這個異常情況時,都不由地走上前來。畢竟在花解語的眼中,門中弟子的資質才是她最為關注的,這關係到整個宗門的強大與萬古傳承的大事!

花解語來到王旭等人跟前,強大的神識衝天而起,直接對準著王旭說到:「老九,你現在不要動用識海力量,直接憑藉著你的**力量,全力對著老身出手攻擊!老身想要更清晰地了解你們各自的體質,這樣方能用著最好的方法引導你們的修鍊!」

見到太上長老竟然要親自出馬指導王旭,不僅是茹夢子就是巫馬佑丹和冷詩琪幾人都是一臉羨慕地看著這時的王旭。出乎意料的是,王旭不但沒有眾人想象中的欣喜若狂而是滿臉有著猶豫不決神色,對著花解語說到:

「太上長老,能否待弟子將四師兄一事解決之後再說呢?因為弟子覺得四師兄陷入瘋癲之境已經有著不短的時間了,還是儘早的救治為佳!」

王旭準備出手救治農品左賢一事,委實讓花解語和巫馬佑丹幾人微微一愣。之前雖然聽到王旭六個師兄妹的討論,隱隱聽出了他們對農品左賢的處理方式,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王旭幾人會真的準備救治農品左賢!

心中有著感觸的花解語,看著眼前的王旭,臉上露出了細微的滿意神色。她相信以王旭的這種處理方式,絕對是符合一個王者的處理風範。這樣的胸襟也才能夠真正讓一批人追隨,為自己進軍無上大能境造就一方大勢!

微微點頭的花解語也走到一側,靜靜地看著王旭幾人的處理方法。王旭最後看了看茹夢子幾人一眼,說到:


「各位師兄師姐,身為這個團體的領頭人,我將正式行使作為領頭人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權力——為團體正名!

從今時今日開始,我們的團體正名為七星會,並尊稱已逝的大師姐李薇兒和小師妹淆台景璇為七星會的首任長老!永久地受有七星會氣運的冥冥中的加持!

除此之外,正式宣布對四師兄的處理決定,鑒於四師兄出賣同門以求苟且偷生的不恥行徑!作為七星會的會主,我決定封印四師兄的修為進境,將他徹底禁錮在目前的守一境九重天的修為!

並請求宗門長老徹底抹去四師兄與七星會有關的所有記憶!讓四師兄安安靜靜地度過餘生。禁錮他的修為,抹去四師兄進軍武修大道的機會,也算是做為對四師兄出賣同門的嚴懲吧!

希望重入輪迴的四師兄能夠有個好的新生,這也不妄我們十人之間的同門之誼!各位師兄師姐,對我以上所提及的幾點,可有不同的意見的?」

王旭說到這裡,身上頓時有著一股來自於天地法則的神秘氣息加持,茹夢子幾個感受著此時的王旭,只是覺得這時的王旭給人一種力不可破、高不可攀的無上偉岸感!

也就是花解語才明白這是因為王旭身為一個有著半聖境的真實實力,是以,他已經真實擁有著開創獨立勢力的權力,而在王旭剛剛為七星會正名,且得到其他幾人的同意時,就已經是冥冥之中為身為七星會會主的王旭,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天地法則的加持!

能夠得到天地法則的氣運加持,這也是整個武修世界中會有著各大勢力存在,且能夠得到所有修者死命維護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這與到凡人世界中擔任一城、一郡、一國的守護者,以期獲得一方大氣運的加持,是同樣一個道理!

一個一般的胎息境武修對各自勢力領頭人產生的天地法則的加持影響就已然相當於近十萬的凡人的加持。而王旭他們現在的七星會中有著宣誓的六中就有著王旭、茹夢子和霍若曦三人是存神境修者,其他三人同樣是達到守一境境界。

守一境武修相當於近百萬凡人的天地法則加持,一個存神境武修則能等同於近千萬凡人的天地法則加持!

