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了自由!為了夢想!宇宙條子們!來吧!」

「特么的!太囂張了這幫宇宙條子們!」小攻說道:「給我打下他們的飛船!」

「老大我已經說過了,我們的飛船沒有攻擊系統!」小受操控著飛船著急的說道。

「我不管!我就要打下他們!」小攻嘟著嘴說道。

小受說道:「那您就去把他們射下來啊!」

雷特斯的飛船上總共有五人,雷特斯是這支「天狼小組」的組長,操控著飛船的貝里斯說道:「組長,他們好像沒有停下飛船的打算呢!」

雷特斯說道:「那就打下他們啊!」

「可是,那可是球長的飛船啊!這個責任我們承擔不起啊!」科里亞在一旁勸道。

「我才不管什麼球長不球長呢!」雷特斯說,「只要他們在不停船我們就開炮!」

貝里斯看了一眼發射按鈕,說道:「老子的火箭炮快要爆開了啊!!!好像來上一發呢!」

「啊!!!!!!」達克尼斯尖叫了一聲說,「你們男生好污哦!竟然說這種無恥的話啊!」

貝里斯白了一眼達克尼斯說道:「我看是你想污了吧!」

慧慧說道:「你們男生都是大豬蹄子!都是大豬蹄子!」

貝里斯反擊道:「你們都是泡椒鳳爪!」

雷特斯看了一眼爭吵的三人無奈的嘆了口氣,科里亞說道:「組長您就不勸勸嗎?!」

雷特斯一把拉開了貝里斯坐到了駕駛位上,說道:「這幫傢伙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那我們就要採取暴力手段了!」

雷特斯的這一段話終於把話題拉了回來,科里亞說道:「組長你可要想清楚啊!這個責任不是我們能承擔的起的!」

雷特斯說道:「我們宇宙警察的職責是什麼?」


「維護正義保護宇宙啊!」科里亞回道。

「沒有錯!」雷特斯大吼一聲按下了發射按鈕,咚的一聲,***瞬間射了出去,白色的***冒著紅色火焰直逼小攻的飛船。

船上的六人大吼了一聲,然後四處逃竄,可是他們無處可逃了,小攻大吼道:「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兄弟們,我們下輩子在繼續**!」

砰!命中!

小攻的飛船失去了平衡,搖搖晃晃的向下面墜去,小受勉強操控著飛船,吼道:「老大!我們被擊中了!只能硬著陸啊!」

小攻慌忙之中看了一眼,一顆藍色的星球映入他的眼帘,他吼道:「就是這顆星球了!我感覺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召喚著我們!就他啦!反正我們也找不到別的星球啦!」

說干就干,小受咬了咬牙,終於下定了決心,沖向這顆藍色的星球。

小攻的飛船冒著火光沖向了藍星………

雷特斯道:「查一下,這顆星球叫什麼名字!我們追過去!」

科里亞說道:「資料上顯示這顆星球叫地球!」

「地球!?」雷特斯說,「我看叫水球還差不多!兄弟們坐好了我們追擊!」

地球

某市郊區外的一座山上面,東方明等人穿著雨衣旁邊架著望遠鏡,旁邊的旁邊有三頂帳篷,今天眾人接受了欒小雷的提議前來看看流星雨,結果流星雨還沒有等來,雷陣雨到時提前來了,沒有辦法,來到來了,眾人決定穿著雨衣等待著流星雨的到來。

東方明趴在望遠鏡錢,凍得打著哆嗦,說道:「欒小雷!我告訴你,以後再出來請看好天氣情況!OK?!」


欒小雷說道:「可能是我大意了!下次我一定會做好萬全的準備的!」

何小迪拿著一桶泡麵說道:「你們就不要討論這些有的沒的了,你們告訴我怎麼吃飯啊!連個熱水都沒有,面都泡不開。」

郭小康說道:「要什麼熱水,你不是喜歡把桶裝面當做乾脆面吃嗎?你直接干吃!省時省力還省水。」

何小迪悄悄的拿出泡麵王的披風,然後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嚴肅的說道:「自從我當了泡麵王,我就發誓不吃沒有泡開的方面面!身為泡麵王我就要以身作則!」

欒小雷看著何小迪鼓起了掌,說道:「這披風你還隨身帶著啊!」


泡麵王何小迪摸著披風上的泡麵王三個字說道:「身為泡麵王我就要有泡麵王的覺悟!」

轟隆一聲巨響,天空中打了一聲響雷,東方明抬頭看看天說道:「拉倒吧!回帳篷裡面吧,今天是不會有流星雨了,倒是有雷陣雨。」

冷月陰著臉站在一旁說道:「東方明!」

「到!」東方明瞬間移動到了冷月的身旁,這個技能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學會的。

冷月一字一句的說道:「以後我不希望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了解~!」東方明立正站好,非常嚴肅的回道。

