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用你的魂氣,將這大傢伙給煉化,化成液體。」墨凌霄道。

秦石有些驚訝,這屍體體型巨大,猶如一隻成年水牛,卻要煉化成液體。

「師父,我用哪一種獸魂好,是吞天狼王的還是鐵甲犀角獸的?」秦石問道。

「你融合成功了?」墨凌霄的聲音帶著一絲驚訝的喜悅,「之前我就覺得奇怪,你的體內似乎有兩種獸魂,看來你對這本《控魂秘術》還是掌握的不錯的。」

聽了師父的讚賞,秦石也頗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

「既然你有兩股魂氣,那麼我就教你用兩種魂氣煉化。」墨凌霄慢慢指導起來,而秦石也開始操作起來。

慕容幽幽二人本覺得無聊,坐在一起喝緋雪玩鬧。角落裡忽然一束幽然亮光閃起,二人抬頭去看,卻驚訝的發現,此刻的秦石正攤開著雙手,左右手各是一團詭異的氣息。

左手的氣息微微泛濫,慕容幽幽認識它,正是那吞天狼王的獸魂魂氣;但是右手那泛著灰色的氣息她卻不識,只好繼續觀察。

觀察之下,卻發現右手的這氣息竟然也是一團魂氣,而且是偏防禦的魂氣。

「這秦石竟然能同時控制兩種不同類型的魂氣,這就算是在上天域也是難以辦到的。」慕容幽幽好奇的看著秦石,口中小聲嘟囔。

只見他抬手將兩團魂氣頓時融合在了一起,隨後魂氣交融著朝著那靈獸的屍體而去,瞬間將這屍體包圍了起來。

灰藍色的魂氣,裹住這雪白的玄戰獅軀體,讓這有些陰暗的角落顯然的更加森然詭異。隨著魂氣的增加,灰藍色愈加濃郁,直到後來那白色的軀體已經盡數被這灰藍魂氣包圍,再也看不見它。

「魂氣煉化不似火焰煅化,你要做的只有用盡全力,將你最大的本領拿出來,煉化出它體內最有用的精華為你所用。」墨凌霄道。

秦石聽罷也不說話,只是暗自咬牙,將體內所有魂氣都提了出來,用在煉化這靈獸屍體之上。

兩團魂氣相互交融,此刻發出強大的力量,就算慕容幽幽離的頗遠,也能感受的到它的威力。只見那一團屍體漸漸變小,化作一團圓球形狀,隨後這圓球越來越小,最後只剩下拳頭大小。

秦石滿頭汗水,卻依舊咬著牙壓榨著自己的極限,想把體內僅存的魂氣再提煉出來,用在煉化這屍體之上。

「師父,怎樣?我覺得好像到頭了。」秦石傳音給墨凌霄道。

墨凌霄輕輕應了一聲,「差不多了,你攤開手掌,收回魂氣。」

秦石急忙照做,那灰色魂氣和藍色魂氣瞬間乖巧的回到了他身體裡頭,而手掌上面卻出現了紅色的一團液體和黃色的一團液體。

「這是什麼?」秦石見狀,驚訝的問道。

「這是那極北玄戰獅的精華,紅色的是玄靈液而黃色的是玄魂液。」墨凌霄道。


「玄靈液、玄魂液,有什麼用?」秦石道。

墨凌霄「呵呵」一笑,「這玄魂液便是煉製三階魂紋的必須之物,而玄靈液則是武者修鍊的好東西,一滴能頂上許許多多的仙靈丹。」


秦石大喜,急忙細細端詳手中兩團不同顏色的液體,只見二者濃郁渾厚,猶如彩色的水銀一般安靜躺在自己手心之中。 「一般的魂紋師能煉化出五滴這種液體已經很不錯了,也許是你擁有兩種魂氣的緣故,竟然煉化出了各十滴,真是天才。」墨凌霄感嘆道

秦石抑制住激動的心情,將這兩份液體分別用一絲魂氣包裹,然後丟進了戒指裡頭。

那麼大的一具軀體,結果只煉製成這兩小攤的東西,肯定是珍貴異常,自己也要小心保管。

如今一件事情落下,秦石急忙問道:「師父,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繪製三階魂紋,我怕來不及救那些女子。」

「你若是著急,現在就可以開始。」墨凌霄道。

秦石一聽這話,急忙走出屋子想去問司徒晴收集材料的進度,沒想到卻正好迎面遇到。

原來之前司徒晴將秦石等人安頓之後便著手幫忙收集那些東西,好在如今的司徒商會規模頗大,東西自然也多了不少,沒幾個時辰便便收集妥當。


只是司徒晴因為之前怠慢了慕容幽幽,所以這些材料堅決不肯收錢。秦石也識相,只拿取了十份魂紋的材料,將剩餘的還給你她。

「晴姑娘,我三人今夜想在商會過夜,請你再為我找間房間,小一點無所謂。」秦石想抓緊一切抓緊的機會,若是今夜能畫出一些魂紋,明天就能賣掉幾張就能買一些丹藥和其他東西。如今身上沒錢,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司徒晴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只是言語上太過客氣缺少了一份久違的親熱。

