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行啊,」教導主任理理自己的衣服,微微笑著,「你去批評,你把咱們市市長掛在咱們學校論壇,點名批評,你厲害啊,可以啊。」

說完之後,教導主任也不理會她。

側身跟另一個男老師說話,「這件事你去處理,圖片剛放出來,事情影響不大,秦苒年紀輕輕的,別被影響了,帖子全都給我刪了。」

教導主任這麼大年紀了,也不是那種沒有眼光的人,從秦苒一開始落落大方的樣子,他就不覺得有什麼貓膩。

更別說對方是市長,這件事秦苒不會隨便開玩笑。

男老師應聲,連忙拿出手機聯繫其他人。

教導主任點點頭,直接離開辦公室。

女老師呆在原地,有些懵逼的看著男老師,「剛剛主任說什麼市長?」

「你上官網看看,或者你晚上打開本地新聞,有可能會聽到或者看到他。」男老師打完電話,朝她笑了笑,「本市的市長,應該挺好找的。」

女老師張了張嘴。

封樓誠這個名字,放在政界上鼎鼎有名。

可像她這種小市民,每天就板著手指過日子,哪裡還會關注時政大事?

哪裡會專註本市市長是哪位、他叫什麼?

尤其市長這個位子距離他們的生活太遠了,她平日里根本接觸不到,自然沒想過要關注這些。

更不知道市長的名字是封樓誠。

她剛剛要做什麼來著?把秦苒跟封樓誠一起批評?

男老師還在跟一群管理貼吧的人說著什麼,但女老師已經沒有心思去聽了,坐在凳子上,背後一陣濕冷。

**

傍晚,秦苒去校醫室換藥。

最近幾天戚呈均一直停留在校醫室,程雋好像也挺忙的。

秦苒換好葯之後,幾個人在低聲探討什麼,程木刻意壓低了聲音,讓人聽不到。

秦苒就坐在角落裡,拿了台他們不用的電腦在鼓搗什麼。

「秦小苒,要喝水嗎?」陸照影舉著個杯子靠在桌邊問她。

秦苒眯眼,搖了搖頭,「不用。」

「你在幹什麼?」陸照影端了杯水過來,有些好奇。

秦苒咬著嘴裡的棒棒糖,看著電腦上最後顯示出來的ID。

又按了一下,畫面瞬間成了遊戲頁面,她微微笑,「遊戲。」

陸照影笑了笑,「你也玩九州游啊,看比賽嗎?」

秦苒咬碎棒棒糖,含糊的點點頭。

「那你肯定知道ost的陽神楊非,他很厲害,」陸照影笑,「他不是剛贏了冠軍嗎,下個月在雲城有一場季後賽。這個票一般人花錢都買不到,我有個朋友認識他們,到時候帶你去見他。」

他一副你快感謝我的樣子。

秦苒瞥他一眼,沉默了一下:「……哦。」

陸照影摸摸下巴,尋思著這姑娘怎麼跟他認識的其他楊非女粉不一樣。

九州游遍布全球,楊非是第一個打出國內,揚名國外的選手,意氣少年一飛衝天,不僅僅在國內深受九州游粉喜歡,就連國外都有他的後援會。

最近兩年,九州游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陽神」。

就連陸照影都挺喜歡的,他還經常利用自己的特權去拿票。

秦苒這表現……她不會是個假粉吧?

**

另一邊,因為校園帖子出現的莫名其妙,刪除的也莫名其妙。

發帖子的人總是不停的發,但也總被不停的刪。

因為是放假期間,除了少數一些人,知道的並不多。

星期一早上,秦苒從宿舍床上爬起來,就看到床邊放著的一盆綠植。

她朝林思然床上看了看,林思然已經爬起來了,秦苒眯了眯眼,洗了臉之後才去班級。

一上午過後,秦語來到學生會。

學校的貼吧是學生會的一行人管的。

「學姐好。」學生會的人都是認識秦語的,一個個都非常有禮貌的跟她打招呼。

秦語點點頭,來到技術部,閑聊了幾句之後,才無意的說道:「我有個朋友好幾個帖子都無緣無故被刪了,你知道什麼情況嗎?」

學校的貼吧其實都是散養狀態。

負責這件事的人一聽秦語的話,大概就知道秦語說的是什麼了,「你是說關於某個包養貼?」

他壓低聲音。

秦語點點頭,眸光閃爍,也放低了聲音,「有什麼內情?怎麼突然刪了,是因為對學校影響不好?」

「不是,這件事總之你不要管。」負責人一臉神秘。

「為什麼?」

負責人嘆了一聲,小聲開口,「你知道這件事的當事人是誰嗎?」

秦語不太在意,她哪裡知道秦苒認識的什麼人,不過還是下意識的問:「誰?」

「封市長。」 融合其實是一件挺麻煩的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就像之前系統和張謙的融合,那也是靠着黑袍和聖猴給拖延時間,才最終成功完成。

