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恐怖,都不知道是什麼戰鬥才能造成這種毀滅性打擊。」陸青冥感嘆道。但是,龍小妖卻說道:「應該是那個血袍人拚命才造成的吧,化神境強者殺一個凝元境極限不需要弄出這種動靜。」

龍小妖分析地頭頭是道,倒是讓陸青冥眼前一亮,讚歎道:「不錯,在她身邊,你倒是學到了不少東西。」

「額,呵呵——」龍小妖卻也首次不好意思起來,紅著臉傻笑。

「好了,走吧,師姐該等不及了。」


兩人便繼續行路。

京畿的範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在普通人眼中或許很大,但是,在凝元境武者眼中,這點路程不到一刻鐘就可以到達了。

而陸青冥現在的境界是凝元境中期,其速度更是快到極點,他帶著龍小妖在山林飛掠了沒有多久,就遠遠看到了兩道模糊的人影。

待得近了,便可以看到兩名美貌女子站在樹下,衣帶飄飄,其中一人便是之前的陸清瑤,另外一人,白衣勝雪,貌美如花,嘴角微抿,宛如出塵的仙女。

這個人,正是曾經在極東之地出現過的任仙兒,陸青冥的師姐,也是他的師嫂,中級煉丹天師,乃是觀星山二長老的弟子。

陸清瑤身上散發著化神境的強大威勢,但是,兩人站在一起,任仙兒卻沒有絲毫的不適,表情淡定。這樣的情形,讓人驚訝,任仙兒身上的氣息,分明也是化神境強者。

一年多沒見,她竟然就從凝元境巔峰達到了化神境初期了,從其真氣氣息來看,沒有絲毫不穩,說明根基師傅紮實。

陸青冥來到兩人面前,靠著劍意,至少不至於被兩人分庭抗禮的氣勢所威脅到生命危險。化神境的氣勢可不是開玩笑的,若是陸青冥沒有劍意護體,一旦靠近這種狀態下的兩人,不死也得重傷。

陸青冥敢接近,但是,龍小妖可就不敢了,而且,就算陸青冥能夠抵抗住其氣勢,卻也免不了難受。

陸清瑤兩人見陸青冥靠近過來,才都將氣勢收斂起來,讓陸青冥和龍小妖可以靠近過來。

陸清瑤看了任仙兒一眼,嘴角一撇,眼神里彷彿在說:「最終還是我比你厲害。」

看看任仙兒,雖然她依舊一臉微笑,但是,陸青冥仍舊能夠感覺到她的不服。

陸青冥苦笑不已,誰能夠想到,一向以大姐形象見人的陸清瑤和平時溫婉賢淑的任仙兒見面后便立即產生了莫名的敵意,開始了兩個女人間的爭鬥。

不明所以的陸青冥一步踏前,走到兩人中間,面前將兩人隔開。兩女皆是輕輕哼了一聲,隨即才將目光從對方身上轉開,算是暫時停止爭鬥了。

陸青冥看了兩人一眼,先是深深看了陸清瑤一眼,隨後便向任仙兒問道:「師姐,師兄呢?」

左右看看,都沒有發現金麟的身影,陸青冥頓時感覺奇怪了,之前他可是和師姐一同來到京畿的。

這個殘王我罩了 ,轉回平常狀態,說道:「他還在京城內,在調查其中強大化神境氣息的事。」

「化神境氣息?」陸青冥劍眉一抬,十分不解,「京城內有化神境也就是鎮國長老趙毅,何必調查?」

陸清瑤搖搖頭插嘴道:「沒那麼簡單,這京城中有著不止一名化神境強者,光我感受到的就有四名,而且,其中三人修為很是強大,化神境後期以下的武者根本無法發現他們的氣息,比如……」她說著朝任仙兒看了看,意思不言而喻。


