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死亡樹又追來啦,大家跑啊……」

死亡樹跑動的速度實在太快,沒有多久就追上了間家人斷後的隊伍,他們哀嚎著四散奔逃,可死亡樹根本就不理會他們,接著這些人就看到十餘怪獸馱著其他孽獸大隊的成員狂追不已,讓他們搞不清楚是什麼情況。

而在死亡樹的體內,陳青一進去就掉進漆黑又濃稠的液體里,這些液體很奇怪,充滿死氣又蘊含生命之力,相互糾纏著有點讓人難受,而且也沒發現五號的身影。不過陳青可以察覺出五號離著自己不遠,而且還活著。

既然暫時找不到,他也就安下心來,盤腿懸浮在液體中,邪魂還是轉動,瘋狂的開始吸收死氣。這還覺得不過癮,那些生命之力也可是大補之物,是能夠延長壽命的天地奇物,陳青的主魂也開始運轉,識海跟著沸騰起來,同樣開始瘋狂的吸收。

自己的力量源泉被掠奪,死亡樹想要嚎叫,可嘴也被堵了,立刻陷入了暴走狀態。這一切都是可惡人類造成的,它對付不了陳青,開始拿間家人開始撒氣,更不知道什麼原因,周邊百里之內的樹巨人全都拔地而起匯聚而來,間家人算是遭了大災了!

一直緊追的孽獸大隊看到暴走的死亡樹,樹上的黑色怪藤已經開始亂舞,立刻全都停下了腳步。接著眼睛一亮,間家人以亂,趁他病要他命,立刻發動了對奔逃者的追殺。

身為隊伍的領導者間仁德已經死去,剩下的間家直系成員互相又都不服氣,甚至有的看別人還不順眼,使得整個隊伍都沒有統一指揮。那些間家人只顧得帶著自己的人逃離,哪管別人的死活,使得情況越來越亂。死亡樹大殺四方,孽獸大隊殺的那也叫一個爽快,陳青在排行榜上的積分節節攀升,五位至尊樓主一直在關注他的名次,看得眼花繚亂。

「咦,排行榜怎麼變紅了?」

突然間人們議論紛紛,排行榜的顏色竟然先是泛起粉紅色,接著慢慢顏色開始加深,有其他至尊樓主詢問一號樓主,卻看到一號樓主瞪著大眼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問你話呢,就你跟隨過主子參加過千年峰會,這是啥情況?」

被同伴推了一把,一號樓主這才反應過來,張口結舌的吐出話語。

「生命樹世界就要開啟掠奪模式了,我上次跟主子進去就發生了這種情況。」

「掠奪模式?什麼意思啊?」

其他四位至尊樓主根本不明白意思,一號樓主只好再次解釋,「掠奪模式就是殺死佩戴主環的人之後,可以掠奪對方的積分。看來是有人快要殺死了裡面的死亡之樹,當那死亡樹徹底死去,也就是掠奪模式正式開始的時候,裡面要亂套了,這次所有勢力絕對都會死傷慘重!」

殺人積分竟然可以掠奪,這讓四位樓主心中一驚,其他地方也有一些有見識的人對別人解釋,沒有多久,平台上就亂糟糟的議論成一片,一個個臉色有喜有憂。

而在生命樹的世界,同樣在起著變化,那些五彩的光暈竟然在慢慢變淡,像是要消失不見,不在阻擋人們的視線,甚至可以看到發紅的天空。

原本遠方只能看到生命樹,如今朦朦朧朧可以看得更遠,甚至那生命樹的樹葉都開始慢慢的變紅,弄得身處生命樹世界的人全都大吃一驚,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有的人知道,眼中露出狠辣之色,開始主動尋找目標,只等掠奪模式一開啟就大開殺戒。

這時候的陳青對外界一無所知,仍在拚命的吸收死亡樹內部的液體,隨著樹洞里的液體被吸收。死亡樹身上的液體開始流入樹洞之內,在快速的進入陳青體內。

死亡樹的動作越來越慢,慢的已經追不上那些逃跑的偽仙甚至魂聖,可不代表這些人就能逃得一命,隨著圍攏而來的樹巨人發動攻擊,巨大嘈雜的聲響又引來了更多的樹巨人。

這時候的孽龍大隊成員已經放棄了對人類的追殺,改為對樹巨人發動攻擊,實在是那十餘頭怪獸的身軀過大,目標也大。還有一本分原因是,在他們心裡,生命水晶的價值遠遠高於殺人,這麼多生命樹圍攏而來,趁它們還沒聚攏到一起,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死亡樹的動作還在持續變慢,接著一些黑色怪藤就開始枯萎,變成乾巴巴的樣子斷裂開掉落地面,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韌性和硬度。

