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火神震天掌!」

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巨掌拔地而起,硬頂著龍爪可怕的勁風猛衝上去。隨後,兩個龐然大物當空轟擊在了一起。

嘭!

驚人的氣浪以橫掃千軍之勢朝四周擴散開來,如同浪潮似得,極為壯觀。龍爪非常鋒利,一下子刺入了火神震天掌當中。但火神震天掌強大的衝擊力,也震得龍爪顏色淡化了不少。

「破!」蕭然和金龍異口同聲地喊了出來。

只見巨大的火神震天掌和龍爪同時爆碎開來,掀起一陣又一陣的可怕風暴。那兩人還不待風暴消散開來,便迫不及待地朝著對方發動進攻。

近身肉搏,拳掌交加,打得有來有回。

這時候,金龍猛地探出右手,他的手指彎曲,如同爪子似得,一把抓住了蕭然的胳膊。隨後五指發力,陡然扣住了蕭然的皮肉。指端發力,他想趁機廢掉蕭然的胳膊。

嗯?

金龍的指端發力,奮力一扯,但卻發現自己指端的力量似乎無法透入蕭然的皮肉當中,他感覺自己像是抓住了精鋼似得,根本傷不了蕭然的胳膊。

「該我了。」蕭然戲謔一笑,猛地甩動胳膊,掙脫了金龍的束縛。隨後,他身體往前一縱,右拳快速出擊,直奔金龍的胸口而去。

金龍立刻恢復,右掌攤開,手背貼在胸口。

嘭!

蕭然一拳打在了金龍的手心上,可怕的力量如同狂風暴雨般傾瀉下來,頓時打得金龍倒退數步。而去,他的手背如同粘在了胸口上似得,竟然沒有立刻扯下來。

那一拳的力量透入金龍的體內,打得他氣血翻騰,胸口差點都凹陷下去了。他悶哼了一聲,右手放到身後,快速活動了幾下。

這個傢伙的肉身怎麼這麼強啊?感覺比鑄骨境的強者還要可怕!金龍眉頭一皺,不敢大意了。難道他是鑄骨境的實力,現在的表象是他隱藏了實力?


想到這裡,金龍急忙搖了搖頭,這根本不可能的!

嘭!

天空突然一聲巨響,金龍抬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黃色火龍居然被三色火龍打得節節敗退,身上龍鱗殘破,一隻龍角都被咬掉了,樣子很是狼狽和凄慘。

三大龍炎融在了一起,力量的確驚人啊!金龍瞳孔一縮,非但沒有害怕和擔憂,反而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眼神里滿是貪婪。如果我能夠得到那三種龍炎的話,然後將它們也吞噬煉化掉的話,實力必定大增!

想到這裡,金龍急忙結印。這時,黃色火龍通體綻放黃光,然後體型開始發生變化了。

「龍人?」蕭然眉頭一皺,神情凝重了起來。龍人的實力比火龍更加強大,好像是進化版似得。

蕭然雖然身懷三種龍炎,因為他聽了影子龍的話,沒有將赤龍炎和藍龍炎煉化,所以才沒有修鍊成龍人的。

此刻,龍人已經變化完全了,它的力量大增,兇猛異常地直奔三色火龍而去。這三色火龍凝聚了赤龍炎、橙龍炎和藍龍炎的力量,也不容小覷。

一龍一人,在空中進行最男人的肉搏戰,極為觸目驚心,熱血沸騰。

「蕭然,你這三色龍炎,是我的!」金龍嘿嘿笑了起來。

「那可未必。」蕭然笑了一下,他拋出一塊碾盤大小的龍晶石,喊道。「把那龍人給我撕了!」


三色火龍看到了龍晶石,調頭飛速衝來,一口將龍晶石吞咽了下去。隨後,它急忙發動攻勢,朝著龍人猛攻而去。

「你的身上,真得有太多我想得到的東西了。所以,你必須敗!」金龍迫切想得到三色龍炎以及龍晶石,隨即朝著蕭然發動強大攻勢。「火海連天!」

黃色的火焰頓時從金龍的體內爆涌而出,像是潮水般朝著四周擴散,眨眼間便懸浮在天空,遮天蔽日。

看著熊熊燃燒的黃色火焰,不少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火吞蒼穹!」金龍雙手猛地往前一掀,黃色的火海頓時翻騰了起來,隨後衝起了百丈高大的巨浪,鋪天蓋地地朝著蕭然沖了過去。