現在就看阿修羅神給不給力,能不能幫張謙他們拖住了。

“張開手。”黑袍說。

張謙依言張開右手。

“兩隻手。”

秦葵傾陽 張謙趕緊張開雙手。

黑袍也伸出雙手,握住了張謙的兩隻手:“不要動,腦子裏儘量不要有亂七八糟的想法。”

“好。” 不會說愛你 張謙說。

“命魂因爲一直在你的身體裏,所以你們融合起來比較順利。”黑袍說,“我現在在你的身體外面,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所以咱倆融合需要廢一些力氣,這個過程對你來說也不會那麼輕鬆,有點心理準備。”

“我準備着呢。”張謙說。

“好!”黑袍說完,閉上了眼睛,身上慢慢的開始發出了三種顏色的光芒。

張謙開始沒什麼感覺,但是沒過幾秒鐘,他就突然感覺自己的兩隻手的手掌上傳來了一陣強烈的刺痛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人正拿着匕首在刺他的手掌一樣,而且是那種惡狠狠的往死裏刺。

“噝!噝!”張謙忍不住發出了微微的抽氣聲。

“不要發出聲音,集中注意力!”黑袍說。

張謙趕緊閉嘴,緊皺起了眉毛。

他本以爲這就夠疼的了,但是遠遠沒想到,這只是痛苦的開始。

緊接着沒過多久,手掌上的刺痛感越來越強不說,手臂中也出現了一陣一陣的強烈的刺痛感。

就好像一根根鋒利針在他的手臂骨骼和血管中流動一樣。

他咬緊牙關沒發出聲音。

黑袍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見他緊閉雙目緊皺眉頭一副竭力忍耐的樣子,而且額頭上都冒出了汗,黑袍在心底輕嘆了一聲,希望這次的選擇沒什麼錯吧!

歷來習慣掌控自己命運的黑袍,歷來也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掌控自身命運的黑袍,怎麼也想不到到了最後,會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裏。

算了,黑袍心說,命魂都信得過他,無所謂了,命魂說的也沒錯,總好過融合到天魂那裏。

而這個時候,浩瀚蒼穹之上,天魂還在和阿修羅神爭鬥不休。

……

阿修羅神不愧是曾經和帝釋天戰鬥了三天三夜的人。

帝釋天作爲佛域二把手,專門司掌戰鬥的超級強者,他的實力就算不如天魂,和天魂之間的差距也不會特別大。

而阿修羅神就算不能和天魂戰鬥三天三夜,最起碼也能扛個半天。

反正張謙是這麼想的。

天魂本來擔心張謙這貨還有後手,所以一直對阿修羅神有所保留,並沒有使出全力,他怕這是張謙的車輪戰術,要是張謙在阿修羅神之後再召喚出某些強力打手,那他可就吃虧了。

一下對付好幾個可以,但是一個一個挨着來,他可真有點蛋疼。

但是和阿修羅神對戰了沒一會,他就發覺到了不對勁。

他感覺地魂的力量正在慢慢轉移。

抽空看了一眼張謙那邊,他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地魂這傢伙,居然要散掉魂魄,融合到張謙的體內,與張謙的魂魄合而爲一!

這他媽怎麼行!

地魂的一魂二魄要麼爲他所用,要麼必須剷除,因爲這是唯一能真正威脅到他的力量!

而現在地魂想要和張謙的魂魄融合,這絕對不行,一旦他們融合完畢,那麼張謙就會有與他抗衡的實力了!

隨後他又想到了一件事。

命魂似乎有一段時間沒動靜了,那麼這麼說來,命魂應該是在那會就已經和張謙的命魂融合了!

想通了這一層,天魂頓時滿面怒容!

“地魂!你在做什麼!”天魂怒吼一聲,接連幾個瞬閃急速移向正在與張謙融合的黑袍。

阿修羅神立刻緊追了上去,同時甩手扔出了大量的降魔杵:“你想去哪!你的對手是我!”

“滾!”天魂反身一聲咆哮,震徹雲霄的聲浪將打過來的降魔杵全部震飛!

