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嗎?」

突然,一道冷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六師兄一驚,往後劈出一掌,然後接著機會逃了開來。

「你是誰?」見到幽雨,六師兄冷冷的喝道。

而在其一旁的人,則是渾身顫抖了起來,六師兄以前在閉關,所以,並不認識幽雨,不過,他們當中有幾人正好那天迎戰了神瞳門的武者,所以,對於幽雨這個神瞳門的門主可是記憶猶新。

「六……六師兄,他……」

那些人還沒有說完,女子便是驚喜的道:「幽雨?!」

六師兄身體一顫,宛若被凍結了一般,身體僵硬的動憚不得,他竟然大意了,竟然碰到了幽雨。

「彭!」

幽雨一抬腳,直接將六師兄壓在地面,送其上西天,而另外幾個,幽雨幾道掌力轟出,他們也沒能逃出死亡的下場。幽雨這才是看向了那個女子,女子披頭散髮,不過,幽雨還是看出來,這個女子便是當日阻攔自己的胡燕。

見到幽雨看向自己,胡燕頗為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一些,畢竟當初她可是拼了命的將幽雨攔在月山之下,沒想到現在竟然被幽雨救了一命。

「謝謝你,幽雨門主。」胡燕朝著幽雨躬身道。

幽雨點了點頭,問道:「不說這些了,還是說說,現在百花宗的情況如何了?」

聽到這和個,胡燕的臉色一變,道:「糟糕了,宗主她們有危險了,蕭門假裝我們的盟友,不過,他們早就和冰玄島合作了,宗主沒有發現,只怕要吃大虧了……」

幽雨也是臉色一變,騎上馬,道:「快點上來,我們得儘快趕上月山了。」

……

百花宗,在一個神色俊朗的中年的掌力之下,花媚娘口吐鮮血,顯得很是狼狽。

「宗主!」

見到這種情況,百花宗的人都是大驚失色,花媚娘退了回來,而那個神色俊朗的中年帶著一大群的武者退去了冰玄島的區域。

「你該死!蕭雲。」

妖月無比仇恨的看著那個中年,咆哮了起來,誰也不曾想到,這個文質彬彬的人,竟然是一個叛徒。

蕭雲有些歉意的看向了花媚娘,道:「媚娘,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可不要怪我。」

花媚娘不屑的呸了一聲。

冰傲天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對啊,花宗主,蕭雲兄弟對你可是一往情深,為了讓我們放過你,他甘願這麼危險呢?不如我做個媒人,你們結成秦晉之好,如何?」

花媚娘冷笑不止:「一個卑賤之人,我花媚娘即便是死,也不會與他有什麼關係。」

蕭雲臉色一陣鐵青,他對花媚娘一往情深,可惜的是,花媚娘卻從來沒有給他一個眼色,前些日子,冰傲天找上他的時候,他就動心了,冰傲天答應他,若是攻下百花宗的話,那麼花媚娘就是他的,所以,他才是做了間諜而已。

不過,見到花媚娘對他如此的不屑,他的心裡也是極為的難受,看向了花媚娘情深的道:「媚娘,我可是為了你好,現在百花宗已經沒有希望了,你還不如和我去蕭門,做個蕭門夫人,也是風光無限……」

「痴心妄想。」

花媚娘冷笑了一聲,再也沒有看向他,反而是直直的盯著冰傲天,他倒是下了一手好棋,本來這些人再多,也絕對不會這麼容易攻下她們百花宗的,現在出現這樣的事情,百花宗已經是沒有任何的逆轉的可能了。

「媚娘,如果你答應嫁給我的話,我就幫你。」這個時候,蕭雲又是說道。

聞言,便是冰傲天也是不屑的搖了搖頭,這個卑劣的可憐蟲,他莫非還以為,背叛了之後,以花媚娘那高傲的性格,還會理會他不成?

