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誒呀,睡覺。」樂天被說中了。 樂天扭過頭把腦袋埋在睡枕中,月色高高掛起樂天也有些許困意。樂天看了看床上睡的正香的洛依依自己也閉上了雙眼。

樂天和洛依依爭鬧了一天,兩人暗中較勁但是誰都沒有下狠手傷到對方。這種極力的剋制使得倆人更加費神費力。樂天屬於那種沒心沒肺躺下就能睡著的,沒過一會樂天的夢裡就跑進來一個洛依依。樂天淌著口水加上臉上的壞笑不知道由在猥瑣什麼。

兩個時辰過去了,「雷鳴號」在船員的駕駛中步入了通天海最危險的區域邊緣。

「雷鳴號」行駛的路線不是直線,而是走的「S」型曲線。因為這裡有兩個最危險的區域需要避過,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過通天海的船隻的船票價格異常昂貴了。因為這需要雇傭強者來保駕護航。這些強者大多數來自於一些超級傭兵團,自然價格不菲。

「轟」的一聲巨響,原本平靜行駛的船隻如浮萍一般被一股大力打的飄飄蕩蕩。樂天在地上睡得正香,船隻側偏樂天滾落到一旁。正好床上的洛依依被這驚醒,看到身邊躺著一個滿嘴口水的邋遢鬼,而且還抱著自己的大腿。洛依依氣氛不已一腳將樂天踢開。

「怎麼了?」樂天感到自己猛地飛出從夢中驚醒。

「問你自己。」洛依依嘟著小嘴將錦被扯在一邊。

「轟。」又一聲巨響傳來,兩人這回聽得清清楚楚,這是撞擊船體的聲音。

「怎麼回事?」樂天一跺腳講半隻腳面插在地板中。

「不知道,應該是船體被襲擊了。」洛依依說道。

「我去看看。」樂天衝出門外。

「別去,危險。」洛依依暗叫一聲「笨蛋」追了出去。

兩人一前一後衝出船艙,此時甲板上站滿了人。被擊打的船隻此時又平靜下來,眾人在甲板上觀望想要看看是何物所為。

在三隻船的上方漂浮著四個看不清面容的武者,紫、黑、藍、白四人的衣裝各不相同。

一些自認為實力不錯的武者想要看個究竟,但是剛出去就被人「勸」了回來。

「大家不要害怕,只是風浪捲起的礁石。大家都回去吧。」雷鳴號上空的黑衣武者沖著下方說道,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能聽清。

眾人一陣唏噓嘆氣走回船艙,雖然眾人心裡都有疑問,但是卻沒人敢提。因為說話的這人乃是「血戰」傭兵團的團長–血徒。

「血戰」傭兵團乃是神魔大陸上赫赫有名的幾支傭兵團隊之一,雖然人數只有四人。但是這四人都是通天境,實力不可謂是不強。

雷鳴號後面的兩隻船也遭到了同樣的撞擊,只是雷鳴三號受到的損傷頗為嚴重。

血徒盯著黑色的海水不斷尋視,血徒眼中的寒光映著黑色的海水越發凝重。血徒右手一抖,一柄黑色戰戟出現在手中。血徒手中的黑色戰戟朝著「雷鳴號」附近的區域猛地劃去。

「噗嘩嘩。」水面像是撕開的紙張一般分成了兩瓣,一陣低沉嘶鳴聲響起驚得睡眠激起一陣漣漪。

「什麼聲音。」樂天猛地坐起,剛才從甲板上回來樂天就已經睡意全無,總覺得事情不對頭。

「嘩嘩。」細微的水花聲濺起,樂天起身來到窗前。

只有一片片映著黑夜的黑色海水,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不對,那是什麼?」樂天瞳孔一縮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

