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太魯莽了,還不快向老爺子道歉?」卓越趕緊一把拉過卓焱,把她推到彌米爾跟前。

「我就不!誰讓他先騙我的,再說他玩的那麼高興,哪有一點被燒的模樣。」

卓焱梗著頭,一副慷慨就義的神態,反倒把彌米爾給逗樂了。彌米爾雙手一展然後向前一推,把那團火焰又向卓焱打去。卓焱想躲已經來不及了,那火焰瞬間又打到卓焱身上。

詭異的是那火焰碰到卓焱的身體時並沒有繼續燃燒,而是飛速地融入到她體內。彌米爾笑道:「你只知道增強火焰的溫度,卻不知道凝鍊火焰的純度,所以都這麼大了還只有三流小神的實力,也該開開竅了。」

那團火焰一入體就引動周圍的火力,卓焱感覺到了危險,立即開始驅動全身的火力向它撲去。只是怪異的是這被彌米爾凝鍊過的小火團不光沒融入到其它火力之中,反倒慢慢把周圍的火焰納入到它自己裡面,變得越來越強大,最後引得卓焱體內的所有火焰之力都被它清洗一遍。


維德尼爾和阿喀琉斯見卓焱站在臉孔扭曲,而且渾身熱力賁張,知道有些不妙,立即就要找老巨人拚命。卓越趕緊攔住他們,沒好氣地道:「一對二百五,沒發現老爺子是在幫焱兒凈化體內的火力嗎?」

「那個,我姐不會有事了吧?」阿喀琉斯一臉驚奇地看著渾身似乎要冒出火星的卓焱,還從來沒聽說過有這麼練功的。

「當然不會有事,你還是想想以後怎麼面對他的烈焰吧!」卓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

阿喀琉斯一聽臉立即拉了下來,其實按實力來說他早就超過卓焱了,只是因為有些怵火的原因,每每都被卓焱暴打。聽老爹這麼一說,以後還不知道要承受什麼樣的折磨呢!

「哈哈!阿喀琉斯別怕,你身邊不是有個替代品嗎,以後讓他承受小丫頭的火焰吧,說不定人家被燒的還很舒服呢!維德尼爾,你說是不是?」赫拉克勒斯在旁邊笑著打趣起維德尼爾來。

維德尼爾為了討好卓焱,的確沒少故意讓卓焱燒,只是這時候實在不好回答是還是不是,站在那裡好不尷尬。

「老傢伙,你太過分了,我要和你拚命!」老半天卓焱從痛苦的狀態中解脫出來,立即抬手又是一團紅蓮業火向彌米爾打去。

「呵呵!不簡單,這麼快就洗鍊完了,火力精純度也比以前高了許多。」老巨人再次把那團火焰接到手中,感受了一番笑道。 「不凡,你們了不起啊,提西亞都能活捉。」亞薩園諸神看著捆綁成一團的風暴巨人,都感覺很不可思議。

這傢伙實力強大還是其次,更主要的是他嗅覺敏銳、速度驚人,而且他也發揮自己「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的專長,亞薩園諸如奧丁、托爾、洛基等神都被他調戲了個遍。諸神提起他都是氣得牙痒痒又沒什麼好辦法,沒想到最後竟然被卓越幾個人類給活捉。

「快說說用的什麼辦法,我們也好見識見識。」

奧丁雖然一直坐在金宮的王座上觀察幾人的動向,卻看不到房間內的情形,只看到卓越幾人趕到雪柔兒的房間內再沒出來過,過幾天提西亞過去變成人類進入房間也沒影了,然後卓越幾人就從房間內出來向智慧之泉處趕。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實力強大而警覺性又高的提西亞會毫無覺察地被活捉。

「老爺子,我有神軀分身在,你這麼智慧的人會想不明白?」卓越一臉笑意地在奧丁耳邊低聲道。

「是了,是了,原來是那麼回事。」奧丁瞬間明白過來,既然卓越的第二元神能進入神軀內,進入到雪柔兒體內更是毫無問題了。想著又仔細看了卓越一番,心說這小子古靈精怪的把戲真多。