看到任仙兒瞬間突然露出的詭異表情,陸青冥頓時知道要將急忙拉過陸清瑤的話語才行,又問道:「那麼,其中一人的是鎮國長老,另外三個更為強大的是誰?」

陸青冥知道,趙毅的實力雖高,但是,在陸清瑤眼中卻不算特彆強,能夠被她稱為很強的武者,至少也得是化神境巔峰。而這京畿中的三人,到底是從前就一直在存在的,還是後來才出現到這裡的?這也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怎麼知道?這不,你那個師兄已經去調查了。讓我們在此處等等他,他有事與你說。」陸清瑤說道。

陸青冥「哦」了一聲便一躍跳上樹頂。此處位處高處,從這裡,大片山林盡收眼底,遙遙望去,還可以看到遠處的京城。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此時看去,本來縈繞著無形氣運的京城,似乎被一層淡淡的黑色包圍。

一道身影同樣輕輕落到樹上,站在他身後,不言不語,保持沉默。陸青冥一直盯著遠處的京城,目光沒有絲毫轉移,過了好久,才忽然說道:「你到底為何會來到這裡?」

站在他身後是陸清瑤。陸清瑤,這個名字和陸青羽何其相像,聯繫一下她與陸青冥相識的事,難怪金翎閣的長老可以斷定陸清瑤與陸青冥有著家族關係。

靈氣復甦中的黑店 ,苦笑著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問到這個問題。我之所以流落到這裡的理由,和你一樣。」

陸青冥嘴角一勾,冷笑著說道:「果然如此,看來,大伯的地位也已經不保了。這個家族,早晚得滅絕。」他的語氣就如同寒冰一般冰冷,充滿著無盡的失望和淡淡的無奈。

陸清瑤聽后也似有同感,接著說:「我本來想著去找你,但是走遍了中州也找不到你,陰差陽錯的就來到了這裡。本想著隱遁在凡塵中修鍊,卻沒想到,在陵城遇到了你。」

「你的身子是怎麼回事?」陸青冥忽然想起什麼,轉而問道。

陸清瑤卻是輕輕一笑,忽然散發開什麼,陸青冥便奇異的發現,之前感受不到的處子之氣又出現了。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做到可以隱藏這一點的,但是,知道對方的清白還在,他還是舒了一口氣。畢竟,這再怎麼說,對方的都是自己的堂姐,他還是應該關心一下的。

「這是一種特殊的斂氣訣,雖然我自信可以在這個世界活得很好,但是,還是需要一些保護自己的手段的。」

陸青冥沒有再說話,而陸清瑤也知道陸青冥自從他娘親逝世之後便是這個性格,便站在他身邊不言不語,沉默著。

蕭瑟秋風之中,兩人便靜靜的站在樹頂,默默不語,誰也不知道他們都在想什麼。而這個樹林也似乎因為兩人的沉默也變得沉寂起來,絲毫聲響都不曾溢出,整個天地都安靜得可怕。在這種環境下,就算是實力高超的潛行者也很難不被發現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青冥忽然眼皮一抬,同時,陸清瑤也猛然轉頭朝著京城方向看去,任仙兒也在同時抓起龍小妖飛掠上樹,與二人並肩。

遠處,兩道人影以超越極限的速度的飛來,那種速度,已經達到了音速的級別,不屬於普通人所了解的境界。

「怎麼回事?和金麟一同過來的是誰?」任仙兒疑問道,她知道,旁邊的陸清瑤實力比自己高得多,必然能夠看清,而陸青冥的眼力極強,應該也能夠看得到。而這句話,便是她向兩人問的。

陸青冥眼神淡淡,沉聲道:「鎮國長老,趙毅。」

任仙兒驚訝道:「他就是趙毅,實力比普通的化神境中期巔峰都要強得多。」她作為比陸青冥還要厲害的煉丹天師,對於氣息的感應猶在陸青冥之上,一下子就大致看出了趙毅的氣息幾乎可以與化神境後期相比了。


陸清瑤淡淡說道:「他的實力很高,拿到萬古情域都是派得上號的。雖然僅僅化神境中期巔峰,但是,落霞五閣和皇室一向都比同級武者要強大許多,所以,一般化神境後期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陸青冥點了點頭,往兩道身影看去。