冷月氣呼呼的鑽進了帳篷,東方明這才鬆了一口氣,東方明陰著臉對欒小雷說道:「聽見了沒有,她不希望這種情況出現第二次!」

隆隆又是一聲巨響,郭小康無奈的說道:「看來今天是看不到了!」

「我看未必!」李小飛說道。

「何以見得呢?」東方明問道。

「你們看天上!」李小飛瞪著大眼看著。

眾人順著李小飛指著的方向看到一顆巨大的火球從天而降,達建仁說道:「這他娘類不是流星雨!這是……..」

「隕石!!!!!」

小攻的飛船上面,小受拚命的控制著操控桿,小攻說道:「小受!控制住!只要不撞到大岩石上我們就可以活下去!」

小受咬著牙堅持著,說道:「我儘力!」

「不是儘力,是一定!」


東方明眾人急匆匆的向「隕石」跑去,他們想要看看這個東西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空中,雷特斯的飛船也來到了地球,雷特斯觀察著下面說道:「這顆星球上面好像有生命存在啊!」

科里亞說道:「探測儀沒有檢測到逃犯的訊號。」

雷特斯說道:「繼續觀察!」

此時一聲響雷從天而降,咔嚓一聲擊中了雷特斯的飛船,嗡嗡嗡……..船內的警報響了起來,飛船開始傾斜,然後又是一聲炸雷,再次擊中了飛船,雷特斯手中的操控桿開始不受控制,他吼道:「兩次!這幾率去買彩票好了!!!!」

咔嚓…….第三下…….

飛船不受控制的向地面撞去……..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終於把鏡頭拉到了地球來了啊!!!」欒小雷說道:「是時候大顯身手啦!」

下一章的幸運將軍:相遇!地球人和外星人!能碰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望著窗外,鳳月汐不由感慨,景是好景,不知為何,她卻覺得渾身不自在!

注視良久,方突覺這世間不知何時竟是如此安靜。

「別找了,這個叫什麼神殿的地方邪門的很,從進了這裡那傢伙就沒開口過,就好像不存在一樣!」雲夙一見鳳月汐的神情便知曉她的在想什麼,扁嘴說道。

「是嘛!」鳳月汐緩緩靠向床頭去,誠然如雲夙所言任她如何,她手臂上封印還是不見任何動靜。

「不奇怪,那傢伙雖看不出什麼來頭總歸不是什麼好玩意,像這種道貌岸然的地方自然不會允許他的存在!」雲夙說著有些陰險的笑笑,甚至有些幸災樂禍。

鳳月汐睜開原本輕眯的眸子瞥了眼過去,又再次眯了起來,淡淡的道:「物有類聚,你又是什麼品種?」

雲夙一聽,冷不丁的便要反唇相譏,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哼」了一聲自行從鳳月汐手心內飛出離開屋子,至於何時回來鳳月汐沒興趣,她只要知道它最終還是得乖乖回來便行。

這點作為另一個當事人,雲夙無比清楚。

但傲嬌的它沒出去一會,便被一種龐大的力量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看到有些頹敗的雲夙,鳳月汐蹙眉,這聖靈子的強大果然不可小覷,怕就怕她那邊剛死裡逃生這邊又危機重重,哪怕只是透過青鳥的記憶,她還是清晰的記得對方當初存了滅她之心,只不過後來又莫名奇妙改了主意。

此時的鳳月汐對自己的處境生出一絲無力,這條命似乎十分不被待見啊!

接下來幾日,一人一靈十分安分守己的待在屋裡,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愜意的不行。

唯一遺憾的是,鳳月汐身上的傷除了沒有一開始痛的錐心刺骨外,似乎不見任何起色,動作一大仍是流血不止,看著凈身後滿缸血水,雲夙搖頭。

而鳳月汐初步為自己卷了層紗布確定不至於裸身示人,便雙手微張。

這時就見一朵白花花的雲,一溜煙的竄了過來,從雲身里探出一部分充當手又扁平了自己的身軀拽著一頭紗布繞著鳳月汐開始轉圈,幫著鳳月汐的傷口饞上紗布。

這個動作幾日里沒少做,熟練的很。

誰叫這該死的雲渺神殿連個下人都不配給給她們,或者說除了送送洗澡水以及飯菜,完全由著屋裡的她自生自滅。

鳳月汐不是嬌氣的性子但有一點風雨無阻,秉承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原則,愣是堅持每日一次的洗浴,也正因為她的這個癖好,她身上的傷頻頻遭遇血光之災,每每弄得雲夙氣得跳腳。

見過講究的沒見過不顧性命還這麼講究的,命都只剩半條還這麼愛乾淨,這不是講衛生這是病!