花媚娘淡淡的看著冰傲天,道:「上來吧,今天我百花宗雖然要滅了,不過,我花媚娘還能殺你們一半的人。」

「花媚娘,難道你寧可死,也不願意嫁給我!!」蕭雲氣憤無比的大吼了起來。

鬼門的門主鬼一龍桀桀的笑了起來:「蕭雲,這個女人不識好歹,何必跟她多廢話,女人嘛,捉過來,將她生米煮成熟飯了,她還能如何,尋死不成?嘿嘿。」

花媚娘神色無比陰冷的看向了鬼一龍,狹長的美眸當中,充滿了無比的仇恨,這些年和這些人作戰,雖然別的門派也殺了不少的百花宗的人,然而,這鬼門是不同的,百花宗的弟子一旦落入他們的手中,就是活活被凌辱致死的命運。

而後,這鬼一龍更是囂張的派人將屍體送上來,花媚娘心裡早已經發誓,就算是死,也要殺了這個鬼一龍。

蕭雲眼睛一亮,臉色也是變冷的下來,哼道:「花媚娘,是你不識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

到了此刻,冰傲天也沒有多說什麼,下令道:「上,今天一定要百花宗毀滅在此。」

「宗主,我們也上,今天我們就算是死了,也絕對不能讓他們好過。」妖月仇恨的看向了前面的武者,一雙美麗的眸子充滿了殺意。

花媚娘深受重傷,俏臉有著一絲慘白,點了點頭,道:「好,今天我們姐妹們就一起葬送這些人在月山之上。」


雙方極快的交戰在一起,雖然冰玄島帶來的人不少,然而,百花宗的武者實力更甚一籌,而如今百花宗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一個個都好像是豁出去一般,不要命的攻擊,反而比起以前的更加兇悍,冰玄島這邊的武者一開始便是死傷慘重。

不過,在人數的優勢之下,這些損失是可以彌補的,很快,冰玄島的武者也是開始斬殺百花宗的女子,場面顯得無比的血腥,刀光劍影,伴隨著道道慘叫的聲音不斷的閃爍。

看著百花宗的女子一個個倒在血泊當中,花媚娘的眸子充滿了仇恨的神色,朝著冰傲天沖了過來。

「彭!」

花媚娘一掌擊出,幾個冰傲天的長老上前,不過,被花媚娘一掌打的倒飛出去,砸落地面,已然有兩個死亡。

「重傷了還有這等戰力,不愧是百花宗宗主,不過,正是如此,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冰傲天神色凝重,朝著花媚娘沖了過來。

花媚娘一腳橫掃而來,將冰傲天的攻擊抵擋下來,拳腳相交,一陣輕微的漣漪蔓延開來,不過,花媚娘雖然重傷,也並未曾落入下風,這倒是讓冰傲天極為的驚訝。

「不愧是東界的奇女子,果然厲害。」冰傲天一驚,旋即後退了開來。

「不過,可惜的是,你似乎忘記了,我們的武者可比你們想象的多得多了。」冰傲天停下來,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花媚娘眉頭一皺,在其身旁,兩道身影飛掠而來,一人是鬼門的門主鬼一龍,還有一人卻是蕭門的蕭雲。見此,花媚娘對這個蕭雲更加不屑了,身形在兩人攻擊的一瞬,後退了開來。

「嘿嘿,逃得了嗎?」

鬼一龍桀桀的怪笑,眨眼便是追上了花媚娘,沒有任何的憐香惜玉,一拳朝著花媚娘的要害打來。

花媚娘的臉色閃過一絲陰冷:「你來的正好,我正想找機會給我的姐妹報仇呢。」

花媚娘沒有理會他的攻擊,玉手朝著他的腦袋狠狠的轟去,鬼一龍大驚,連忙後退閃躲。

「彭!」

在其閃躲的時候,花媚娘蓄勢的一腳轟在他的胸口之上,鬼一龍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花媚娘不屑的道:「聽聞鬼門門主奇狠無比,到頭來也不過是一個膽小鬼而已嗎?」

「花媚娘!!」鬼一龍無比怨毒的吼道。

這時候,蕭雲來到了花媚娘的身旁,一掌轟在花媚娘的身上,花媚娘口中鮮血吐出,踉蹌了幾步。

「做得好。」

冰傲天大笑一聲,一掌緊接著飛射而來,花媚娘咬了咬貝齒,雖然不甘心,還是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看來,是完了!

