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見過首領,屬下來遲,讓您受累了。」步雲天一現身便對著宮絕天恭敬地道,大丈夫能屈能伸,這點表面功夫他還是要做的。

「是你,我認得你,真是太好了。」宮絕天滿臉驚喜地道,本來已經絕望準備自爆的他,在這一刻看到步雲天從天而降,不由地欣喜不已,一下子的大喜大悲,再加上內心放鬆之下,卻是突然暈了過去。


步雲天看到宮絕天昏倒之後,不由的一驚,不過很快又開心了起來,宮絕天昏倒了他更方便行事,給宮絕天餵了一粒療傷丹藥,確保其無性命之憂后,便背起他小心翼翼的向著來路而回。

神識變態的步雲天,想要避開其他修士自然是很簡單,哪怕是恆古境初期的修士也不見得能發現他,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恆古境中期以上的高手。

十天之後,步雲天總算是帶著宮絕天來到了幻魔之森邊緣,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離開幻魔之森,這一路上他可算是吃盡了苦頭,不但要躲避其他修士,還要盡量躲避凶獸。

他又不敢把昏迷的宮絕天放進定海神珠,畢竟誰也不敢保證宮絕天會不會突然醒來,要知道對方可不是普通修士,見識可不會少,要是讓對方察覺定海神珠這等空間異寶,那就真是大麻煩了。

而這時宮絕天也終於清醒了過來,雖然傷勢還是很重,可是行走卻是不成問題,而醒過來的宮絕天對步雲天自然是感激不已,畢竟步雲天對他可是有救命之恩。(未完待續。。) 「小天,這次可真是要多謝你了,回去之後你就跟我進去內門吧,不要再當衛兵了。」宮絕天一邊吃著烤肉,一邊感激地道,語氣之中充滿了親切,再也沒有之前高高在上的樣子。

「宮大哥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同時也在思考著寶塔的事情,到底是交出去還是留著自己用,確實是有些為難,畢竟一件好的靈寶可不是這麼容易得到的。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你,可惜的就是寶塔不知所蹤,而且還死傷了好幾個精英弟子,估計回去之後就要被懲罰了。」宮絕天有些無奈地道,同時心中更是把離天閣的閻天恨到了極點,要不是他的栽贓嫁禍,他們的損失也不會這麼大。

「宮大哥,其實有個事情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就是那個寶塔其實是被我收起來了。」步雲天思考了良久,最終還是決定把寶塔交出來,反正只是一件一流的先天防禦靈寶而已,只要有足夠的材料,小器都可以煉製出來,真正說起來也算不得什麼。


「神馬?你沒騙我,寶塔真的被你得到了。」宮絕天一臉驚喜地道,看那寶塔的威勢至少也一流靈寶級別,珍貴至極,和損失的區區幾名精英弟子比起來,絕對是天大的功勞啊!

「不錯,宮大哥你看,這便是那寶塔。」步雲天說著便把寶塔拿了出來,此時的寶塔已經沉寂下去,只有巴掌大小。如果不是周身充滿了一股古樸玄奧的氣息。還真以為就是一個玩具了。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天不絕我啊,小天,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啊,我一定把你的功勞完完整整的上報家族。」宮絕天興奮不已,蒼白的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因為他知道,步雲天既然肯把寶塔拿出來。那就證明步雲天願意把寶塔上交家族,雖然不是他親手搶到的寶塔,但是他功勞同樣也不小,而且此時此刻他也不奢求太過,能夠躲過家族的處罰已經是萬幸了。

本來步雲天還害怕宮絕天搶奪自己的功勞,現在看來卻是自己多心了,所以他滿臉笑容地道:「宮大哥,這寶塔就先交給你保管吧!」

「不,我身上的傷還沒好,不宜帶此重寶。還是你親自交給家族吧,等回去之後我會帶你去見家主的。」宮絕天搖搖頭拒絕。他現在還是一個傷號,東西還不如放在步雲天那裡。

「恩,好吧,那我就先收起來了。」步雲天點點頭微微笑著道。

「等回去之後,你就離開城衛營吧,不要再當衛兵了,憑你的功勞,成為內院弟子都已經足夠了。」宮絕天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笑容,顯得他此刻的心情非常愉悅。

