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葉少,你的房間在那邊,我已經安排人收拾好了。」

簡易斯指了指五十米以外的房子。

原來簡易斯來了之後,看到這裏這麼簡陋,便安排人來重新裝修,反正錢就是用來花的。

裝修途中,便讓人把這邊可以住人的全裝修出來了,別說,這裏的裝修壓根不輸入五星級大酒店,裏面的設施俱全。

葉秦川也知道雅雅是不會和他一起住的。

「我去給雅雅放行李。」

說完,葉秦川就進了蘇雅的房間。

也發現了裏面的裝修和以前不一樣了,如果以前只能勉強住人的話,現在就是皇家酒店的待遇。

原來的三間屋子,都被打通為一間。

原來的門拆了,用各種書籍做了一道門。還裝出來一間浴室,可以放浴缸的那種。

看來這個人很難纏啊,這才幾天的功夫,這裏就全變樣了。

葉秦川把行李放下就出來了。

「我要住雅雅旁邊的那一間,這樣我可以保護她。」

「我不用你保護。」

「雅雅,我這次是想做藥丸吧,要不要我把葉掌柜叫來給你幫忙。」

蘇雅想到上次葉長櫃做的還不錯,這樣她能做出更多的藥丸來。

當初買這個藥廠的時候,就沒有考慮過,要用機器流水線做葯。只是為了避人耳目。不過熬藥水的大桶到是準備了不少,電飯鍋實在是太慢了。

不過即然葉掌柜能來,不如把鄭小虎也叫來。以後如果她不在嚴外婆身邊的時候,鄭小虎還可以照顧嚴外婆。

蘇雅連忙給嚴老打了電話,現在鄭小虎可是嚴老的徒弟,要借人還得他同意。

蘇雅剛一開口,提出要借鄭虎一段時間和他一起做藥丸。

嚴老問都沒問,做什麼藥丸,時間是多久就同意了。

當時就安排車把鄭小虎送來。

走的時候還吩咐鄭小虎,一定要蘇雅的話,她說東,你不能往西。

已經坐在嚴老安排的車上的鄭小虎內心很激動,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蘇雅了,這段時間蘇雅都沒有去嚴外婆家裏,也不知道在忙什麼,鄭小虎多次想要給蘇雅發信息,可是信息編好了,又刪除了。

這兩天又從嚴老的嘴裏得知,蘇雅就是京橋醫院說的神醫。

鄭小虎更加感覺得自卑了。

如果以前他和蘇雅的距離是一條長河的話,努努力還能游過去,那麼現在他們倆個人之間的距離就是個鴻溝,下面是懸崖,跌下去就是粉身碎身。

所以這段時間鄭小虎幾乎住在了中醫協會的研究中藥的實驗室了。

就為了縮短他和蘇雅之間的距離。

可是鄭小虎的心情蘇雅是沒有辦法理會了。

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她。

現在神醫的身份已經暴露了,那麼這個藥廠就不能把簡瑤和簡易斯牽連進來了。美容丸也不能讓簡瑤沾手了。

這也是為什麼,蘇雅不願意暴露自己神醫的身份。

實在是後面牽連的人和事太多了。

為了安全起見,所以這個藥廠也要過個明路。

蘇雅把能用的人全排查了一遍

發現目前可以接收藥廠的人只有他的大哥蘇林哲。

她的神醫身份加上蘇家的積累,是最好的選擇了。

蘇雅先給簡瑤打電話說明情況。

雖然簡瑤不直接參與管理,但是x盟還是會有分成的。

至於簡易斯那邊。

就看簡瑤怎麼去解釋了。

接下來,就是給自己大哥蘇林哲打電話,讓他來藥廠,有事情要商量。

蘇林哲正和自己的好朋友兼合伙人景尋一起慶祝。

經過上次蘇雅的提醒,公司又製造出飲用水之後,利潤比他們的主打商品神仙氣泡水高出了百倍,現在公司已經正式提出來要在國外上市的計劃。

京都對於上市是有要求的,必須連續三年利潤過標,才能上市。

但是在國外就沒有這種限購了。

蘇林哲沒想到,自己就只是小小的投了一筆錢,比他這些年在國外做生意賺的都多。

這時候電話鈴聲響了。 安若之聽到秦世明的話,也不敢再開口,只能縮著脖子躲在一邊。

秦世明把視線轉移到了李軍身上,李軍看到逼來的目光,全身一顫,「秦……秦先生……」

「你這樣的人也配當醫生?我看這個行醫證也沒有必要留著了。」秦世明的冷冽聲音不帶一絲溫度,更多是帶著怨恨。

險些害死他兒子的命,他怎麼會放過。

李軍聽言,直接癱坐在地上。神情恍惚,他只不過就是想要賺點錢,壓根就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這次真的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現在馬上給我滾。不許再來我家。」秦世明憤怒道,安若之嚇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想要求救秦夫人,可是秦夫人也是一臉懊悔的樣子,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了秦家。