「哎!不凡你不夠意思啊,這種秘密只和神王分享,卻把我們晾到一邊。」弗雷在旁邊不樂意了。他不是沒問過其他人,可惜就連平時大大咧咧的卓焱這次也變成鋸了嘴的葫蘆,無論怎麼誘惑都不肯說。

「這種事可不能告訴你們,不然下次再用就不靈了。」卓越嘿嘿暗笑,惹來一系列的鄙夷之聲。


「行了,甭管用什麼辦法,能把人抓來就好。不凡,人是你抓的,你說該怎麼處置?」奧丁抬手止住眾人紛擾的聲音,笑道。

「他是你們亞薩園的大敵,我帶他回來就是交給你們處置的。」卓越知道風頭已經出得夠大了,沒必要再在這事上多發言。

「殺了吧!」一直不怎麼說話的維達爾沉聲道。

諸神一聽都是隨聲附和,然後又開始議論怎麼殺,有的說該開膛破肚,有的則說既然霜巨人怕熱,就應該用火燒死。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了半天也沒爭出個確切的意見出來。

托爾聽得直皺眉,高聲道:「他也是個強者,死也應該尊嚴地死。」

「該死的人類,你是用陰謀詭計抓得我,我不服,有種咱們真刀真槍地打一場。」提西亞憤恨地看著人群中的卓越,再次繼續剛被捉時的話語。

「行,我替他接下了,咱們倆公公平平地打一場。」托爾說著就要給提西亞鬆綁,只是解了半天也沒解開。

布拉吉早就在觀察提西亞身上的繩索了,一看連托爾都解不開,疑惑地道:「這五色索,我怎麼感覺和當初辛德里送來捆綁芬里爾狼的那條絲索有點像?」

「不是有點,根本就是。」弗雷說完看著卓越笑道:「不凡,看來你當初從辛吉斯那裡得到不少好東西啊!」

「呵呵!還是弗雷大哥厲害,這的確是當初我答應幫辛里奇那批矮人遷出去,辛吉斯送給我的謝禮。」卓越說著來到提西亞跟前,然後施法幫他解掉身上的細索。

提西亞見諸神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把他圍在中心,知道逃是逃不掉了,一旦解脫迅速從地上躍起,咆哮一聲發動兩道颶風就向托爾捲去。托爾早已經舉錘在手,一看也是大喝一聲就把雷神之錘投向提西亞。

神錘上電光閃閃,帶動陣陣雷音,呼嘯著穿過颶風,嘭地一聲砸在躲避不及的提西亞右胸之上。提西亞整個右胸都被這一錘砸得粉碎,身體直接少了一塊,空氣中瀰漫著蛋白質和脂肪燃燒而發出的濃烈焦臭味。

「提西亞,能受我一錘而不死,你是我托爾遇到的最強大的巨人之一,我就給你個痛快吧!」托爾說著過去一錘敲到風暴巨人的腦門之上,瞬間把他打得魂飛魄散、神魂俱滅。

諸神見除掉一個大敵,再次開始在金宮酒宴慶祝,興奮之情無以言表,言談中無不憧憬著未來大敵消滅,亞薩園繼續得以留存的幸福景象。


「一群長不大的傢伙,到現在還沒有必死的覺悟啊!」奧丁看著眼前紛亂的景象,嘆息一聲,幽幽道。

「神王此言差矣,求生乃人之本能,試問誰人不好生惡死呢?」卓越也喝得有些大了,眯著雙眼直接出言教訓起奧丁來了。

「呵呵!也對,那就看你不凡有沒有補天手,幫他們逃過一劫了!」奧丁笑道。

「補天手不敢!不過縱使不成,我卓越也要試上一試。」卓越長久積鬱在心中的豪情終於第一次展露出來。

從此之後諸神算是真正的振作起來,經常隨同托爾、弗雷去地面上斬殺那些南下的霜巨人。阿喀琉斯有時也會隨眾人一起去地面上試手,但大多數的時間都在亞薩園隨奧丁和卓越修鍊。