與那百丈高大的火海相比,蕭然如同一隻螞蟻般微小。但就是這麼微小,他的力量卻足以翻天覆地。

這時候,蕭然右手一揚,十顆火球急速成形,眨眼間融在了一起,凝聚成為一桿三十丈長的金色長矛。緊接著,他雙手結印,金色大佛急速升起。

啪!

金色大佛一把抓住了金色長矛,如同一個武僧一般舞動了起來。長矛帶起的狂風,呼嘯天地。

「無論你怎麼掙扎,都是沒用的!」金龍的面容猙獰了起來,血管都從皮下鼓起。滔天的黃色火海伴隨著巨響涌了過來,所過之處,一切都被吞噬了進去。

「想勝我?你有這個本事嗎?」蕭然冷哼一聲,他急忙命令金色大佛沖了出去。

此刻,金色大佛握緊長矛,直奔滔天巨浪而去。在距離黃色火海還有百丈遠時,金色大佛猛地掄起了金色長矛,掀起一股可怕的勁風,頓時朝著火海劃了過去。

嘭!

金色長矛的尖端突然迸射出一道凌厲無匹的鋒芒,像是能夠割裂一切似得,衝來的火焰浪潮頓時一分為二。但很快那個裂口就被火焰給填補了,進而朝著金色大佛撲了上來。

金色大佛猛地將金色長矛往身前一橫,左手抵在上面,打算拼力阻擋。


嘭!

火焰浪潮猛地衝擊到了金色長槍上,瘋狂地將其燃燒。金色大佛呈半蹲姿勢,被火焰浪潮衝擊到隨波逐流,快速倒退。

「想靠這一招來擋我?哼,我就讓你看看,它是怎麼被我破的!」金龍大喝一聲,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對著火焰浪潮凌空一點。下一剎那,火焰浪潮立刻湧起,將金色大佛包裹了起來,火焰劇烈燃燒,像是要把大佛給焚盡似得。

蕭然眉頭一皺,他感覺得到,金色大佛的處境,不妙。當下,他快速結印,只見包裹著金色大佛的那團火焰,突然鑽出了一個個的凸起,好像有東西在往外面突一樣。

然而,金龍誓要滅了金色大佛。只見黃色火焰一層又一層,一重又一重地包裹上去,束縛力和壓迫力倍增。

當金色大佛被包裹了上百層之後,體積已經翻了很多倍,變成了一個極為巨大的火焰巨球,而它也基本出不來了。

金龍猙獰一笑,從牙縫裡蹦出一句字:「爆!」 「爆!」

在金龍從牙縫裡喊出這個字的同時,體積極為巨大的黃色火焰巨球,頓時射出萬丈光芒,照耀天地。

下一剎那,只見火焰巨球轟然爆炸了開來,極端恐怖的火焰兇猛異常地噴發開來,呈環形朝著四周擴散。駭人的高溫釋放出來,空間頓時扭曲得不成樣子,白色氣浪一層接一層地朝外擴散,如同千軍萬馬奔騰一般,極為壯觀。

蕭然身子半蹲,雙手交叉擋在身前,做出一副防禦的姿態。與此同時,三色火龍急速俯衝下來,用身子盤繞成幾圈,把蕭然保護在當中。

轟隆隆!

