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時想著,或許那名女傭是有其他什麼事情要忙。」

「還有,當時想著,或許是女傭找錯,哪能想到這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局!」

傅自橫聽著戰盼夏的話,看著她的神情。

良久,傅自橫開口說道:「盼夏,這次的事,對你非常不利。」

「不單單是女傭口供和帶指紋的兇器,就在剛剛,又有新的證據。」

「技術人員已經攻破奧利芙的手機,我們發現奧利芙失蹤前,接聽過一個電話。」

「回撥過去,我們發現從你包包裡面傳來手機鈴聲。」

戰盼夏聽到傅自橫這番話,渾身力氣都像是抽干一般,軟軟倒在地上。

戰盼夏不明白自己和奧利芙究竟是得罪誰,值得對方這樣費盡心思陷害。 雖然老道士已經很把這個白小林給說服了,說是要幫他找她妹妹,並且幫助她妹妹擺脫畜生道的懲罰,但是也不能確定一個惡鬼,一個被別人控制的惡鬼會不會隨時出爾反爾,所以他得有所防範。

剛纔還狂風大作,剛纔森林裏面還陰森恐怖的,烏雲密佈的,這下子一瞬間全都變回了原樣。藍天白雲,晴空萬里的樣子!

太好了,終於收服了這個惡鬼,浪費了老道我這麼久的時間,終於又可以有時間周遊世界了!

老道士美美噠的喝了一口酒葫蘆裏面的美酒,哼着小曲,就又下山了。

老道士下山是想幫田大壯夫婦和朱氏夫婦他們辦兩件事情。

沒錯,他現在是把惡鬼給抓住了,但是田大壯他們一家人還是特別的擔憂,並且田大壯他們求他要幫他的丁丁,也就是啞巴兒子治好嗓子,還有朱氏夫婦也求他,想求他幫忙想個法子,讓他們朱家有後!

這朱氏夫婦成親15年,結果足下卻沒有一個子嗣,他們也找人算過命,說是什麼命中帶煞,前世因今世果,所以他們這輩子也別想有孩子了。

就算現在幫他們,讓他們有了孩子,老來得子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這下好了,一切的謎底都揭開了!

原來事情真相是這樣的!

朱氏夫婦,他們的前前前前世,是白小林和白小云兩個苦命的孩子的狠心父母,扼殺了他們到這個世界上走一遭的機會,一個掐死一個淹死,手段實在太殘忍了,所以閻王老爺也發怒了,就懲罰他們,永生永世沒有子嗣,除非是他們永生永世地做好事,做善事,方能有轉機的機會。

至於田大壯他們的兒子嘛,就是小時候受了驚嚇,身體上有殘留的鬼氣,導致他不能說話或者說話不正常,比較結巴,按理說吧,剛纔,當老道士收服這個鬼驅除丁丁身上的鬼氣後,他應該就恢復正常,能夠說出正常的話來,但是,原來丁丁的身上早就沒有殘留的鬼氣了,只是他自己留下了心理陰影,能夠說話卻不願說話罷了,不想說話罷了!

他心裏也許還在怪他媽媽,當年爲什麼要把他一個人留在山上,然後自己跑了!

丁丁的症狀很好改善,只要解除他的心理障礙,讓他的心結和心裏的怨氣全部的發泄出來,好好的和他父母溝通,其實解決當年的誤會,他的老媽並不是故意把他留在山上的,而且後來已經帶着他父親一起去找他了,只是沒想到他會被鬼抓走,誰也沒想到唄!

但是朱氏夫婦他們的問題就很難解決了!

首先吧,這件事情必須還要找一個閻王信任的人到地府裏面去走一趟向閻王求情,而且我還要給他面子,才能夠那順利把這些事情給解決掉。

最關鍵的是還要,找另外一個人去調查當年的內奸的案子。洗清朱氏夫婦她女兒白小云的嫌疑,並且找到白小云的下落,說服她,重新投胎,再投到朱氏夫婦的肚子裏面就可以了唄。

可是這白小林犯下的錯誤實在太大!

老道士想拯救他,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爲什麼這麼說呢?!白小林殺了這麼多無辜的人,而且還把他們的魂魄一直逗留在人間,再利用這些鬼魂來害人,嚴重的影響了閻王老頭的管理和工作,主要的是觸犯到了閻王老頭的底線,所以閻王老頭早就下令要讓他永生永世都再無翻身的可能,將把他打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能夠說服閻王老頭改變他的這個決定,還要觸碰他的底線,老道士沒有任何的把握,估計他也找不到這樣的人。

不過他想了一下,若是這個白小林能夠幹一件大事業,將功贖罪,說不定還有可能幹感動閻王老頭,讓他死罪,難免活罪難逃。

而這件大功,恐怕只能白小林抖出給他那罪惡的力量之源的幕後黑手,才能夠將功贖罪吧。

當然這個難度恐怕很大!

