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這樣嗎?」秦故香納悶,只當自己一把老骨頭,不懂現在年輕人的時髦想法了。

「是的。」秦舒笑眯眯地說。

從醫院出來,她想了想,還是撥通了褚臨沉的號碼。

這是她這段時間以來,第一次主動聯繫他,而褚臨沉也只是從衛何的彙報中了解她的動向。

所以,乍一接到秦舒的電話,他有點意外。

不知道她主動找他做什麼 「凌霄聖主,不是我們不信任葉青,而是太古魔石交給大家一起保管,一起將其護送出去,才是最好的辦法!」大羅聖主緩緩說道。

「不錯,等出去以後,我們找時間,聯手毀掉太古魔石,就能斷絕魔道的念想了!」楚玲瓏沉聲說道。

太古魔石很堅固,難以將其摧毀。

就算大佬們聯手,估計都需要一段時間。

在場的正道大佬們,倒是沒有什麼私心,因為他們修鍊的並非邪惡功法,體內同樣沒有魔力。

太古魔石對他們而言,幫助不大。

就是不能讓魔道那邊得到。

「你們不必多說了,若是太古魔石落入魔道的手裡,這個責任我擔著!」楚淺淺沉聲道。

聽她這樣說,正道大佬們,也只好如此了。

「好在凌霄聖子實力強大,想來就算遇到魔道強者,也可以脫身的!」靈劍宗宗主開口道,「諸位,我們找一找凌霄聖子,能找到的話固然最好,要是找不到,那大家就只好先行離開,去外面等他了。」

「不錯,等凌霄聖子出來,我們就跟他一起護送太古魔石!先放在凌霄聖地之中,以後再想辦法將其摧毀!」天玄門的門主提議道。

楚淺淺沒有多說。

把太古魔石放在凌霄聖地,當然會引來麻煩,成為魔道各大宗門針對的對象。

不過,這個燙手山芋,既然葉青接下了,楚淺淺就沒有將其丟掉的道理。

把太古魔石護送到凌霄聖地,她沒意見。

關鍵是,要先找到葉青。

可就連楚淺淺現在都感應不到葉青的位置了。

在葉青身上留下的神魂印記,已經被遮蔽。

「青兒,希望你能安然無恙。」楚淺淺心說。

另一邊,太古魔龍發了瘋一樣,追擊葉青去了。

不過,他就跟無頭蒼蠅一樣,根本不知道葉青在什麼地方。

追了一會,太古魔龍還是沒有發現葉青的蹤跡。

最後只能無奈放棄了。

在太古魔龍的心中,太古魔石很重要。

但,丟了就是丟了。

太古魔龍的身上還有其他很多不錯的寶貝。

「人類小子,不要讓我看見你,否則本座一定會殺了你的!」

太古魔龍發出了一道驚人的咆哮聲,眼眸之中,有著嗜血的殺意。

不過,太古魔龍只是放狠話而已。

還真找不到葉青的藏身之所。

無奈之下,太古魔龍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之中。

在地底世界之中,太古魔龍還遇到了幾個正道的大佬。

毫無疑問,他們遭了殃,太古魔龍正在氣頭上,看到誰都是一頓打。

且說葉青,拿著太古魔石跑路了。

心中尋思著,要不如找魔道的大佬們。

拿著太古魔石,當面給那些魔道的大佬們看。

對太古魔石,諸多魔道大佬們的心中,極度渴望。

要是葉青拿著太古魔石在他們的面前晃悠,估計少不了一頓打。

那就太妙了。

穿上了隱身斗篷的葉青,行蹤飄忽不定,根本就沒有人可以發現他。

不多時,葉青走出了地底世界。

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葉青的目光,四處掃蕩。

突然之間,看到了一群老熟人。

合.歡宗主,就在一處山林之中。

在合.歡宗主的身邊,還有萬毒門的門主,以及長生堂的堂主。

還有一位魔道的領軍人物,九幽魔尊!

九幽魔尊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極度恐怖的氣息。

魔力滔天,殺氣騰騰!

誰若是接近九幽魔尊,定然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之恐怖。

九幽魔尊的修為,距離傳說中的天武境界,只有一步之遙了。

「快點,聽說三大聖地的人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們要儘快找到太古魔石!」九幽魔尊沉聲道。

「不錯,太古魔石事關重大,不能讓那些偽君子給毀了!」萬毒門的門主沉聲道。

一群大佬在趕路,顯然,他們並不知道太古魔龍具體在什麼地方。

本來那些正道大佬們,同樣不知道太古魔龍的準確位置。

都是因為楚淺淺在葉青的識海之中,留下了一道神魂印記,可以感知到葉青的存在,所以找到了太古魔龍的巢穴!

