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有此意。」靈微笑、自信的聲音傳了出來。

嗡,猶如柔和漣漪泛起,隨著靈雙手變化,揮舞之間,無形光芒彌散,沐浴傾灑。

這柔和光芒如水,又仿若春風化雨,交融在燃燒的源火中。

洶湧燃燒的烈火,也隨之變得柔和起來。

熾烈、狂暴的氣息也被淡化。

「恩?」李紅袖何等敏銳,當即就是感覺到了源火的變化。

她眸中閃現一抹異芒,察覺到天外源火的變化,絕不會是無緣無故,顯然是與葉銘有關。

但李紅袖並不知,葉銘是施展了何種秘術,竟是能在如此絕境下,使得情勢反轉。

饒是靈尊境界的李紅袖,若非靈想主動現身,也是不可能發現靈的存在。

此刻,也不是深究的時候,天外源火變得柔和,氣勢大減,正是將其煉化的最佳時機。

憑藉靈所取得的時機,葉銘與李紅袖也是運轉印訣,煉化天外源火。

天外源火的精髓,終於被盡數煉化!

「九宮輪轉,九九歸元!」

天外源火的煉化,使得李紅袖度過九宮輪轉第九轉前夕的沉寂期,就此真正進入到最高轉,第九轉時期。

宛若鳳凰涅槃,李紅袖身體飛起,發出一聲清嘯,宛若鳳鳴。

她的境界修為一步千里,飛速攀升。

李紅袖重回靈尊境,比之以前,修為更是有所精進。

造化星辰決 ,重回靈尊境之時,葉銘的境界修為,也因為吸納、汲取天外源火的精純火元,也有了飛躍般的提升。 葉銘四面炎烈霧氣流轉,長發無風飄舞,體內混沌靈磐,更是如烈火燃燒,沸騰了起來。

精純火元,盡數融合在靈磐的混沌漩渦中,提供了磅礴、浩然的元氣。

混沌漩渦飛旋,體現玄妙、深奧意境。

旋轉之間,傳出陣陣低鳴聲。

猶若黃鐘大呂的晨鳴,蘊含著獨特境界,震耳發聵,洗滌著人的心魂。

靈磐漩渦完成第四轉。

仍未停止。

第五轉。

唰!四面流轉的炎烈霧氣,驀然收斂至葉銘體內。

葉銘整個身體光華內斂,雙眸深處,似有火焰燃燒,光芒懾人。

許久,這般使人驚嘆的異象,才是逐漸平息了下來。

葉銘的境界修為,一舉跨越兩重,躍上了靈磐境五重。


「看來,你也是獲益不小,不僅如此,天外源火的火元,對你今後的修鍊之途,也是有著助益。」

此時,李紅袖已是穿起衣袍,遮掩了身軀,見到葉銘境界修為一躍跨越兩重,眸中浮現欣喜,又帶著些許異樣的神色,說道。

先前,煉化天外源火時,李紅袖衣袍早已被焚盡,玉體坦誠面對葉銘。當是時,全副心神沉浸在天外源火的煉化,倒也未有所特別注意,此刻塵埃落定,才是猛然察覺,饒是境界已是靈尊級的李紅袖,也不免有些異樣。

自有生以來,李紅袖在飄渺峰中沉心修鍊,深居簡出,從未與男性有過如此親密相對。

更何況,她還與葉銘精神雙修,兩者精神不分彼此,水乳交融。

一股李紅袖從來未曾體驗過的情愫,已在她靈魂深處悄然滋生。

這種奇異的情愫,一旦萌生,終有一天,會像火焰洶湧燃燒,就算是靈尊級的強者,也無法抗拒。

「該是輪到我們反擊的時候了。」

境界修為恢復,李紅袖身上體現出強大氣勢,眸中閃現寒光,冷冷說道。

飄渺峰之主的尊嚴,不容侵犯。

「好。」葉銘雙眸中,也是燃燒起了戰意。

唰!

