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且這樣做,實在是太折辱您了。」

豐老也規勸道:「陛下,此事有問題,安全起見,不能回幽州。」

秦雲搖搖頭:「朕意已訣,無需再論。」

「朕依舊相信十一弟。」

「再者,咱們離開這一夜,應該發生了什麼變故。」

「朕也要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常鴻還想再勸:「可……」

秦雲拍了拍他肩膀,若有深意道:「十一弟,乃朕親兄弟。」

「怕什麼?」

「朕若不信他,他如何信我?」

「幽州十萬兵馬何嘗不是朕的兵馬,朕不信他們,又能信誰。」

「收拾一下,出發!」

秦雲說完,直接轉身回驛站。

那些話,不僅僅是說給常鴻他們聽的,還有幽州十萬兵馬。

他們個個面露慚愧之色。

陛下如此寬宏大量,可自己卻做出了此等不敬之事。

燕雲十二將,紛紛道:「多謝陛下成全,不為難我等。」

「我等就在前面開道,陛下可放心跟來。」

秦雲回頭點了點頭。

而後回到驛站,他讓常鴻帶着兩千禁軍,先護送察明衛柔回帝都。

她說什麼也不願意,非要跟着秦雲,因為她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妙,想一起面對。

但秦雲不肯。

非常嚴肅的不肯,還說不久前草原的事就已經是破例,讓她不許胡鬧。

最後,察明衛柔只能同意先走。

離別之時,在馬車裏,頻頻回頭,眼神里全是擔心和不舍。

不出一個時辰。

三萬多軍隊護送秦雲,再回幽州。

而兵分兩路,等待唐三的計劃也擱置了。

一路上,氣氛詭譎!

燕忠等人甚至是拿出了上戰場打仗的氣勢,警惕一切,任何幽州兵馬不能靠近秦雲的車駕。

在正午時分。

幽州到了!

秦雲被一路請到了王府。

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但離開僅僅半天時間,秦雲再回這裏,就感覺到了一股肅殺!

秋風掃落葉,整個院子沒什麼人,顯得十分死寂。

「十一弟,朕來了!」

他對着氣派的書房喊了一聲,而後毅然無懼的邁步,越過門檻,走了進去。 蕭炎和胡列娜相互配合,兩個人都開始了蓄力,正是藍銀霸王槍第一式爆怒,手中長槍輕輕震顫,各色光芒繚亂,氣勢漸漸恐怖起來。

居中的胡列娜身邊粉色光芒變得濃郁,呈現出紫粉色,給人一種詭異莫名的感覺,讓人沉迷其中,不知不覺連心智都被剝奪。

因為這些對手全是各家各族的天才,精神抗性都算可以,所以胡列娜連自己武魂最擅長的魅惑能力都不怎麼用,反而是直接發動精神攻擊的次數很多。

看著蕭炎和胡列娜倆個人在那裡蓄力,昊天戰隊心急如焚,可空中是蕭炎,為了能夠受到唐陣龍的庇護,昊天戰隊幾人都扎堆了,沒有人單獨出擊。

而在地面,三位魂王正在鏖戰,唐陣雄處於下風,只是憑藉著身後的輔助在硬撐著而已,其他魂宗上去有什麼用?