沒錯,就是怪物。樂天看到一個如小山般大小黑色八爪魚在水面上浮起然後又沉入海底。

樂天揉了揉眼睛:「我不可能眼花,我想起來了。今天在甲板上我好像看到過這個東西,當時只看到一片迷糊黑影而且瞬間又消失了。現在看來是它沒錯。

「砰砰砰。」巨大的撞擊聲不斷傳開。樂天從窗口看到一條條滿是疙瘩、尖刺的巨大觸手向船體砸來。

洛依依的房間是最上面的一層,所以受到的影響最大。

洛依依也早已經醒來,她也察覺到了危險只是跑到樂天身邊並未多說。

樂天拽著洛依依向最下面的船層跑去,現在越在上面越危險。

「砰砰砰。」又是幾聲巨大的撞擊,不過這次確實金屬的撞擊。

血徒和三個同伴已經和這個巨大的八爪魚交上手了,這幾聲撞擊就是血徒的戰戟砍在八爪魚身上的聲音,不過卻沒什麼效果。

「是毒烏海怪。大家小心。」血徒拎著戰戟向身後的三個同伴大喊。

血徒看著眼前這個醜陋的傢伙心裡泛起一陣嘀咕,這個還怪光看體型就知道不好對付了,剛才血徒的幾下重擊居然沒有傷到它,而且它也會反擊,用自己的觸手和別人對擊,看來已經有了些許靈智。

毒烏海怪又被血徒擊中不但沒有退卻,反而是向雷鳴號後方的船飛速游去。血徒帶著一名兄弟一陣追擊,留下兩人看守。想要阻止八爪魚破壞後面的兩條船。

毒烏海怪海轉身遊走后不斷用巨大的八支觸角不斷打擊海面。在打擊的同時毒烏海怪從口中噴涌而出黑色液體,黑色液體混入海水中,不斷蒸發造成的黑霧迷亂了整片海域。

「怎麼沒了?」血徒手中的戰戟一輝一大片的黑霧就消散了。

「快回去。告訴他們開啟保護陣法。」血徒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大意了。

這三條船呈三角狀行駛,前後相距不過數十丈。這毒烏海怪光是身型就已經有數十丈了吧,而且在海里又是它的天下,血徒不敢貿然潛入水中。要是它發瘋有可能在同一時間毀掉三條船。

想到這血徒飛速的向三條船中間飛去,此時血徒的兩個個夥伴也前來接應,兩人飛去守著後面的兩條船。這樣三條船都有人監護血徒在中央也可以及時照應。

血徒的一個同伴剛落到雷鳴三號的甲板上就看見一長滿尖刺的觸手從空中襲來。

「小心。」血徒大喊。毒烏海怪的觸手砸到雷鳴三號的保護陣上,巨大的撞擊雖然沒有對船體造成傷害,但是卻險些將船擊翻。

毒烏海怪來的快去得也快,血徒沒等出手毒烏海怪就又不見了。

三隻船繼續向前行駛,此時的雷鳴號的甲板上站滿了人。看著船上的保護陣發出金色的保護盾籠罩了整個船隻,就知道這隻海怪不簡單。 血徒看到消失的毒烏海怪手中的戰戟也是不由自主的握緊了。這個東西不但防禦力超強而且懂得變通,不爭剛強很是難對付。

血徒瞄了一眼水下,只見自己身下的海水都變得發黑。而且發黑的海水像先前一樣不斷蒸發成黑霧。只是這次的面積更大,三隻船隻聯通附近數十丈的區域都變得如此。

一時間揮騰而起的黑霧充滿所有人的視野,如果細心查看可以發現最屬雷鳴號附近的黑霧居多,而且揮發速度也比另外兩條船要快。

樂天左手持著龍吟劍右手牽著洛依依站在甲板上,兩人四周即使站滿了人樂天也能感覺到一股極其強烈的怒意直視著自己。樂天環顧四周瞄了一眼那個紅衣少年並沒有在意。

洛依依拽了一下樂天的衣角,盯著樂天。樂天拍了拍洛依依的肩膀並未多說。

就在這時,從海底竄出三條觸手瘋狂滴拍打著雷鳴號。又來三條觸手將雷鳴號緊緊包裹住。血徒看到此情形幾乎瞬間就到了雷鳴號附近。

血徒手中戰戟狂飆,一道無形波動打出將雷鳴號附近的海水切開兩半。

在黑色海水翻湧之時,眾人清晰的看到這隻毒烏海怪倒轉的「抱住」了雷鳴號。

血徒只能攻擊那三隻觸礁預防保護陣被攻破,可是這東西的「殼」比龜都要硬,真的打不出傷害啊。

甲板上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出手,此時各種兵器法寶亂飛透過保護陣擊打在三隻觸手上。