「嗖!」

就在諸多魔道大佬行動的時候,虛空之中,突然有一道人影,浮現而出。

正是葉青!

葉青的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

剛剛想找魔道大佬們,在他們的身上刷一點防禦。

這不,就遇到了。

不得不說,葉青的運氣,還是很好的!

看到葉青的出現,在場的魔道大佬們,眼神之中都是釋放出了冰冷的殺意。

他們很想知道,到底誰給葉青的勇氣,還敢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要知道,魔道各大宗門,都想除掉葉青而後快了。

更重要的是,在場的魔道大佬們分明看到了,在葉青的手裡面,赫然有一塊漆黑的石頭。

那漆黑的石頭之中,散發出了極為強大的魔力。

就是魔道大佬們夢寐以求的寶物。

太古魔石!

「小子,你竟然得到了太古魔石!」

「有太古魔石,還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小子你是找死嗎?」

「葉青,你背後的人呢?你師尊在什麼地方?」

魔道大佬們都是開口訓斥,並且四下查看。

在他們看來,葉青出現太詭異了。

有點兒不符合常理。

而且,葉青拿著太古魔石,堂而皇之,就敢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事情有點無法解釋。

在場的魔道大佬們都不是傻子,認為葉青敢來,身後一定有許多強者的支持。

說不定,三大聖地之主,馬上就要到了。

九幽魔尊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一雙冰冷的眼神,死死盯著葉青,有著無盡的殺意。

「小子,你以為有三大聖地之主給你撐腰,本座就動不了你?」九幽魔尊冷笑,「立刻把太古魔石交出來,本座還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九幽魔尊的眼眸之中,有著一絲貪婪之色,他看清楚了,葉青拿著的就是太古魔石。

其中釋放出來的龐大魔力,絕對錯不了的。

在場的魔道大佬很多,九幽魔尊當然要第一個站出來。

否則的話,葉青若是把太古魔石交給了其他人,那就麻煩了。

「想要太古魔石是吧!」

葉青咧嘴一笑,在他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畏懼之意,一副輕鬆愜意的樣子。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想要太古魔石,但我就是不給你們,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葉青嘿嘿一笑,然後,當著那麼多魔道大佬的面,拿著太古魔石,直接往自己的嘴巴裡面送。

「住口!」

「小子,你找死!」

「敢動太古魔石,本座第一個滅了你!」

魔道大佬們全部都慌了。

剎那間,一群大佬沖了過來,想阻止葉青的行為。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葉青拿著太古魔石到他們的面前,就是為了當著他們的面,把太古魔石吃掉。

這太操蛋了!

。 「行了行了,爸媽,你們趕緊的把人給我放開!你不相信他們還能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我們真的只是在一起修鍊離魂術。

因為這種術一但施殿就會魂魄離體,魂魄離體的時候非常危險,很可能一不小心你的身體就會被其他孤魂野鬼給佔了。

所以這種術非常危險,我們修鍊的時候自然也是小心再小心,多叫兩個人一起修鍊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啊!

再說了,就算我真想帶兩個男生回家過夜,也不會帶他們兩個,我又不是瘋了!」

「我們有這麼差嗎?」

「就是,我們哪有這麼差!怎麼說我在學校的時候,也是校草級的帥哥,很多可愛的小師妹都偷偷暗戀著我!」

風清宴和唐陽覺得自己受到了爆擊。

什麼叫不會帶他們?他們兩個哪有這麼見不得人啊!

「閉嘴。」喬安冷冷的瞪了一眼二人。

這都什麼時候了,要是解釋不清楚,她很可能今後的日子都不得安這寧了!

風清宴、唐陽:「好的姐姐,遵命姐姐。」

「總之爸、媽,我和他們真的什麼事也沒有,你們不需要想太多,只要把剛剛看到的那一幕,從你們的腦海中刪除就行了。」

「老婆,女兒都這麼說了,相信咱們女兒也不是那種會亂來的孩子,應該是我們誤會她了。」

喬海見女兒說得認真,也覺得是自己誤會了女兒。

想想也是,他們女兒從小到大就很乖,男朋友也就只有大學里交過那一個,還早就分了,現在怎麼可能突然變得這麼開放,一次和兩個男人亂來。

馮素梅到底還是相信女兒的,剛才也是受到了太大的驚嚇。

誰能想到,她和老公興匆匆的回家想給女兒一個驚喜,結果女兒倒是給了他們夫妻一個驚嚇。

一打開女兒的房門,就看到女兒和兩個男人睡在一起,這畫面任何一個做父母的都接受不了。

要不是他們都還穿著衣服,看著不像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