「彭!」

巨大的能量傳來,若有若無的身影,將冰傲天的掌力抵擋,一道淡淡的漣漪蔓延看來,將漫天的灰塵緩緩的吹散,一掌淡漠的臉容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 「你是誰?」

冰傲天先是一驚,旋即臉色一沉,緊盯著幽雨喝道。

百花宗的女子本來也是無比的驚慌的,此刻見到宗主被救下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再看向那個救人的男子,她們的臉上都是呈現了一絲狂喜。

「這傢伙竟然來了,看來這次是得罪了。」同心鬆了一口氣,說道。

一旁,若琳將一名大宗門的門主揮退,臉上也是充滿了喜色,幽雨的實力有多強她並不知道,不過,幽雨的威懾有多大,她卻是清楚,竟然他來了,她們百花宗的危機,也該解除了。

「幽雨?!」

花媚娘睜開眼睛,看著這淡漠的身影,有些驚訝的道。

聞言,冰傲天等人都是一驚,猛然後退了幾步,畢竟,如今在東界當中,幽雨的名聲可比起超級門派要響亮的多了,冰傲天的心裡也是暗惱,這東山教明明再三保證幽雨和百花宗不曾有任何的關係的。

一旁的宗門,也是害怕了起來,因為百花宗是眾矢之的,他們才會前來分一杯羹而已,若是和神瞳門扯上關係,他們就不得不思量一下了,不過,此時此刻,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已經沒有任何化解的可能,他們的心裡,也是充滿了後悔。

「他就是幽雨嗎?倒是和宗主很相配。」

妖月的身影閃爍,以極為凌厲簡單的手段殺了三四名一流高手,才是看向了突然出現的幽雨,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都給我停手。」

花媚娘嬌喝道,不過她傷重在身,說話太大,一口鮮血又是吐了出來。

百花宗的女子都是快速的退了回來,而冰玄島的人也不敢追擊,眼睜睜的看著百花宗的女子退回去,此時,百花宗三千女子此時已經只剩下兩千了,死傷顯得極為的慘重,見到這種情況,即便是以花媚娘的冷漠高傲,也是紅了眼眶。

「幽雨!」

這個時候,一道瘋狂的聲音從一旁傳來,眼看就要成為,蕭雲怎麼可能讓幽雨搗亂,一臉猙獰的朝著幽雨衝來。

「哎,這白痴還怎是可憐。」見到蕭雲的模樣,冰傲天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傢伙已經被愛恨沖昏頭腦,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幽雨抬起一腳,簡單的將蕭雲踹飛了出去。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幽雨看向了花媚娘道,他好像是第一次見到這傢伙,怎麼對他有這麼大的仇恨?

花媚娘咬牙切齒的看向了蕭雲,惡狠狠的道:「將他的四肢卸下來,不要殺了他。」

幽雨一愣,還是第一次見到花媚娘有這麼怨恨的神色,點了點頭,手掌一樣,四道能量極快的呼嘯而出,在蕭雲的四肢爆炸開來。

「啊!」蕭雲凄厲的慘叫了起來。

花媚娘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神色,朝著蕭雲走了過來。

「媚娘,你想幹什麼?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我只是想要保住你的性命而已。」蕭雲終於慌張了,四肢重傷根本就動彈不得,他的神色充滿了害怕的神色,顯然也是知道花媚娘的殘忍手段。

「下輩子不要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

花媚娘冷冷的說道,玉手之中,無數的光點乍現,隨著花媚娘聲音落下,猛然朝著蕭雲激射而去,光點強大而分散,紛紛落在了蕭雲的身上,頓時,蕭雲身上都好像被戳開了一個洞一般,臉上,身上,腳上……

那般模樣,顯得慘不忍睹,前來的武者,都是冒出了無限的寒意,不忍再看。

施展完這一招,花媚娘有些無力摔倒,幽雨連忙扶著她:「你沒事吧,怎麼有人能夠將你傷成這種程度啊?」

花媚娘苦笑一聲,沒有說話,陰冷的目光掃過前面的武者,被她一看,那些武者心頭都是發寒,見過她對付蕭雲的手段,一個個都是心裡忌憚這個有著傾世容顏的女人,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想儘快的殺了她,不過,幽雨在此,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幫我對付鬼門和蕭門!」花媚娘突然看向了幽雨說道。

