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爸!」

「老郝!」

郝寧、郝一一還有他們的母親全都一驚,朝著郝鑫鵬大喊道。

就連羅教授也是震驚不已,他從來沒有看到有人施針,直扎心臟位置的,這不是要人命嗎?

不過這個時候,顧銘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專心致志的行針。

一股混沌之氣順著銀針到達了郝鑫鵬的心臟,然後把郝鑫鵬的心中給徹底的封了起來。

在封住郝鑫鵬的心臟之後,很快郝鑫鵬的痛苦之色就消失不見,整個人就像是睡著了一般,沒有一點知覺了。

第一針,顧銘只是避免意外的發生,所以封住郝鑫鵬的心臟,下面才是給他治病。

只見顧銘翻雲覆手之間,十八根銀針從顧銘手裡扎進了郝鑫鵬的身體。

「陰陽還魂針?」

見到顧銘的手法之後,羅教授不由的驚呼出聲。

此時顧銘已經行針完畢,聽到羅教授的驚呼,顧銘不由側目道:「羅教授認識這種針法?」

陰陽還魂針,早已經失傳了,顧銘並不知道這一點。

「不瞞顧先生,老夫手裡就有一本陰陽還魂針的秘法,只是年代久遠,書有些殘缺不全,我用了畢生精力,可是還是沒能參悟透缺失的部分,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能夠見到顧先生施展這種針法,老夫死而無憾了。」

此時羅教授對顧銘十分的佩服和恭敬。

「哦,既然羅教授有秘法之書,何不拿來,我給羅教授補全就是了。」

這陰陽還魂針,對於顧銘來說,只不過是最普通的針法了,貴為無上神境的神,他的針法何止千萬種。

「真的?」

羅教授見顧銘如此一說,整個人興奮的跳了起來。

羅教授剛剛也想過讓顧銘教自己,可是轉念一想,這種東西都是師門內教的,不會輕易傳授給其他人,能夠讓他在一旁看著,羅教授就感到已經很榮幸了,所以就沒有再敢奢望。

但是他沒有想到顧銘竟然如此大方,要幫他把陰陽還魂針的秘法之書補全了,這可是對於醫界來說,是筆寶貴的財富。

看到羅教授一把年紀,竟然跟著小孩子一樣,顧銘微微的點頭笑了笑。

「顧先生稍等,我馬上就去。」

說完,羅教授轉頭就跑了,速度比一些年輕人跑的都快。

「顧先生,我父親他……」

看到顧銘已經行針完畢,郝寧小心的問道。

「等十分鐘之後,我給郝總起針,因為郝總的病耽擱時間太長,所以一次不能治癒,只要在治療兩次,就能痊癒了。」

顧銘解釋道。

「太謝謝顧先生了。」

郝寧一家都對著顧銘感謝著。

十分鐘之後,顧銘把針起了,郝鑫鵬很快就蘇醒了過來。

「爸,你沒事了吧?」

見到郝鑫鵬醒了,郝一一撲過去問道。

「沒事了,感覺好多了。」

郝鑫鵬此時神清氣爽的,別提心中多痛快了。

「哦,對了,顧先生還沒有吃飯,一一,你去吩咐保姆,趕緊做點飯。」

此時郝寧這才想起來,顧銘還沒有吃飯,剛剛在酒店裡面的聚餐被方文攪了。

「我自己去吧!」

郝一一親自去給顧銘做飯去了。

「怎麼回事?」

見到這個時間,顧銘還沒吃飯,郝鑫鵬的臉頓時有些不好看了,然後對著郝寧問道。

郝寧具體的也不太明白,不過還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跟著郝鑫鵬說了。

「哼,方永元父子太無法無天了,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竟然敢得罪顧先生,郝寧,你吩咐下去,讓方氏集團不要在大康市出現了。」

