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興趣你也只能一戰,因為你要的人……」

許辰冷漠開口:「已經死了。」

就在這瞬間,許辰讓金鼎把金蛇主宰煉化掉。

獨家蜜愛:老公,請節制 「嗯?!」

銀鋒眼睛凶光一閃:「殺我聖族的人,我諒你沒這個膽子,不過你這意思是不交人了……看來我只好出手把你鎮壓才能好好談了!」

「要動手那就對了,我正好突破,拿你練練手。」

許辰話音落下,身形一閃,朝著銀鋒瞬間貼近,一拳頭打出,只覺得雄渾力量在內,讓他彷彿能夠一拳打破這天地。

「我看你是找死。」

銀鋒冷笑,身形不退不進,只是揮手:「金鋒,絞殺。」

輕輕一揮手,天地間憑空出現無數把虛幻利刃,這些利刃鋒銳至極,雖然虛幻,卻有著玄之又玄的氣息,似可斬斷天地一切,萬物不可破!

「大道力量?」

許辰見此漠然冷笑,身形不為所動,依舊朝著銀鋒撲殺。

這時這無數利刃到了許辰身邊,紛紛紮下,包圍、切割許辰。

「唰!」

然而利刃彷彿遇到岩漿的冰水,一碰觸到許辰的身體就直接消融成虛無。

不論這利刃有多少降臨,不管這金鋒大道有多麼凌厲,皆不能對許辰造成半點影響。

「怎麼回事?!」

銀鋒瞪眼,他的大道竟然對對方完全無效……想必這就是對方的大道了!

「你領悟的是什麼大道?」銀鋒不由出聲問道。

許辰冷笑中已經撲殺到了他面前,一拳轟下。 「砰!」

銀翅族的主宰銀鋒匆忙出手招架,同樣舉起一隻拳頭和許辰硬碰,一聲巨響。

咔嚓一聲!

主宰銀鋒的右臂當即斷裂,骨頭都刺破肉皮鑽了出來,疼的他極速後退,瞪眼朝許辰看去:「怎麼可能?!」

一個新晉主宰,自身力量竟然能碾壓他,而大道之力又奈何不了對方,這怎麼可能?

難不成這個新晉主宰領悟的大道是比他正統大道還要高級的本源大道?!

「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

許辰甩手繼續欺上,同時開口道:「你剛才要和我清算人族跟蹤你的事,我可以告訴你這些人是我派去的,因為我想要殺你很久了,沒想到的是你今天自己跑上門來了。」

話音落下,他拳頭再次出現到銀鋒面前,完全無視對方的大道力量。

許辰領悟的是完美大道,雖然等級不確定,也還不算完美,但完美的第一重神效就是萬法不侵,萬道不沾身!

也就是這天地間的一切大道力量,都不能對許辰造成任何影響。

再直白一點,不管這銀鋒領悟的是什麼大道,對許辰都是完全無效,許辰的第一重大道,就是無視任何大道力量!

「轟!」

銀鋒再次抬手抵擋許辰。

然而許辰一路修鍊完美之路積攢、夯實到無暇的武道力量,悍不可擋,銀鋒直接倒飛,狠狠砸在了大地之上。

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讓天地崩塌了一片,山河破碎,大江逆流。

其中的銀鋒咳血起身,滿身狼狽,抬頭看向許辰的時候,眼神里流露著震驚。

一個新晉主宰……兩拳就碾壓了他,還無視他的大道,對方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現在該怎麼辦?

「認清楚現實了?」

權先生,暗戀成癮 許辰在天上俯視銀鋒主宰,旋即俯衝,冷笑:「接下來你該怎麼辦,逃跑,還是搬聖族威脅?」

砰一聲!

許辰一拳再次打飛銀鋒。

從始到終一共三拳而已,銀鋒感覺自己骨頭都散架了,血吐了不知道多少,實力已經虛弱的降了一半。

再這樣下去他卻是有危險了。

狠狠盯了許辰一眼,銀鋒沒有逃跑,也沒有說話,而是揮手間打出一把無影鑽心釘,釘長七寸五分,揮出就變成無形。

「先天靈寶,想用法寶翻盤?」

許辰冷笑,隨手一揮,先天水靈珠披在了身上。

「叮叮叮!」

水靈珠上一連串釘子打中的痕迹,卻是未能擊破水靈珠的防禦。

「你居然還有先天靈寶,水靈珠!」

銀鋒臉色再變,變得更加難看,看了許辰一眼后,憤然收手,轉身逃遁:「今天算你運氣好!改天我聖族的大能會降臨的!」

「這就想跑了?」

許辰冷笑一聲,在後面緩緩追去。

銀鋒看了他一眼淡漠道:「我有穿雲帆,瞬間可破萬里,你要追我是痴心妄想,別費力氣了。」

說著他取出一艘船帆,破空而去。

許辰不由一笑,腳步一頓,剎那間到了銀鋒面前,站在了他的帆船上,將對方嚇得腳步一個踉蹌。

「你怎麼可能追上我?!」銀鋒瞪大眼睛。

許辰看著笑道:「很不巧,我有劈地珠,瞬間可破八萬一千里,比你的穿雲帆要快了不少。」

「你……」

銀鋒瞪眼,無話可說,對方的法寶竟然全都不弱於自己,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許辰看著他,冷漠靠近。

「你想幹什麼!」銀鋒心驚後退:「我是聖族的主宰,我一族背後有準聖,你敢對我不利,我族的准聖一掌就能滅了你整個人族,你考慮好後果!」

「你的表現和能力,實在不像一個出自聖族的人物,另外……」

許辰冷笑:「剛才你就說了,哪怕不殺你,你也會把你們一族的准聖請來,既然准聖的到來已經成了事實,我為什麼還不殺了你?!」

「我……我剛才是胡說,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放了我此事就作罷,我不會讓准聖降臨的……」

銀鋒正說著。

「砰!」

許辰大腳直接碾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碾倒,居高臨下看著他冷漠道:「你覺得我會信你這鬼話?麒麟,困住他!」

話音落下。

嗖!