沒有多久時間,死亡樹的樹冠上的樹葉開始跟著枯萎,樹葉變得枯黃,跟那些乾癟的樹藤一起開始飄落,大堆的樹葉如蝴蝶般飛舞,倒是造成了一幅凄美的畫面。

又過了一段時間,死亡樹邁開的腳步只能緩緩落下,彷彿隨時都會停止,而它現如今身上的黑色怪藤已經死光,樹冠也變成了禿子,輪到樹枝開始噼里啪啦的掉落。

當腳步終於落到地面,卻沒能站穩,那條腿發出脆響,開始出現裂紋,接著裂紋就開始擴散並且加深。

「咔嚓!」

更大的響聲傳來,整條腿斜著徹底裂開崩斷,死亡樹轟然歪倒。

「轟隆!」

隨著煙塵飛起,還有數不清的枯枝飛上天空,樹洞里的陳青也被震醒,看到乾裂的樹洞,他露出一個微笑,雙魂繼續加速運轉,要榨乾死亡樹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

隨著死亡樹徹底變成一堆枯木,陳青收回了八字銘文,在樹洞里伸了個懶腰,只感覺渾身舒坦。邪魂的顏色變得更加幽深,主魂的光芒更加耀眼,就連識海都泛起了光波,一棵死亡樹給了他太多的驚喜,就連生命樹世界增加的壓力都輕鬆了不少。

從樹洞爬出來,就看到五號也刺穿了樹榦爬到外面,她靜靜的來到陳青面前,接著單膝跪倒在地,以感謝陳青捨命相救,接著抬起手臂,將手裡的一件物品呈獻給陳青。


看到她手裡的東西,陳青的眼睛一鼓,立刻抓在手裡,原本以為死亡樹里也是一枚生命水晶,不成想卻是一枚充滿死亡氣息的邪惡水晶。

「媽蛋!邪神那傢伙絕對也來過這裡!」

陳青低罵出聲,總算知道邪神留下的那幾枚邪惡水晶是從那裡得到的了,怪不得在星海滿世界搜尋都一無所獲,只有在金屬水晶礦脈里發現了一枚類似的,自己還吸收不了,只能是讓五號進入控制這金屬身軀。

「咦,天怎麼紅了?」

罵完之後陳青才看到天空的變化,在一遠望,也發現了光暈消失,生命樹的樹葉也血紅一片。

這傢伙根本就不明白意思,看了看手裡的邪惡水晶,開始邪魂運轉吸收。現如今雖然八字銘文已經形成,可吸收了邪惡水晶之後仍是有大用,不但可以加固早就堅不可摧的邪魂,還能增加邪氣形成的招式威力,讓星屠和鎖神鏈破壞力更大。 當邪惡水晶吸收完,陳青慢慢的睜開眼睛,立刻看到孽龍大隊的成員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正圍攏者自己,見到他醒來全都鬆了一口氣。

陳青在樹榦上躍起,接著看向荊棘和灌嬰。

「有傷亡嗎?」

這是他現在對關心的,荊棘和灌嬰對望一眼,你推我桑的不願回答,見陳青一瞪眼,灌嬰這才咽口吐沫,伸出三根手指。

「死了三個兄弟,不過我們殺了十倍的魂仙,間家這次慘了,絕對保不住前十的位置,那三個兄弟殺的太爽了,結果陷入了敵人的包圍,這才……」

「好了,以後記住,殺敵是次要的,保住命才是最主要的,以後你們還要跟隨我闖蕩星海,都死了誰陪我?」

陳青的話語說的很是真誠,一幫人沉默的點點頭記在心裡,接著遞給陳青二十餘枚生命水晶和三枚仙種。


陳青將東西全都收起,接著吧唧了下嘴下達了新的任務。

「你們就別繼續前進了,就在森林裡尋找樹巨人擊殺和尋找仙種,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一定要想辦法多弄一些。再見到大批人員的隊伍,一定要躲遠些。」

這命令一下達,人們還要說些什麼,卻被陳青揮手制止。

「執行命令吧,找到更多的生命水晶和仙種,這才是為邪神宮做貢獻,等出去后,你們全都是邪神宮正式長老,千萬小心。」

囑咐了一句后,陳青帶著五號轉身就走,他已經預感到前方更加的危險,不想再讓屬下們冒著隨時會死的危險,這樹林里雖也有生命之危,但要差了很多。

陳青和五號仍是循著間家人離開的痕迹上路,心中明白,間家人已經知道了是自己對他們的駐地和罪惡星發動了襲擊,現如今敵對已經註定,就要儘可能的消弱他們的實力。

他也知道這很可能是間家人的一支隊伍而已,憑自己的能力殺不光間家人,但是只要將這支隊伍造成重創,很可能影響間家人的整體計劃,讓他們被排除在十大姓氏之內,那樣的話,出去后就會減少很多壓力。




