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讓她去我家吧。」胡龍早就有了把小紅帶回家的想法。

唐絲絲白了胡龍一眼:「把她帶回你家,以什麼身份,難道你把她買下來?我告訴你小紅的身價可不低。」

「你們別爭了,小紅是我們的朋友,什麼買來買去了,我已經想好了,想把小紅贖回來,何去何從,看她自己,我們都不要去強迫。如果她想來我家或絲絲家,我們隨時歡迎,而且不用買。」葯魂說出自己早已想好的法子。

胡龍有些失望,她家一個僕人也沒有,如果小紅去了,多少可以照應他的生活,可是看情況,小紅極有可能選擇唐絲絲家或是葯魂家。

葯魂家裡有葯落蓮,與小紅交好;唐絲絲家條件很好,小紅去了那裡不會孤單。

胡龍情緒下落到極點。

「胡龍,我不是說了嗎,讓小紅自己選擇,說不定小紅想要去你家呢,反正我們不把她當下人看就好了,就像我對葯落蓮那樣。」葯魂注意到胡龍表情的變化,知道他心中所想。

「魂哥,我知道你在安慰我,」胡龍舔了舔嘴,「我家徒四壁,小紅怎麼可能選擇去我家,再說了,她去我家又能做些什麼,家裡的事都被我媽做完了,難道好到我家去當大小姐,我想她也不自在吧。」

唐絲絲友好的拍了拍胡龍的肩膀:「胡龍,我當你是我兄弟,小紅如果去了我家,我把她當親姐妹來看,行了吧,絕對不讓她吃苦。」

「那先謝謝你了,等一下,你怎麼知道小紅不去魂哥家,小紅和葯落蓮可是好朋友。」胡龍的已經從萎靡的情緒里走了出來,開始討論小紅以後的出路問題。

唐絲絲機靈的看了葯魂一眼,笑而不語。

「絲絲說得對,我家裡雖然有十幾個僕人,不過能把他們養下來完全是爺爺每個月出去打獵幾次得到不少妖獸妖丹和靈草皮肉才把他們養下來,小紅對我家知要知底,她可能會考慮到我家的情況,所以放棄來我家。」葯魂猜到了唐絲絲心中所想。

「這樣啊,我現在有淬體境四重,以後每個月也出去打打獵吧,說不定小紅就不會看不起我了。」胡龍傷感的道。

「人家小紅從來沒有看不起你,」唐絲絲吐了一口氣,「小紅在我和葯落蓮在一起時不知道說你有多麼勇敢呢,在較武場時你仗義執言,替她說話,她心中很感激,只不過小女生天生害羞,不敢當面告訴你。」

「這是真的嗎?」胡龍突然兩眼放光,這讓眾人都相信了愛真的能讓一個人轉變。

唐絲絲點點頭,不過真實情況她不願告訴胡龍,小紅確實提過胡龍,只是普通的感謝罷了,不過提起葯魂時滔滔不絕,眼裡放出的是胡龍之前眼裡的那種精光,而唐絲絲只是把小紅提到葯魂說出的感謝話說成是小紅對胡龍的感謝之語。

「胡小胖,不要小看你自己,你忘了你昨天晚上才吸收的石鱷武魂了嗎?」葯魂提醒道。

胡龍想到了那石鱷超強的防禦力,如果接收武魂,他會不會有那種強悍的防禦力?

「今天歷練,試試你新接吸的石鱷武魂,如果效果很好,以後你就跟我爺爺一起去打獵吧,每次都帶家裡那幾個淬體境二三重的下人,我擔心他遇危險。」葯魂給有龍介紹事做,這樣這小子以後就不會總是想著吃了。