也就是說現在的七星會,儘管由於子車芹香尚未清醒過來還沒有正式加入,但是就是目前的六人組合就使得七星會所產生的天地法則的加持比之一座有著3300萬人口的大城市的城主,所獲得的天地法則的加持絲毫不差了!

這還沒有計算六人中的霍若曦、駱楚煙和王旭三人的特殊情況。霍若曦身為天聖位面四大隱世家族青龍世家當代家主霍楚天的掌上明珠,她自身就有著強大的青龍世家大勢力的一分法則加持!駱楚煙同樣是一大勢力高層的關門弟子,亦是有著不弱的法則加持!

二女除外,就是王旭他自己不計他身為南宮世家無冕之王的南宮紫怡的唯一愛子,享有著南宮世家的部分氣運加持,就是從碧雲洞天出來后因為相繼收服了紫玉妖王和七殺聖尊,更是讓王旭一步達到等同於有著兩億凡人的氣運加持了!

武修世界中的大小勢力中的宗主、峰主和長老等等,只要是在各大小勢力中有著一定職位的修者,都能夠獲得相應職位之下的天地法則的不同程度的氣運加持!而天地法則所加持的氣運,對修者領悟自然大道至理、不斷進軍無上武道有著莫大的作用!

無數紀元來證明,所有的大能境修者無一不是曾經擔任過一方大勢力的高位,最少也應該是長期作為一方勢力的高層的存在!永久地擁有著一方勢力之下的氣運加持,不斷地維持著他們對自然大道的親和力!

王旭和茹夢子幾人都無一不是各有來歷的一代天之驕子,他們自然也是對這個道理耳熟能詳。是以,機緣巧合之下成立七星會,也是符合著他們幾人的共同利益,因為他們都明白要在有著數以萬計的修者的宗門中獲取一分修鍊資源,就必須有著一定的實力依靠!


聯合就成為了他們一個最佳的選擇!

王旭幾人達成對農品左賢的處理意見后,身為七星會會主的王旭,這才轉身對著花解語說到:「太上長老,救治四師兄和封印他的修為和記憶一事,就得麻煩宗門了!」

花解語看著眼前的王旭六人和一個還尚未清醒過來的子車芹香一眼,嘴角含笑地說到:

「很好,你們經過了六年多的磨合,終於有了今天的七星會的誕生。老身在這裡以宗門太上長老的名義,正式將你們的這個七星會組合報備宗門。

此外,考慮到你們幾個都是各大主脈的直系弟子身份,並且身為會主的老九已然有著半聖境的真實修為,是以,你們也已經有資格在直屬聖堂的近六萬多平方公里的地域內,選擇一個沒有洞府的山峰,作為你們七星會的常駐會址!」

花解語的話語讓王旭幾人興奮不已,特別是還不清楚王旭實力的郜汝生、蒼昆璽和駱楚煙三人,在聽到花解語說到王旭有著半聖境的真實實力時,心中也震駭不已。良久過後他們三人也才有些明白王旭為何膽敢因為李薇兒二女而向一位宗門的大能境修者提出挑戰!

三人中的駱楚煙由於她的喜靜性子,對王旭六年中的實力的巨大提升表現還好一些。但是同樣是傲氣無邊的蒼昆璽卻是雙目瞪地大大的!

儘管六年之前王旭就已經表現出了堪比半聖境人級的實力,但那時候的他們也都只是認為,王旭是憑藉著特殊的功法,藉以短時間內能夠有著強大的力量,他們也萬萬沒有想到短短的六年之後,年僅十五歲的王旭已經走到了這個境界!

不過,僅僅是片刻的愣神,蒼昆璽和郜汝生同時想到了王旭的半聖境實力對整個七星會的巨大作用!有著比肩半聖境實力的會主,他們的七星會這才能夠真正在數萬計弟子組成的成百上千組合中,立有一席之地!