「恩,我會的。」步雲天有些興奮地握了握拳,進入宮家內部可是他的目標,只有這樣他才能更加接近宮紫月,早日抱得美人歸。

「好了,不說了,我們還是趕快上路,邊走邊吃吧!」宮絕天拿著烤肉站起來道。

「走。」步雲天非常乾脆的站起來道。

兩人的身影頓時化作兩道流光向著外面飛去,到了幻魔之森外圍,他們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忌,放開手腳全力趕路已經不成為題。

十幾天之後,兩人總算是回到神霄城,途中他們也遇到了之前分散的宮家子弟,只不過他們的人數又少了許多,顯然在分別之後他們又死傷了不少。

回到神霄城之後,宮絕天二話不說,直接帶著步雲天向著宮家內院走去,此時除了他們兩人,並沒有人知道寶塔被他們得到了。

經過層層守衛之後,兩人總算是來到宮家大廳,此時宮家的家主宮霸天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他並沒有確定宮絕天此次外出的收穫,但是他相信宮絕天不會讓他失望的。

「見過族長。」宮絕天恭敬的對著宮霸天道。

「恩,說說此次的收穫吧!」宮絕天沉聲道,聲音充滿了威壓的霸氣,深不見底的修為,再加上那股上位者的威嚴,哪怕是不開口,都給步雲天一股很大的壓力。

「族長,寶物已經拿到手了,本來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寶物帶回來的,卻是被離天閣的閻天歪打正著的陷害我們,導致我們被許多人圍攻了,損失了十幾名內院弟子。」宮絕天緊張不已,額頭上更是冷汗直冒,也不知道為啥,每次面見家主他都忍不住緊張。

「每個死去的弟子家人都給我好生照顧,把他們的名字刻入家族墓園,供後人參拜吧!」宮霸天輕輕地道,卻是讓宮絕天高興不已,也總算是對得起死去的弟子,要知道想要死後想要進入家族墓園可不簡單,必須有足夠的貢獻才可以,而且進入了家族墓園,就代表著你的親人會得到家族的照顧,每個月都可以領取一筆修鍊資源。

「絕天替死去的弟子謝過家主。」宮絕天滿臉感激地道。

「說說吧,你們是怎麼搶到寶物的?」宮霸天有些好奇地道,閻天這個人他也知道,雖然在他眼裡跟個螞蟻差不多,但是修為卻是不差,僅比宮絕天弱一絲,但是速度卻是奇快,對於宮絕天能夠搶到寶物確實感到有點驚訝。

「家主,東西是我身邊這位兄弟搶到的,過程你還是問他吧,小天,你先把東西拿出來。」宮絕天說著轉頭看向步雲天道。

「家主,這是搶到的異寶,至於過程,只不過是僥倖而已。」步雲天淡淡地道,經過一會兒時間的緩衝,他已經再次平靜下來,再次恢復了平靜的心態。

宮霸天接過寶塔,感受了一下寶塔的氣息,然後輕輕地道:「不錯,是件好寶貝,族裡的弟子以後就多福了,這麼大的功勞要好好賞賜才行。」

這件寶塔不但是一件高級防禦靈寶,而且還自帶空間,裡面的天地元氣是外界的好幾倍,如果在裡面修鍊絕對是事半功倍,難怪連宮霸天都讚不絕口,像這樣的異寶居然還捨得交出來,這才是讓他感到最驚訝的。