這是血徒的另外三個同伴也趕來。而毒烏海怪像是察覺到了危險一般講那三隻觸角縮了回去,但仍然緊緊抓住雷鳴號。

血徒和三人對視一眼,隨後將手中的戰戟扔向高空之中,另外三人的兵器也是如此。四人的兵器在空中融合,四人並排而站不斷橫向移動。四道身影不斷重疊,就在四道身影合一之時,那道合一的身影抓住空中融合的兵器斬出一道青色寒光。僅僅一瞬間,青色寒光斬出后四道重疊的身影連同兵器分離開來。

「嗷嗷哦啊。」毒烏海怪發出的嘶鳴聲讓人聽了感到頭皮發麻。毒烏海怪的兩條觸手被青光斬斷,隨後青光沖入海底沒了蹤影。

斬斷的觸手掉落在海水之中,毒烏海怪剩下的那一條「抱緊」雷鳴號的觸手也縮回了海里。

海面上不斷湧出黑紅的血液,血液不斷擴散沾染了大片海水。

縮回海底的毒烏海怪雖然沒了蹤影但是眾人不敢懈怠。

沒了毒烏海怪的束縛雷鳴號繼續前進,可是速度卻越來越慢,而且船體還不斷向船尾一段傾斜。

「噗。」

船尾被兩條觸手拉入海水之中,眾人驚慌。血徒急忙上前阻止,可是任憑血徒怎樣攻擊毒烏海怪都無動於衷。毒烏海怪拉動雷鳴號不斷向海底游去,海水已經將雷鳴號浸沒大半。血徒怒吼一聲雙眼冒出紅光,劈天蓋地的攻擊如同海水般洶湧而來。

毒烏海怪一條觸手上的尖刺張開,從船底竄入,船體被輕而易舉的擊穿。而另外兩條觸手也從船底不同的方位突擊。

血徒看著從船底部冒上來的觸手心頓時涼了一片,站在甲板上的人看到從自己腳底竄出的巨大觸手冷的嚇了一跳。冒出的三條觸手不斷延長向周圍的眾人抓來,眾人一同出手攻擊,但卻沒有阻止的住。

這隻毒烏海怪實在是太龐大了,快要趕的上雷鳴號大小了。三隻觸手其中一隻的尖刺大張,向四周射去。

甲板上的眾人不少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擊中。樂天手持龍吟劍將沒有武器的洛依依護在身後,龍吟劍光四射將飛來的數十根尖刺擊飛。

這些尖刺在毒烏海怪身上顯得細小,可是現在眾人才發覺,這尖刺足有自己的刀劍大小。而且力道奇大。

一些被尖刺划傷的人忍不住疼痛跪倒在地,被尖刺劃過的傷口頓時發黑,而且還不斷的像軀體四周蔓延。毒烏海怪的毒也不是說說罷了。

這時血徒帶著三個同伴衝到甲板上,四人將眾人護在身後阻擋了大片的毒刺。

毒烏海怪將觸手撤走,又從船底的另一面扎入。這次觸手上的尖刺並沒又射出,而是釘在了甲板上瘋狂的扭動。這使得雷鳴號的船體快速的劇烈晃動,一些人紛紛滾落。樂天身形不穩差點摔倒,樂天猛地將龍劍插進甲板三尺深穩住身形。而此時毒烏海怪的另三條觸手

抓住船體一端向海底拖去,眾人像是被搞搞吊起。血徒將手中的戰戟拋啟。戰戟瞬間變大壓在了船上。而毒烏海怪的八條觸手全都放棄攻擊,而是一同向人最多的地方抓來。而且還短向四周放出毒刺。

慘叫聲在周圍響起,樂天拔出龍吟劍行進到船艙里去。可是這毒刺的密度太大來不及躲避。

「呼。」一條觸手帶著呼呼狂風從樂天耳邊刮過,樂天一把抓過洛依依。而躲過的觸手抓住了樂天身後的許多人又向樂天抓來,樂天釋放出的元氣盾瞬間就被擊破,樂天的胸膛又被數根毒刺射中。毒刺的巨大撞擊將樂天撞飛出去,洛依依驚叫一聲擋在樂天身前。