金磚飛出,一下子把銀鋒束縛在了原地,難以動彈。

「這是什麼?你怎麼會有這麼多法寶!」

銀鋒大驚,這下徹底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別廢話了。」

許辰後退一步淡淡道:「你身上應該有一張鴻蒙乾坤圖的碎片吧。」

「嗯?你怎麼知道……」

銀鋒一驚,隨即醒悟:「你要對付我為的就是乾坤圖?你手中也有?」

許辰不置可否,拔劍指向銀鋒銳:「把乾坤圖拿出來。」

銀鋒沉默,片刻道:「不可能,那是鴻蒙靈寶的碎片,我不會輕易……」

唰!

許辰長劍一揮,一劍斬斷了銀鋒的左手,將上面的儲物戒指取下。

「你!」

銀鋒大怒。

許辰冷笑道:「你現在命都在我手裡,還和我說這些廢話。」

說話間他已經把乾坤圖翻找了出來,只見上面寫著一個乾字,正好和許辰收集到的後面兩個字匹配。

「很好,你已經沒多大用了。」

許辰神色冰冷的看向銀鋒。

銀鋒心神慌亂:「你,你要幹什麼,你現在殺了我不會有好結果的,我一死聖族的准聖就會馬上知道,他就會馬上降臨,你……」

「放心,我暫時不殺你,等我帶著人族走遠后,才會殺你!」

許辰冷笑道:「金鼎,這人已經沒反抗能力了,吞了他吧,暫時別煉化。」

在銀鋒一陣迷茫中,一股金光灑下,籠罩在他身上,唰一聲,他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

「這是什麼地方,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銀鋒在金鼎內恐懼吼叫,想要打開禁制,卻無能為力。

許辰回歸意識,看向金鼎問道:「之前那個金蛇族的人煉化掉了?」

「嗯。」金鼎回應。

許辰道:「那個金蛇族的人是我抓的,他煉化掉應該有我一份吧。」

「給你留好了,先天主宰丹一枚,後天極品皇器金蛇披風一件,還有主宰精血一滴。」 看著金鼎上面漂浮的幾個金字,許辰問道:「先天主宰丹效果怎麼樣?」

「一顆相當於你的先天通玄丹十顆。」

金鼎回應。

許辰頓時一喜:「這麼說來,我想讓主宰境修為圓滿豈不是多殺點主宰就好了?」

「差不多殺一萬個主宰就行。」金鼎回應,但這語氣頗有些取笑的意思。

許辰眼睛微微凝滯:「一萬個?要這麼多?」

一顆主宰丹相當於十顆通玄丹,從至尊到主宰他不過需要近百顆通玄丹就行,從主宰到准聖,卻需要上萬的主宰丹,也就是十萬顆通玄丹。

一百顆和十萬顆,這兩個境界間的差距這麼大?!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主宰不同於其他,主宰是先天,先天之後的生靈想要提升實力是艱難的。」

麒麟忍不住出聲,然後道:「這個主宰精血就給我唄?我拿了之後便能突破到至尊境界了。」

許辰看了麒麟一眼,點頭:「看在你剛才也有出手的份上就給你了。」

「嘿嘿。」麒麟笑了笑道:「這個金蛇披風也給我唄?」

「你是不是有點太貪心了。」

許辰掃了麒麟一眼然後朝金鼎問道:「這金蛇披風有什麼神效?」

「有一定的防禦神效,主要是可以瞬間移動三萬里。」金鼎回應。

麒麟立刻介面道:「你看,你已經有劈地珠了,這披風對你沒用啊,給我唄。」

許辰擺了擺手,繼續問道:「這個銀翅族的主宰煉化后能得到什麼?」

「主宰丹一顆,主宰精血一滴,先天靈寶鑽心釘一件,另外鑒於他們族有五個主宰,你可以選擇湊齊五人煉化一件先天靈寶,還是將他煉化成一個後天皇器。」金鼎閃爍光芒。

許辰沉吟道:「如果煉化先天靈寶能煉化出什麼?」

「五個銀翅主宰能煉化一對先天銀翅。」金鼎回應:「先天銀翅擁有不俗的殺傷力,鋒銳至極,特殊效用是削弱敵人的實力,削弱程度視敵人強弱而定。」

許辰眼睛微亮,這麼聽起來,這先天翅膀很不凡啊。

「先留著他不殺,之後了湊齊五人一起煉化。」

許辰打定了主意。

在金鼎內,感覺到這一切的銀翅族主宰頓時驚慌起來:「不要煉化我,放我出去,把我放出去!」

許辰不理他,拿了金鼎退還回來的主宰丹,又把金蛇披風和主宰精血給了麒麟后,便要離開意識世界。

「另外。」

金鼎光芒再次閃爍光芒。

「什麼?」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許辰頓時止步,迴轉身形。

只見金鼎上空爍爍生輝,出現幾個大字:「現有的乾坤圖碎片已經能修復成一件半成品,你要不要修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