畢竟他們也知道整個宗門總部中,達到半聖境的弟子不計非主脈直系弟子,也不過是保持在兩百多人罷了!就是包含著非主脈直系弟子在內的所有的半聖境境界的弟子,整個總部也不會超過五百之多!

門中弟子各類小團體也只有擁有著至少一位半聖境及以上境界的修者,才有資格直接在聖堂中央近六萬多平方公里的無上修鍊聖地內,開設屬於自己團體的洞府!位於聖堂中央聖地的洞府擁有著各種優越的修鍊資源,這更是讓各大勢力門中弟子所嚮往的!

片刻后,王旭見到其他幾人都真正平靜下來了,就對著花解語說到:

「太上長老,既然我們幾位師兄弟已經依據宗門的規則成立了七星會,那麼我們也應該有權力向宗門提出請求,參加相同年齡段組合團體的團體弟子大賽,以爭取獲得即將到來的位面弟子大比的機會吧!」

「沒錯!你們確實有這個機會。不過老九,老身的最早的打算只是從你們十人中挑選出兩人參與個人比試。你們若是以整個團體的形式參與比試,終究會在時間上吃虧的!你真的準備這麼行事嗎?」花解語雖然很滿意王旭所表現出來的無上戰意,卻也不得不提醒到。 [正文]第一百五十二章九天玄青果的價值

————

聽到花解語的勸告,王旭鄭重其事地看著茹夢子和霍若曦兩人一眼后,赫然從懷中掏出一枚閃耀著九色光芒的拳頭大小的果實,遞到花解語眼前。淡淡地說到:「太上長老,若是我們七星會將這枚異果上交宗門,我們是否能夠得到一次宗門『煉髓池』的洗滌機會呢?」

「九天玄青果!」王旭剛剛將異果拿了出來,就是以花解語的城府都頓時失聲說到。同時她都一步來到王旭跟前,怔怔地看著飄浮在空中的閃耀著九色光芒的果實,眼中有著不敢相信的神色!

花解語的反應卻是將王旭、茹夢子、霍若曦和紫玉妖王四人給嚇住了。就是自認見多識廣的紫玉妖王也不曾認識眼前的這枚果實。當時在碧雲洞天中被那位神秘的大能境強者用眼前的這枚九天玄青果強行換走了七枚的七色果時,他們也都以為是吃了大虧了!

如今花解語一時的失態,卻是十分明確的告訴他們眼前的這枚果實絕對是堪比七色果的天材異寶,更可能如同之前那位神秘大能所說的,這一枚九天玄青果的價值超過七枚的七色果!看著花解語的異常反應,王旭心中有數地說到:

「太上長老,我們七星會將把這枚果實作為代價,換取一次進入聖堂內部煉髓池的機會!還請太上長老同意!」

被王旭話語拉回神志的花解語,聽到滿臉疑惑地說到:

「老九,老身不會詢問你們是如何得到這枚果實的!但是,老身想要說的是以這枚果實的真正價值,若是你們真的決定上交宗門,老身自是極其高興。不過,關於這枚果實的真正價值老身也不想隱瞞你們!

他被稱為九天玄青果,真正的功用還不是你們目前的境界所能夠了解的。這些老身不想與你們細說,老身只是告訴你們就單單憑藉這枚果實,你們拿到任何一個聖級大勢力,作為一個交換條件,相信他們都會同意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答應你們一個要求!

九天玄青果在普通位面已經消失了數百萬載之久!這本是一種根本就不存在於普通位面的異寶!是以,他的價值已經很難用一般的靈石,哪怕是上品靈石來衡量了!知道了這些,老身再次問你們幾人,真的願意將這枚九天玄青果上交宗門嗎?」

花解語不愧是一位真正從宗門出發的太上長老,在始一見到九天玄青果時,她確實有著片刻的異樣神色。但是僅僅是瞬間就能夠擺正心態,展現出了身為一位宗門守護者的太上長老的真正氣度!絲毫不刻意隱瞞九天玄青果的真實價值!