一路上不再理會其他,五號在前方探路,只要發現間家掉隊的人員就會幹掉。可追了大半天後,前方突然傳來慘烈的廝殺聲,兩人趕緊跑去查看。

讓陳青大吃一驚的是,確實有人在戰鬥,而且是上萬的間家人竟然被遭到圍殺,再動手的人群中,不乏有身穿骷髏甲的身影,竟然是邪家對著間家大開殺戒!

「這位少爺,掠奪模式已經開啟,您為何還不參戰?」

身邊的一顆大樹上突然傳來話語,面前的戰鬥讓陳青沒注意樹上警戒的警戒人員,五號剛要動手,卻被陳青攔住,他仰頭向樹上望去。

「什麼是掠奪模式?」

輕聲的問話讓對方一呆,可還是急忙回答,「您可能沒看過家族大事記,據上面記載,只要擊殺了生命樹世界任何一棵死亡樹,就會開啟掠奪模式,就是殺了佩戴主環之人,可以奪取對方的積分,這次咱們邪家又可以穩保第一了。」

這回答讓陳青的眼睛一亮,聽出了話外之音,這森林裡還有其他的死亡樹,有心前去尋找,又不知道在哪裡白白浪費時間,最終還是決定先幹掉這群間家人再說,這麼好的機會絕不能錯過。

心思轉動間已經下定決心,陳青帶著五號就直奔戰場,樹上的警戒之人撓撓頭嘀咕出聲。

「貌似沒見過這位啊!邪家真是深不可測,估計是哪位被隱藏起來的少爺,這次千年峰會才放出來。」

這句話也代表了其他見過陳青的邪家人心聲,陳青和五號相互配合,如尖刀般直插入間家人的防禦陣型,沒人是一合之將。

更加慘烈的是,五號再次用出了死亡陀螺前面開路,所過之處鋪就了一條血肉之路,陳青跟在身後一邊廝殺一邊尋找間家人的直系成員,他的目標可是佩戴那些主環的傢伙。

「混蛋,帶著一個奴僕就來撿便宜,打完這仗再跟你算賬。」

身後突然傳來話語,陳青回頭就看到一個身穿土黃色水晶骷髏甲的人跟在不遠處,話語沖很是不爽。

「你跟在我身後不也是撿便宜?」

譏諷的話語從陳青嘴裡發出,弄得這邪家人也語塞了,陳青不再理他,加速向前衝去,他已經看到了一個正在指揮戰鬥的間家人。

「別搶那是我的!」

那身穿土黃色水晶骷髏甲的邪家人大吼出聲,接著揮舞著武器砍死一個擋路的敵人,身子越過陳青也向那間家人衝去。

見到兩個邪家人貿然突進到陣內,間家人也發了狠,數名直系人員帶人就沖了過來。

見到對方揮刀衝來,那位邪家人不驚反喜,手中的方天畫戟一個橫掃將兩名敵人攔腰斬斷,接著一跺地面高高躍起,方天畫戟兇猛的向對方砸去。

這間家人也很兇狠,舉起手中刀就進行抵擋,卻被方天畫戟狠狠的一砸,腿一軟跪倒在地。

「哈哈哈,殺你就像碾死一隻螞蟻,死吧……」

得理不饒人的邪家人還在大放厥詞,又是一方天畫戟狠狠砸下,其他間家人眼見無法救援,急的一個個眼角崩裂。

眼見方天畫戟就要砸中這間家人頭頂,對方只能手顫抖的拿著刀再次抵抗,邪家人眼中露出了喜意,只要殺死對方掠奪了積分,自己的排名肯定會大幅提升,卻聽到了一聲鎖鏈晃動的聲響。

「嘩啦!」

鎖鏈聲響起,讓邪家人吐血的一幕出現了,那間家人竟然被一條黑色鎖鏈捆住了腳腕,接著就快速被拖向陳青的方向,方天畫戟一下砸空,再一回頭,陳青已經砍斷了那間家人的頭顱,爆出來的戰利品都不要,再次沖向另外你個。