前方的自然是陸青冥的師兄,修為直達化神極限的金麟,他此時卻是與趙毅一前一後的互相追逐著。若是平常情況下,金麟當然輕鬆就能夠將對方甩開,但是,他看到趙毅與修為不成正比的實力,他就起了試試對方實力的念頭了。

而陸清瑤與任仙兒自然能夠看出金麟的情況,故而毫不擔心,而陸青冥雖然不能夠看出對方的動作但是,拍屁股想想都知道,金麟是不會有事的。

「大叔,你的實力不錯嘛,手段也很多,可惜,為什麼你修鍊**這麼厲害,偏偏修鍊卻是如此慢呢?真是匪夷所思。」金麟一邊閃掠著,一邊自在的說著話,很是悠哉。

中年模樣的趙毅臉色鐵青,卻不理會金麟,繼續施展自己的萬般手段。

如金麟所說,他的**、武技都十分強大,參悟到極高的境界,比之一些被卡在化神境巔峰的老怪物差不多,很強大,足以一招擊敗數名化神境巔峰武者。

可惜,他的修為一直卡在化神境中期巔峰,似乎這就是他的極限了一般,再難寸進。 (考試,感冒,發燒,什麼事都一股腦涌過來了,好不容易,終於才完成了這一章.)

漫天的金光散射,趙毅的身影不斷的變動著,但是,卻始終無法靠近到金麟。

兩人的身影漸漸在陸青冥三人眼中放大,直到他們能夠清楚的感受空氣的劇烈流動,這意味著金麟兩人與陸青冥的距離已經很近了。

趙毅舉起收來,剛要施展某種秘術,卻無意間瞥見陸青冥。而在此同時,金麟也正好落到陸青冥身邊。

事情超出了趙毅的想象,他也便沒有繼續做什麼,直接落到陸青冥等人面前。

「陸青冥。」驚訝的聲音,充滿了無上的皇者威嚴,但是,對陸青冥沒有影響。

「鎮國長老。」陸青冥的聲音很冷淡,雖然對方是化神境強者,但是,陸青冥對他真的沒有什麼好感,當然,要說惡感倒也不至於那麼嚴重。

趙毅沒有絲毫的奇怪或是生氣,對方的語氣一向如此,不值得奇怪,而且,四年前,自己是主張殺死對方為皇子報仇的,若不是吳星弘和林開,陸青冥早就化為枯骨了。


試問,對於差點殺了自己的仇人,能有好語氣嗎?

「你怎麼在這裡?」趙毅看了一眼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的金麟,對著陸青冥問道。

陸青冥頓時又是用以往的語氣與對方說話,淡淡的說了句:「我在哪裡莫非還需要與鎮國長老大人報告不成?」

趙毅淡然笑道:「那到不用,但是,縱然是化神境強者卻不能夠隨便進入我們皇家的宮殿。」

趙毅的目光看著金麟,很明顯,他說的就是對方。對於他的來說,陸青冥還不夠資格能夠和他說話,之前的兩句也不過是因為看在對方與自己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份上。

陸青冥也知道,這裡真正能夠說上話的就是金麟,畢竟他是現場實力最高強的。所以他的往後退了一步,讓路與金麟。

「其實我早在之前就聽說落霞的鎮國長老很是強大,此番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金麟打了個哈哈說道。

但是,趙毅卻是不吃這一套,淡淡的看了金麟一眼,說道:「你不必以此來嘲諷我落霞帝國,說出你們的目的,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趙毅不愧是當過皇帝的,渾身的帝皇威嚴十分可怕,隱隱能夠增加他的實力。

金麟被趙毅一句話說得,頓時又不正面回應了:「憑你也要我們不客氣?」

趙毅臉色不變,語氣森冷的說道:「你可以試試,在落霞,大能都要飲恨,更不要說你不是了。」

趙毅的話語威脅的以為很重,平常人聽了根本難以接受,而金麟便是平常人。他是高傲的天才,如何能夠允許受到威脅,因此,心中不服也是難免的。

不過,他也知道趙毅說的不是假話,在來到落霞之前,觀星山的長老便已經說過了,不要和五閣以及皇家的人發生衝突,盡量要低調一些(雖然現在他們很不低調)。

金麟倒也不會那自己和陸青冥等人的安慰去開玩笑,本來自己來到這裡就沒有惡意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收斂了一些,金麟說道:「我們不過是來看看小陸師弟的,以及避免他被某些人害了。」金麟說著目光隱晦的看向趙毅,而趙毅畢竟是擁有帝皇之氣的人,臉色淡淡,沒有變化。