他天賦過人,成長的速度也是突飛猛進,現在純論進攻性,已經隱隱超過卓越了。

黑龍王尼德霍格的第二龍魂被卓越封印在異空間之後的兩三年時間,都沒再見到尼德霍格復活出現。卓越估計古爾薇格見裂殖不出新的第二元神,怕放出尼德霍格的真身再被諸神斬殺。

那些龍卵有兩枚已經孵化出來了,一頭是紅色的火龍,一頭是藍色的冰龍。卓焱知道后修鍊的都少了,經常在異空間陪那頭小火龍玩耍,若不是卓越不許,早就帶著它在亞薩園顯擺了。

卓越也找機會在霜巨人國度抓了一些初生的霜巨人到異空間去,交給雪柔兒和她的幾個奴僕撫養。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般,這些霜巨人雖然能習慣寒冷的天氣,卻並非天性就喜歡寒冷,在溫暖的異空間也生活的很好。

這一日卓越正在院中指點阿喀琉斯,突然紅影一閃,抬頭一看,只見火麟獸傑森匆匆趕來進來。這傢伙頭角長出老長,頜下也有了髭鬚,渾身紅光閃閃,越來越有火麒麟的模樣了。

「傑森,你不在火麟洞中好好修鍊,跑這裡幹什麼,想大伙兒了?」卓越笑道。

傑森卻沒有玩笑的心情,趕緊道:「主人,老祖讓我給你帶個話,想讓你去火之國一趟。」

「喔!知道什麼事嗎?」卓越沉聲道。

「沒說。不過我看大巫臉色不大好看,恐怕沒什麼好事。要不,就不要去了?」傑森神色有些緊張,小聲道。

「蘇爾特爾對我們有恩,不去不合適。而且他為人高傲,應該不會為難我的,你就放心吧。」卓越說著和忒提絲交代幾聲,然後就要向金宮走去。既然決定相助亞薩園了,這些事還是不要瞞著奧丁的好,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就沒意思了。

「那個,我跟你一起去吧!」阿喀琉斯雖然仍然不願叫卓越爹,兩人之間卻親近了許多,聽說卓越這趟可能有危險,立即也要去。

卓越見兒子竟然關心起自己的安危了,心裡老大欣慰,拍了拍他的肩頭笑道:「兒子,那裡到處都是熾烈的火焰,對你沒什麼好處。再說老爺子的人品我還是相信的,你們就放心好了。」

阿喀琉斯在埃及被蘇爾特爾用混沌之火燒掉了雙腳上的暗疾,雖然從此落下怕火的毛病,對老巨人還是心存感激。聽卓越如此說,也就沒再堅持。

來到金宮見過奧丁,卓越把此事一說,奧丁笑道:「這種事你自己決定就是,沒必要再來向我稟明,我若是不相信你,何至於把許多重要的事都交給你做。」


「神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覺得這趟可能會有危險,所以想把分身留在你這裡,關鍵時候也能派上用場。」卓越趕緊道。

「不會吧,蘇爾特爾性格何其高傲,而且你們關係又不差,他不會如此下作吧?」奧丁有些不信。

「蘇爾特爾我不擔心,不過古爾薇格也在那裡,而且我估計她就是為了尼德霍格的靈魂來的。」卓越沉聲道。

「那個女人就是個陰謀家,的確得小心防範。」奧丁點了點頭,想了想又道:「放分身在這裡也沒什麼用,她若是攻擊你連訊息都來不及傳遞。不如讓托爾、弗雷呆在你的異空間吧,關鍵時刻也能派上用場。」

