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永夜禁區」四個字從中年男子口中吐出后,周圍明顯安靜了一瞬,而後一道結結巴巴的少年聲音響起:

「老……老師……你……你是在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你不僅要進永夜禁區,還要進永夜禁區核心位置!」

傲天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永夜禁區之名他曾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那裡號稱是龍神世界的死亡之地,進入其中的武者無不是詭異消失。就算能出來的,體內玄力也是會盡數消失,三天之內全身血液乾枯而死,極其詭異可怕。

但是現在老師竟然讓自己進入永夜禁區,而且還是進核心處。要不是知道老師絕對不可能害自己,自己恐怕都已經對他破口大罵了。

「怎麼,你怕了?」中年男子淡笑道,只是眼中的柔和已是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片嚴厲之意。

傲天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笑道:

「雖然不知道老師為什麼讓我進永夜禁區,但是我相信老師不會害我,所以,我去!」

中年男子的微微一怔,而後臉上瀰漫起一道柔和之色,但卻瞬間消失,依舊是那股威嚴與睥睨:

「你修鍊的是《龍神化天勁》,你也清楚你自己的情況,修鍊這套功法很難突破修為境界,所以需要藉助外力,而永夜禁區就是很好的外力!」

傲天無奈苦笑。自己的老師還真是嚴格啊。藉助外力?也不怕外力太兇猛,把我壓死嗎?

「嘿嘿,小子,你放心吧,到時候遇到危險我會出手幫你,不過你要是自己不爭氣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中年男子拍著傲天的肩膀說道。


傲天聽后,不禁雙拳緊握,眼神中滿是堅毅。

「好了,你準備下,明天我就帶你離開。」

「是,老師……」

夜晚,傲天並沒有如同往常一般拚命修鍊,而是推開自己的房門朝著傲戰的屋子走去。

房間中,傲戰正拿著一本書在桌前津津有味的看著。

突然,傲戰耳朵一抖,似乎聽到什麼聲音,笑道:

「是天兒吧,這麼晚了還沒睡,來我這兒幹嘛呢?」

傲天推開房門,一眼便是看見坐在桌前的傲戰,反身關上門。也不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

「父親,孩兒明天想要走出家門去外面歷練一番,特來和父親說明。」

傲戰微微一怔,放下手中的書,說道:

「天兒,怎麼突然想到去外面歷練了?」

「在家中有著父親的庇護,孩兒並不能真正成長起來,所以想出門歷練。」

傲戰微笑的點了點頭,說道:

「天兒長大了啊,那你說說你想去哪裡歷練,父親看看合不合理。」

傲天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不要和父親說實話,否則以父親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去永夜禁區那麼詭異危險的地方:


「也沒去哪,就去寧城附近歷練一番就回來了。」

也許是因為傲天以前都表現出很誠實的原因,傲戰竟然沒有懷疑,微微沉吟了一下,便是答應了下來。

見到父親答應了自己的請求,傲天頓時微不可覺的鬆了口氣。

正當傲天想離開之時,傲戰突然叫道:

「等一下!」

傲天還以為是自己說的被傲戰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心裡一驚,不過還是盡量讓自己平靜了下來,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父親?」

傲戰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戒指,遞給傲天,說道:

「這是儲物戒指,你可以把需要的東西放在裡面,這是武者出門歷練必備的東西。」

傲天微微一喜,而後便是接過儲物戒指,逃也似的離開傲戰的房間。

「這便是儲物戒指嗎?」傲天擺動著手中的黑色戒指自言自語道。

「有了這儲物戒指,那你出門也會方便些,快去凝聚血之烙印吧。」中年男子淡淡的說道。

傲天點了點頭,咬破中指,一滴血頓時順著手指滑下,滴到戒指之上。隨後,傲天的手印不斷變幻著,黑呦呦的戒指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紅色的烙印……

「可惜不是魂者……」中年男子在一旁看著頗有些可惜的搖了搖頭。

「什麼是魂者?」一旁,傲天帶上戒指,疑惑的問道。

「同武者一樣,也是一種修鍊的方式,只是武者修鍊玄力,而魂者修鍊靈魂。」

「那老師你說什麼可惜不是魂者?」

「你要是魂者的話,就能種植魂之烙印,這樣,除非你死,否則誰也奪不走你的儲物戒指,而血之烙印卻不同,只要實力不比你弱的人,都能抹掉你的血之烙印,從而讓你的儲物戒指易主。」

「那怎樣才能成為魂者?」

「呵呵,等你去了永夜禁區就知道怎樣成為魂者了……」 永夜禁區就猶如一把巨大尖槍橫跨無數地域,而風雲國西部的大荒原恰恰便是永夜禁區的入口之一。

一大早,傲天便是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了傲家。

只是在傲天身旁卻是跟著一個美少女。一身鵝黃色的衣裙,雪白的束腰帶,鳳目朱丹,白皙光澤的皮膚再配上淡雅如仙的氣質,讓得周圍的武者頻頻回眸,眼中滿是驚艷。

這個美少女自然便是傲燕。

傲燕從傲戰那裡得知傲天要出門歷練后,便是馬不停蹄的跟來。

而傲戰對比倒是極為贊同,畢竟傲燕是有著先天五重的修為,有她跟在傲天身邊,傲戰自然也就更加放心。

而傲天一開始是極為反對傲燕跟來的,但是在自己老師的一番話下,傲天的不願也只好變成願意了:

「就讓她跟著吧,也許你進了永夜禁區之後,還需要她的幫忙呢。」


於是乎,傲天的身邊便是多出了一條「尾巴」。

「傲天,你不是說只在寧城附近歷練嗎?這都快到『源城』了。」傲燕滿臉的疑惑的說道。

傲天遲疑了一會,最終決定告訴傲燕實情。反正早晚都是要說的,那不如就現在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燕姐,其實我這次是打算去永夜禁區的,因為……」

話音未落,便是被傲燕急聲打斷:

「什麼?永夜禁區?!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不行,你現在立刻跟我回去!」

說著,傲燕便是抓住傲天的手腕,想拉他回傲家。

誰知,傲天的右手竟是如同滑溜的泥鰍般瞬間掙脫傲燕的手掌,猛的後退一步,道:

「對不起燕姐,永夜禁區我非去不可!要是你覺得危險,那你就回去,不必跟著我。」

「你……」傲燕急得腳掌直跺,但卻無可奈何。


她知道,一旦是傲天決定的事,那就算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雖然以自己的實力完全能將傲天「帶」回去,但那樣的話,以這個傢伙的性子肯定會成天想著逃出傲家,去永夜禁區。自己這樣做的話,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


想著,傲燕不僅銀牙一咬,道:

「算了,去就去吧,不過進了永夜禁區,你要聽我的!」

傲天嘴角的笑容剛沒揚起多久便是森冷了下來。

只聽一道中年男子的怪叫聲突然響起:

「嘎嘎,我看你們哪也別去了,還是乖乖的去黃泉路報道吧!」

二人猛然轉身,只見四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現在二人面前。

這四人中,其中有三個是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袍,面貌還有著幾分相似。另一個是一位大約二十來歲的青年,手中提著一把匕首,匕首上閃爍著稟稟寒光。

「你們是誰?」傲天警惕的望著這四個不速之客,沉聲問道。

「嘎嘎,小子,不知道你們可曾聽說過幽影冒險隊?」四人中,其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踏前一步,怪笑道。

傲天聽后,心裡不禁微微一沉,面色顯得有些難看。

幽影冒險隊在寧城中頗有名氣,整個冒險隊由四個人組成。隊長便是面前這個說話的中年男子。

而這位中年男子還有兩位同胞弟弟,三人的修為皆是到達先天一重境界。更令眾人忌憚的是這三人早年曾得到一位前輩的傳承,精通一套合擊陣法,整體實力不比先天五重的高手弱。

再加上跟在他們身邊的那個青年也是一位後天九重的強者,所以形式對於傲天來說絕對是不容樂觀!

傲燕微微踏前一步,巧妙的將傲天掩護在自己身後,盯著面前的四人,柳眉緊皺,道:

「不知幽影冒險隊的各位攔住我們所謂何事?」

就在這時,那位手拿匕首的青年踏前一步,目光淫邪的盯著傲燕的嬌軀,道:

「有人出高價要買你們兩個的頭顱,不過,看在你還有點姿色的份上,只要從了我們幽影冒險隊,我可以求隊長免你一死。」

「嘎嘎,不錯,不過你身邊那個少年卻是必須要死!」站在前面的中年男子怪笑道。

傲燕聽的臉色發青,酥胸不斷起伏著,咬牙切齒的說道:

「傲天,幽影冒險隊的三位中年男子就交給我,你只要攔住那個青年就行,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他們三個,然後過去幫你。」

傲天微微一怔。心裡有些不舒服,自己一個大男人竟然還要一個女人保護,這無疑是讓的他高傲的心靈受到了打擊。但是傲天也知道,現在可不是逞大男子主義的時候。因此在聽到傲燕的話后,遲疑了一下后便是點頭同意。

中年男子冷笑一聲,對著站在自己身旁的青年吩咐道:

「那個傲家少爺就交給你了,死活不論!」

青年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角,顯得頗為猙獰:

「放心,這個小子跑不了!」

話音剛落,青年便是迅速出現在傲天身前,輕拋著手中的匕首,冷冷道:

「實在沒想到,一個區區後天六重武者的頭顱竟然能媲美一部中級下品的武學,你說這是不是天上掉下大餡餅啊?!」

「就不知道你會不會接的住這麼大的餡餅?!」傲天冷笑道。

「哈哈,小小年紀,口氣倒是蠻大,頗有傲家主當年的風範!」青年輕笑道。

「知道我爹是傲家家主,你們還敢來殺我,莫不成腦子被驢踢了?!」

「哎,我們幽影冒險隊可不管什麼傲家不傲家,只知道你的頭顱倒是挺珍貴的!」

「你們是鄭家派來的吧?」傲天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

青年眼瞳微微一縮,冷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