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白白給段景霽睡這麼長時間,怎麼段景霽這麼小氣,居然連張卡都要凍結!」

「現在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肖少爺,要是沒有錢還,那就只能砍斷兩條手臂。」徐珊不顯事亂的說。 然後他們三個人就戰戰兢兢的,心裏有點忐忑不安的往亂石崗走去。

幸虧是白天,陽光正烈,就算來到這亂石崗裏面,也沒有什麼陰森恐怖的感覺。

所謂的亂石崗就是一些亂石堆,還有一些墳坡上面有一些無字碑,就是一些亂石碑嘛。

他們三個走到這裏的時候,方晴晴一直有點害怕,一路上老是躲在劉小燕的背後。陸曉明倒是邊走邊和劉小燕說話,他貌似特別喜歡和她擺龍門陣,還在她面前誇噓,待會兒就算有鬼也不怕,有他保護她們幾個。

他們已經到了亂石崗,也慢慢的走了進去,亂石崗有一些樹,洋槐樹也有不少,他們幾個四處打望才終於找到一顆,看起來最大的那顆洋槐樹,並且向着那顆樹慢慢的走了過去。

那棵洋槐樹的旁邊還有一個人影,好像隱隱約約的在晃動。

佳妻天下 “呀!班長,小燕,你們快看,是小琪!!!”方晴晴躲在劉小燕的背後,搖晃着她的胳膊,老遠就大叫了起來。

原本前一秒那棵洋槐樹還很清晰,遠遠的看過去,突然下一秒居然就起風了,然後還起霧了,好奇怪呀,大白天的吹什麼霧啊。

不過一瞬間人影就一散而過,不見了!

當劉小燕和陸曉明看過去的時候,就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只是有一層朦朧的霧,讓人看得不真切不清楚。

“什麼呀,哪裏有人,方晴晴,你剛纔真的看見她了?”陸曉明問道。

“對啊,我剛纔真的看見她了!就在那個樹下。”方晴晴肯定的說道。

“走吧,別閒聊了!我們快過去!”

等他們快步走到洋槐樹的下面,居然發現樹下沒有人!

奇怪!

這不應該呀!

這洋槐樹的年齡起碼得有幾百年以上了!

洋槐的樹幹特別粗壯,大概要兩三個人環抱才能夠遮得住的大樹。樹身褶皺也特別深,而且樹皮還是鐵青色的那種,不過他們走過去,雖然沒有看到江小琪,卻聽見了滴滴嗒嗒的滴水的聲音。

“小燕,你快給江小琪打個電話!”方晴晴道。

“怎麼又打不通了?!”劉小燕就給江小琪她打了一個電話,嘟嘟…電話這次居然沒有撥通,劉小燕又繼續給她撥打了幾次。

“怎麼樣?現在打通了嗎?”陸曉明問道。

“還是沒有打通!”劉小燕靠着大樹又撥打了一次。

“江小琪,她不會已經出事了吧!”方晴晴大驚失色,道。

“呸呸呸,胡說什麼,她吉人自有天相,而且又是大白天的,她不會出事的。”陸曉明不信邪道。

“對啊,剛纔和她通過電話不可能出事的,我再打一次,你看看你們手機有沒有信號。”

陸曉明和方晴晴底下頭看了看他們手裏面的手機,還是沒有信號,很奇怪,爲什麼只有劉小燕的手機能夠通電話,而且還是打了幾次,才能夠打通的。

“我們這還是沒有信號,小燕要不你給她繼續打吧。上次就是你打了幾次打通的。”方晴晴說着。

“嗯,那好吧,看來還是國產的華爲手機好。像你們這些蘋果手機,居然都沒有信號,我都開始有點飄了。”劉小燕說完,又劃開手機給江小琪打了個電話過去。

突然,一大串音樂突如其來的響了起來!

