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誰先來!」王哲道

「隨便!」

「好,爽快。那我就先獻醜了!」

兩人爭鋒相對,戰火一觸點燃,王哲心裡竊笑,目光看著校旗下聚集的所有學生,滿懷自通道:「今日,我與這個男學生k歌,還請大家做個見證,首先告訴大家。我和他比的不是唱功,也不是技巧,而是創作才華,我和他每人演繹一首各自寫的最好的歌曲進行pk,請大家聽后,將自己的感受說出來就可以了!」

王哲音落,下面所有學生聞言,旋即引起了嘩然,一個個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我靠。我還以為是pk歌曲呢?竟然比起原創來了?王哲的原創歌曲,我可是聽過啊,在網路上可是有一首他曲子呢。人氣挺高的!」

「嗯。我也聽過,沒有想到兩人竟然比起原創來了,太有意思了!」

「是啊,就是不知道誰的才華更甚一籌呢?」

「誰知道,聽一下就知道!」

很顯然,一些學生聽到的是兩人演繹原創。一個個都是生出了極大的興趣。

「鐺~」

清脆的吉他音色倏然響起來,王哲一個掃弦,便是拉開了節奏,開始進行彈唱起來,王哲這首歌手演唱風格。很明顯是激情澎湃的那種,全是用掃弦做伴音。那前奏一響起,便是忍不住點燃了所有人內心的熱血。

林子傑站在下方,聽著那伴奏音,憑著多年的樂感,他有種感覺,王哲這首曲子,應該是一首很好聽的曲子,而且他那吉他音色,也是相當的清亮,比起林子傑手上這把吉他音色,簡直強了十倍不止。

這根本就是一場很不公平的爭鬥!

「思緒莫名的把你拉鋸,為什麼又把你想起,是不是早已深愛你,只是沒有發現…」

行雲流水的四句從王哲嘴裡哼唱出來,這郎朗上口的旋律直接是一下子吸引了校旗下所有的學生忍不住認真傾聽起來,而林子傑聽著這歌曲旋律,也是點了點頭,這歌曲,的卻相當好聽,而且這王哲歌聲比較嘹亮,也很適合演唱這種曲子。

「忘記今天又是星期幾,為什麼我總是忘記,是不是對你太思念,所有潛意識失憶…」

「還記得剛開始我和你,只是簡單的一起,為什麼現在對你的心,越靠越近…」

唱到這裡,王哲連續幾下起伏的掃弦音,很明顯是迎接歌曲副歌部分,他那嘹亮的聲音突然拔高,使得下面一些女學生忍不住歡呼起「王哲」的名字來。

「讓我們手牽手在一起,暢遊愛情的堡壘,讓享福緊緊的把你包圍,讓快樂每天與你相隨…」

「讓我們手牽手在一起,浪漫的走下去,讓世界都充滿甜蜜,就這樣戀著你…」

歌聲漸漸的落下來,一遍演繹完畢,王哲滿臉愜意的看著下面一些為他歡呼的人,頭開始跟著音樂微點,心裡份外滿意眾人的反應,同時嗤笑的看著林子傑,彷彿在說:「小子,看到沒有,還想跟我斗,呵呵,趕緊服輸吧!」

而林子傑,卻是一直無視王哲的目光,平靜的看著他演繹,暗道:「的卻有點才華,就是有點太過心高氣傲,不過,這不就是年輕人的特徵么?而且,自然當年,似乎也是一樣啊!」


幾分鐘過後!

王哲一首歌曲漸漸的落下序幕,這一首曲子,也是贏得了一片歡呼叫好的聲音,可見大家都是覺得這首曲子,非常的不錯。

王哲這曲子大受學生們歡迎,陸紫清與秦雪都是心裡開始為林子傑擔憂起來。

林子傑搓了搓鼻子,知道該自己上台了,雖然王哲這曲子受到了強烈的反響,但他卻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結果未定,誰知道結果呢?

表情篤定的走上校旗下石台,無數道目光向他投射過來,而王哲則是站在一旁,則是想看他怎麼出醜。

「沒有耳麥,沒有好的吉他,看你怎麼能夠贏我?」王哲心裡舒爽無比,他相信,當林子傑彈奏起吉他的一瞬間,那差到極點的音色,便能引起一大片恥笑。

走在石台上,林子傑不急不緩的將吉他繃帶系在脖子上,開始為吉他調音準,調好后,目光看著下面所有學生淡淡道:「我為大家演唱的這首歌曲呢,是一首很清新淡淡的曲風,需要大家認真的傾聽,才能聽出歌曲的美麗,歌曲名叫《天使的翅膀》!」

沒錯,因為他吉他音色不好的原因,林子傑只能選擇這種淡淡憂傷或者清新的歌曲演唱。


至於為什麼要選擇這首曲子,不僅是歌曲本身就很經典的原因,另一個原因是,這首曲子,林子傑曾經聽哭過。

為什麼會哭呢?