郝鑫鵬一臉冰冷的說道。

一個方氏集團,郝鑫鵬根本沒主在眼裡,竟然敢得罪郝家的貴客,那就讓他付出代價。

不過,這一切全都是建立在郝鑫鵬對方家的了解,確切的說是對方同山的了解。

因為方同山很不喜歡經商的方永元,更是放出話來,把他趕出了方家。

這件事只有他們三大家族的幾個重要人物知道,並沒有人外傳。

顧銘沒有說話,他也沒有必要為方家父子求情,郝鑫鵬喜歡怎麼做,那是他的事情。

郝寧走了,不過很快就回來了,手裡拿著一摞文件。

「爸,我已經交代了,方氏集團會在一個星期之內從大康市消失,還有你要的咱們郝家的產業也都在這裡了。」

郝寧把一摞文件放到了郝鑫鵬面前。

「葉先生,你的救命之恩,郝某無以為報,這裡都是我們郝家的產業,你隨便挑一家,送給顧先生了。」

郝鑫鵬把一摞文件推到了顧銘面前道。

「不用,我已經收了你們一張卡,這些就夠了。」

顧銘微微的搖了搖頭。

他不想要什麼公司,更不想因為救了郝鑫鵬,就獅子大開口。

他之所以救郝鑫鵬,是因為郝鑫鵬為人不壞,如果郝鑫鵬是個惡人的話,就算千萬診金,顧銘也不會管的,這也算是他們之間的因果。 「顧先生,求你一定要收下,否則郝某內心會一直不安的。」

郝鑫鵬說的很誠懇,並不像做作的樣子。

「那好吧!」

見郝鑫鵬這個樣子,顧銘點了點頭。

隨便翻了翻那些文件,顧銘內心也是有些震驚,因為郝家涉及的產業太多了。

「劉氏集團,第三師幼學校!」

顧銘突然在這些文件裡面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因為顧青筠就在這裡上學。

「這個劉氏集團也是你們家的?」

顧銘不解的問道。

郝鑫鵬點了點頭道:「劉氏集團也是我們郝家注資的,現在集團總裁是劉文星,算是我們郝氏集團的一個下屬集團企業。」

顧銘聽到劉文星的名字,不由的笑了笑。

「那就這家吧,我女兒正好在這個集團名下的一所學校上學。」顧銘把文件遞給了郝鑫鵬。

「郝寧,馬上把劉文星叫來,另外帶著轉讓合同,以後劉氏集團就是顧先生的了。」郝鑫鵬馬上對著郝寧說道。

郝寧點了點頭,開始給劉文星打電話。

「飯好了,顧先生快點來吃吧!」

這個時候,傳來了郝一一的喊聲。

「顧先生,我女兒可是很少下廚的,不過廚藝很好,我今天沾顧先生點光,也嘗嘗女兒的手藝。」

郝鑫鵬笑著,把顧銘請向餐桌。

「嗯,真香呀,怎麼這個時候才吃飯呀?」

就在郝鑫鵬和顧銘打算去餐桌吃飯的時候,大廳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的青后男人走了進來。

跟著他一起進來的還有兩個中年人,看那神態,彷彿來郝鑫鵬家就跟著自己家一樣。

「哥,我聽說你病了,而且病的還挺重的,所以我特意給你找了吳神醫來看看。」

一進門,一個略微有些禿頂的中年人對著郝鑫鵬喊道。

這個人就是郝鑫鵬的弟弟郝鑫志。

「大伯,吳神醫可是醫協會的人,是我爸花了大價錢請來的。」

一個青年走到餐桌前,用手捏了一塊肉放進嘴裡,然後對著郝鑫鵬說道。

「郝雨,把你的臭爪子拿開!」

見到郝雨直接下手抓,郝一一狠狠的拿筷子在他的手背上敲了一下。

「哎吆……」郝雨疼的一叫:「姐,你下手也太狠了。」

「你在下手,我就給你剁下來。」

郝一一瞪了郝雨一眼。

郝雨撇了撇嘴,沒有敢在說話,直接去大廳坐到了沙發上。

郝一一最看不上她這個堂弟,整天遊手好閒的,就知道惹是生非,郝家的名聲都要被這個傢伙敗壞了。

「鑫志,不用麻煩了,我的病已經被顧先生看好了。」

郝鑫鵬對著郝鑫志淡淡的說道。

郝鑫鵬對於自己的這個弟弟並沒有什麼感情。

郝家現在都是靠郝鑫鵬一手支撐著,而郝鑫鵬只會吃喝玩樂,而且還有一個比他還敗家的兒子。

別看郝鑫志沒有什麼能力,但是總想著把郝家家主的位置弄到手,想要讓郝鑫鵬退居二線。

不過現在看來,即便是郝鑫鵬退了,後面還會有郝寧接手,所以郝鑫志心中很不平衡,想著找機會把郝鑫鵬一家趕跑。

他在聽說了郝鑫鵬的了重病之後,馬上就高興的不得了,於是找了這個所謂的吳神醫過來了。

當然他不會真的給郝鑫鵬看病,他只是想讓郝鑫鵬死的快點,來給加點料而已。

「看好了?就是這個小子看好的嗎?」

郝鑫志心頭一驚,他可是聽說郝鑫鵬的病很重,再看顧銘也不過就是一個小青年,能有那麼高的醫術?

