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無用的!」紫天運聲音淡淡的傳開,此刻的他仿若得道神仙一般,臉色平淡。

青陽眼皮直跳,這副形態是怎麼回事?

「給我轟殺!」青陽怒吼一聲,卯足所有的力量,身上的一星紋體徹底亮起,一劍斬落,氣勁暴瀉,將這天地斬得呼嘯作響,仿若崩塌。

但是紫天運沒有什麼動作,只是單手微微一揚,嘴上緩緩道:「以我的感情作為代價,換取這一身極樂天光軀,你這幻境,對我無用。」

咔擦咔擦。

下一瞬,這天地開始猶如蜘蛛網一般碎裂,發出令青陽不敢置信的聲音。

「怎麼可能!還沒到一刻鐘啊!」青陽震驚了。

開始轟塌的世界讓得青陽瞪大了眼睛,這紫天運居然真的破了他的瞳術,這是破天荒的第一遭啊!

唧唧!

外界的紫生極樂界開始消散,而同時紫雲眾弟子忽然發覺,青陽的氣息一蔫,雙眼和口同時濺出大量血紅的血液,渾身散發著血腥的氣息,狼狽不堪。

「哈哈哈哈!」紫天運一身透明的紫色,仰天長笑。

「夏凌,此時不開啟神禁,更待何時?!」紫天運對著氣和殿內一聲低喝道。

唉。

仿若有無盡嘆息般,一道身影從氣和殿內緩緩走出。

而其口中有著三個字傳出:「神禁啟。」(未完待續。。)

ps:強者不是使出最強一擊的那個,而是承受了最強一擊后,不倒的那一個。 伴隨著那三個嘆息的字語,一道洪荒遠古的氣息陡然從氣和殿內蔓延而出,所有弟子在此刻都是面色凝重的望著氣和殿,那裡彷彿有著什麼恐怖的東西要瀰漫過來一般。

那股洪荒遠古氣息,讓人聞之色變,頭皮發麻。

「咳咳!」

青陽止不住地咳著血水,同時單膝半跪在地上,艱難地喘著粗氣,他那蒼白的臉龐沒有絲毫血色,不難看出,他已經是窮弩之末了。

「可..惡!連邪眼都被他破了…難道,要敗在這了么?爹…娘…孩兒沒用。」青陽那無法睜開的雙眼有著撕裂般的疼痛,使得他分不清何是血,何是淚!

嗤嗤!

忽而一道黑暗的結界從氣和殿猛的彈出,將青陽的身體籠罩而去,緩緩放大。那股洪荒遠古的氣息讓青陽渾身一震,同時他開始緩緩顫抖了起來,在結界里,他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氣息?即便那氣息十分的孱弱!

唧唧!

青陽想要睜開雙目,但那雙目卻是濺出更多的血水來,根本睜不開,有的只是更加深刻的撕裂之痛,這讓得青陽頭痛欲裂。

「啊!」

青陽雙手捂面,拼了命想睜開眼睛,他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他想睜開眼睛,他想看他們一眼,哪怕一眼,哪怕如今已經做不了什麼,也要看一眼!

「哈哈哈!」一道猙獰而森然的笑聲從紫天運的口中傳出,他眼睛里有著無盡的得意之色,只要這遠古神禁一開啟,任青陽實力再強,也終不可能逃出這裡!

「你是不是感受到那兩個人的氣息了啊?哈哈…沒錯!我告訴你,他們就是你的父母!一年前他們被我抓來。本想直接殺了他們兩個,但這並不足瀉我心中之喪子恨啊!隨後我又料到你今後必會找上門來,所以就為你設計了這麼一場感人至深的相逢,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感動,很想感謝我啊?哈哈哈!」紫天運仿若瘋狂地道,此刻的他,連那些紫雲弟子都是十分畏懼,無人敢直視他仿若魔鬼般的猙獰臉孔。

轟!

結界猛的張開了出來,一種穿越時空般的洪荒感將眾人震撼得無以加復,這種陣法。太可怕了!