「神王,我估計她為了北地未來的統治權,和華納諸神根本就不會參加將來的那場戰鬥。 守墓人家族 、弗雷和她對敵,就相當於挑明了敵對關係。華納神族若是加入,亞薩園必敗無疑,咱們沒必要再塑一個大敵。」卓越沉聲道。

「若是戰場有利於我們,她還是會參加的。」奧丁搖頭苦笑道。

「那也比讓他們開始就參加的好,您說是不是?」

「行,那就按你說的辦,不過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奧丁也沒勉強。

卓越於是把分身留在金宮內,隻身帶著火麒麟傑森向火之國趕去。

不久來到火焰巨人蘇爾特爾的居所,離好遠就聽他和大巫古爾薇格兩個老傢伙正在爭辯著什麼。

蘇爾特爾一見卓越過來,拿出一把紅色的長劍笑道:「小傢伙,你不是一直想看看神器雷沃汀是什麼樣子嗎,今天我就讓你開開眼。」

說完縱身來到高空,大喝一聲長劍凌空一揮,瞬間形成一片遮天烈焰,映得整個天空都如晚霞般紅艷。 「我擦咧,好厲害!」卓越看著蘇爾特爾揮出的漫天紅霞暗暗抽了一口冷氣。如果說堤豐、芬里爾狼和耶夢加得給與他強大衝擊的原因是那股毀天滅地的氣勢,那麼火焰巨人之祖給與他的就是純粹力量的震撼。

蘇爾特爾雖然揮出了如此恐怖的殺招,他個人卻是神清氣閑,像個鄰家大爺一樣沒有一點逼人的氣勢。相對那三個傢伙,這老爺子境界上明顯高出一重,已經由鋒芒畢露進入到返璞歸真的階段。

只是這老爺子上來就搞這麼一出什麼意思,震懾我一番還是有其他意思在裡面?正想著只見那把劍已經到自己面前。「你就是一直想看看嗎,拿去好好試試。」

卓越接到手裡仔細看了看,這劍有兩米來長,劍體通紅,劍面上松紋四嵌,還有一層若有若無的暗紅色烈焰繚繞,發出炙人的熱力。

「行,那我試試。」卓越發現雖然長了一些,輕重倒是合適,於是運力使動神器,瞬間揮出一片磅礴的朱紅火焰,威力果然比自己那幾把劍大了許多。

舞了幾舞,慢慢找到感覺,卓越把體內的純陽之力灌注到劍上,那劍似乎回應似得清鳴一聲,接著火光大盛,同樣的招數威力比之前又要大上幾分。

「怎麼樣,我就是這小子聰明,很快就能摸到訣竅吧?你還不信。」蘇爾特爾對卓越這麼快就能找到發揮雷沃汀威力的嗅覺很是滿意,不自覺地就讚賞了起來。

「哼!壞就壞在他的聰明上。」古爾薇格冷哼一聲,一臉鬱悶地看著卓越。尼德霍格的第二龍魂在他手裡,自己裂殖不出新的龍魂,本體又不敢使用,事情就將這了,破壞樹根的事再沒進展。

她前段時間去了一趟冥界,從海拉那裡古爾薇格猛然發現卓越已經把芬里爾、耶夢加得變形的幕後黑手指到自己頭上。隨後她又讓芙蕾雅去詢問關押著山洞裡的洛基,再次又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卓越真是在懷疑自己。

所有的事壞就壞在他手裡,再這麼下去,自己的計劃非在他的破壞下流產不可。古爾薇格再也坐不住了,幾次讓芙蕾雅約他談談,只是這傢伙變了個人似得,根本不見芙蕾雅任,古爾薇格不得已這才來到火之國,說服蘇爾特爾把他邀請過來。