其實這寶塔還有一個好處連宮霸天都不知道的,那就是裡面有著許多幻陣,這些幻陣對於修士的幫助其實更加強大,只不過這要等到宮霸天煉化了寶塔之後才知道而已。

步雲天到是對寶塔的功能非常了解,只不過不好直接說出來,否則無法解釋。

「家主,還有事情你不知道,這次要不是這位兄弟,可能我也已經死了,我的命也都是他救的。」宮絕天滿臉感激的轉頭看向步雲天,準備為步雲天爭取最大的功勞。


「哦,看來是要好好賞賜才行了。」宮霸天神情不由的一緊,緊接著又放鬆下來,再次看向步雲天的時候,眼中已經蘊含著一絲感激的光芒,因為宮絕天的身份可不僅僅是一名宮家子弟這麼簡單,因為宮絕天的父親就是為了救宮霸天才死的,只不過這事情連宮絕天也不知道而已。

神識變態的步雲天自然是察覺到宮霸天的變化,雖然有些好奇,但是更多的卻是對宮絕天的感激,可以這麼說,要是宮絕天陰險一點的話,這些功勞完全是可以自己佔大頭的,畢竟他才是領隊,現在卻是完完全全推給了步雲天,雖然說有救命的原因,但是步雲天還是感激不已。

「這只是我應該做的,家族用不著太費心。」步雲天淡淡地道,他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只要能夠進入宮家內院就行了,憑他現在的功勞,已經完完全全足夠了,其他的賞賜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不錯,不驕不躁,就先讓你進入內院吧,再給你一萬的家族貢獻點,另外這件靈寶你拿著,就算是對你上交寶塔的補償吧,雖然比不上這寶塔,但是也算是一件不錯防禦法寶。」宮霸天威嚴的臉上露出一絲讚賞的神色,同時拿出了一件袍子類的靈寶。

步雲天卻是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這法袍類的防禦靈寶正是他缺少的,近戰為主的他最缺的就是一件不容易破損的衣服了,混天鼎的器靈小器雖然本事不小,可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步雲天雖然有不少煉器材料,卻是唯獨缺少煉製衣服類的材料,比如萬年冰蠶絲之類的。

步雲天一看便知道這件袍子是一流先天靈寶級別的,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好東西他可不會客氣,更何況這正是他缺少的。

「多謝家主賞賜。」步雲天毫不客氣的接過東西笑著道。

「呵呵,好了,你們下去吧,絕天你帶他去辦理內院弟子的手續,同時給他划入一萬的貢獻點。」宮霸天微微笑著道。

「是,族長。」宮絕天說完便帶著步雲天離開了。

「小天,這次你可發達了,特別是那一萬家族貢獻點,可是好東西啊,這些貢獻點可以換取很多的修鍊資源,到時你就知道了。」宮絕天興奮地道。(未完待續。。) 「哦,難道這一萬貢獻點還比得過那件一流的先天靈寶?」步雲天好奇地道問道。

「神馬?一流的先天靈寶,剛剛那件是一流的先天靈寶?尼瑪,不可能吧?族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他以前可是很摳門的。」宮絕天滿臉驚訝地道。

「這個臭小子,又在背後說我壞話。」大廳之中的宮霸天微微笑著道,顯然是聽到了宮絕天的話,宮絕天自然不知道,他對其他人可能會摳門,但是對自己的未來女婿怎麼可能摳門,宮紫月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步雲天有些好笑的轉頭看了大廳一眼,然後才笑著道:「那當然,不然你以為是什麼啊?」

「額,我以為就一件後天靈寶呢?」宮絕天癟癟嘴道。

「走吧,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成為內院弟子了。」步雲天微微笑著道,他卻是不知道他的回頭一眸卻是引起了宮霸天的關注。

「哈哈,走。」宮絕天哈哈大笑著道。

在宮絕天的帶領下,步雲天很快便辦好了手續,成為了一位名副其實的內院弟子,分到了一座獨立小院,同時身份玉牌之中也被存入了一萬家族貢獻點。

「小天兄弟,現在我就帶你去藏寶閣吧,到了那裡你就知道貢獻點的珍貴了。」宮絕天滿臉笑容地道。

「好啊!」步雲天淡淡地道,其實不用看,他也知道貢獻點肯定是可以用來稅換一些寶物之類的東西。只不過現在還不確定貢獻點的真正價值而已。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藏寶閣。一進入大門。步雲天便被裡面各式各樣的寶貝吸引了目光,同時也讓他知道了那一萬家族貢獻點的珍貴,比如說一顆高級內丹,僅僅需要一點家族貢獻點,恆古境的凶獸內丹也不過是要十點貢獻點。