看著花解語的舉動,就是隱身於王旭七界塔中的七殺聖尊都不由得對眼前的這位女修,產生了一股敬意!這才是一位真正的大能境修者所應該具有的心境!

王旭和茹夢子等一眾弟子就是活著數千之久的紫玉妖王都不明白九天玄青果的功用,或者是都不曾聽說過這麼一種天材異寶。

是以,或許他們無法理解花解語的失態舉動,但是身為九天玄青果的真正主人,七殺聖尊卻是明白一枚這樣的果實對於大能境修者的無上功用的!

特別是當七殺聖尊真正注意著聖堂大殿之上的花解語的情況時,就是以他活了數千萬載的心性,都不由地對眼前的這個在他的眼裡也只是一個女娃子的修者,心中升騰起絲絲的震撼!

他赫然發現了眼前的花解語竟然是自行永久性地禁錮修為,聯繫著花解語的太上長老的身份和她剛剛對一眾門中弟子的態度。七殺聖尊心中極其透亮地明白,眼前的女子就是為了不因修為的進階,而被迫離開普通位面才會如此作為的!

一個踏上漫漫武修大道的修者,特別是一名高階修者,竟然能夠以這樣的無上勇氣犧牲自己的武修進境,換取近百萬年的對宗門的守護!這樣的情操,委實讓七殺聖尊在大罵她為迂腐的同時,也不得不心生無比的敬意!

最是讓七殺聖尊有著深深地觸動的是,剛剛的花解語明顯知道這一枚九天玄青果對大能境修者、特別是對她這樣的一位大能境修者所具有的作用!有著這樣的一枚異寶,就足以讓她消除自我禁錮近百萬年所造成的不良後果!


換句話說,有著九天玄青果的存在,花解語完全能夠借住這枚異寶的莫測功能,解除自我禁錮修為的害處,在她完成了對宗門守護近百萬載的承諾后,改變她只能走向魂飛魄散的結局,得到使得自己的修為再次進階,從而進入更高位面!

而且有著近百萬年的積累后,相信一朝除去禁制后的花解語必將是真正的潛龍升天、名震一方大世界!然而在這種利益的誘惑之下,她既然能夠沉下心來迅速地恢復了神志!這時,就是七殺聖尊對眼前的女子都微微有著一種悸動!

不說是七殺聖尊,就是大殿之上,感受著花解語的心意,回想著六年前短短几天內花解語對他們的那份心,王旭和茹夢子幾人都感到一絲無言的觸動。就是始一知道這枚神秘果實價值的郜汝生都希望,眼前的這枚果實能夠真正對花解語有些幫助!

王旭凝重地最後掃視著茹夢子幾人一眼,說到:「太上長老,我們七星會願意將他上交宗門。作為七星會成立之後,對宗門的第一筆貢獻!」

花解語看著眼前的幾人,心中也是波動不已,她暗自說到:「這或許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氣運,因為老身的平平常常的、身為太上長老的分內舉動,竟然能夠迎來這樣的一個天大機緣!」

沉思良久,花解語排開了紛亂的思緒,對著王旭幾人說到:「既然如此,老身也就不再矯情。只是老身可以明確的說,鑒於這枚九天玄青果將會對宗門作出的巨大貢獻,也考慮到你們幾人的發展情況,老身現在以太上長老的名義宣布幾件事!」

花解語說到這裡,對著數十個方向打出一道手印後接著說到:

「老身已經將此事告之宗主和各大主脈的峰主,相信他們會同意老身的決定!一是鑒於七星會對宗門的巨大貢獻,就之前七星會會主對翟靖億峰主的不敬之舉,就此揭過!不過比試一戰不做取消,但是比試的性質將從生死之戰改為試煉戰!

二是七星會成員只要能夠在同年齡段弟子團體賽中獲勝,將獲得一次進入聖堂內部煉髓池一次的機會!