嘻唰唰嘻唰唰

嗯冷啊冷嗯疼啊疼嗯哼啊哼

我的心哦

嗯等啊等嗯夢啊夢嗯瘋啊瘋

請你拿了我的給我送回來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媽呀,班長!這什麼鬼啊?!”方晴晴一下子就被嚇壞了,跳過去,一把就把人家陸曉明給熊抱了起來。

“喂,我的姑奶奶,說話就說話,咱能不能別上手。”陸曉明一下子就僵了起來,手一動也不敢動。

“哎喲喂,你,嚇死我了!方晴晴你搞什麼啊?你聽清楚不是鬼,是手機鈴聲!”劉小燕一把將方晴晴從陸曉明的身上給拉了下來,這才解決了他們的尷尬。

“不過這手機鈴聲哪來的啊?”陸曉明問道。

“看看是不是你們的,反正不是我的。”劉小燕看了看自己正在撥打電話的手機,並沒有發出鈴聲。

“我們的手機都沒信號啊,那不是你的,是誰的啊?!”方晴晴表現的有點小恐怖的問道。

閃閃紅星裏面的記載

變成此時對白

欠了我的給我補回來

偷了我的給我交出來

你我好像划拳般戀愛

每次都是猜……唉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嘻唰唰嘻唰唰

“不對,你們仔細聽這鈴聲有點熟悉,對了,我想起來了,這不是江小琪她的手機鈴聲嗎?”劉小燕又仔細的聽了一遍,突然想起來了。

“你們快聽聲音,好像在那邊。快跟上我。”陸曉明要等多一天就找到了聲音的來源方向,然後往那邊走去。

“方晴晴,走,我們快跟過去看看。”劉小燕繼續撥打着電話循聲而去。

“不行啊,我剛纔腳崴着了,你們都跑慢點啊,等等我。”不一會兒,方晴晴也跟了上去。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然後他們幾個循着手機鈴聲,還圍着這個大樹轉了一圈。轉了一圈之後,才知道,這裏居然大有乾坤,一個字,嚇——!

“啊!!!”兩聲慘叫同時響起,慘絕人寰!

“我靠!那血淋淋的…是什麼鬼?!”陸曉明當時的內心也是崩潰的。

原來在這棵大樹的背後不知是被誰紮了個小稻草人兒,一旁還掛了一個死羊的腦袋,血淋淋的往下滴着血。

順着樹幹上往下滴着鮮血,他們看見了幾個血紅色的大字,好像是用什麼鮮血給刻在這顆大樹上的,字體歪歪扭扭的,上面寫着,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關鍵是江小琪她居然就這樣躺在死羊腦袋下。面的泥土上,一動也不動的,他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活着還是死了。

“你們快看,那是小琪,真的是她!”劉小燕第一個發現了她。

“班長,會不會有鬼呀?江小琪她怎麼都不動了,是不是死了啊。媽呀,我好害怕啊。怎麼辦。”方晴晴躲在陸曉明的背後,頓時崩潰的哭了起來。

“別鬧,走,我們過去看看。”