兩人齊齊駕馭起流光,疾飛而起。

天外源火所在,地面。

黑龍、白虎兩大護衛依然猶如磐石端坐,靜靜等候。

「恩?」就在這時,黑龍、白虎兩人同時雙眸微睜,四面流轉的炎霧,突然變得稀薄、淡化了起來,竟是宛若輕煙不斷散去。

火精炎霧在消散。

天外源火被煉化,猶如失去了源頭的泉水,火精炎霧就此消散而去。

「這麼回事,護持了飄渺峰數千年的火精炎霧,為何會突然散去?」見此異變,黑龍護衛神色一變,大為疑惑的說道。

白虎護衛沉吟說道:「難道與她有關,會不會與這陣勢的隱秘,也有所關聯?先前,宮主大人的意念也是降臨在此,便是不見,到現在還未有消息,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黑龍護衛眸中目光微閃,說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肯定是出現了非同尋常的變故。」

「不用再猜了,反正你們兩人,已是將死,知道得再多,也是無用。」

一道冷漠的聲音,截斷了黑龍、白虎兩大護衛的猜測。

唰!光芒一閃間,兩道身影出現在地面,正是李紅袖,及葉銘。

李紅袖目光冷然,一掃黑龍、白虎兩人,淡淡說道:「張黑龍,王白虎,你們兩人,身為飄渺峰護衛,竟倒行逆施,隨同童秋水行叛逆之事,還妄想謀害本宮,大逆不道,其罪當誅。」

李紅袖以飄渺宮之主,宣示對黑龍、護衛兩大護衛的誅殺。

「殺。」

見此情景,黑龍、白虎兩大護衛齊齊大喝,靈氣猛地釋放,氣浪席捲,宛若怒浪掀起,呈現出龍盤虎踞的磅礴氣象,領域展現。

「龍虎際會!」

沉喝聲中,黑龍、白虎兩大護衛施展靈術,風雲激蕩,黑、白霧氣奔涌而出,凝聚成墨甲蛟龍、白焰猛虎,對著李紅袖就是猛烈奔騰了過來!

龍吟虎嘯,聲勢駭然。

面對兩大靈皇級強者的暴烈攻勢,李紅袖神色平靜,衣袍無風輕舞,迎著奔騰而來的墨甲蛟龍、白焰猛虎,雙臂一展。

李紅袖柔嫩的手掌,輕按在墨甲蛟龍、白焰猛虎碩大頭顱上。

被李紅袖雙掌按住,原本還氣勢洶湧的墨甲蛟龍、白焰猛虎氣勢頓失,仿若驟然變得溫順,僵持、凝固在了半空中,無法再前進分毫。

絕望的哀嚎聲響起。

「滅。」李紅袖淡淡說道。

一番劇晃,黑龍、白虎兩大護衛所凝聚的墨甲蛟龍、白焰猛虎砰然爆裂,潰散成翻湧的霧氣,隨風散去,就此灰飛煙滅。

蹬!蹬!蹬!蹬!

靈術被滅,黑龍、白虎兩大護衛身體劇烈一晃,連續倒退出了數步,臉上略微浮現出一絲蒼白。

「她恢復境界了!這不可能!」黑龍護衛臉上現出震驚神色。

白虎護衛目光中,也是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說道:「九宮輪轉術第九轉前夕的沉寂期,不是要九九八十一天嗎!」

李紅袖冷哼道:「你們兩人,就死吧。」

「走!」黑龍、白虎兩人猛地喝道,齊齊駕馭起流光,一左一右,就是向外逃遁了出去。

靈皇境強者極限速度施展之下,勢若閃電,轉瞬間,黑龍、白虎兩大護衛就已是近百丈之外。

李紅袖身體略微一晃。

唰!唰!