「額?」

幽雨有些迷惑,這個女人怎麼就單單對付鬼門和蕭門兩個。

「不想做的話就離開,我花媚娘也不想受你的恩惠。」花媚娘見到幽雨猶豫,有些氣憤的道,這些天她總算是見識到世態炎涼了,所以,有些心灰意冷的叫道。

花媚娘雖然態度強硬,和平日一般的驕傲,然而,幽雨卻能夠看到她眼底深處的哀涼和痛苦。

「我還真是上輩子欠了你的,我對付,可以了吧。」幽雨嘆了一口氣,說道。

雖說他和花媚娘也沒有什麼關係,不過,花媚娘好歹也是救了他幾次,若非是花媚娘在,他早已經死去了,一個小小的要求,特別是對於殺人的要求,他沒有理由拒絕。


花媚娘嬌軀一僵,咬著貝齒,鼻子有些發酸,她愛著的人薄情寡幸,反而是她想方設法殺的人卻如此的幫她,一股異樣在她的心裡蔓延了開來,不過,她還是盡量的讓自己的眼淚不要掉下來。

「幽雨,我們進攻百花宗關你何事?」

聽到幽雨的話,鬼一笑有些慌張了起來,惡狠狠的看著幽雨叫道,他一揮手,指向了身後的聯軍,說道:「而且,我這裡有這麼多人,你幽雨一人就算是再強又如何?你還能殺了我們這麼多人不成?」

蕭門蕭雲已經死了,一名老者也是警惕的盯著幽雨,在幽雨的強大威懾之下,他的背後被冷汗打濕。

「既然我們花宗主這麼說了,你們還是乖乖的受死吧。」幽雨冷漠的看向鬼一龍說道,旋即,幽雨目光一掃,落在了冰傲天的身上。

「呵呵,幽雨門主。」冰傲天的心裡一驚,後退了兩步。眼前的妖孽,可是殺了毒龍的恐怖人物,他可不能給對方任何的機會。

「你應該是這一次的首領吧,花媚娘不追究你們的事情,我也懶得理會,不過,給我守著這裡了,若是鬼門和蕭門的人逃出一個人,我就用你們的十個人來補償……」幽雨理所當然的說道。

聞言,冰傲天暗暗鬆了一口氣。

「冰傲天,我們可是盟友,你不會講我們拋棄了吧。」鬼一龍惡狠狠的盯著冰傲天說道。

冰傲天冷冷的笑了起來,聲音充滿了鄙夷的神色:「鬼一笑,你有今天怨不得別人,我早就和你說過了,讓你不要這麼胡來,你鬼一笑自恃尊大,落得今天的下場,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鬼一龍哈哈大笑了起來,聲音充滿了悲涼:「這就是盟友了嗎?一轉眼就能將你賣了,哈哈,你冰玄島真是好樣的……」

一旁的那些大勢力都是有些異樣,不過,這種事情他們做的多了,很快便是恢復過來,一個個冷笑的嘲諷了起來。

「鬼門平日作惡多端,我等不屑與之為伍,現在幽雨門主將你鬼門除去,正是大好事一件,免得日後為禍東界。」

「對,我們名門正派從來不屑於如此對付一個女子,你們鬼門簡直就是喪心命狂,毀滅了正好。」

「說到底你們也不是為了什麼報仇而來,不過是想要百花宗的女子而已,卻是不曾想到現世報來的這麼快吧,你們這群畜生,早就該死了,老子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

「你們……」

鬼一龍咬牙切齒的看著義正言辭的人,眼中又是氣憤又是不屑,平日和自己稱兄道弟,如今一到了自己的危機關頭,立馬便是能夠將自己拋棄,鬼一龍冷笑了起來:「你們以為你們的下場會比我鬼門好嗎?我鬼門只是你們的榜樣而已。」

聞言,這些勢力有人沉默,又是憤怒,也有人不屑。

冰傲天冷冷的看了鬼一龍一眼,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在你臨死之前我就告訴你們一個消息讓你們死的安心吧,我前兩天得到消息,你們鬼門的人並非是百花宗所殺,只是別人引誘你們進攻百花宗的誘餌而已,哈哈……」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

鬼一龍瞳孔一縮,緊盯著冰傲天說道。

「你都快死了,我還有必要跟你撒謊吧,不僅是你們,就算是其餘的宗門,這都是別人一手安排的,我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不過,這只是嫁禍給百花宗的一種手段而已。」冰傲天直視著鬼一龍,頗為可憐的看著他。

「啊!到底是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