並不是歌曲唱的多傷感,而是林子傑在原時空看到的一個新聞故事,說的是一個曾經很相愛的情侶,兩人經常因為一些瑣事發生爭吵,漸漸的,女孩厭倦了那種生活,要離開那男孩,而男孩依然非常很愛那個女孩,為了挽回女孩,在女孩離去的那一刻,哭著唱起了這首《天使的翅膀》,當時那男孩唱這首歌曲,投入了極大的感情,唱的幾乎撕心裂肺,使得林子傑一下子感同身受,最後跟著那男孩一起哭了起來。

雖然最後男孩依然沒有挽回那女孩,林子傑為此感到很遺憾,但自此對這首《天使的翅膀》,由開始的聽,變成了喜愛,尤其是比較喜歡徐譽滕唱的那版本。

不過,對於現在這情況,其實還有一首歌曲,比《天使的翅膀》還更加適合演唱,就是原時空無數網友冠以最動聽的情歌《一定要愛你》這首曲子。

《一定要愛你》這歌曲,同樣是不需要太過華麗的伴奏渲染,就那樣清唱,都能給人很極其美好的感受,尤其是《一定要愛你》歌曲那歌詞,寫的非常的凄美,絕對會很容易打動下面這些學生,嗯,尤其是女學生。

不過,那首曲子,林子傑雖然吉他練習過,卻並沒用練熟,只好選擇《天使的翅膀》。

所有人目光聚集在林子傑身上,林子傑泰然自若,歌曲前奏並沒有打算用分解和音,直接是談起了《天使的翅膀》副歌旋律。

那行雲流水,帶著淡淡的傷感旋律回蕩在操場上,雖然音色稍顯差,但卻是一下子引起了很多人聆聽的*,因為那旋律,誰都聽的出來,非常的動聽。

「咦~不錯,這曲子真好聽?」

「是啊,這歌曲聽起來挺不錯的!」

「嗯,的卻不錯!」

一些人低聲議論,林子傑彈奏完副歌前奏音,左手轉即按住和弦,右手談分解和弦音,他那乾淨的嗓音,頓時間回蕩在操場上。

「落葉隨風將飄去何方,只留給天空美麗,曾飛舞的聲音,像天使的翅膀,劃過我,幸福的過往…」

淡淡的哼唱這首歌,林子傑腦海中,不經意的又浮現那個男孩和女孩凄美的故事,一時間又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而他的聲音,也是透露著一種淡淡的憂傷。

沒辦法,自從看過那新聞后,林子傑每當唱起這首歌曲,便是很喜歡用憂傷的方式演唱,唱著唱著,便將自己唱哭了好幾次的情況都有。

只能說,林子傑外表看似很堅強,實則內心是一個很多愁善感的人!

微笑的笑臉下,誰能讀懂他背後的哀傷,微笑,只是他一種保護的顏色而已。 「愛曾經來到過的地方,依昔留著昨天的芬芳,那熟悉的溫暖,像天使的翅膀,劃過我無邊的心上~」

林子傑那帶著淡淡憂傷的曲調,彷彿在訴說著衷腸一般,沐浴著眾人耳畔,洗滌著人的心靈,這種曲子,彷彿山澗里流動的潺潺清泉之音,就像林子傑所說的一樣,需要認真的聆聽,才能聽出歌中的美麗,而這些學生聽著那歌聲,與王哲一些人熱烈的反應不同的是,卻是一片靜謐,一個個都在靜靜的傾聽著。

「這曲子聽起來好憂傷,但好好聽啊!」陸紫清聽著那曲調,對著秦雪道


「嗯,他寫的歌曲,總是那麼好聽!」秦雪微笑的如同燦爛的百合花應道

而王哲,聽著林子傑輕輕的哼唱著這憂傷的曲調,臉色卻是微微變了變,他發現,林子傑演繹的《這天使的翅膀》,歌曲不僅簡單清新而自然,尤其是那旋律,聽在耳邊,一下子便能給人份外動聽的感覺,加上林子傑那乾淨不帶任何雜音的清脆嗓音,宛如山林里的鳥兒啼鳴,那吉他音色的瑕疵,彷彿都被那歌聲掩蓋了過去一般。