這時,突然間,他們聽到了一句讓他們聞風喪膽的聲音,這是江小琪她的聲音。特別的陰森恐怖。

“你們一個都跑不了!”就這樣陰森森的空蕩蕩的從地上的手機裏傳了出來。 這時,突然間,他們聽到了一句讓他們聞風喪膽的聲音,這是江小琪她的聲音。特別的陰森恐怖。

“你們一個都跑不了!”就這樣陰森森的空蕩蕩的從地上的手機裏傳了出來。

“啊!鬼啊!!!有鬼啊!”不知是誰突然大叫了一聲。

“班長,快跑!!!”方晴晴下意識的就拉着陸曉明一起往回跑,使勁的往回跑,一口氣都跑了老遠,連頭都沒有回。

等他們氣喘吁吁的停下來時,才發現,劉小燕她根本就沒有追上來,還留在那裏。

“方晴晴,快停下來,別跑了!劉小燕她好像沒有追上來。”陸曉明停下來,從她的手裏抽回了手,說着。

“怎麼辦?班長,我們要不要回去找她呀!”方晴晴拉着陸曉明的衣袖,氣喘吁吁地問着。

“找啊,當然得找…我們總不能不管她們了吧。”陸曉明趕緊掉頭就往回走,還鼓起了勇氣。

“可是,班長!我害怕!”方晴晴卻上去拉着他的手,衝他搖搖頭不敢回去,說着。

“別怕,有我在呢。劉小燕和江小琪他們兩個一定會很害怕的,咱必須回去幫助他們。”他們雙手緊緊相握,陸曉明只是怕她害怕,纔沒有收回了自己的手。方晴晴才點了點頭,然後他們倆又按照原路返回了,回到了那顆洋槐樹下。

奇怪了洋槐樹下,居然一個人也沒有了,劉小燕不見了,江小琪也不見了,就連江小琪掉在地上的手機也不見了。

而且就連樹上的血字也不見了,還有那顆血淋淋的羊頭也不見了。奇怪了,真是奇怪了!

陸曉明和方晴晴被嚇得回不過神來,他們在這個山上找了一遍,都沒有找到任何人。

“也許她們兩已經回去了,走吧,我們回去吧,班長這裏好恐怖,好嚇人啊。”方晴晴表現得特別的害怕,膽子小。

最終他倆一起吃了一頓飯,但是,經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就連吃飯都沒心情了,然後互相,回到了各自家裏。

回到家裏,陸曉明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勁,他很擔心劉小燕和江小琪的安全,趕緊撥通電話給她倆通通打電話過去,兩個人的手機都是關機,這就奇怪了!

他打了很多個電話,都是關機,他打電話給方晴晴,商量着要不要報警,可是方晴晴卻去勸告他,說劉小燕和江小琪的失蹤,也算是跟他們兩個有關係,畢竟之前他們若是沒有拋棄她們然後自己逃離,說不定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反正鬼使神差般的他倆達成了協定,最終決定隱瞞下來,週一到學校去,看看她們到底有沒有來上學就知道了。就算是打電話報警,失蹤人口,也得24小時以後才行。

可是,這天夜裏,他差點一夜未眠,半夜夢醒後,陸曉明就徹底失眠了。

深夜裏,陸曉明他做了個噩夢,他夢到了那棵洋槐樹上的血字,你們一個人也跑不了,你們都得死!都得死!

驚醒後,他渾身全是冷汗,才發現那是一個噩夢。

奇怪的是第二天一早他的手機上就來了,未接來電,顯示人居然是江小琪的名字。陸曉明的心裏莫名一陣驚喜,太好了,原來她們沒有出事,害我白擔心了一晚上。

電話接通後,江小琪居然把昨天白天的事情全都給忘記了。她打電話來只是問陸曉明爲什麼要給她打這麼多未接來電。

陸曉明就把發生的事情全告訴了她,可是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就好像一覺醒來,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反正大腦是一片空白,什麼記憶也沒有。

“班長,你騙我勒!怎麼會失蹤啊?我這不是好好的,在家嗎?”江小琪一邊在家喂着魚缸裏的金魚,一邊說道:“對了,剛纔我還和劉小燕通過電話呢,她也在家呀!”

“劉小燕回家了,你沒騙我,真是太好了!”陸曉明匆匆掛完電話,趕緊又給劉小燕撥通了一個電話。

嘟嘟……

“喂,是小燕嗎?!你回家了,你沒有出什麼事吧?”陸曉明緊張地問道。

“出事,出什麼事啊。沒有啊,班長你怎麼了?怎麼感覺很着急的樣子。”劉小燕不明所以的說着。

“難道你也忘了昨天的事啊,昨天我們一起到後山的亂石崗去過一次。後來,我們看見了一些很奇怪的東西,聽到了一些很奇怪的聲音,然後慌亂中我就和方晴晴一起離開了,等我發現你沒跟上來以後,就帶着方晴晴一起回去找,結果在那棵洋槐樹底下,就沒有找到你和江小琪了,很奇怪啊!”