可怕的火焰衝擊波迅猛而來,不斷衝擊到了三色火龍的身上。它閉著眼睛,彷彿在忍受火焰衝擊波帶來的疼痛似得。

被三色火龍保護起來后,蕭然安然無恙,但金色大佛的被破壞,讓他也受不了不輕的傷。很快,祖木武魂強大的自愈能力施展出來,快速地幫助蕭然療傷。

過了好一會兒,外面的轟隆聲才慢慢消散。

三色火龍回到蕭然身後,它的顏色淡化了一些,看樣子剛才的衝擊給它帶來的傷勢也不輕。

蕭然看了一眼天地,頓時大吃一驚。四位神魂境實力長老布置的結界,光芒淡化了很多,而且下方的擂台出現了一個巨坑,肯定是剛才的衝擊波導致的。

在他的對面,金龍從龍人的手裡走了出來。隨後,他跳到了龍人的肩膀上,傲然挺立,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蕭然,把你的本事都拿出來吧!否則,你沒機會了。」金龍得意洋洋地喊道。

蕭然抬頭看了一眼三色火龍,它們表面的龍鱗,略有斑駁,但戰力猶在。只需要他一聲令下,三色火龍絕對會毫不猶豫地衝出去,與龍人再次廝殺在一起。

「上!」蕭然一聲令下,三色火龍的腦袋往後一仰,隨後爆沖了出去。

「不知死活。」金龍抹了一把魂戒,一道光芒閃爍了一下,只見一桿金色長槍頓時凌空出現。長槍迎風暴漲,眨眼便比龍人還要高四分之一。「用這把金龍長槍,殺了三色火龍!」

龍人一把抓住金龍長槍,怒眉倒豎,如同戰神一般,雄武威猛地直奔三色火龍而去。

「咱們倆,再過過招吧!」金龍話音未落,滔天的黃色火焰再一次朝著蕭然涌了過去。

下方,蕭邦那裡。

「金龍這傢伙還真有兩下子啊!」木尋皺著眉頭,臉色有些不大好看了起來。

「我還以為他只是狂妄而已,沒想到本事居然這麼大,連蕭然的金色大佛都給滅了。」周展點了點頭。

坐在一邊的藍伊若頓時柳眉一擰,沖著他們倆吼了起來:「再在我面前說這些廢話,姑奶奶滅了你們!」

木尋和周展嚇得臉色大變,身體一哆嗦,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花香咯咯地笑了起來,急忙安慰道:「伊若姐姐,你放心吧,蕭然哥哥會勝的。他還有魂法沒有施展出來呢。」

「魂法?」藍伊若吃了一驚。她當然知道這種超越了武學的手段,只是她不知道蕭然何時學到了魂法。

「看著吧,蕭然哥哥會打敗金龍太子的。」花香安慰道。

「是啊是啊!」木尋急忙擦了擦額上冷汗,笑得很是難看。

另外一邊,金龍王朝。

「太子,金龍的實力真得好強啊!看樣子,這個傢伙說要打敗蕭然,並不是再說大話。」金泰面色凝重地對著金聖說道。

事到如今,金聖也不得不承認,金龍的戰力確實非比尋常,不是他能夠相比的。

「萬一金龍到時候真得打敗了蕭然,那咱們金龍王朝以後真得要歸他管嗎?」金泰底氣不足地問道。

這話一出,金聖臉色劇變,猛地瞪著金泰,嚇得他不敢多說半個字,連大氣都不敢喘。


金聖雖然對金泰的言行感到不滿,甚至還想出手教訓他。可這種可能性並不是沒有,所以他也得深思一下,為自己的將來打算打算。

哼!

金聖怒哼了一聲,咬了咬嘴唇,沒有說話,但他的不高興全寫在了臉上。

就在此時,天空中的戰況,變得異常膠著了。

三色火龍不斷朝著龍人撕咬,在它的身上留下了好幾道深深的傷口。而龍人,憑藉強大的實力以及金龍長槍,使得三色火龍的龍鱗不斷爆開,傷勢變重了不少。

突然,三色火龍一個扭轉,張開龍嘴朝著龍人的肩膀咬了過去。龍人急忙側身一躲,用金龍長槍猛地打在了三色火龍的後頸上,打得它哀嚎一聲。接著,龍人探出左手,一把抓住了三色火龍的後頸。

三色火龍劇烈掙扎,龍尾迅猛chou打而來。龍人甩起金龍長槍,擋住了龍尾的抽打。隨後,長槍一個旋轉,槍尖猛地朝著三色火龍的後頸扎了下去。

刺啦!

三色火龍的後頸被槍尖撕開一道口子,金龍長槍趁勢而入,一下子洞穿了三色火龍的脖子,從前面穿了出來。


吼吼!