整個結界里瀰漫著黑色的霧氣,那些霧氣里有著十分恐怖猙獰的波動,讓人感到頭皮發麻。而就在那黑霧最濃密的地方,有兩個十字架高高聳立著。

其上!

有兩道血肉綻開的身影,披頭散髮看不出面容。但從那乾涸的血跡來看,他們已經被掛在此處經受刑罰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爹!娘!」青陽忽然痛哭出聲。他眼睛再度濺出大量的血水。唧的一聲,青陽居然是睜開了眼睛!

天哪!

那眼睛里到底有著什麼,那碎裂開來的眼球讓人見之發毛,而不斷湧現出的血水更是將其眼眸徹底染紅而去,血絲如同蜘蛛網爬滿其瞳孔,更讓人心顫的是。那眼球里居然沒有絲毫焦點,仿若失明一般。

沒錯,就是失明了。

青陽此刻眼前一抹黑,那撕裂的疼痛他絲毫不在乎。哪怕痛得渾身痙攣,他也不在乎,他雖然看不見,但是他的王識還在!他還能感受!在結界的深處,他能清晰地感受那熟悉的兩道的氣息。

那氣息奄奄一息,但是青陽卻是溢出了心酸的淚水。他終於再見到了父母!

「吼啊!」

青陽忽然仰天嘶吼,那聲音中有著慟人的暴戾和悲憤,讓人聞之色變。

「紫天運!你這雜碎!你這沒人性的畜生!我要宰了你!一定要宰了我!」青陽嘶吼著咆哮,歇斯底里。

「你怎可如此對我父母!」

紫天運聞言嘴角有著一抹邪惡泛起,陰寒道:「呵呵,你想宰我?怎麼宰?你如今王氣一掏而空,還能做得了什麼啊你?再說了,我對你父母多好,我日夜用天神雷轟炸他們,但卻又用守神丹吊住他們最後一口氣,若不是為了安排你們重逢,我還不忍浪費這麼多資源呢,哈哈!」

紫天運的話語幾近變態,聽得眾弟子面色一變,心中有著無盡寒意和恐懼升起。

「你……」青陽聞言氣得再是吐出一口淤血,雙目雖然已經失明,但卻是彷彿有著無盡火焰冒出一般,要將紫天運生生吞食而去。

「我…我殺了你!」青陽怒吼一聲,漲紅著臉,腳下狠狠一踩,化作一道箭影暴沖向紫天運,即便是王氣沒了,他還有體魄,還有魄力!

「喲…真是強悍的體魄啊,不知道你怎麼修鍊的,不過光有蠻力卻是無用啊!別忘了,我是任督境強者啊!」紫天運雖然也幾乎耗盡了王氣,但卻是比青陽好多了,所以眼下看著那道暴沖而來的身影,也是絲毫不懼,反倒是森冷的笑著。

「雜碎!」

轟!


體內魄源瘋狂轉動起來,青陽忍著身體各處傳來的匱乏和疼痛感,憑著那股衝天的怒氣,揮出了重重的一記沖拳!

一抹紅色中夾帶淡淡青光的魄力瞬間猶如液體般蔓上了青陽的拳頭,使之拳頭看起來更加攝人心魄!

「恩?這是什麼?」紫天運見狀眉頭一挑,心頭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但青陽的拳頭完全不由他思考,瞬間來到了其可憎的臉龐上。

「啊!去死吧你!」

碰!

猶如驚雷一般,咚的一聲紫天運的王氣護罩徑直被轟碎而去,其身軀伴隨著那強力的一拳,生生被轟出了幾丈之外!

而那拳頭上的魄力也是毫不猶豫地轟向了紫天運的精神海中。


「居然還會精神海攻擊!你這臭小子!」紫天運吃痛得道,同時甩了甩頭,緩緩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先前那一擊,若非他本身是任督境強者。精神海足夠強橫,否則一擊恐怕就會要了他的命!

這時,紫天運的臉色也是徹底陰沉起來,他怒了。這臭小子還真想打不死的蟑螂,每每欲死之際總是會冒出一些未曾見過的手段來,他一定要殺了青陽!