“什麼?班長,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什麼都聽不懂。昨天我不是,對啊,昨天發生了什麼我都不記得了,不是說晚上一起出去吃火鍋嗎?!怎麼你想賴賬,不請我們吃了?”劉小燕的記憶停留在吃火鍋的事情上,之後的她全都忘記了,和江小琪一樣。

真tm是撞鬼了吧,怎麼兩個人同時沒有了記憶?!算了,還是趁這個機會再把她們約出來一次,吃吃飯,仔細的瞭解瞭解她們到底發生過什麼。

“當然不是啊!我怎麼可能做那樣的事情走吧,還是老地方一起去吃火鍋,記得要叫上方晴晴和江小琪哦。”陸曉明腦袋裏面是一頭霧水,他想尋求真相,想知道她們倆在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跟劉小燕通過電話以後,陸曉明他早早的收到學校外面的火鍋店裏面去守候着了,位置也已經定好了。他提前給方晴晴打過招呼,告訴了她,劉小燕和江小琪都已經回來了,只是她們都失去了記憶。他們商量了一下,覺得這件事情特別的怪異,無論是撞邪了,還是怎麼的,都必須把她們兩個要出來,再問一問事情。

晚上7點鐘,學校附近的火鍋店,圍坐在一個火鍋前,一共有他們四個人。他們四個人開了幾瓶啤酒,飽餐了一頓之後,談笑風生,划拳喝酒之後,就算陸曉明把她們兩個都灌醉,然後讓想讓她們酒後吐真言,問她們事情,她們還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第1165章離婚

「不行,絕對不行,你們不能這樣做!」肖羨抗拒著說。

肖康對於肖羨的所作所為真的非常失望,可是到底這是自己兒子,而且還是唯一的兒子。

肖羨變成現在這樣,肖康是有一定責任的。

要不是肖康想要撞死謝半雨,肖羨就不會衝過去,更加不會導致肖羨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所以,肖康就算砸鍋賣鐵都要救肖羨。

於是肖康說道:「我們沒有三千萬,但是可以先還你們兩千萬,這個是我所有積蓄,剩下來的錢,能不能再寬限幾天。」

肖康已經將話說的這樣好聽,並且答應先給兩千萬,肖康認為他們一定可以同意,誰知道徐珊就是不依不饒的。

「說好的三千六百萬,就是三千六百萬,今天一分錢都不能少!」

「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分?」

饒是肖康這樣善於偽裝的好脾氣,此刻都有些想要罵街。

「肖康議員,不用生氣,在錦都不是有我這個朋友嗎?」

「三千萬對您來說,或許比較困難,但是對我就是輕鬆的多。」

從客廳外面傳來一道男聲,段景霽緩緩走入客廳。

「段景霽,來這做什麼,來做看我笑話是不是?」

「給我滾出去,我們肖家不歡迎你!」肖羨氣呼呼的說。

「話可不要說的太滿,將我趕出去,那你的手應該怎麼辦?」

「難不成已經坐在輪椅上面,未來還要失去雙手嗎?」段景霽冷笑著說。

「段先生,是犬子不會為人處世,請您不要介意。」

「要是段先生願意幫助我們度過這個難關,那我這三千萬過段時間一定如數奉還。」

「不僅如此,將來段先生要是有可以用到我們的地方,在下一定幫忙。」

「看看,還是肖康前議員會做事。」

段景霽故意將『前』這個字咬的特別重。

肖康的臉色立刻冷下來,兢兢業業這麼長時間,最後什麼都沒撈到。

從前都是別人求他做事,從來沒有是他肖康低頭時候。

這次為兒子的爛攤子,肖康可是連臉都豁出去。

「不過幫忙可不是白幫的,自然是有要求的,只要讓我滿意,三千六百萬,就算不還都沒關係。」

「什麼要求,儘管說。」

「總共兩個要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