老道士早就查探了白小林的內心想法,估計吧,他已經決定生生世世的忠誠於給他力量的幕後黑手,不會在衆人面前背叛他的恩公,所以想讓他將功贖罪確實很難!

幾經衡量之下,老道士決定先解決丁丁的事情,再去尋找他的妹妹,想用他妹妹來勸說他,大概就這麼個流程吧。

這時,老道士才高高興興的準備回山上去了。

老道士來到田大壯他們家,他們一家人房門緊閉,都在家裏面瑟瑟發抖,不敢出來,五個人全都擠在一個房間裏面。

看到老道士進來,他們才放下心來。那老道士把那個厲鬼給抓了以後,他們千恩萬謝地說是要感謝這個老道士,求他幫幫他們的孩子。

老道士就來給丁丁把脈,嘗試和他說話,而且按照之前的想法讓他的父母給他說明了之前的那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原本吧,誤會已經解除了,丁丁也哭了,他父母也哭了,就應該嗓子也治好了吧,結果出乎他的意料,嗓子還是沒有好!

丁丁現在有強烈的想說話的願望,可是自己就是說不全,很奇怪,話一到嗓子眼兒,馬上就變成一個一個的斷斷續續的了。

最終老道士不得不動用他的天眼,來瞧一瞧了!

唉,又是一樁,父母犯的過懲罰在兒子的身上的事情!

重生之家有惡少 原來吧,這田大壯夫婦,你就是他的老婆,以前就是給朱氏夫婦他們接生的那個接生婆的轉世,當時就受了人家一點好處,眼睜睜的看着朱氏夫婦把自己的親生兒女給殺害,確實應該受到懲罰!

但這閻王老頭是腦袋被門夾了嗎?他母親犯的罪,居然懲罰到兒子的身上去了!

其實人家閻王的真正意圖是,讓他的母親因爲自己的過失把自己的兒子遺落在山上,最後被野獸叼去吃掉了,讓她深深地感到後悔,也嘗試一下親生兒子死掉的感覺!

然後,就後悔一輩子,一輩子都在後悔中度過……

只是這次,白小林出現了,就出現了意外嘛! 第1208章你說沒做,那我就相信

「可是戰盼夏,既然你堅持沒有做過這些事情,那我就相信。」

「這段時間,奧利芙的葬禮需要我們操持,所以需要委屈在這裡幾天,可以嗎?」

傅自橫說這話的時候非常平靜,可是莫名的戰盼夏就是願意相信。

戰盼夏認真的點點頭,願意等著,等到傅自橫將一切真相查清楚,還給自己一個清白。

傅自橫目前的身份,還是布朗家族的女婿,未婚妻慘死在森林,而他繼續留在這裡,很容易落人口舌,只能選擇趕快回去。

監獄裡面再次陷入安靜。

傅自橫離開的時候,內心感覺非常沉重。

不管對待奧利芙是覺得合適還是愛情,至少那是曾經決定共度一生的伴侶。

現在奧利芙死的這樣凄慘,而且犯罪嫌疑人鎖定在戰盼夏身上,更是直接將傅自橫氣的惹火。

只要找到兇手,傅自橫絕對會讓她好看!

回到布郎家族的莊園,外面已經掛上白色的布,裡面可以聽到陣陣哭泣聲音。

是布郎家族的成員在哭,她們在送奧利芙最後一程。

傅自橫邁著沉痛的腳步走進客廳,希貝爾直接撲上來抱住傅自橫。

「姐夫,姐姐死的好慘!」

「明明姐姐從前是最愛漂亮的,怎麼死後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姐夫剛剛是不是已經去過監獄?姐夫打算怎麼處置戰盼夏?」

「這麼多的證據通通都是指向戰盼夏的,姐夫這次絕對要為姐姐討回公道!」希貝爾聲音沙啞的說。

傅自橫看著心中同樣覺得難受。

希貝爾從前和奧利芙是關係最好的姐妹。

奧利芙變成現在這樣,希貝爾的內心肯定非常難受。

「奧利芙變成現在這樣,在我心中的傷痛絕對不會比你們少。」

「請你們一定要相信,給我時間,一定可以將兇手逮捕歸案。」

傅自橫鄭重承諾,然後坐著開始守靈。

安德森因為疲勞過度已經吃下安眠藥休息,有些話傅自橫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再說。