「郝總,雖然你現在面色紅潤,但是呼吸急促,眼中神光渙散,好像你的病並沒有真的看好吧?」

這個時候,跟著郝鑫志一起來的吳神醫說話了。

「哥,有病就要看,你瞞著我有什麼用呀,我一片好心請吳神醫過來的,你看看多厲害,只看了一眼,吳神醫就知道你的病沒看好,你別被這小子給騙了。」

郝鑫志對著郝鑫鵬勸說道。

「就是,大伯你別信這個小子的,一看就是個騙子,你還是讓吳神醫看看,你可是郝家的頂樑柱,你倒了,我們郝家可就完了。」

郝雨在一旁也跟著說道。

「郝雨,你給我閉嘴,你在說顧先生是騙子,信不信我抽爛你的嘴。」

郝一一見郝雨竟然罵顧銘是騙子,頓時就急了。

她可是知道,自己當初說顧銘是騙子,最後還不是求著顧銘回來的。

「姐,我說這小子是騙子,又沒說你,你幹嘛那麼生氣,你不會是看上這小子了吧?」

郝雨撇嘴說道。

「你這個混蛋……」

郝一一跑過來就要給郝雨兩巴掌。

「好了,有客人在,不要瞎胡鬧!」郝鑫鵬厲聲吼道。

郝一一狠狠的瞪了郝雨一眼,然後轉身回了房間。

「鑫志,我的病確實好了,所以也就用不到吳神醫了,不過你的好意還是心領了。」

郝鑫鵬淡淡的說道。

但是他壓根就不相信郝鑫志會這麼好心,給他找醫生看病,他巴不得自己早點死,這一點郝鑫鵬還是心裡清楚的,只是一奶同胞,自己的親弟弟,郝鑫鵬也就不計較罷了。

「郝總,我敢用性命擔保,你的病並沒有治癒,你肯定是被人騙了。」

吳神醫信誓旦旦的說道。

看到吳神醫說的這麼肯定,郝鑫鵬不由的把目光放到了顧銘的身上,畢竟是顧銘給他治療的。

「郝總,他說的沒錯,你的病確實沒有痊癒!」

顧銘不否認的點了點頭。

「這……」

郝鑫鵬心中一驚。

剛剛他一直都在沉睡中,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治療結束,也沒有人告訴他,他的病並沒有痊癒,而需要在治療幾次,所以郝鑫鵬誤以為自己的病全好了。

「哈哈……怎麼樣,這下他自己都承認了吧?大哥,你還是讓吳神醫給你看看吧,省的被耽擱了病情。」

郝鑫志大笑道。

郝鑫鵬此時有些動了心思,但是礙於顧銘在這,也不好意思直接就讓吳神醫給他看。

「郝總,讓對方給你看看也無妨,說不定他能一次給郝總治癒呢!」

顧銘毫不為意的笑了笑說道。

「那就有勞吳神醫了。」

郝鑫鵬這個時候對那名吳神醫也客氣了起來。 吳神醫微微額首,裝出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然後微閉雙目,給郝鑫鵬把脈。

片刻之後。

「郝總,你這是心脈受損,因為時間太久,造成五臟六腑也出現了損傷。」

吳神醫淡淡的說道。

「吳神醫,那我大哥有生命危險嗎?」

郝鑫志一聽,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不過只是一閃即逝,然後裝出一副緊張的神態問道。

「如不及時醫治,怕是命不久矣!」

吳神醫沉吟道。

「那就有煩吳神醫給我大哥醫治,至於診金方面,多少都可以。」

萬欲妙體 郝鑫志急忙道。

郝鑫鵬聽了吳神醫的診治,判斷的和羅教授一樣,證明這個吳神醫還是醫術不錯,所以現在對這個吳神醫也有了一絲期待,畢竟顧銘自己也親口說了,自己的病還沒有治癒。

「醫病救人乃是我們醫者的責任,即便是你們分文不給,郝總這病被我遇到了,我也要出手相救的。」

吳神醫說的很是誠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