阿修羅神也被這股氣浪震的停頓了一下,但是緊接着他繼續瞬移追向天魂,手中降魔杵不停的砸了過去。

天魂終於意識到不解決阿修羅神是不行的了,於是乾脆停住腳步轉身面向阿修羅神:“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說完,他一個瞬閃飛到阿修羅神面前,阿修羅神揮動六條手臂召喚出六柄電光閃爍的降魔杵擊向天魂,天魂猛地一揮手中長刀,砰砰幾聲,降魔杵竟然全部被砸飛!

天魂已經使出了全力!

阿修羅神一愣,他沒料到天魂的實力竟然突然提升了這麼多!

就在他這麼一愣神的功夫,天魂的長刀已經砍向了他的脖子。

金刀上面閃爍的金光非常強烈,他下意識的閉了一下眼睛,同時在倉促之間往後移動了一下身體。

呲!

長刀掠過!

阿修羅神只覺得胸口一涼,隨後就是一陣痛感傳遍全身。

他睜開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天魂。

“傳說中,阿修羅神有九九之命,今天我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條!”天魂說完又是一記長刀砍過,阿修羅神的左臂應聲而斷。

當天魂的長刀再次砍過來的時候,阿修羅神也爆出了火氣:“雷·滅!”

吼完這兩個字之後,阿修羅神全身都爆發出了刺目的電光!

隨後,他的身軀迅速擴大,最後變成了一個全部由閃電組成的巨大怪物!

阿修羅神一個飛撲,速度是難以想象的快!

但是這一記飛撲還是被天魂躲過去了。

“雷之滅?”天魂冷笑不已,“當初帝釋天之所以沒能殺你,就是因爲你的這個最終殺手鐗吧?”

阿修羅神沒理他,轉頭朝着他又是一個飛撲,但是這個飛撲還是被天魂躲過去了。

冷妻難寵,霸道總裁請繞道 “哼!”天魂說道,“他帝釋天奈何不了你,不代表我也奈何不了!去死吧!”說完,天魂手中的金刀瞬間變大幾十倍,比執堅神那四十米長的大砍刀還要大,隨後他瞄準了飛撲過來的阿修羅神,暴喝一聲迅猛無比的劈了下去!

長刀劈下的一瞬間,整個天地都暗了下去,只有這一道刀光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光芒閃過之後,阿修羅神原本迅疾的身軀被定格在了半空中。

豪門戀:情鎖深宅 被永遠定格在了半空中。 有那麼一瞬間,秦語覺得自己聽錯了。

她揚了揚眉,聲音都不自覺放高,「封市長,你哪裡來的消息?」

秦語當然知道封市長,只是她沒見過封市長,唯一有交流的是封夫人,封辭雖然是林錦軒朋友,可連秦語自己也沒跟他多說過幾句話。

更別說封市長,秦語只在電視上見過。

別說她,就連林家也沒能跟封家較好交好。

「小道消息,這件事你得保密,不要說出去了,」男生十分忌憚的開口,「老師親口跟我說的。「

秦語抿了抿唇,低著眉眼,好半晌后,她抬頭,笑了笑,「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她從來沒有聽秦苒或者陳淑蘭說過她們認識封樓誠,秦語不太相信,如果秦苒真的認識封樓誠,會不跟寧晴他們說?會不跟別人說?

「這個我不清楚,」男生搖搖頭,又抿抿唇,微微思索,「反正也沒人會拿這個開玩笑,對吧?」

秦語沒再說什麼,就是有些心不在焉。

末了,秦語把頭髮別到耳後,微微笑著,「或許吧。」

這件事風聲大,雨點小。

實際上,圖片剛出來的時候,確實有不少人都帶節奏,但後來學校貼吧上有不少人自發的維護秦苒。

學校貼吧這帖子實際上用處也不大,不過現在連這用處不大的帖子都被刪了。

現在網路上流量最大的大概就是微博了。

秦語若有所思,她手漫不經心的,點開了吳妍的頭像。

**

星期一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秦苒坐在座位上慢吞吞的把書收好。

林思然問過她之後,收拾完東西就去食堂了。

秦苒一向慢,教室里的人很快就走的七七八八。

「秦苒,樓下有人等你!」有個男生在門外,朝秦苒小聲喊著。

秦苒坐得不是那麼直,看起來有些懶懶散散的,整個人的色彩風格總是充滿個人,長長的軟軟的頭髮披在腦後,總讓人覺得涼颼颼的。

男生見秦苒點點頭,腦子裡全然是對方嘴角漫不經心的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