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天霄!」

眾人一片一凜。

「他就是林天霄?」

「他就是那個天魔之子?」

「凌帝仙宮之前在世俗界就是在他手上吃的虧。」

「沒想到實力竟是如此恐怖,現在的他,天之三境以下,除了那些大勢力的核心弟子,怕是沒有人是他對手了。」

「他剛剛是不是說去凌帝仙宮?」

「他這是要和凌帝仙宮死戰?」

「就憑他?」

「不管怎麼樣估計修真界要發大事情了。」

「快,回宗門,稟明此事!」

圍觀的眾人一鬨而散。此地只留下一個鮮血淋漓的「凌」字。

……

林天霄看着面前已經被摧毀的傳送陣,臉色極其難看。

他所在這這處世俗界離凌帝仙宮很遠,如果直接走過去的話,以林天霄現在的速度和實力的話,一個月壓根趕不到,而且一路上還危險重重。

有捷徑,那就是傳送陣。

到了無極陣法師就是可以佈置傳送陣了,當然一般的五級陣法師可是佈置不了《乾坤陣法》裏面那種萬里距離的傳送陣。

前往凌帝仙宮要經過專門的傳送陣,像這種專門的傳送陣至少是大宗師級合力才能佈置的出來。

如今前往這傳送陣被摧毀了,不用說,林天霄也是知道,必定是凌帝仙宮的作為。

林天霄忍不住爆了粗口:「凌帝仙宮真他媽的下作!簡直他媽的噁心,無恥。」

魔皇進入修真界以後話多了一些,估計是有種回到家鄉的親切感:「你娘暫時不會有事的,大費周章的搞這麼一出,肯定是有所圖謀。

凌帝仙宮這樣做完全是在噁心你。

你殺了不少其他勢力的弟子,雖然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弟子,但是那畢竟是人家的弟子。這些大宗門最在乎的就是門面了。他們讓其他勢力磨磨你的皮。能磨幾層是幾層,磨出火起來最好。」

林天霄很無語:「他們派人殺我,結果被我殺了,反而說我不講理,還要派更多的人來殺我。難不成我就該被他們殺了才皆大歡喜?做人真他媽的難啊。」

魔皇手托腮,似乎在沉思,半天冒了一句:「你不是人,你是魔。」

林天霄點了點頭,很是贊同,「嗯,也對,我是魔,管他是誰,不服就干!」

等等,卧槽,什麼叫做不是人。你個老陰比套路我,拐著彎子來罵我啊。

林天霄的臉瞬間就是黑了。

既然暫時不能直接凌帝仙宮,只能從別的地方繞過去了,先去幽州城了。

……

幽州城,這裏屬於白帝聖城的五大聖城之一,從這裏可以去凌帝仙宮。

什麼叫人傑地靈,這就是。

什麼叫鍾靈毓秀,這就是。

什麼叫人間仙境,這就是。

這裏的繁華超乎了林天霄等人的想像,他們現在的情形,就好比是山溝溝裏面的老百姓突然看見皇宮一般。

林天霄沒有太多的停留,前往幽州城的中心,那裏有可以前去凌帝仙宮。

不過片刻林天霄就是一臉陰沉的退了出來:「早知道把糟老頭的黑葫蘆帶過來了,這樣也無需看人臉色。」

從幽州城直接前往凌帝仙宮不是光有靈晶就行的,竟然還要宗門推薦函。

靈晶是比靈液還珍貴的東西,一枚靈晶的價值抵得上百滴靈液。只有天品級別的靈脈才會有靈晶。

靈晶林天霄倒是有的。從凌華和凌宇他們這些人戒指中搜颳了幾千枚。

但是至於這宗門推薦函,他林天霄剛才世俗界上來,無親無靠的,有鬼的宗門推薦函啊。

「幽州城去不了,只能再去白帝城了。」

林天霄想到了白琴雙和白蓮娣。

「聽說了嗎?凌帝仙宮要退婚?還要徹底和我們白帝聖城解除合作。」

「憑什麼?他凌帝仙宮如果沒有我們白帝聖城支持,他們能坐穩第一的位置?」

「就是啊,好好的怎麼就是解除婚約了啊。」

「聽說是凌帝仙宮的少宮主凌戰親自提出來的。說什麼我們白帝聖城的聖女不是完璧之身,壓根配不上他。還說什麼要迎娶萬獸神殿的什麼羅聖女,這不是擺明著打我們白帝聖城的臉嗎?」

「凌戰,天境之下第一人,上古五大神體之一霸王神體的傳承者?!」

「就是他!聽說他一直壓着境界,要不是為了進入墜落之城,他早就突破了。」

「那又如何,我們聖女也不差啊。話說了,退婚就退婚,還詆毀我們的聖女,不可饒恕。」

「是啊,這事最近才宣傳出來,搞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了。而且那個凌戰現在就在白帝城,還擺了十個擂台,說是我們白帝聖城二十歲以下的隨便來,打贏了,他就坑頭認罪。」

「簡直豈有此理!難道我們聖城真的就沒人了嗎?聖主那麼怎麼說的?」

「目前還不知道聖主的打算,但是這件事似乎是默許了。現在好多人前往白帝城要收拾那個凌戰呢。」

「走,我們也去白帝城,打的凌戰他們滿地找牙。」

「清一色的九階玄君巔峰,你確定去了敢上擂台?」

「那算了吧。本來還想着要是能打了他們,順便娶了我們的聖女,該多好啊。」

「就你這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搞得你見過我們的聖女一樣。」

「我是沒有見過我們的聖女,但是我有幸見過他的妹妹白蓮娣,那叫一個美若天仙啊…….就是性子好像野了一點,估計難以駕馭。」

此時無意中聽到對話的林天霄走了過去,抱拳行禮,「兄台,請問一下,我們聖城的聖女叫什麼啊?」

那人一臉鄙夷的看了看林天霄,心道這小子長這麼帥幹嘛,不過還是回答了:「白琴雙,怎麼?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們白帝聖城的人啊?」