各種內丹,各種材料,各種典籍,包括發布任務。都可以用家族貢獻點來支付。

可以想象一下,這一萬家族貢獻點是多大一筆財富,可以稅換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怎麼樣,沒有讓你失望吧?」宮絕天笑著道。

「不錯,等下要好好挑選一點東西才行。」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那好吧,你就留下來慢慢選吧,我必須要先走了,這次出去奪寶回來,都還沒去見一下家人呢!」宮絕天點點頭道。

「恩!」步雲天點點頭道,目光卻是始終不離那些寶物。

宮絕天微微一笑。然後便轉身離開了,步雲天慢慢挑選了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凶獸內丹他自然是不會放過,別人害怕服多了境界不穩,但是他卻是不怕,所以恆古境的凶獸內丹他直接稅換了一百顆,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也稅換了不少,一番花費之下,只留下了五千貢獻點,不過他並沒有停止,而是用三千貢獻點發布了一個任務。

任務的內容很簡單,收購恆古境凶獸的屍體,只要新鮮,種類不限,兩點貢獻點一頭,收購一千五百頭,也就是剛剛好三千貢獻點。

別看少少的兩點家族貢獻點,對於宮家的子弟來說卻是珍貴的很,因為宮家裡面的寶物都是要靠貢獻點來稅換的,哪怕是神晶也不如貢獻點好用,恆古境的凶獸屍體雖然珍貴,但是家族貢獻點更加珍貴,恐怕就是一點家族貢獻點發布的任務估計都會有人接受。

畢竟神晶不能直接稅換藏寶閣裡面的東西,貢獻點卻是可以,而且並不是什麼凶獸的屍體都珍貴的,也就一些適合煉器的凶獸屍體珍貴而已,大部分還是不怎麼值錢的,但是對於步雲天來說卻是不同,不管哪種凶獸的屍體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心火一燒之下,都只會化為純凈的血精華被他吸收煉化。

離開藏寶閣之後,步雲天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他才剛剛坐下,宮紫月和秦星月便找上門了。

「天哥。」宮紫月一看到步雲天便驚喜的呼出聲來,雖然早就知道步雲天成為了內門弟子,但是親眼所見之時還是開心不已。

「月兒,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步雲天看到兩人更是驚喜不已,他本來就打算去找宮紫月了,卻是不想她已經親自上門。

「哼,你一出現在神霄城我就知道了,要知道我可是宮家的小公主,想要留意一個人的信息還是很容易的。」宮紫月哼哼地道,顯得非常可愛,不像一個高貴的公主,倒像一個鄰家少女。

「就是,天哥你太不夠意思了,一個人跑去尋寶就算了,回來之後居然還不第一時間找我們。」秦星月嘟著小嘴生氣道。

「這只是一個意外,都怪宮絕天那傢伙,我本來是打算第一時間去找你們的,可是那個傢伙卻硬要帶著我去見家主,這可真不能怪我啊!」步雲天可憐兮兮地道,卻是第一時間把宮絕天給賣了。

「哼,絕天叔叔實在是太可惡了,下次見面一定要讓他好看。」信以為真的宮紫月哼了一聲道。

「不錯,一定要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那樣紅。」秦星月也是握著小拳頭道,可憐的宮絕天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惹上了兩個得罪不起的小魔女,還在為奪寶的事情而沾沾自喜,不知自己已經大難臨頭。