「相信你還在這裡,從不曾離去,我的愛像天使守護你,若生命只到這裡,從此沒有我,我會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聲音漸漸落下來,林子傑眸光帶著淡淡的淚光,這首歌曲,他已經完全身心投入其中演唱,而他這般動情的演唱。不僅打動了台下所有人,就連遠處一些正在戲耍遊玩的學生也是被吸引了過來。

「他的歌聲好美,旋律好流暢,尤其是他的聲音,我就聽的鬱悶,怎麼感覺也很像中原五白?」

「咦~你也有這種感覺?我也有啊,我聽中原五白的歌曲,有幾首可是聽了百遍。對他聲音特別熟悉,這人與中原五白聲線簡直一模一樣,而且長相也是一樣,我感覺他就是中原五白吧!」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而且陸紫清在網上和中原五白合作過,與這人關係看起來也很熟,天底下哪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呆會他唱完歌,我們去問一下他」

「可他不承認怎麼辦?」

「我有辦法!」

在人群之中某處地方,有著五名女孩議論紛紛。其中一名女孩說完最後那句話后,五名女孩便是湊在一起,悄悄的議論起什麼。

「愛曾經來到過的地方。依昔留著昨天的芬芳。那熟悉的溫暖…相信你還在這裡,從不曾離去,…從此沒有我,我會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林子傑依然在動情的演唱,當第二遍演唱完。他終於停下了演繹,而校旗下的眾人,依然安靜一片,靜至落針可聞,很多人此時都依然陶醉在那歌聲之中。只感覺餘音繞梁不絕。

就在林子傑歌聲剛落,剛剛在人群某處討論的那五名女學生。都是擠在了最前面,來到了林子傑站立的石台腳下。

「中原五白,你唱一下你的那首《發如雪》怎麼樣?好想聽那首?」

「嗯,對了,中原五白,你怎麼會來我們學校讀書了呢?」

「是啊,還有,你下一首歌,什麼時候發表呢?什麼時候發表專輯,我們一定會支持你的!」

幾名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的發問,林子傑微微發愣,而人群,也是隨著那五名女孩發問,立時間引起了一大片嘩然,使得人群沸騰的炸開了鍋。

「搞什麼,到底搞什麼?那個學生,你是不是中原五白啊,是的話就趕快承認吧,我都搞糊塗了!」

「對啊,我也糊塗了,你不是他的話,就澄清一下,別讓大家那麼糾結!」

「對對對,我也犯糊塗了,一時是本人,一時不是本人,搞什麼東西!」

………

一道道聲音潮水般湧來,林子傑無語了,他知道肯定是自己痕迹暴露的實在太多了,引起了太多人懷疑,不僅是模樣還是聲音,還是與陸紫清那層合作過的關係,想要瞞天過海,現在看來是有點不太可能了,在隱瞞就有點裝過頭了!

看著台下一張張期待的臉龐,林子傑沉默了一會,最終搖了搖頭,無奈道:「沒錯,我就是網路上那個中原五白!」


「轟~」

音落,人群旋即如同扔進了一枚深水炸彈,頓時間沸騰無比,一個個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石台上那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原來他―――真是中原五白啊!

而那五名女學生,見林子傑承認后,一個個立時間激動的歡呼跳躍起來。

「耶~成功了,他終於承認了!」

「哈哈~是啊,原來他真的是啊!」

「中原五白,我好喜歡你的歌呢?」

「中原五白,你好帥啊!」

五名女孩的聲音傳來,林子傑擦著汗只能無語,而人群,一個個現在打量林子傑,就像見到外星人一樣,已經有很多人拿起手機,進行不斷的拍照。

至於秦雪和陸紫清,則是對視一眼,也是無奈搖頭,看來紙是包不住火的,兩人也很擔心,他身份暴露之後,還能安心的上學么?

至於那個王哲,本來見到林子傑演繹《天使的翅膀》,便臉色些許難看,感覺想要他今天顏面丟光,似乎行不通了,但現在聽到林子傑承認自己是中原五白后,他直接是震驚的呆若木雞。

中原五白是誰?那可是網路上人氣即將趕超兩大天王巨星王子強和李天升的人物,而且《該死的溫柔》可是火的發紫,連他家隔壁的五歲小女孩都會唱,其他的歌曲,也是流行於大街小巷,人氣絲毫不弱於很多大明星。

自己今天竟然和中原五白比創作能力?這不是在魯班面前弄大斧么?