「你可別告訴我,陸師弟這次若是贏了蕭正後還能夠安然離開落霞帝國。」

趙毅沒有答話,但是明顯是默認了對方的話。

這個首領有點坑 ,但是若是贏了,而師兄等人不在這裡,他豈不是必死無疑?

本以為趙毅作為化神境強者,又是長輩,怎麼也不該做出這種事才對。

但是……

「一個天才,若是我方的人,自然不遺餘力的培養保護。若是別方的,而且與我方結了仇,那麼,不殺了難道還留著將來威脅到自己不成?」趙毅語氣淡淡,同時看來陸青冥一眼,卻猛然看到陸青冥眼中指向他的鋒芒之意,「看,這麼可怕的仇人,我們能可結不起。」

陸青冥頓時一驚,暗道對方的感知力強大,自己僅僅一瞬間的關注,就被他發現了。

「既然我們的來意已經說明了,你長老大人也該放心了吧。」金麟說著便要轉身離開,然而此時卻被趙毅阻止下來。

「等等。」

「你還做什麼?」

「你們下一步的行蹤,若是離開了落霞帝國自然不關我事,但是,若是依然在落霞境內,就必須告於我知。」

金麟輕笑一聲,斷然說道:「東南唐山金翎閣。」

趙毅又瞥了陸青冥一眼,說道:「我同你們去。」

「你可是鎮國長老,現在京城大比剛剛結束,你就不怕京城因為你離開而大亂?」

「不會的,有皇室請來的幾名強者鎮守,出不了事。」趙毅似乎很是淡定,但是,隨著金麟的下一句話說出,他就不淡定了。

「皇室還真是奢侈,請到了這麼多名化神境極限強者。」

「你說什麼?」趙毅頓時一驚,對於金麟的話他並不懷疑,對方不管是修為境界還是實際戰力都要比自己強大得多,所感知到的必然比自己清楚。

「呵呵……」金麟搖搖頭不說話,一把抓起陸青冥便一縱飛到雲上,在雲間極速的行進。

隨其後,任仙兒和陸清瑤也帶著龍小妖飛上雲天,往東南而去。

趙毅眼神閃爍了一陣,心思不定,最終,終於也一掠飛身跟上。相比較城中那些暫時還算可以相信的人,他更加擔心陸青冥這幾個師兄姐要做什麼——比如前往金翎閣替陸青冥討回公道同時解決林琴懷孕的事。

化神境強者的飛與凝元境的有極大的區別,化神境的飛是飛行,而凝元境僅僅能夠稱為飛掠。化神境強者的強大,足以抗拒天地的壓力,飛上九天雲上,在雲間穿行,自由在天地間飛行無所窮極;而凝元境的飛掠,僅僅可以在低空進行,所能夠活動的距離十分有限。

這,就是高手與強者之間的區別。

幾道身影穿行在雲上,速度奇快,偶爾遇到雷雲,金麟也敢直接傳過去,憑他的實力,雷雲的雷別想傷到他身周的任何人。

化神在天空飛行的速度很快,一瞬就可以飛出四百多米,超越音速,人眼難以捕捉其身影。


不到幾個時辰,幾人便進入了東南地區。

望著這片熟悉的地區,陸青冥一時間感慨萬千。幾個月前,他與林琴的事情過後,便在這裡四處劫掠山匪。沒想到,才短短几個月過去,他就又回到這裡了。

「林琴啊林琴,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要怎麼對你。」陸青冥心中萬分苦澀,不由得仰天看去,彷彿看到了兒時指引自己方向的娘親。

「娘,我該怎麼辦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