「夏凌!天雷伺候!」

青陽聞言立即轉頭望向氣和殿那道身影,那灰色的瞳孔里有著怒火串燒著。

「還不趕快執行命令!夏凌!」紫天運見那夏凌似乎有些遲疑,旋即怒喝道。

夏凌聞言身軀一震,旋即臉上湧現一抹不忍的複雜神色,他看著那道渾身鮮血的身影。心中也是泛起了一股痛楚,曾經那個孩子,自己可是把他當做傳衣缽之人啊。怎麼今日,卻是刀刃相向?

「為什麼?」青陽已然知道那人是誰,聲音嘶啞的問道。

「唉。人不由己。」夏凌緩緩嘆了一口氣,手中有著一塊黑色的禁牌。

「還不趕快動手!」紫天運見狀。單手狠狠一掃。將那夏凌隔空扇到了幾丈之外,後者連連吐血,痛叫出聲。

夏凌掙扎著站了起來,望了望青陽,閉上了眼睛,同時戚聲道:「老夫為紫雲門賣命也有十幾年了。如今。卻是要為了這孩子,做出一些不逆之事了。紫天運,老夫效勞的是紫雲門,不是你這惡徒!」

夏凌話語剛落。手中黑色禁牌一道黑光閃起,那遠古神禁內此刻卻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轟隆隆。

原本那兩台十字架此刻卻是緩緩消散,而那黑霧也是緩緩散開,青陽的父母兩人此刻也是失去了支撐般從天際掉落下來。

「什麼!你這叛徒!」紫天運的眼睛快要突出來了,怒喝一聲,旋即一道恐怖的王氣暴涌過去,將夏凌的生機徹底扼殺!

「夏前輩!」青陽見狀凄然大喊一聲,一股無力感從自己那鬆軟疲乏的身體傳來。

「混蛋!雜碎!我要…我要撕了你啊!啊啊啊!」青陽真的無法再忍受了,因為他自己,身邊的人一再受到傷害和生命威脅,他瘋了,拚死了他也要宰了眼前這老匹夫!

「哈哈哈!」

「你倒是來啊!」紫天運猖狂一笑,挑釁道。

「夏凌不來,我來!」紫天運單手猛的一招,那道黑色禁牌立即飛到了他的手中。

「天雷罰!」

紫天運大喝一聲,一道粗壯如龍的紫色巨雷便是從結界上空劈下。

轟咔!


「唔啊!」

青陽根本沒有力氣閃躲,那天雷毫無保留的傾瀉在其身上,一道驚天劇痛從身上傳來,皮肉徹底綻開,連血液都是變成了黑色,被生生燒焦了!

轟隆!

又是一道紫色天雷滾下,這一次居然不是轟擊青陽,而是青陽的父母!

「不!」

咚!

青陽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雙手一撐,咚的一聲便是跳躍到了其父母的上空。

轟咔!

又是硬生生吃了一道雷電,青陽被狠狠地轟進了地面里。

此刻的青陽,沒有絲毫人樣了。血肉模糊不說,其臉龐更是被血水覆蓋,血淚不分。他此刻的意識快要模糊了,那種劇烈的疼痛將他的神經徹底模糊了。

但是,他的雙手卻是僅僅的抓住身前父母的手。

「爹…」

「娘…」

「孩..兒…來救你們了啊。」虛弱無比的聲音從青陽那唇齒裂開的嘴中傳出。

青林和於若琴在這一年間被折磨得早已沒有人樣,意識更是深深的沉睡了而去,那是一種下意識的自我保護,而此刻青陽抓住了他們的手,那股熟悉的觸感,讓得這兩人的眼睛都是微微一顫,在那眼角處,彷彿有著晶瑩的淚水湧出,但是他們的意識,依舊沒有醒來。

「啊啊啊啊啊!」

看著父母如今的模樣,青陽徹底痛哭,那是鬼神皆驚的慟叫聲。

在模糊的意識里,青陽的腦海里忽然閃過紅菱的身影。

突然,青陽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一隻血手緩緩顫抖動彈著,手上羅戒忽然閃了閃,兩枚散發著亮澤的丹藥出現在其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