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謝謝你們啊。」剛才那個實習護士感激的拉住容小榕和張毛賽的手。

「不謝,小事一樁!」張毛賽豪邁的揚了揚手,臉上微微有些異樣。

別說,這胳膊還真有點疼,剛才抓男人手腕時,抻到了。

「你們也是實習生吧,真好,能成為仁德的實習醫生,可以在病房裡走動。」實習護士羨慕的看著面前兩位的衣衫和胸牌。

「好什麼?我們正在被罰擦板凳。」張毛賽癟癟嘴,無奈的抖了抖手上的抹布。

「嗨,這些事交給我就行了,待會休息時,我帶幾個好朋友,大家分一下就幹完了。」小-護士拍了拍胸脯。


「真的?那敢情好!」張毛賽一臉興奮。

「毛賽,這樣……不好吧……」容小榕遲疑。

「有什麼不好,謝了謝了!」張毛賽一面點頭致謝,一面拉上容小榕飛也似的逃離了沉悶的輸液室。

「你也不想想,你讀了這麼多年書,就是為了在這打雜的嗎?」

「可是……」

「跟我來,想不想見識一下仁德的醫術?」張毛賽鬼靈精似的眨眨眼鏡。

「醫術?」

「過來,跟著我!這個點,正是各位主任查床的時間,反正仁德的醫生多,咱們啊就混進去,跟在大部隊後面,怎麼也能偷聽個一星半點的,總好過自己瞎琢磨半天!」

容小榕還未反應過來。

腿腳早已不聽使喚的被張毛賽拉了去。

再一抬頭,已是到了住院部消化內科的走廊里。

前面一堆的人……

(我是忠心的存稿箱君,替容容求推薦和收藏,求一切支持~)

… 「在仁德上班,和其他地方不同,所有的診療過程,都必須嚴格按照醫院的規章制度進行,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則出了醫療事故會非常被動。這一點你務必要記住,至於其它的事項,我以後會慢慢告訴你的。」

人群中一個熟悉的身影,龍倩倩!

此刻,她正在給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醫生交代。

不用問也知道,這定是龍氏哪個後門的關係。

這幾年,全國各地的醫患關係普遍緊張,甚至有的地方還存在著專業的「醫鬧」。

仁德醫院方面為了避免糾紛,分清責任,同時也為了防止一些沒有經驗的醫生孟浪誤診,就對各種病症的診療,比如該做哪些檢查,該看哪個科室,都作出了一套非常嚴格的規定。

這是好事,但有時候也會壞事。


有的人明明就是吃壞東西后肚子疼,上吐下瀉,這極可能是急性腸胃炎,可到醫院之後,卻讓做血檢、尿檢、甚至是b超、射線、心電圖。

如果是女的,還會被要求去做孕檢,看是不是宮外孕。

一個吊瓶就能解決的事情,最後卻把病人折騰得要死,如果化驗排隊的人很多,最後很可能還沒查出病因,病人就先被送去急救了,甚至還要上呼吸機、強心針。

即便如此,除了為數不多的幾個大牌專家外,一般的醫生寧可讓病人多跑幾個科室,多排幾個隊,也不敢主觀地憑藉經驗就給病人開方下藥。

這是一條高壓線,絕對不能碰,仁德的小心謹慎,也是它口碑不倒的原因之一。

「看,那麼多人,肯定能學到東西。」張毛賽頓時興奮了起來。

「快,龍主任,董老馬上就到,孫院長讓大家都去樓下迎接。」

正想跟過去,只見龍倩倩帶著一眾醫生大步小步的奔下樓去。

「龍主任?她算哪門子龍主任?當初要沒有我替她作弊,她能畢業都怪!」

容小榕看著龍倩倩的身影,心中暗笑。

「喂,看樣子是有大人物來了,你不想去見識一下嗎?」一旁的張毛賽更是興奮無比,拉著容小榕的手,也追了過去。

仁德醫院門診大樓前的廣場上,此時已經黑壓壓站滿了人,除了各科室的主任以及醫生之外,醫院的中高層領導也基本全都到齊了。

孫有禮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不時踱著步,焦急地等待著董老的到來。

不時有醫生唏噓:「董老好快的速度啊!聽說是坐了軍方的專機來的。」

龍倩倩抬著下巴斜看了一眼,似乎是覺得這個問題很業餘。

容小榕並不知道詳情,她只站在人群的最後面,心裡覺得非常好笑,眼前這些醫院的領導們,此時各個翹首企盼,活脫脫像極了一群企鵝。

再聯繫到剛才的對話,容小榕的好奇心不由重了幾分,連軍方的專機都動用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大病案啊,來的是什麼人?病的又是什麼人呢,?