在安若之離開以後,劉清泉和馬波兩個人也及時趕到。

「先生呢?」劉清泉手裡拿著東西。一臉緊張的問著。

「在樓上,我跟你上去。」秦世明雖然看到對方一臉刀疤有點遲疑,但知道是拿葯過來的,事不宜遲,也連忙引路上前。。

柳浩然這邊基本將秦龍的病情穩定了不少,只等著下藥了。

「先生,你要的東西。」劉清泉看見柳浩然坐在沙發上發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柳浩然收回思緒,看了一眼正在走進來的眾人。

「嗯,放下吧。」柳浩然看著一層層包好的東西,猶豫片刻,看了一樣秦世明。

「秦先生,有件事情我想要和你說清楚。」

「什麼事情?是不是我兒子不能醫治了?」秦世明神情緊張注視著他,深怕他會說出不好聽的話來。

柳浩然搖頭,「不是,我想要和你說的是,今天的這副葯裡面是含有毒素的,吃下去也許會好,也許會不好。我在徵求你的意見,如果你擔心毒發或者是其他的意外,你現在還來得及另請高明。」

這種事情他當然要讓家屬同意才對。

秦世明和秦夫人聽言,猶如晴天霹靂,秦夫人半天才緩和過來,「你不是說有方案了嗎?」

「是有了,但那是之前,我在走的時候還留下一根針,就是擔心那人會治不好吊命用的。不然情況會更加嚴重。」柳浩然也是神情凝重。

「不……不行,我們另外請人吧。」秦夫人已經後悔了,不能再讓自己的兒子受到痛苦了。

秦世明沒有說話,眼神里似乎是糾結也似乎在沉思著什麼,他偏過頭望著自己痛苦中的兒子,臉上依舊毫無血色,眼眸緊閉,要不是知道他還在呼吸,他都懷疑是不是已經死了。

馬波和蘇紫曦對視一眼。畢竟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這種生死事情他們外人是無法插嘴,也體會不到。

柳浩然看著秦世明也不逼迫他,畢竟是關乎性命。

如果不行,他也沒有辦法。

「好,你下藥吧。」秦世明眼眸瞬間明亮起來。像是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老公,你是不是瘋了。」秦夫人做夢都想不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老婆,兒子這段時間來過得什麼日子你我都一清二楚,他也曾經說過給一個解脫,我身為父親也是於心不忍,但是現在有一大半的機會,我說什麼都要試試了,我不想再讓他吃苦受罪了。」秦世明安撫著妻子,決然道。

秦夫人也知道是自己的錯。如果不是聽信他人,也不會變成這樣。

秦夫人看著秦世明意志堅定的目光,釋然般點了點頭。也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如果小龍死了,她這個當母親的。也是要負責的。

「不用太悲觀,也許事情會比預想中的還要好。」柳浩然見他們都同意,就接過劉清泉的葯,準備去熬制。

感受到時間一點點流逝,這對於每個人的心裡都是一陣煎熬。

希望時間不要那麼快過去,也希望柳浩然說的壞結果不會發生。

柳浩然熬好了中藥便端著走進了秦龍的房間,親自一點點的喂他喝了下去。

當柳浩然把碗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刻,秦世明夫婦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秦龍。

「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看著,有什麼情況我會叫你們。」柳浩然抬起頭勸說道,現在葯剛過喝下去藥效發揮的沒那麼快。留下來看著也是於事無補。

「沒關係我們在這裡等就好。」秦夫人和秦世明生怕會發生什麼不測,連最後一眼都看不到。

柳浩然也不強求,就讓馬波送蘇紫曦和劉清泉先回去,馬波也知道自己留下來也只是給秦世明兩口子增加壓力,便笑著說等明日在過來看望痊癒的秦龍。

天漸漸的黑了,三個人都一直守在病床旁。柳浩然看時間把了把脈,面色一喜,秦世明見他露出喜悅之色,急忙問道:「怎麼樣?」

「有作用了。」柳浩然一邊說一邊拿著銀針給他注入真氣,秦龍的臉色也漸漸變得好轉了一點。

至少不是那麼的蒼白,和死人一樣。

「太好了,菩薩保佑,菩薩保佑。」秦夫人一聽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我再去給他熬點葯,相信明天他就能睜開眼睛。」柳浩然起身就去熬藥,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謝謝,謝謝。」秦夫人除了說感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起之前對他的態度,她都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好在對方不計前嫌的回來救秦龍。

夜深人靜的時候,秦龍已經睜開眼睛了。

柳浩然也是正閉目養神,聽著有動靜連忙看向病床。

「你醒過來了。」

秦龍偏過頭看著他,他記得柳浩然今天說他要離開了,沒想到一睜眼對方仍守在旁邊。

柳浩然起身走到他的床邊,「你已經沒有事了,在調理一段時間,病情就能夠康復,你放心吧。」

「謝謝你柳醫生。」

「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職,無需多言。」柳浩然難得露出笑意,一時讓秦龍覺得有點耀眼,這段時間他都沒有見到人笑了,每次都是愁眉苦臉的。

但是這次是不一樣,他是感覺自己真的要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