秦石也沒有多管這些,回房囑咐了慕容幽幽幾句,便獨自關在房間裡頭開始魂紋的修鍊。

「師父,我已經好久沒有刻紋了,你說我要不要先來幾個二階魂紋熱熱身?」秦石問道。

墨凌霄道:「若是你越階刻紋或者資質平庸或許確實要從頭開始,不過如今你有兩種獸魂,實力又達到了煉魂期,我覺得應該沒問題。」

秦石的內心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臉上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他迅速將那些材料分好了十堆,隨後一臉興奮的問起墨凌霄。

「師父,你要教我什麼魂紋?」

「現在適合這些材料的有三種魂紋,看你要學哪一種。」

「好,師父你說。」

「第一種,魔咒紋,能將你所有的攻擊轉化成心靈攻擊的模式去攻擊他人靈魂。」

「第二種,鳥渡紋,能使化龍境以下的武者在空中短暫滑行一段時間。」

「第三種,魔焰獵犬紋,能讓你用一片魂紋的代價召喚出一隻三階一級的魔焰獵犬,時間大概是半個時辰。」

聽了師父的介紹,秦石也有些難以抉擇。魔咒紋秦石不太清楚什麼用處,這鳥渡紋應該是和當日自己掉下地靈淵的時候用過的魂紋比較類似,只不過當日那個只有減緩墜落,而這個卻可以短暫飛行。


第三種魔焰獵犬紋能召喚出一頭凶獸,而且是三階凶獸,似乎最為實用。只是這三種都挺不錯,秦石充分發揚了中國人的中庸之道,想了半天他說道,「我都要……」

墨凌霄道:「教你都是可以,但是這一次你只能學一種,你覺得這次去救人,你應該學哪一種。」

秦石一愣,忽然發現師父出了這個問題原來是在教自己做人。他思索了半天,緩緩說道:「這次的對手是邢千山,若是和他單挑,必定是選前兩個合適。但若是救人,我會選擇將這十張,全部繪製成第三種。」

「哦?」墨凌霄問道:「能不能說說為什麼?」

秦石認真說道:「我去救人,只要拖住對方主力就可,若是召喚出十隻魔焰獵犬,相當於就是一支小型部隊。加上小龍和緋雪,基本能抗住邢千山和邢萬水兩個,剩餘的人基本就是嘍啰,我可以從容救出人,然後撤離。」

墨凌霄聽罷大笑了起來。

「臭小子還有點腦筋,既然都決定了,還不快點準備。」

秦石急忙跳了起來,臉色也變的十分正經。一刻他早已經等了許久,今天只要自己連續兩次成功,就能夠步入三階魂紋師的行列,就算自己的武道是個廢物,三階魂紋師在梵天城裡也是頂尖的存在。

此刻,夜開始寂靜下來,屋子外頭除了蟲鳴沒有別的聲音。

秦石枯坐了一會,覺得心已經完全靜下,便開始根據墨凌霄的指導,操作起來。

三階魂紋的製作可不似二階魂紋,要求之高,工序之雜,簡直另秦石聞所未聞。只要一個環節稍稍出錯,那麼整一塊魂紋就會完全作廢,所以就算是墨凌霄這種級別的魂紋師,在刻制三階魂紋的時候也偶爾會失敗。

此刻秦石用起兩種魂氣,交織起來開始煉化那紫金礦石。

紫金礦石是古加隆帝國最為堅硬的礦石之一,它不是金屬,卻形似金屬。同時也有著水晶的質感,非常的美麗。以至於帝國許多貴族都當它是裝飾之物,甚至有些會送給自己心愛的伴侶作為定情信物。

只是這紫金礦石雖然堅硬,但是此刻在這兩種強大的魂氣煉化之下,漸漸的融化了稜角,隨後變成軟綿綿的一團,猶如橡皮泥一般鬆軟,任人搓捏。

秦石手中的魂氣並未減少,他看了看煉化的時間,忽然一探手將那一份血蓮花扔了進來,煉化在了一起。

血蓮花通身赤紅,如今忽然落入那紫黃色的紫金礦石之中,那一抹紫黃頓時變的紅艷艷起來。又過了一陣,三種顏色開始交融,將這一塊金屬小塊上頭的顏色變成了紫黃和紅色錯雜的模樣,非常神奇。

秦石看了有些訝異,便詢問道:「師父,之前我煉化的時候,幾種材料的顏色都是混在一起形成一種新的顏色。材料多的時候最後往往是黑色,這也符合自然規律。只不過今天為何它們變成了紫黃和紅色間隔的模樣?」