「來了!來了!」

人群中不知誰小聲地喊了一聲,所有人的腰板立刻齊刷刷直了起來。

一輛黑色的加長林肯緩緩駛來,車子還沒停穩,孫有禮就幾個箭步上前,搶佔了開車門的有利位置,悲苦的臉上也快速擠出几絲諂媚的笑意:「葛部長,您怎麼親自過來了!」

來的不是專家,而是華夏國衛生部的部長葛濤。

葛濤下車之後,直入主題:「董老到了嗎?」

見鬼了!學霸 :「已經聯繫上了,馬上就能到!」

葛濤就站在了那裡,臉上沒有一絲笑容,「那我們一起等!」

作為華夏國醫療衛生界的最高領導,葛濤此刻的壓力也很大。

他現在只要看見孫有禮那張臉,心裡就會莫名光火:媽的,治好了彭玉璽,老子沾不上你多少光,可闖出了禍事,老子卻要受你牽連。早知道你如此廢物,連個便秘都治不好,當初也不會提攜你當這個院長。

幾分鐘后,一輛軍綠色的大吉普在警車的護送之下,呼嘯而入。

這回是真來了,也沒有什麼人吩咐,樓下歡迎的人群就很自覺地分成兩列,擺出一個夾道歡迎的陣勢,要不是容小榕拽了一把,張毛賽差點就被人流給衝到了正中間。

車子停穩后,葛濤和孫有禮便上前兩步,前後錯開了半個身子,站在了車門前,準備迎接董老的出現。

車門一開,歡迎的人群立刻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一位五十多歲的老人緩步下車,他頭髮些許有些花白,臉型方正,鼻樑上架著一副粗大的黑框眼鏡,看起來有些派頭。

「董老,您來得太及時了,非常感謝!」孫有禮使勁鼓了鼓掌,迎上前去,微欠著身子道:「我來介紹,這位是衛生部的葛部長。」

「勞葛部長的大駕,不敢當啊!」董老微微頷首,臉上沒有絲毫受寵若驚的表情。

「這位就是董大庄董老!董老是我國消化領域的首席權威,中科院院士,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獲得者,長江學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葛濤立刻伸出雙手,握住董老的手有力地晃動,「董老,歡迎您吶!有您親自出馬,我們的心裡就踏實多了!」。

葛濤臉上的笑容,透著十二分的熱情,還有三分的謙卑,不像是在迎接專家,倒像是受到了某位大領導的接見。

董老淡淡地回應了一下,道:「小葛啊,你知道我的時間很緊吶,明天還要主持京都最高衛生會議,那些沒用的客套話就不用講了,還是先介紹一下病人的情況吧!」

「是,是,是!」葛濤狠狠地連點了幾下頭,扭臉道,「孫院長,你把vip病人的情況向董老彙報一下!」

孫有禮連忙上前,邊走邊說;董老背起雙手,目不斜視,很有一番說不出的氣勢。

醫院的其他領導們則緊隨其後,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前呼後擁,直奔住院部而去。

人多,混亂。

容小榕和張毛賽也就跟著順大溜的混了進去。

(我是忠心的存稿箱君,替容容求推薦和收藏,求一切支持~)

… vip病房位於住院部的頂樓,門口兩個黑衣人把守。

京都的仁德醫院,病床一向緊張,有時甚至過道上都要擺病床住人。

就這,你想住進來比登天都還難。


可在頂樓這裡,你完全看不到那種情況,整個樓層空空蕩蕩,並且前後封閉,除了一部專用電梯外,外人是無法直接到達這裡的。

容小榕穿著仁德醫院的白大褂,胸前又別著胸卡,手裡不知什麼時候抱著張毛賽塞來的一個記錄本,又是跟隨前面一大群主任,所以兩個黑衣人只是審視片刻,便放她們進去了。

進來之後,容小榕的第一印象,就是大。

整個vip病房佔據兩百多個平方。

除了設有患者的病房,另外還有兩間陪護房和一間護工房。

客廳更是大的離譜,而且裝修極盡奢華,全部的高檔真皮沙發和中式紅木傢具。

各式家電也是應有盡有,比起五星飯店的總統套房,有過之,而無不及。

vip病房裡,孫有禮一進去就報喜:「夫人,向您彙報一個好消息,京都的董老過來了,您這病很快就能好,千萬要放寬心!」說完,他直起身子,指著床頭的吊瓶道:「輸液的事很重要,一定不能馬虎,這裡要有人24小時守著!」