唐陣龍也不可能會拋棄隊友上去支援,畢竟還沒到最後的絕境,至於遠程攻擊,他們正在努力,可連干擾蕭炎蓄力都做不到,隨便左右移動一下就躲開了,他們只是在徒勞掙扎而已。

整個戰鬥完全是按著武魂殿戰隊的預料在進行,昊天戰隊連一點水花都沒有翻起來,這就是魂王數量上的絕對差距。

相比於琉璃戰隊,魂宗在寧榮榮的支援下,短時間能夠抗衡一下魂王,再加上劍佑易的存在,看起來的表現真是比昊天戰隊好多了,起碼在進攻上威脅到了武魂殿戰隊幾個後方人員。

不過,有一個情況出現了意外,那就是邪月。

他自覺不服氣,想不到兩個打一個都不能速勝,怒火上頭的情況下,決定要強攻了,漸漸忘記了保持安全這個首要目標。

而反觀焱,他還在按計劃行事,打算一直慢慢消耗下去,並沒有發現邪月的不對勁。

對於武魂殿戰隊即將發起決勝一擊的情況,唐陣龍當然非常著急,手中昊天錘也開始了蓄力,打定了主意要獨自接下來蕭炎這一擊,避免波及其他隊友。

而在前面的唐陣雄,沒有心思多想事情,一錘又一錘揮出,從頭至尾都在竭盡全力戰鬥,更是在超常發揮,不然豈能一直擋住邪月和焱兩個人。

終於,蕭炎動手了,手中藍銀霸王槍用力擲出,目標正是唐陣龍,他也揮錘悍然迎上。

「轟!」

巨大的爆炸出現了,將唐陣龍的身影吞噬了進去,陷入了爆炸的餘波之中,至於蕭炎,則是輕輕鬆鬆往上一躍,一點也沒有被波及到。

這一次爆炸還將唐陣雄和隊友隔開了,打斷了他受到的輔助,氣勢瞬間就往下降了一截,焱抓著這個機會,整個人借著天使環身盾的保護就撞了過去,一旦徹底貼身,那對方動作自然不靈便,邪月的機會就到了。

唐陣雄一錘掄在了焱的胸口,可這次就沒有擊退了,昊天錘被強行頂了回來,另一邊兩柄月刃襲來,劈開另一柄昊天錘,一下子空門洞開,連防禦都沒有。

焱抓著機會,兩拳直直擊在他的胸口,火焰噴涌而出,轟得他倒飛出去,一直飛到了後面爆炸餘波的範圍,又被爆炸餘波影響到了,張口就是吐出一口鮮血,真正受了重傷。

焱一擊成功,腳步停了下來,在他看來,戰鬥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已經沒什麼意義了,唐陣雄重傷,唐陣龍傷勢也不會小,沒必要逼迫過急,導致發生意外。

可是,一道人影從旁邊沖了出去,正是邪月,他心中堵著一口氣,無視掉賽前的計劃,就像是在單人挑戰賽強撐那樣。

除此之外,胡列娜也動手了,洶湧的精神衝擊如潮水般奔騰而去,將唐陣雄吞噬了,他當即受到影響,意識都模糊了,然後繼續跨過了爆炸的區域,向後席捲而去。

空中,蕭炎一眼掃過,看著後方孤零零幾個魂宗,而且剛剛遭受了精神攻擊,身體都不穩定,手持藍銀霸王槍沖了下去,一槍一個,將這些人乾淨利落地淘汰掉。

這個時候,變故突然出現了,正想要對唐陣雄補刀的邪月臉色突變,自餘波中有一個人沖了過來,正是唐陣龍,他兩眼通紅,氣息狂亂,手中昊天錘上力量積蓄到了最大,帶著昊天宗的榮譽,勢如崩山一般。

如此猝不及防的攻擊,完全出乎了邪月的預料,他本以為自己對付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唐陣雄,連一點防備都沒有。

看著突然衝出來的唐陣龍,邪月瞳孔猛然一縮,動作下意識停了一下,兩柄月刃只能儘力架在了身前。

「砰!」

看起來只是輕輕一下錘擊而已,邪月卻倒飛了不去,在空中噴出了一大口血。

這一幕的發生,讓武魂殿戰隊每個人都安靜了下來,心裡就是一沉,「明天的武魂融合技,沒了!」

戰鬥場上安靜了下來,場外也安靜了下來,每個人在賽前都知道這場比賽的勝負,都能猜到武魂殿戰隊的戰術,那在看到邪月受傷之後,也明白了一切。

下一刻,焱怒火上涌,所有的魂力調動起來,領主火焰帶著焚燒一切的意志,撲向了唐陣龍兩兄弟。

火焰燃燒過後,焱因為消耗過大單手撐地,看著昏迷過去的邪月,眼中滿是自責和懊惱,悔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先衝出去,為什麼又讓隊友受了這麼重的傷,為什麼不是防禦系的自己受傷!

千泓遠和心芊芊快步跑到邪月的身邊,看著出現裂紋的兩柄月刃,心中一嘆,著手為他治療傷勢,用不了武魂融合技就用不了吧,現在別讓傷勢加重。

胡列娜眼中寒意出現,手中出現了一柄短槍,看著已經毫無戰力的唐陣龍兩兄弟,一步步上前,身後的外附魂骨也出現了。

至於蕭炎,當他清理完幾位魂宗的時候,一回頭就看到了受傷倒地的邪月,事情已經成為了定局,沒法改變了。

場上大局已定,昊天戰隊只剩下兩兄弟還在堅持,也只能眼睜睜等著武魂殿戰隊動手進行宣判,連做一次反抗都無能為力。

胡列娜來到了他們兩個面前,手中短槍緩緩抬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堂堂武魂殿教皇徒弟,會因為失去理智而對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下殺手嗎?