最後一點是,由於以上兩項還遠遠不足於等價這枚九天玄青果對宗門的貢獻,是以,宗門將給予七星會成員每人一百塊上品靈石,整個七星會團體三千塊上品靈石的獎勵!作為七星會成立的發展資源!

當然,同時作為回報,七星會必須在其洞府所在的山峰,收下非主脈直系弟子中胎息境弟子一百人、先天武者一千人!修鍊之餘為宗門培養人才!老九,你身為七星會的會主,對老身的提議可有什麼異議!」

王旭看著一臉嚴肅地注視著他的花解語,緩緩說到:「太上長老,我們同意長老的決定!」

王旭說完后就將懸浮在眼前的九天玄青果朝著花解語凌空遞過。說到:

「太上長老,請收下九天玄青果!另外,我們希望先行到宗門分配給我們的山峰看看,並在那裡為三日後的宗門內弟子比試做一些準備。比試之後,我們才會暫時回到各自的主峰派見師門!不知幾位師兄師姐以為如何?」

「就按九師弟說的吧!」茹夢子身為二師姐,她也明白這時候的她就已經表現出對王旭的支持。否則他們的這個七星會將可能成為一個有名無實的團體,不能真正形成凝聚力!那樣的話,也就完全失去了成立的意義!

是以,成立之初整個團體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是極其重要的。這對身為大勢力出身的茹夢子來說,是心知肚明的一件事。同時她對剛剛王旭能夠在宣布七星會成立后,就對農品左賢做出處理決定,並趁熱打鐵地將他們原先就準備上交宗門的九天玄青果交出!

七星會成立之際就能夠讓宗門的高層對七星會有著極大的印象和好感一事,茹夢子心中也是暗喜。

她明白就是九天玄青果哪怕有著再大的作用,但是對於還僅僅是存神境和守一境境界修為的七星會來說,根本就不能發揮出應有的作用,甚至可能無意中為七星會引來殺身之禍!匹夫無罪、懷壁其罪的道理她還是明白的!

無盡星空中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修鍊資源,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並非必須永無止境地佔有著最好的修鍊資源。否則將會使得自己的心境走入一個誤區,造成不斷地索取著各種各樣修鍊資源的怪圈中,徹底迷失一個武修的武者之心!

身處聖級宗門中的茹夢子,可是見識過也聽說過不少的為了一些身外之物,特別是根本不屬於自己也沒有著太大作用的天材異寶而喪命的同門弟子!因此,茹夢子對王旭之前的一系列舉動卻是真正的有著發息內心的讚許!

正是這個原因,她也才會更加註重維護著王旭身為七星會會主的威信和尊嚴!不斷地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其他幾人對王旭的態度! [正文]第一百五十三章岩某人

————

王旭將九天玄青果交到花解語手中,轉頭看了看還只能由茹夢子二女扶住的子車芹香,之後再次向著花解語確認到:「太上長老,您之前說過七師姐並沒有受到真正的傷害,只要再過兩三天就能夠清醒過來。是真的吧?」

「老九,你們就放心吧。老七隻是讓翟亞峰那個小子給吃了一顆沉睡類的丹藥,最糟糕的只是使得從兩年前開始,讓老七的修為進境停頓下來只能保持在守一境三重天的境界。其他的沒有什麼影響的!

稍後老身會吩咐聖堂長老,將你們幾人帶到老身親自為你們幾人選擇的一座尚無洞府的山峰。你們就利用這五到六天的時間好好修整一下,六天後你們將以七星會的團體名義參與宗門內的團體賽選拔中。

特別是老九你十日後將與翟靖億翟峰主的法相比試,更是要好好調整一下,爭取以最佳狀態參與其中,儘管說你們兩人之間的比試性質已經改變了!