「問候你母親,等打完這仗,老子跟你沒完。」

戰場之上沒時間鬥氣罵完后就也沖向間家人,那裡五號正跟三個間家人在戰鬥,正是撿便宜的好時機。

被罵的陳青眼中露出凶光,放棄了自己的目標,轉身向那邪家人衝去,背後延伸出來的幾條鎖神鏈耷拉在腿腳嘩嘩作響。

「退!」

向前緊趕幾步,有敵人嚎叫著衝到近前,只能先進行斬殺,陳青低吼著向五號下達了命令。面對三位間家直系成員仍不落下風的五號抽身急退,將三人全都交給了那邪家人。

「去尼瑪的,想坑老子沒門,看我斬殺這三個螻蟻。」

邪家人囂張的大聲咆哮,罵的仍是陳青,接著就對一個間家人狠狠一砸,將對方砸倒在地,方天畫戟又是一個橫掃逼退另外兩個,接著方天畫戟的尖刃就切向了地下那個艱難爬起的間家人脖子。

「嘩啦!」

鎖鏈聲再次響起,邪家人嘴角露出個輕蔑的笑容,手中方天畫戟照樣砸落,可身體一錯位擋住了這間家人被拖走的可能。

「咔嚓!」

方天畫戟乾淨利落的斬斷了這間家人的脖子,笑容剛剛爬上邪家人的臉上接著就是一變,鎖神鏈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那間家人,而是這姓邪的傢伙。

他的腳腕被纏住,接著體內的魂力就開始快速流失,又被陳青狠狠往後一拽差點栽倒,方天畫戟剛剛舉起,想要回身斬斷鎖神鏈,兩個間家人到了,也就是快不可及的一瞬間,一刀一劍就同時砍中了這邪家人的脖子。

土黃色的水晶骷髏甲強悍的防禦力保住了脖子沒被砍斷,頭顱還完整的架在肩膀上。可兩位間家人也不是庸手,強大的力量讓脖子部位的護甲出現裂紋,接著碎裂開來,脖子上的骨頭更是碎裂,氣管和血管也爆裂,這邪家人腦袋一歪已經死了!

三個衝進陣內的兇悍敵人已經幹掉了一個,使得間家人的士氣大振,他們現在已經被包圍成了待宰羔羊,就打著多拉些邪家人墊背的打算。

觀戰的邪家人卻是一陣嘆息,一個重要的族人就這麼被殺,讓他們唏噓不已卻沒人傷心,沒那能力就別去搶功,若不然死了也是活該。根本沒人看到陳青用一條鎖神貼著地面將那傢伙暗算。

這身穿土黃色水晶骷髏甲的邪家人死了,陳青也等於少了一個幫手,可他一點都不在乎,立刻讓五號擋住了兩外兩個間家人,見還有高手衝來,他趁機收起了邪神之刃,將斬龍刀取了出來,擺出橫刀立馬的姿勢站在了那裡。

「是那個殺了間仁德的傢伙。」

「這肯定是邪家重要成員,殺了他……」

見到這一幕的間家人群情激奮,他們吼叫著沖向陳青,陳青將手中的斬龍刀舞動的密不透風,一刀一個甚至一刀兩三個的斬殺著靠近的敵人,背部和身側的防禦全都交給了舞動的十餘條鎖神鏈,這些鎖神鏈還抓起了敵人掉落的武器進行攻擊,遠望去陳青就像個有很多條手臂的怪物,沒人能攻擊到他一下,更是加快了屠殺敵人的速度。

「啊……」

一聲慘叫響起,那個殺死那個邪家人的傢伙被陳青一刀連人帶武器全都斬斷,接著側身一個斜砍,又將另外一個打算趁機偷襲的間家人殺死,連續的死亡讓間家人的腳步有些遲疑,可陳青卻不停手,拎著滴血的斬龍刀快走幾步,又是狠辣的一刀,又將一個敵人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抬頭一看五號竟然被一張大網困住,身邊圍滿了人對她的身軀叮噹亂響的砍擊,還有人拿著網想沖自己衝來。他的嘴角露出一個冷笑,帶動著骷髏面具都顯出更猙獰的模樣,鎖神鏈突然瘋狂舞動,急速向五號沖了過去。

「我艹!那傢伙誰啊!」

一個邪家人帶領自己的奴僕好不容易撕裂了間家人的防線,剛有點欣喜之情,就看到了陳青瘋狂的一幕,立刻讓他驚呼出聲。

在另外一邊,一個身穿天藍色透明水晶骷髏甲的男子也衝進了敵陣,看到陳青的表現后冷哼一聲,看到那斬龍刀后眼中又露出嫉妒的光芒,認出那是間家鎮族之寶,接著悶頭殺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