容小榕站在人群的後面,心說這位孫院長還真是一馬屁精,昨兒跟在華總裁身後怎麼沒看出來。

像輸液這種小事,又何需你院長大人親自強調,主治醫生恐怕是早就把它當做天大的事來辦了。

董老接過一副消毒手套,不慌不忙地戴著。

腦子裡順便把孫院長說的病情梳理了一遍:持續性高燒,未見任何器質性病變,再根據各項檢查的結果看,問題最有可能還是出在腸道上。

理出思路后,董老來到病床邊,先是看了看吊瓶上的標籤,確認病人正在輸什麼液,然後彎下腰,仔細觀察著病人的氣色,又翻開眼皮檢查了眼底,最後輕聲問道:「現在什麼感覺?」

「肚子疼,渾身疼,沒力氣……」

彭玉璽此時已經被腹痛和無休止嘔吐、高燒折騰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虛弱至極,聽到董老的問話,她需要強提一口氣,才能勉強作答。

董老聽到病人的感受,心裡就已經有了基本的判斷,他看病人的情況不好,也不再多問,扭臉對大家說:「我們出去討論吧,讓病人好好休息!」

這也是一種醫德,醫生一般是不能在病人面前討論病情的,以免干擾到病人的情緒。

趁著大家都往外走,容小榕才有機會觀察了一下病人,她不知道病人的身份,否則肯定會大吃一驚,眼前這個躺在病床上的患者,身上除了能看出虛弱外,哪還有半點市長夫人的架勢。

床頭的儀器,顯示病人的體溫是39度,而且已經持續了好幾天。

一般人如果燒這麼久,身體多少會出現一些高燒后的癥狀,比如口乾舌燥、面紅目赤,嚴重的甚至還會神志昏迷。

但容小榕注意到,眼前這個病人沒有絲毫昏迷的跡象,反而神智清醒。

容小榕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這說明病人雖然發燒,但卻不是嚴重的病症。

輕輕透視了一眼她的內臟,均是完好無損的,只是肝腎因為大量使用抗生素,有些負載不堪,不過這腸子處……

所有的醫生都已經出去了,容小榕也不好做進一步的觀察,加上張毛賽一直在催,她只能跟在隊伍的後面走了出去,不過嘴角卻是掛著一絲異樣的輕鬆。

病房的門一關,外面的會客室就成了一個臨時的會診室。

葛老這才問道:「病人的排便情況如何?」

「一直未能順暢排便。」孫有禮答到。

董老微微點頭,看來情況基本符合自己的判斷,他道:「病人的腸道,很有可能是被多種細菌感染了,先做個塗片看看吧!」

孫有禮就捧出一份報告,「董老,這是我們之前做的結果,您請過目!」

董老接過報告,先是扶了扶鏡框,然後「啪啪」抖了兩下報告,就像很多大夫看ct片子前的習慣動作一樣,最後眯著眼睛看了起來。

片刻之後,他放下報告,「看起來情況還不算太壞!不過,這並不能排除是**型性的腸道菌群紊亂症!」

孫有禮立刻露出欽佩之色,真不愧是最高衛生顧問啊,水平就是高!

其實,要說診斷難,也就難在誰敢第一確診上。


只要能夠確診,對於所有病的治療,西醫都有著一套很標準的方案,你隨便找一個大夫來,治療的方案也大體不會有兩樣。

因此考驗一名醫生是否優秀,最重要的就是診斷。

董老的這個結論雖然和醫療小組在最終結論上是一致的,但是仁德醫院卻是在孫有禮一刀之後,才不得不改變了結論。

而董老只是看完報告,便一語中的,功夫深淺,立判高下。

「我完全認同董老的結論!」孫有禮第一個表示贊同。

其他的醫生,也紛紛表示認同。

容小榕心裡好笑,別拍馬屁了,不管是典型的,還是**型的,既然都這麼確診了,那就快治吧!

葛濤不甘人後,笑著誇道:「董老經驗豐富,目光如炬,再複雜的病症到了您手上,那也是易如反掌。現在病情也清楚了,您就給定個治療方案吧!」

這個馬屁讓董老非常受用,但他並不著急出方案,而是看著孫有禮,「都用過什麼抗生素?」

原本,董老的意思是,這個病不難治,只要使用相應的抗生素,一方面可以抑制腸道內的菌群,一方面可以祛除體內的炎症。

這樣不僅腹痛解決了,燒也會退下來的。

沒想到……

「用了,國內和國外的所有抗生素都用了,可是……沒有效果……」孫有禮說到這裡,就搖了搖頭,表示仁德醫院已經想到了這個辦法,可惜抗生素療法對彭玉璽無效。

「那加量使用呢?」董老微微皺了下眉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