若是你不加以注意的話,翟峰主也能夠讓你在床上躺個一年半載的,到那個時候你們七星會即使獲得了代表宗門前往位面中央大陸的機會,也會因為你的個人因素而無法參與了!」

花解語說完后右手朝著農品左賢一招,兩人就那樣漸漸地消失在原地。似乎她們兩人都徹底地融入了這一方空間中。她們剛剛離開的片刻時間,一位七旬模樣的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一前一後出現在大殿中。

七旬老者來到巫馬佑丹等人的面前,顯然是奉命前來接走他們一行人的。中年模樣的男子則是龍行虎步地到達王旭一行人跟前,雙目炯炯有神地掃視著幾人一眼后。他的嘴角漸漸地浮現出一抹笑意,淡淡說到:

「不錯!你們幾個錯小子果然是不錯!難怪花老大會將岩某人千里迢迢地招來,親自招呼你們幾個錯小子了!」

突然到來的中年男子絲毫不理會這時的紫玉妖王,看著他的眼中明顯有著本能的畏懼和深深地警惕神色!他如同天馬行空般地轉過話題,對著王旭幾人鄭重其事地問到:「你們幾人中誰是叫王旭的小子?聽說是一個七星會的會主什麼的?」

儘管對前來的中年男子的舉動有著點滴的詫異神色,王旭聽著正準備回應時,卻是突然聽到神識中傳來七殺聖尊的驚訝呼聲。感到異常的王旭分出部分神識進入七界塔中,看著此時滿是訝異神色的七殺聖尊問到:

「尊老,怎麼了?你似乎對那個中年男子模樣的前輩,感到奇怪?」

不想,這時的七殺聖尊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剛剛出現在大殿之中的自稱是岩某人的中年男子身上。七殺聖尊的臉上明顯有著極其怪異的神色,他似乎是不敢相信地再次觀察著中年男子。

幾息時間后,七殺聖尊收回暗中觀察中年男子的神識,對著王旭說到:「難道遠古的記載是真的存在!每當一次七彩風暴過後,不到千年的時間內,又是萬萬紀元一次的位面大劫將起嗎?否則怎麼會出現了這樣的妖修?」

「妖修?」王旭看了看殿中的中年男子,對著七殺聖尊說到。「尊老,你是說那個中年男子是位妖修,而根本就不是一個人類修者?」

七殺聖尊回想著從久遠的古籍中知道的種種記載,聽著王旭的疑惑時,說到:

「王道友,在劍宗這麼一個大勢力中,出現幾個妖修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要明白,到了半聖境境界以上,不論是人類還是其他種族,其實都已經對種族的觀念並不是過於重視了!

他們真正重視的只是對無上漫漫武修的求索,不斷地探尋無上大道至理!特別是進入半聖境后,再差的修者也能夠有著近千載的壽元。而久遠的壽元已經足以讓他們漸漸地淡去凡俗觀念,真正成為心中只有武道的心性了!

老夫真正感到奇怪的是這個本體明顯是龍族的小傢伙,他赫然有著至少是天龍的命格,卻只有著青龍的氣運!真是一個數百億年都難得一見的詭異組合體!

天降異相,必有大變!老夫現在是越發地期待著千年之後的情形了,相信那或許將會是王道友與老夫共同的大氣運所在!」

王旭聽到七殺聖尊說出殿中的中年男子是一條本體為龍族的巨龍妖修時,心中也只是有著片刻的出神。畢竟這時的王旭已經完全不同於六年前剛剛走出紫荊山莊的那個小男孩了!特別是經歷了碧雲洞天中六年的試煉,更是讓王旭從一個小男孩成長為一個翩翩少年!

此時的王旭訝異的是七殺聖尊對中年男子的述說,特別是「天龍命格,青龍氣運」八字更是讓王旭倍覺不解。王旭直言說到:「尊老,你剛剛說那個自稱岩某人的是有著天龍命格,卻只有著青龍氣運。這有什麼奇怪的嗎?」

看到王旭不解的神色,七殺聖尊手指指著七界塔上方,對著王旭說到:「王道友,你還記得你七界塔中的七個世界剛剛形成時的情景嗎?特別是你感受到的冥冥星空中的幾個神秘的大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