武魂殿戰隊幾個人都理解她的心情,畢竟受傷的是自己哥哥,所以沒人想要阻止她,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讓她自己決定。

蕭炎走到她的面前,輕聲安慰道,「師姐,累了嗎?我來吧!」

「沒有啊!」

「哦,那繼續,要不要我幫忙?」

「不要,我自己來。」

話音剛落,胡列娜身後的狐尾甩動,將他們兩個人抽飛出去,結束了這次比賽,武魂殿戰隊,勝利! 羅東剛和老婆經歷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此刻累的有些虛脫。他點上一根香煙,眯着眼睛吞雲吐霧。事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

可惜愜意的生活沒有維持多久,手機鈴聲急促響起,羅東本不想接,大晚上有電話找他准沒好事。可鈴聲一直在響,羅東罵罵咧咧的拿過電話,發現是備註是潔癖怪,這是主編丁森磊。羅東頓時沒了脾氣,直屬上司的不敢不接。

「喂…」

「喂什麼喂,羅東我問你,我讓你找《最好的我們》作者弘文簽約,你為什麼不做?你有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你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主編。」

羅東還沒張開嘴就被丁森磊給沖了一頓。

「主編,天地良心,我找了啊,我完全是按照您說的做的,先談買斷嘛,我給了他千字50,但是這個作者太傲氣了,目中無人,直接給我回復了再見。還有主編,這個作者是一名高三學生,我覺得給5星是不是有點高了。」

羅東在學生兩個字眼上加重了語氣。

「千字50?那部小說你到底仔細看了沒!你給人家這個明顯是在侮辱,別說他了,就是我也不會接受,我是給你說最好買斷,但是讓你給這個價了嗎?學生怎麼了,身為一個專業的責編,看的是作品,不是年齡!我看你這麼多年的經驗都用到鬼身上去了,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給網站帶來了多少損失….」

丁森磊這邊的話音越來越高,他快被氣瘋了。他剛接到總編的電話,質問他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一個在自己網站的作者,被人挖走了還就罷了,竟然牽扯到了大神西名爵,因此引發了兩邊粉絲的罵戰。

毫無疑問網站肯定會流失讀者,而且有一定消費能力的讀者,更有土豪讀者流失,其中既是救贖也是遺憾就是個中代表。這位可是網站的財神爺,整個網站都沒有多少,哪怕走了1個,以晉城這麼大的網站也是肉疼。

「主編….到底怎麼了?」

羅東還是一臉懵逼,就一個新人作者沒有簽約,能出多大的事。

「還怎麼了?你自己去網站看看!羅東,我告訴你,你現在抓緊給我去安撫西名爵,如果西名爵再因此走了,你明天就別來上班了!自己找死別帶上我!」

丁森磊狠狠的把電話掛掉,他要馬上去和晉城文學網的管理層商討,必須把這件事的影響降到最低,安撫西名爵的事只能先交給羅東了。

聽着電話里的忙音,羅東愣了十幾秒。丁森磊這一通發火,讓羅東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急忙用手機登錄網站的討論壇看看,一般有什麼大事先看論壇是最快捷了解事情的方式。

剛打開論壇羅東就驚呆了,有好事的讀者單獨就西名爵和弘文的事件開了精品帖,把事情的起因詳細的羅列出來,中間還有西名爵和弘文兩人的單章說明。

很多讀者都跟帖發言,整個帖子洋洋洒洒的十幾萬條評論。有支持西名爵的,也有支持弘文的,但有件事情大家是驚奇的一致,那就是弘文說的那位晉城的編輯,羅東的大名已經是高高的掛在帖子上了。

這自然是被好事的人給挖出來的,其實這很好判斷,從發書的尾號,就能知道是歸屬那個編輯組審核。

因為這件事很多吃瓜讀者都好奇的去看了《最好的我們》這本書,沒有人覺得這本書的價值是低於千字50這個價格的。

現在的羅東在論壇有一個很響亮的名稱,那就是狗眼編輯。意思是瞎了狗眼,生生的把一本好書,一位很有天賦的作者給放走。即便是西名爵的粉絲也是對羅東深痛惡覺,他們是替羅東背了黑鍋。

越看羅東的心越涼,額頭上的冷汗都出來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犯了重大的錯誤,一個職業編輯最嚴重的錯誤,那就是沒有去審閱作品,也沒有去看作品的數據,只是憑着主觀意識去和一名作者談簽約,這是不合格的。

現在這麼多人都在評價《最好的我們》,而且一本新書能在短時間內擁有這麼多粉絲,肯定是一本質量絕對上乘的作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