三色火龍吃痛,瘋狂掙扎,原地翻轉,龍尾拚命抽打。龍人抽出金龍長槍,不斷格擋龍尾的抽打。

就在這時,三色火龍突然分開,變成了赤藍火龍和橙色火龍。一時間,龍人無法抓住兩條火龍,便給了它們逃走的機會。但它也沒有猶豫,立刻將金龍長槍朝著橙色火龍射了過去。

噗嗤!

金龍長槍一下子射中了橙色火龍,從它的腹部洞穿而出。橙色火龍頓時哀嚎慘叫起來,身上的顏色淡化了不少,龍鱗紛紛剝落,化作火光,逐漸消散在了天空當中。

橙色火龍身受重傷,赤藍火龍憤怒地咆哮一聲,扭動身子,迅疾如電地直奔龍人殺了過去。

龍人靈巧躲避,趁赤藍火龍從自己身邊掠過之時,它猛地探出雙手,狠狠地抓住了赤藍火龍的脖子,翻身騎在了它的身上。

赤藍火龍立刻扭轉身子,如同巨蟒一般將龍人纏繞了起來。隨後,龍頭高高揚起,張開大嘴,猛地朝著龍人的腦袋咬了下去。

而就在此時,金龍長槍突如其來,以隕石墜落的速度,猛地朝著赤藍火龍射了過去。

見到這般情況,蕭然頓時飛升而起,右掌攤開,十顆火球眨眼間化作金色長矛。他一掌拍在了長矛的尾端,給它加速,令其阻截金龍長槍。

「休想!」金龍大喝一聲,右手猛地一揚,滔天的火焰浪潮頓時爆涌而來,阻擋在了金色長矛的前面。

嘭!

金色長矛轟擊在了火焰浪潮上,頓時被吞沒了進去。沒了金色長矛的阻截,金龍長槍急速朝著赤藍火龍掠了過去。

察覺到有危險降臨的赤藍火龍,立刻放開了龍人,火速逃竄。然後,龍人反應極為迅猛,在脫困的瞬間就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赤藍火龍的龍尾。

正好,金龍長槍殺到了,一擊洞穿了赤藍火龍的龍尾,將其斬斷。

吼吼!

赤藍火龍慘叫了起來,兩色火焰如同鮮血一般地滴落下來,隨後快速消失了。

看到這般情況,蕭然大吃一驚。自己的三種龍炎,相繼受了重傷,很難再戰了。

「哈哈哈!爽,真是太爽了。」金龍得意洋洋,雙手瘋狂一掀,滔天的火焰浪潮直衝高空,豎起來幾百丈高,如同立於天地間一般,無法逾越。「蕭然,你完蛋了!」

轟隆!

話音未落,幾百丈高的火焰巨浪飛速落下,帶著毀滅般的氣勢和力量,直奔蕭然而來。

「蕭然,你的金色大佛毀了,三色火龍也傷痕纍纍,看你還有什麼本事!」金龍顯得無比張狂,笑得很是猙獰。

這一刻,蕭邦所有人全都繃緊了神經,他們拳頭攥緊,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那猶如從九天之上飛落而下火焰巨浪,紛紛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此時,藍伊若顯得很緊張,她的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蠻獸眾那邊。

「蕭然,你到底能不能扭轉這個局勢?」藍通心裡沒了底氣。

「會的!蕭然肯定能夠反敗為勝的。」馬宵博對蕭然的信心堅定不移。

「嗯!我相信,他不會就此放棄的。」藍海的拳頭攥緊了,身體也綳得很緊。

此時,現場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蕭然的身上,他們都想知道蕭然會怎麼做,如何破掉金龍的這一招。還是說,他會就此放棄,選擇認輸?

「蕭然,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否則,你將性命不保!」金龍笑得非常得意,他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勝券在握了。

然而,蕭然並沒有出現他所想象的那種沮喪和絕望。他的眼神,非常堅定,表情沒有太明顯的害怕,好像這一切對他造不成威脅似得。

「你的廢話,真多。」蕭然臉色冷漠地說了一句,隨後他自顧自地開始結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