一次兩次之後,那傷口好好壞壞,看的雲夙揪心,只嘆自己悲乎的命運,怎麼就載在這麼個人手上。

為防情況更加糟糕,雲夙只能認命的當起了搬運工。

馱著鳳月汐回到床上,雲夙嗖的一聲從她的身下抽出,躲到一邊黯然神傷去,這時候它是多麼想念那位嘴賤的青鳥啊,至少碎嘴的時候還可以換換班。

鳳七洵從第一日來過之後,幾日里未曾再踏足更不用說那位神殿的主人。

。 就這樣又過了幾日,鳳月汐的傷總算好了一點,至少不會因為幾個動作而傷口崩裂。

這一點倒是讓收到消息的鳳七洵驚訝的挑高了眉頭,傷成那樣這一點時間便有次效,當真讓他刮目相看。

這時一縷檀香飄來,下一刻,聖靈子白衣裊裊的身影已立在窗前。

鳳七洵抬眸掠過對方望向窗外的半空,譏笑的開口:「名不虛傳,雲渺神殿的防護果然不是什麼牛鬼蛇神都能闖的了!」

聖靈子無聲靜立,但見鳳七洵桌前的茶盞自行向他飄浮而去,一雙白玉無瑕的手輕輕一執,衣袂翩翩又是陣陣檀香四溢:「在你決定帶她來到神殿,不是已經料准了這一切?」

鳳七洵一笑對聖靈子的話不置可否:「那也要其他人鍥而不捨才行!」為了那個人,他們當真是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所以說,他又怎麼能讓那些人失望?

一瞬間,鳳七洵看似風清朗月的笑容多了一抹殘戾。

聖靈子望著某處天空久久,直到所望之處傳來一絲微乎其微的異動,一聲嘆息過後,身影已然飄遠。

鳳七洵起身步入庭院,抬頭看向永遠碧波浩瀚的半空,嘴角那抹笑始終不曾淡去。

又是半月過去,鳳月汐仍然深居簡出十分配合的當個寄人籬下的客人。

但她的傷在幾天前便已經痊癒,可那些藥材仍是一天天的送來而她同樣一口不剩的喝下,聞著葯香,卻又別與昨日,似乎。。沒那麼嗆鼻了!

「好東西啊!再這樣調理下去用不了多久,你這隻瘦皮猴估計就能長成小肥豬!」雲夙嘖嘖出聲,說出她所服之葯的藥性。

鳳月汐內視了眼自身體內的情況,比起之前的弱不禁風,起碼不會走兩喘三,沒想到此番因禍得福。

「哼!也不枉小爺當了你這麼久的下人!」直到之前它才明白鳳月汐為何那麼堅持每日里一定要洗浴,除了她本身有潔癖的原因更是因為傷口的關係。

一般人只以為靜養靜卧是對傷口癒合最好的方法,但其實必要的移動對傷口上的肌肉才最有效,當然,前期傷口的撕裂會慘不忍睹但後來的癒合情況足以讓你覺得值得,看現在活潑亂跳的鳳月汐便知一二。

會心一笑,鳳月汐開始修鍊,在她看來不需要多久,安逸的日子便會被打破,如今的她除了必要的休息之外更要做的是如何提升自己。

經過黃泉一役,讓她知道自身太多不足。

因為這個假丹田,許多事她無力回天,能做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誰讓她離了半石寸步難行。

雲渺神殿的靈氣充足而純粹,鳳月汐修鍊的十分順利,難怪世人皆視這雲渺神殿為聖地,除了本身所代表的意義,估計空氣中連綿不絕的靈氣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一日一日,鳳月汐一邊修鍊著一邊也等著離開的時間。

而離開的時間正是此後沒多久。

那一日,消聲滅跡近一個多月的鳳七洵連同那輛拉風的玉生香車出現了。

。 嗡嗡嗡……..雷特斯的飛船里的警報響個不停。雷特斯拿起槍,砰的一下打爆了警報器,說道:「媽的!啰啰嗦嗦個沒完了!」

雷特斯從搖搖晃晃的從座位上起來,說道:「看來我們是墜落了!你們有沒有事!?」

科里亞頭朝下屁股朝上的趴在地上,說道:「看來是沒有事!」

貝里斯趴在了達克尼斯的身上,說道:「我也沒事!」

達克尼斯一腳踹開了貝里斯說道:「敢吃老娘豆腐!你這個淫賊!」

慧慧在一旁大叫道:「啊!!!!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飛船外,東方明眾人穿著雨衣來到了這個龐然大物面前,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才怪呢!他們可是見過世面的人啊!

欒小雷看著這艘飛船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東西應該叫做飛船!外星人的!」

「用的著你來猜嗎?!」郭小康不屑地說,「和斯特拉他們那邊的飛船很像。」

何小迪吃著「手抓桶面」說道:「難道外星人來入侵地球啦!?」

達建仁說道:「你看過那家外星人去入侵別人的星球飛船墜毀的?這明顯就是被雷劈下來的!」

「哦!原來是遭雷劈了啊!」何小迪吃著被捏碎的桶面說道:「真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