「不用了吧,雖然他有點可惡,不過他還是很照顧我的,要是沒有他,我還不一定能夠成為內門弟子呢!」步雲天弱弱地道,小聲的為宮絕天開脫。

「好吧,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秦星月不依地道。

「還是算了吧, 道緣儒仙(仙緣) ,這次就放過他吧!」宮紫月輕笑著搖搖頭道,步雲天成為內門弟子之後,兩人見面可就容易多了,她自然是開心不已。

「好吧,看在姐姐的面子上,這次就放過他吧!」秦星月點點頭道,但是眼珠子卻是轉個不停,顯然是想玩什麼陰謀詭計了。

步雲天看到這裡不由的為宮絕天默哀,不過他更加期待接下來的場景。

「表妹,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白衣青年走了進來,一臉熱情的向著宮紫月走了過去,看上去非常的親切,可是步雲天卻從他眼中看出了別樣的目光。

此人正是宮紫月的表哥宮泰堅,也就是那個為了得到宮紫月不擇手段的傢伙,此人對於步雲天更是滿懷殺意,也難怪步雲天會感到異樣,畢竟那殺意想要瞞過步雲天那變態的神識可不容易。

「是你?你找我做什麼,我現在沒空。」宮紫月轉頭看了宮泰堅一眼,冷冷地道,整個人變得像一座冰山一般,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和之前面對步雲天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


「沒什麼,就是看看錶妹你有沒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哪怕再苦再累我都不會介意的。」宮泰堅滿臉笑容地道,但是眼角閃過一道陰狠的目光卻是被步雲天留意到了。

「宮泰堅,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幫忙,請你馬上離開。」宮紫月毫不客氣地道,平時她是不會做的這麼絕的,但是她現在不能讓步雲天誤會,所以說話自然是毫不留情。

「太監?這名字也太有意思了吧?」步雲天輕聲道,臉上淡淡笑意卻是出賣了他的想法。

「哦,這位兄弟是誰啊?表妹怎麼不給我介紹一下啊?」宮泰堅轉頭看向步雲天一臉熱情好客地道,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他是個正人君子了呢!

「我叫步雲天,剛剛晉陞的內院弟子。」步雲天淡淡地道,他步軍爺對於仇人可不會有好臉色,不直接開打已經算是不錯了。

「哦,剛剛晉陞的啊,這個好說,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找我幫忙?」宮泰堅一臉笑容,說話間還伸手拍向步雲天的肩膀,可惜步雲天卻是閃了過去,並沒有讓他拍到。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讓陌生人拍我的肩膀。」步雲天淡淡地道。

「這樣啊,是我太疏忽了。」宮泰堅輕笑著道,心中卻是恨得牙痒痒的。

「好了,表哥,你還是離開吧,我還有事情要跟天哥說。」宮紫月突然冷冷地道,現在她是恨不得把這可惡的傢伙轟出去,省的礙眼。

「就是,這裡不歡迎你,我們要跟天哥玩,你還是快走吧!」秦星月更是直接地道,作為秦家的小公主,她可不會怕宮泰堅,說話自然是毫無顧忌。

「這,好吧,既然你們有事,那我就先離開了。」宮泰堅看到事不可為,只好滿心怨恨地離開了。

「太好了,這個討厭的傢伙終於走了。」看到宮泰堅終於滾蛋,秦星月拍著手掌高興地道。

「好了,不說他了,說到他我就煩。」宮紫月皺著眉頭道,一直以來這宮泰堅就跟蒼蠅一樣的纏著她,如果可以,她都恨不得把他剁成十八段,省得礙眼。

「月兒,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他再煩著你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他已經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意,既然對方想要殺他,那他自然不會打不還手,只要對方敢出手,他步軍爺是絕對不會放過對方的。(未完待續。。) 「天哥,你可別主動去惹他,他雖然沒什麼本事,但是他卻有個好出生,他父母派了幾個強者守護他,如果他讓那些強者出手,恐怕你現在還不是對手。」宮紫月有些擔心地道。

「放心好了,我會小心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天哥,我們不說這個了,我想了解一下你的修為,我們到我練功的地方吧!」宮紫月拉起步雲天的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