凌晨的時候,希貝爾從房間出來,看到傅自橫正在姐姐水晶棺面前坐著,眼眶通紅的,立刻就將紙巾遞過去。

「姐夫不要過於傷心,姐姐從前最喜歡的就是姐夫,肯定希望姐夫未來好好的。」

「說到底是我欠她的,明明這麼期待一個婚禮,卻偏偏一直都沒給她。」

看著傅自橫痛苦,希貝爾伸手輕輕的拍著姐夫背部,希望可以讓他好受些。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安德森就從卧室出來。

安德森的眼眶同樣是通紅的,可見剛剛哭過。

瘋狂進化 也對,奧利芙是安德森最最寄予厚望,一直苦心栽培的女兒,奧利芙的離世,對於安德森的打擊可以說是致命的。

「自橫,聽說昨晚你也一夜沒睡,現在趕緊上去休息休息吧。」

「伯父,在上去休息前,有些話,想要和您說說。」

「那你說吧。」

「這些話,有些私密。」

「那我們就到書房去說。」

安德森將傅自橫當做半個兒子看待,對於傅自橫的能力可以說是相當滿意。

原本安德森的算盤打得很好,就是希望傅自橫娶奧利芙,以後公司就交給他們接手。

現在發生這麼多事,安德森感覺硬生生去掉半條命,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傅自橫。

兩人來到書房,傅自橫終於開口說道:「伯父,想要拜託您放過戰盼夏。」

安德森聽到傅自橫這句話,眉頭立刻緊緊皺起,隨後說道:「自橫,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難道真和希貝爾說的那樣,難道和戰盼夏還有感情,所以不顧我們奧利芙的死活,都要救出戰盼夏嗎?」

「要真是這樣,那麼自橫,伯父對你非常失望!」

「同時,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伯父都是不會放過,殺害奧利芙的兇手!」

「伯父,請您冷靜一點,仔細想想,戰盼夏真的是兇手嗎?」傅自橫反問道。

「怎麼不是兇手,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她更像兇手的。」

「首先殺人動機,戰盼夏有,其次殺人兇器,戰盼夏有,包括目擊證人,都有。」

「哪個兇手會蠢到這個地步,什麼都讓別人看見?」傅自橫再次反問。

安德森原本說的頭頭是道,這次卻讓傅自橫說的,說不出來話。

「首先戰盼夏不是傻瓜,戰盼夏的各方面成績不錯,性格非常機靈。」

「要是戰盼夏真的想要殺死奧利芙,有很多種神不知鬼不覺的辦法,根本不會將屍體扔在那樣一個顯眼的角落。」

「同樣的戰盼夏絕對不會將帶有指紋兇器就這樣暴露出來,更加不會將當初聯繫奧利芙的手機放在自己包包裡面。」

「一個正常的殺人兇手就算時間並不充裕,就算來不及部署,都不可能犯這種低等錯誤。」

「分明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有人知道奧利芙與戰盼夏有矛盾,所以殺死奧利芙,再將奧利芙的死嫁禍到戰盼夏的身上!」傅自橫肯定的說。

「可這一切,都是你的假設。」安德森沉著臉說道。

「沒錯,這一切都是假設,可是伯父這麼多年為人處世的經驗,應該看得出來,這個假設並沒有錯。」

「難道伯父準備讓戰盼夏背下這個黑鍋,然後讓奧利芙枉死嗎?」

這是傅自橫最後一個反問。

安德森直接沒有聲音。

冷靜下來,去想傅自橫說的這些話,安德森知道沒有錯。

這一切都是一個局,兇手簡直就將布朗家族,將戰家,耍的團團轉。

「那你想到什麼辦法?」

「先把戰盼夏放出來,給戰盼夏時間,絕對可以找出破綻。」

安德森思考很久,最後點點頭。

「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辦,調查奧利芙死亡的真相同樣給你去辦。」

「只是自橫,這有時間限制,只給你兩個月時間,要是沒有頭緒,那戰盼夏依舊要去坐牢。」

「謝謝伯父!」

傅自橫謝過安德森以後,連忙出門,想要去監獄裡面接出戰盼夏。

陰暗潮濕的監獄裡面,戰盼夏幾乎一夜沒睡,等到終於快要睡下時候,監獄裡面就有腳步聲傳來。 就只能讓他的兒子變成啞巴,也讓她感受到深深的愧疚,並且他的兒子從小就被人販子拐賣了,他們一直在尋求兒子的道路上,這種思念感也備受煎熬,足夠讓她受到懲罰了。

老道士就把這些前因後果都告訴了他們兩對夫婦,然後說:“別急,要想治好你們兒子的嗓子,等於先找到白小云轉世的那隻畫眉鳥,把一切的事情都解決掉,你們的兒子的嗓子自然也會好,你們不要求我給老夫一個月,事情就會解決了。seeyoulater!”