墨凌霄道:「紫金礦石性寒而血蓮花性溫,二者本就不兼容。你的魂氣只是把他們揉在了一起,卻並不是將二者真正的融合。」

「那怎麼辦?」秦石急切問道。

墨凌霄微微一笑,「你之前不是到手了十滴的玄魂液,你以為它是拿來做什麼用的?」

這話一出,秦石豁然開朗。他急忙小心翼翼從寒月戒指中提取出一滴玄魂液,將他凝聚在自己食指的指尖。

「師父,怎麼用?」他焦急問道。

墨凌霄道:「別緊張,還有九分材料,你怕什麼。」

「魂氣不要斷,將這玄魂液慢慢的導入進去,速度一定要慢。」

秦石聽了這話,急忙照做。那一滴液體順著秦石的右手食指,慢慢導入到左手的金屬小塊之上。二者才微微碰觸,卻猶如兩塊吸鐵石一般猛的粘合在了一起,不願分開。

那彩色的金屬塊,遇到這玄魂液,猶如嬰兒見到母乳一般,拚命汲取。而這玄魂液也慢慢的與之融合,附著在這金屬小塊的表面。

秦石見到大為驚訝,本來這紫金礦石和血蓮花因為屬性不同而無法融合,可是此刻這一紫一紅兩種顏色竟然慢慢的淡化,而後交融在一起,漸漸變成一種暗褐的顏色,十分詭異。

「別分心……」似乎是感受到秦石的想法,墨凌霄急忙喝了一聲。秦石迅速收斂了心神,繼續使用魂氣煉化,一個多時辰之後,那三三見方的褐色小塊終於融合完成。

幾個時辰的心血,就是為了這個東西。好在這過程有驚無險,秦石將它捧在手中,心中一陣歡喜。

接下去便是刻紋和融魂。

這魔焰獵犬魂紋的紋路不算特別複雜,秦石輕易就掌握了畫法,他拿出刻刀沒多少時間就將圖案盡數刻畫了下來。

隨後便是融魂,這過程是魂紋成敗的關鍵,也是魂紋最後定品階的步驟。雖然秦石並沒有融魂過三階魂紋,但是他體內的兩種不同類型的魂氣卻幫了大忙。這吞天狼王的魂氣屬於敏捷型,偏柔;而鐵甲犀角獸的魂氣屬於防禦型,偏剛。

這一剛一柔的兩道魂氣在墨凌霄的指導之下不停衝擊著這金屬小塊的半成品,才用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忽然一陣光華閃動,魂紋漸漸成型起來。

魂紋的成型,是秦石體內魂氣鑲嵌到上頭刻畫的圖紋里和那金屬小塊真正的融合。魂紋之術是上古魂聖發明的東西,這詭異的圖案裡頭有著巨大的能量。三階魂紋,已經可以將這上古能量稍微釋放出一些,所以魂紋繪製完成之時,會有類似於武者突破的那種能量波動。

「轟!」

一陣白光閃耀,空氣里一陣能量波動微微散發,朝著外頭傳去。

「呼……」

秦石長長吁了口氣,癱坐在了地上。魂紋完成,雖然是三階下品,但是能成功,卻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這長時間的操作,幾乎掏空了他的身體,每一次刻制魂紋,都是一種殘酷的修鍊,沒有一定的心性,還真是讓人無法堅持。

「石頭,這時候你體內真氣枯竭,正是修鍊的最好時刻。你拿出一滴玄靈液吸收,千萬別多,多了沒用。」

墨凌霄的聲音有些著急,顯然他不想錯過這最佳的時刻。

秦石一聽這話,急忙照做。那一滴紅色的玄靈液凝在指尖,他張開大口,瞬間吞了下去。 玄靈液入口,秦石的身軀猛然一顫。一股磅礴的靈氣猶如一陣颶風,瞬間在他的五臟六腑卷了起來。

「師父,這東西……好強勁啊……」

秦石的身體瞬間變的赤紅,他急忙凝聚心神,用力將這磅礴的靈氣朝著那龍根之處導去。好在靈氣也算乖巧,並沒在秦石身體里肆虐很久,便排著隊順著經絡上涌。

後腦的龍根,猶如一隻怪獸,此刻張開碩大的嘴巴,大口大口吞噬著這濃郁的靈氣。

一邊吞噬,一邊轉化,一邊釋放真氣。

那龍根猶如一台運轉迅速的機器,瞬間完成了這一系列的過程。靈氣源源不斷的傳送跟龍根,而龍根也源源不斷的將真氣輸送到秦石的各處身體。

秦石的身體本來就饑渴不堪,此刻如此之多的真氣用來,每一個細胞都張開了嘴巴,用力吸吮起來,實力的提升非常明顯。

幾分鐘下來,那些靈氣被盡數轉化,而秦石的實力也提升了好大一段。他興奮異常,稍一估摸,發現若是再吸收兩滴這玄靈液,就能提升到煉魂期的三層。

「師父,這方法真是好用,我可以接著吸收嗎?」秦石興奮的問道。

墨凌霄道:「這玄靈液有一定的毒性,下一次吸收便是要在兩天之後,最好也是在魂紋刻制完成之後,那樣會事半功倍。」

秦石稍稍有些小遺憾,轉念一想卻又十分滿足。

正這時,外頭忽然響起敲門之聲,聲音有些急切,不知何事。

秦石剛在感知身體變化,本想緩一下再開,可剛要起身,卻發現外頭的人不知用了什麼辦法,門被忽然打開。

「秦石……」

一聲嬌呼,來者正是慕容幽幽。她臉上掛著急切,似乎是感知到秦石房間里的能量波動才特地過來查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