林天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在家中修鍊,所以對於外界的事情關注甚少。」

閑談的幾人表示理解,盯着林天霄看了幾眼,「是對那擂台感興趣?」

林天霄點了點頭,「想去瞧一瞧,如果可以的話讓那個凌戰下跪道歉。」

眾人一聽滿臉的錯愕,隨即哄堂大笑:「就你?比帥,我覺得可以,但是實力…..」

笑着笑着他們忽然不笑了,因為發現林天霄已經走了,而且方向正是白帝城的方向。

「那小子不是開玩笑?他真的去了?」

「看樣子是的。他應該是高階玄君,我看不透他。」

「走,去看看。」

「走,叫上老貓他們。」

。 「小葵花折扣店、旗艦店更是不必多說,現在全國批發商一共67家,毫不避忌的說,它的全國覆蓋率達到了76%。」

「除此之外,還有小葵花傢具定製店、小葵花瓜子鋪、美食城的燒烤、鐵板燒、烤魷魚等等小吃也都非常有名氣。

我相信不少人都會為小葵花的牌子慕名而來,同樣的產品首選的肯定是小葵花品牌,對不對?」

趙青葵這番不要臉的問話讓眾人都懵了一下。

不過仔細一回想,好像是這麼回事,不說別人,就連他們自己給家裡人買衣服,也會下意識地去有小葵花服飾的店鋪看看。

「這個就叫品牌效應,但像百貨商場這樣的公家品牌,咱們普通商戶肯定是弄不下來,不過小葵花品牌卻是可以拿下的。」

「?」眾人一臉懵。

「大家手上這份加盟書,就是能加入小葵花品牌的敲門磚。

無論你看上的是小葵花服裝、食品、家居任何一個品牌,都可以選擇加盟我們。

加盟之後您就是小葵花品牌的加盟店的高級加盟商,能享受小葵花工作室一切福利。譬如最低供貨折扣,選址建議,裝修配套設計,員工培訓,活動運營扶持等等。」

眾人聽得眼睛一亮,只要在白晝城待幾天就能知道這座城市的人是多麼渴望加入小葵花。

而現在,他們也有加入小葵花的機會。

「加盟和批發有什麼不同啊?」其中一個商家忍不住舉手發問。

「最大的不同就是品牌的使用。譬如夜海加盟商可以用小葵花折扣店或旗艦店的名字,但批發商門頭就只能使用自己的。而且小葵花店鋪是什麼樣,在夜海就是什麼樣,店鋪是統一vi,統一活動,統一價格的。折扣也會更低更優惠。」

眾人瞭然地點頭。

「我前天才在小葵花下單進了一批貨,現在轉加盟店可以嗎?」

「可以的,批發商隨時可以轉成加盟店。」

明明都是來演講的,其他人說項目時全場鴉雀無聲,就跟唱獨角戲似的,到了趙青葵上台,問話的倒是此起彼伏。

其他城市的代表都有些心塞。

不過就事論事,小葵花的演講確實精彩。

看看人家這大字報和加盟書,明顯有備而來,這麼周密的計劃他們怎麼拼?

生氣。

招商會結束還預留了一些洽談時間。

自然而然的又是小葵花身邊圍滿人。

與會代表們又一次鬱悶,心裡暗暗打定主意:以後都不要跟這個小丫頭同台競技了。

就這樣,招商會幾家歡喜幾家愁中結束。

趙青葵招攬了好幾個意向客戶。

不過加盟需要支付一筆不小的加盟費用。

這時候哪有那麼多錢的人家啊?於是眾人只能把目光放到自己城市的辦事處,期待能從那裡貸款,然後把加盟給搞起來。

趙青葵倒是沒硬性規定眾人一定要在此時加入。

反正小葵花的前景有目共睹,她相信有眼光的人最終會選擇加盟。

等這裡的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某葵就要回帝都了。

。 大俊率先開口打斷二人之間的尷尬氣氛:「對了,抓你的那幾個人我已經抓起來了,你說該怎麼處理他們?」

蘇月聽罷,臉上寒光驟現:「他們在哪?」

報仇什麼的,當然還是自己親自動手才比較解恨。

柴房中——

蘇月跟着大俊來到柴房的時候,就看到趙錢還有那幾個綁架她的男人一個個都是鼻青臉腫的模樣。

但是這些對於給她造成的傷害,還是遠遠不夠。

她要的是這些人生不如死。

從來她都不是一個善良的人,對於欺負她的那些人,她都是睚眥必報。

她的座右銘就是有仇當場就報。

「姑娘,你饒了我們吧!我們真的錯了!」

幾個大男人在她的面前哭得鼻涕眼淚都糊了一臉。

他們自然不是害怕蘇月,而是害怕她旁邊的那個男人。

他不是人啊!不僅差點玩死他們,給他們留了一口氣就是等蘇月的裁斷。

所以,他們自然不會和男人求情,只能和這個女人求情。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蘇月的手段一向都是比較「善良」的。

聽到那些個大男人在她的面前求饒,蘇月滿臉的無動於衷。

就在他們心中越發絕望的時候。

悠的,蘇月開口,神情晦暗莫測:「你們聽過五馬分屍和點花燈嗎?」

柴房裏的求饒聲頓時安靜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