而很快。關於林子傑就是中原五白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了整個校園,有的是掏出手機給同學發簡訊,有的是打電話,有的是直接離去,不一會兒,便是帶了一大群人過來。

整個學校,就此沸騰起來!

短短一會兒。這裡便是聚集了六七百名身影,幾乎全校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趕了過來。

林子傑看著那不斷趕來的身影,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能引起如此大的轟動,畢竟自己的名氣,還是局限於網路,沒有想到現實中,也是人氣驚人。『

不過想想也對,可以說他的歌曲。本就是適應於年輕人,能夠引起這麼大反響,也很正常。若是大街上。可能就沒有那麼強烈。

「中原五白,給我們唱幾首歌曲吧,好想聽你唱歌,尤其是你的那首《發如雪》!」

「唱《小情歌》,我喜歡這首,還有。我們班上的學生,都很喜歡你的歌曲,你給我們唱一下!」

「我看,將你的歌曲都唱一遍好了!」

………

一道道聲音飛來,最後全部化為了兩個字。而且還是無數人整齊的聲音「唱歌~唱歌~唱歌~」

聲音雷動,就是校園外。也能聽見這聲音。

看著如此熱情的人群,林子傑無奈的搖頭,熱情難卻,對著下方學生道:「好吧!我就給大家來一首歌曲吧!」

說著,林子傑目光便是盯向了呆在一旁發愣的王哲,既然要唱歌,自己這把吉他,肯定不行,頓時對著他說道:「將你的吉他借一下!」

「啊~!」

王哲有點受寵若驚,卻是微微遲鈍了一下,然而他這遲鈍一下,卻是換來了無數道兇狠的目光朝他望去,若是那些目光都是利劍,此時的他,絕對連渣滓都不剩。

「借,我當然借~」被那些駭人的目光射過來,王哲擦了擦冷汗,倏然反應過來道,同時心裡暗道:「媽啊,太可怕了!」

忙不迭的,王哲將吉他系下來,遞給了林子傑。

接過吉他,林子傑看著下方所有身影,這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演唱會吧!

心裡感慨了一下,林子傑道「接下來,就給大家帶來一首,《發如雪》」

「啊~哦~耶~」

一片尖叫和歡呼聲淹沒了一切,人群氣氛沸騰到極點,一個個熱血被點燃,心裡激動澎湃。

「狼牙月,伊人憔悴,我舉杯,飲盡了風雪,是誰打翻前世櫃,惹塵埃是非…」

林子傑左手嫻熟的轉換和弦,右手撩撥琴弦,並沒用彈前奏,直接便是唱了起來,歌聲一傳來,引起人群一個個歡呼狂叫,有些則是興奮跳躍,也有很多人都是拿起手機,記錄這激動人心的一幕。

「緣字訣,幾番輪迴,你鎖眉,哭紅顏喚不回,縱然青史已經成灰,我愛不滅…」

「繁華如三千東流水,我只取一瓢愛了解,只戀你化身的蝶…」

唱到了這裡,林子傑停頓了一下,對著下方所有人道:「這首歌應該有很多人會唱的吧,大家可以一起唱!」

音落,林子傑手指再次一動,伴奏響起來,然後令他熱血流動的一幕出現了,整齊的聲音,旋即在全校回蕩起來,幾乎是五六百人大合唱,歌聲震動了整個校園。

「你發如雪,凄美了離別,我焚香感動了誰,邀明月讓回憶皎潔,愛在月光下完美~」

「你發如雪,紛飛了眼淚,我等待蒼老了誰,紅塵醉微醺的歲月,我用無悔刻永世愛你的碑…!」

林子傑也是跟著哼唱,在這一刻,他的心情,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辭彙表達,因為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歌曲,竟然不知不覺火到了這種程度,會有那麼多人都會唱這首《發如雪》。

………

ps;情節脫離掌控了!這章寫了好幾個小時,還有,一本書再怎麼完美,都會有很多遺露,不可能面面俱到!希望大家理解,而且vap章節修改很麻煩。 「我太激動了!中原五白現在竟然在我們學校唱歌呢?」

中原五白中楠省後援團果果群,一個叫迷失方向的網友,一條消息突然發在了這個有著七百多人的果果群裡面。

本來一些正聊得如火如茶的一些群友,看得這條消息后,旋即目光全部被吸引,引起了一大片回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