本要抓住樂天的觸手卻將洛依依抓住了,樂天倒在甲板上獻血從口中噴出。好在樂天身穿神蠶寶甲沒有被划傷,要不然中毒更麻煩。


「依依。」樂天大叫一聲,跟隨觸手一同扎入到海底。

樂天進入到水中將全身元氣從手中逼發,形成一股氣流推動樂天在水底迅速前進。

樂天到海底才看清這個怪物的真實面容,像是一條巨大的章魚一般,只是他的外表發黑而且渾身疙瘩和毒刺。而且觸手的根部還有一個類似於「嘴」的東西在蠕動,還不斷的向四周噴射黑色液體。

毒烏海怪的八條觸手上很多武者被毒刺刺穿定在了觸手上,毒烏海怪不斷將觸手上的武者扔到自己的嘴裡。

樂天看到一道白色身影被毒烏海怪的一隻觸手捲住。樂天劈出兩道劍氣,但是劍氣在水中阻力增加威力大減。

樂天本身境界就低,而且這怪物防禦太強,光靠劍氣上不了它。樂天一咬牙沖著毒烏海怪沖了上去。 樂天游上前去將「劍鞘」拔出,一劍扎在毒烏海怪的觸手上,樂天這一擊幾乎用盡了全力。毒烏海怪吃痛將捲住洛依依的觸手微微鬆開。樂天抱住佳人向遠處游去,毒烏海怪的觸手不斷舞動放出黑色液體融入到海水中。沾染了黑色液體的海水瞬間就擴散到了樂天的身邊。樂天感動身體一陣刺痛,這黑色液體由很強的腐蝕性。樂天體內的元氣無多,但還是釋放出元氣盾將洛依依的體表罩住防止海水侵蝕。

樂天背後半青半黑的邪龍發亮,樂天將體內所有的元氣積蓄,將海水沖開部分,一陣大力將洛依依扔出。

樂天在海水之中沒有著力點,扔出洛依依的同時自己也受力向反方向而去。

樂天看到洛依依飛出水面被一道黑色身影接住才安安放心,隨後而來的八條觸手一同攻向樂天,樂天無力逃走而是衝到毒烏海怪的身邊。


樂天的速度優勢在水底是一點都發揮不出來,這個讓樂天很是被動。

樂天看到毒烏海怪漆黑的身體有一道粉紅色痕迹,樂天還沒來得及細看就被觸角砸飛。樂天一邊抵禦毒刺一邊硬抗觸角。好幾次險些被捲住。

樂天靈機一動,任憑觸角將自己擊飛。樂天向毒烏海怪的嘴邊游去,這才看清那道粉紅色的痕迹是一道巨大的傷口。這應該就是剛才血徒四人的合力一擊吧。

樂天心中暗嘆,自己都打不動的怪物那四人一擊差點要它命。可以看出那死人有多麼強大,也可以看出這東西的生命力多頑強。

「受了這麼重的一擊還不走,想死么?我成全你。」樂天心中發狠一劍扎在毒烏海怪的那道傷口附近。

傷口已經裂開一條大口子,樂天一劍扎在毒烏海怪的血肉中。

「我就不信你敢自殘。」樂天手中的龍吟劍不斷橫批將這道傷口擴大,樂天活生生的將這傷口打出了一個洞鑽了進去。

毒烏海怪如同發瘋了一般,嘶鳴聲震耳欲聾。在毒烏海怪身體里的樂天都聽得一清二楚。

樂天手中的龍吟劍沒有停下,在毒烏海怪的體內亂砍一通。

縱然毒烏海怪的防禦力超強但是也禁不住這麼禍害,毒烏海怪瘋狂滾動受不了這種疼痛。樂天在毒烏海怪的體內站立不穩感道一陣眩暈。但毒烏海怪越是反抗樂天的攻擊就越是強烈。


樂天忽然想到:這傢伙體型這麼巨大,而且肉身又這麼強橫。那我,嘿嘿。不能浪費。」

樂天將龍吟劍插在腳下的血肉之中。身後的邪龍發亮,邪龍的兩隻眼睛也是變得發黑髮亮。

只見樂天背上「鑽」出一隻腦袋大小龍頭,龍頭張開大嘴朝著毒烏海怪的血管猛地一吸。毒烏海怪頓時狂怒,幾隻觸手不斷的扒開傷口想要把樂天揪出來。無奈樂天已經走了好遠了。

毒烏海怪瘋狂的動作漸漸平息。

「給我留點。」樂天大叫。

「你吸過神龍血,這對你沒用。」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