「神器就是神器,果然威力不凡,卓越算是見識了。」卓越舞了一番,把劍又交還給火焰巨人,高聲讚歎道。

「那是,北地雖然有四大神器之說,真要論起威力,其他三神器都比不了,倒是托爾的那把雷錘勉強可以匹敵。」蘇爾特爾傲然道。

「大巫,烈焰之劍我是見識過了,龍之寶玉不是在你手裡嗎,也讓我開開眼如何?」卓越看著古爾薇格,一臉的期待之色。

「那就是一個施法的輔助道具和增幅器,沒什麼好看的,還是算了吧。」古爾薇格不像蘇爾特爾那麼好說話,當即就斷然拒絕。

蘇爾特爾看著卓越向古爾薇格努了努嘴,故意道:「她就是一小氣鬼,我都沒見過龍之寶玉長什麼樣的,你就更不用想了。」

「二哥你過分了啊,有你這麼拆妹子台的嗎!」古爾薇格再次苦笑。

三人說笑了一陣,卓越沉聲道:「老爺子、大巫,你們把我叫來,有什麼事嗎?」

「裡面狄克已經備好了酒菜,咱們邊吃邊說。」蘇爾特爾說著拉起卓越的手,向裡面的大殿走去。

幾人都是老相識,自然沒什麼客氣的,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古爾薇格看了看卓越道:「小傢伙,尼德霍格的第二元神還在你那裡吧,能不能把它還給我?」

「我就知道你有話要說,只是沒想到什麼你說得這麼直截了當,頗有點不似以前的風格了。」卓越想著打了個馬虎眼,「那靈魂啊,曾經是在我這兒,只是神王有些事要詢問他,又從我這裡要走了。」心說你總不能找奧丁求證,就是找,奧丁也能明白我說這話的目的,給我做偽證。

「這麼說你真的決定相助奧丁那個弒父祖、屠兄弟的禽獸了?」古爾薇格神色不善地看著卓越,沉聲道。

「大巫,我雖然決定相幫亞薩園,卻不是因為奧丁,而是因為他們許多人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朋友毀滅而抽身不管。」卓越淡然道。

「我們對你也算不錯吧,你就願意與我們為敵?」古爾薇格冷冷道。

「大巫此言差矣!為不為敵在於你們,並不在於我。」卓越仰首把杯中之物喝乾,沉聲道:「攻守異勢,你們可攻可不攻,亞薩園卻只有守御一條道,所以並非我要與你們為敵,而是你們要不要逼我與你們為敵。」

「嘿嘿!好一張利口,就你這點能耐,連尼德霍格的分身都不是對手,縱使為敵又能如何!」古爾薇格臉色一寒,看著卓越不屑地冷笑道。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縱死何憾!」

卓越語氣雖然淡然,卻自有一股決絕的豪邁之意。蘇爾特爾聽得哈哈大笑,舉起手中的酒杯向卓越示意了一下:「果然是我輩中人,我喜歡,咱們就為了這句『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縱死無憾』干一杯。」

「干!」卓越也是心潮澎湃,端起酒杯一揚脖幹了下去。

兩人又喝了幾杯,蘇爾特爾停下酒杯,沉聲道:「不凡,我想讓你在這裡小住幾天,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老爺子的意思是?」卓越來的時候就知道可能會留在這裡,所以才拒絕奧丁的建議,不願讓托爾藏身異空間里。

「你的存在讓老四的某些計劃沒法施行了,所以我不得不請你來小住幾日。不過你放心,一旦真到了要決戰的日子,我立即放你回去,讓你盡自己的朋友之誼。」蘇爾特爾沉聲道。

卓越又默默喝了兩杯,嘆了口氣道:「亞薩園,真的非毀滅不可?」

「這就是劫數,既然它以罪孽而生,那就再從罪孽中毀滅吧!」蘇爾特爾似乎想起了往事,蒼涼的聲音低沉地道。

「那這之後呢,誰將統領北方?」

「那就不是我該管的事了,也許老四對這個問題感興趣,你們回頭可以探討探討。」蘇爾特爾看了古爾薇格一眼笑道。

古爾薇格神色瞬間一僵,她所做的一切已經小心小心再小心了,沒想到還是沒逃過蘇爾特爾的眼睛。趕緊解釋道:「二哥,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