老道士算了一卦,他這一卦是替那個白小云算的,他算到近幾日白小云會主動上門來找他,根本不用自己四處去找白小云,所以他決定回到山裏面去!

哈哈哈。老道士一邊喝着酒一邊開開心心的上山去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當然,老道士是帶着小貓咪一起回去的,老道士聽得懂小貓咪說的話,老道士也清楚的知道這個小貓咪與郝健還有王胖子他們的淵源,所以他只是沉默着不說,不想泄露天機罷了。

只是小野貓的食量確實有點大,一路上找老道士要了好多魚肉乾吃。

當然老道士不知道,他也不會給自己算命,不知道有個作死的傢伙,也就是丁躍鵬正在四處的找他。

不過丁躍鵬也不知打哪裏聽來的消息,他知道這個老道士每天都要經過森林裏面那條上山的小路,因爲這是唯一的一條進山的小道。

他還知道了,這個老道士就是住在這個山裏面的,所以他打算在半路上跟蹤他,跟蹤他到山裏面去,並且不會迷路,最主要的是在關鍵的時候可以把老道士抓來問問,郝健和張小柔那個賤人到底躲在哪裏?

一路上小野貓肚子餓了幾次,老道士就停下來給他打了幾次魚,然後,考了幾次烤魚,餵給小野貓吃,自己也大快朵頤了一次。

嗯,吃的飽飽的,看來等會兒回去,我那乖徒兒給我做的好吃的,我都吃不下了,也太飽了。

所以,一路走走停停,吃吃玩玩,隨時逗逗貓貓,還飛來飛去的,老道士就耽擱了不少的時間,直到天黑,直到他坐在樹上舒服的睡了,一覺,醒來以後,就已經是深夜了。

此時大概是晚上11點半吧!

正是郝健帶着他的小可愛們和西海蛇王一起進山的時候!

天太黑,老道士也沒有注意在林子裏面瞎轉悠,打轉轉,暗中前進的這幾個人到底長什麼模樣,他只知道,這幾個外生生物,看起來特別的奇特,應該屬於精靈類的,還有另外一個應該是屬於妖怪吧,不過其中有一個人,對,沒錯,沒有察覺錯,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很奇怪!

這麼一個普通的人居然帶着這麼幾個強大的生物,還是食肉的動物,居然都沒被吃掉,看來這個人也很不平凡!

這人到底是誰呢?!

老道我且跟着他們,看他們能夠在這個山林裏面做什麼事情,不會是來找我和胖子的吧?!

沒想到這幾個人還挺有兩把刷子的,居然這麼快就走出了我的法陣!

呵呵,不錯嘛,居然還長出了翅膀!

科比在冥冥之中已經完全到了自己主人的味道,他很想大叫,而且還有獨角獸哥哥和甲殼蟲哥哥的味道,她很想告訴他們,嗨,兄弟夥,我就在這裏,我在這裏呀,你們快轉來!

然而,可惜的是,無論科比怎麼大叫,喵喵大叫,也沒有用,他的聲音已經被屏蔽了,已經被老道士的包圍圈給完全屏蔽在了他們的小範圍內,誰也聽不見,外面的聲音也傳不進來。

當然只有設置包圍圈的老道士能夠聽見外面的動靜,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東南西北全是法陣,樹林圈,郝健他們果然要從中間突破,居然能夠看出老道我的破綻,哎喲,小夥子不錯喲!有前途!

老道士對郝健越來越欣賞了!

只可惜我已經有徒兒了,若是再收一個徒兒的話,嘿嘿,也未嘗不可啊!

想我家胖徒兒,唉,由於體型太胖了,叫他減肥也不減,所以老是不能繼承我的輕功,他如果會輕功的話,肯定不至於混得一個抓鬼的半吊子的地位吧!

這個苗子就不錯嘛,體型比較瘦,骨骼長得也驚奇,適合練功,關鍵是我看他剛纔引路的火苗,居然用的是符文術!

沒錯,我還真的沒看錯,他居然會用我家的符文術?!

我去,這小子到底是誰啊?難不成認識王胖子?!

郝健自己幹自己的,一邊玩着手機,一邊兒用手指引着一簇火苗,往前方也就是正前方帶路,他剛纔大概猜測了一下,左右都不是出路,那就只能往中間走了,雖然中間是一些茂密的茅草叢! 急案特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