空中出現兩道李紅袖身影,一閃間,已是各自現身在黑龍、白虎兩大護衛的跟前。

天地間,隨之浮現出一圈漣漪波紋,仿若將四面時空都是凝固,出現了靜止。


黑龍、白虎兩大護衛仿若深陷泥潭,舉步維艱。

兩道李紅袖俱是右掌揮出,按在了黑龍、白虎兩人額頭上。

李紅袖右掌按出,看似輕描淡寫,卻是令得黑龍、白虎兩大靈皇級強者根本無力抗衡。

黑龍、白虎兩大護衛神情凝重,衣袍狂亂飄舞,靈氣瘋狂釋放,領域展現了出來。

然而,他們的領域,還未完全凝聚,便是轟然崩塌。

黑龍、白虎護衛臉色蒼白,雙眸中,流露出了驚恐、絕望的神色。

飄渺峰兩大靈皇護衛,就此隕滅。

唰!李紅袖兩道身影合一,落在地面,舉手滅殺黑龍、白虎兩大護衛,整個過程,不過數個瞬息之間,體現出其靈尊的強大實力。

「童秋水,該是到了你我算總賬的時候了。」

李紅袖迎風佇立,望向飄渺峰方向。

她的目光,仿若已穿透繚繞雲霧,投射在峰巔那座大宮殿上,喃喃說道。

語氣中,透出一股淡漠的寒意。

飄渺峰。

此時,蘇天行、秦吹雪等人已是與宮主童秋水會面完畢,被當做貴賓,在樓閣中安頓了下來,先暫作休整,到時,再商談飄渺峰與右盟殿兩家聯盟之事。

看起來,蘇天行頗為受到童秋水的青睞。

山巔,通體如玉雕砌的宮殿靜靜盤踞。

寬廣的廳堂中,氣氛寂靜,高台上,輦帳流蘇曼紗無風輕揚,光亮婆娑,若隱若現,彌散著一股神秘莫測的氣息。

錦繡輦帳中,童秋水雙眸微合,盤坐在如水的綢緞軟榻上,呼吸之間,吐氣宛若香蘭。

但若仔細望去,便能發現,童秋水的眉宇之間,浮現著一抹萎靡神色,仿若剛經歷過創傷。

正如李紅袖所預料,先前,童秋水誘惑蘇天行,施展尋蹤秘術,以意念降臨,意欲擊殺李紅袖及葉銘。卻不想,李紅袖不顧源火反噬的兇險,強行吸納火元,將其意念毀滅。反使得童秋水遭受重創,只得在此靜養。

當時,意念被毀,童秋水身受創擊,隱而不發,將蘇天行等人支使出宮殿,便是在此靜坐,療養傷勢。

「呼!」

童秋水朱唇微啟,吐出一股濁氣,微閉的雙眸,睜了開來。

「李紅袖,這次我不會輸,本宮才是真正的飄渺峰之主,我會將你踏在腳下,永世不得翻身!」

童秋水嘴角揚起冷厲的弧度。

「還是你,小傢伙,竟敢阻擾本宮,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

童秋水冷然的言語中,也是提及葉銘,誘惑的杏眼微眯,呈現出森冷的寒光,令人心悸。

天空中,烏雲籠罩,其時已近午後,昏暗的天氣,顯得有些沉悶、壓抑。

仿若風雨欲來的前兆。

飄渺峰,清湖樓。

此地正是蘇天行、秦吹雪等人安頓之所,兩層高的樓閣,聳立在青碧大湖中,山水一體,風景如畫。不時有微風吹起漣漪,饒是在這灰暗的天色中,也是彌散出一股寧靜、安謐的氣氛。

樓閣前,與湖岸相通的棧橋上,一道白袍身影端坐,映襯著湖光,遠遠望去,宛若白雪純凈。

秦吹雪感受著四面寧靜氣氛,雙眸中,卻似是若有所思。

「秦黨首。」

燕十三出現在秦吹雪身旁。

秦吹雪望向燕十三,問道:「查得如何了?」

燕十三說道:「查得有些眉目,原來,這飄渺峰的宮主另有其人,接見我們的,本來是飄渺峰的副宮主,目前是代宮主,暫領飄渺峰事務而已。」

「哦?」聞言,秦吹雪雙眉微揚,說道:「那飄渺峰真正的宮主,又去了哪裡?」

原來,在宮殿大廳里,見到童秋水接見蘇天行,又聯繫一路前來飄渺峰的情景,秦吹雪隱隱感覺到,飄渺峰中,似乎隱藏著某種隱秘,便是讓燕十三前去查探。

燕十三不負期望,憑藉其出色的偵查能力,還真是有所收穫,查出了些許隱秘之事。 「據說,飄渺峰真正的宮主,是在修鍊一門秘術,正在某處秘密之地閉關修鍊,具體的情況,卻已是飄渺峰高度機密,一時之間,也是無法查探得知。」

燕十三回答道。

畢竟時間倉促,而且,李紅袖修鍊九宮輪轉術之事,是飄渺峰最高機密,若非只有飄渺峰核心,有限的數人知曉,尋常人等,根本不知,也是無從查探。


秦吹雪目光微閃,說道:「原來,我們所見的,只是代宮主而已。只不過,這位代宮主的行事,似乎有僭越之嫌,與右盟殿聯合,抗衡掌天盟,如此大事,她不該先行稟告真正的宮主,再行定奪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