葯族十三歲結婚大有人在,胡龍這個樣子,高不成低不就,想要把小紅討回家,還要花一番心思。

「如果武魂防禦力真的有昨晚那石鱷那麼驚人,以後我就去給老爺子當肉盾,沖在前面,我知道老爺子是劍弓雙修,武魂又是一把火弓,只要我擋在前面,他還不輕鬆搞定獵物?」想到自己可能在獵殺妖獸中派上用場,胡龍變得有些興奮。他從未想過進入葯會,畢竟煉丹實力擺在那兒,他已經有了被分配到藥王山脈外葯族產業中去的打算,因為這遲早要來的。

胡龍家從了每月定時能領到的月葯之外,就只有兩畝葯田,他家三人靠著這兩畝葯田過活,又怎麼可能請得起下人。

胡龍說到興奮處,葯魂也來了勁,葯意現在又沒有回來,他倒可以和胡龍練練。

「去吃東西,吃完我陪你練練,看看你那武魂是不是真的很厲害。」葯魂說完,走到篝火旁,葯奇偉早給他們烤好了食物,五隻山雞,半隻烤乳豬,這是葯魂、胡龍、唐絲絲和葯菲兒四人的量。

葯奇偉眼力比一般人要好一些,昨完大家合力殺死那隻巨鱷,元氣體內消耗都不小,所以他今天烤了不少的野味,就是為了補充大家的體力。

葯魂和胡龍每人吃了不少,兩人吃完隨意的抹了抹嘴,來到一旁空地。

這兩人拉開的架勢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特別是葯雲,他很想看看胡龍接收武魂附體后是不是會變得很強大。

「接收武魂附體吧。」葯魂從紫戒里抽出一把普通鐵劍,「讓我來試試你是不是變得很強大了。」

一瞬間,胡龍接收石鱷武魂聯合體,身形驀的變得兩丈高,身體幾乎長了一兩倍,體表附蓋灰白色的岩石,跟那石鱷一模一樣。

胡龍低頭看了一眼自身的變化,覺得不可思議,其餘眾人都看傻眼了,特別是葯雲,這個武魂也太強大了吧。

沒錯,石鱷,主防禦的魂獸,後天九重,十人合力方才斬殺它。

胡龍跺了跺腳,附近地面都是微微顫動,感受到身體內躥出的力量,胡龍感覺自己有用不盡的氣力,就如同變身成了一隻站立的石鱷一般。

「魂哥,你小心了,我現在變得很強,真的很強。」胡龍小心的提醒道。

「你先站著別動,我試試普通的刀劍能不能砍傷你。」葯魂揚了揚手中的劍,這種普通鐵品,就是沒有催動防禦的他都能一劍捅進去,畢竟他現在還在煉骨階段。

武者在後天水平內如果達到淬體境七重,結束了煉丹階段,普通的刀劍最多刺穿皮肉,絕對吹不傷筋骨,這也是煉骨之後的好處。

「絕對不會傷到我的,魂哥,你就使勁砍吧。」胡龍接吸武魂后才感受到這個石鱷武魂是有多麼強大,難怪那隻石鱷昨晚敢一挑石,它在葯魂使出殺手鐧之前有無數個機會可以離開,但是它沒有,而是選擇以一敵十,如果吃下十人,它的實力自然增長,但是它還不夠強,也許它晉陞為先天,十個淬體境四五重的人就拿它沒有什麼辦法了。

葯魂手持長劍毫不留情的砍向胡龍。

當——

長劍斷成兩截,只在胡龍身上留下一道淺到肉眼都快看不清的劍痕。

「魂哥,怎麼樣?」胡龍得瑟的抖了兩人,他第一次覺得葯魂也不能傷他是件多麼讓人愉快的事。

「你站好,我試試玉龍劍的威力,只是劍氣,不是劍本事。」葯魂說著從紫戒里拿出玉龍劍。

一道劍氣橫飛而出,擊中胡龍后只是讓他掉落了一些石粉。

「好厲害的防禦。」葯魂眼中有著一抹駭然閃過,胡龍現在的防禦力絲毫不比昨晚的石鱷弱上一分。

其餘八人見到胡龍的防禦都是羨慕不已,這麼砍跟個沒事人一樣。葯雲的目光簡直折射出折服兩個字,這胡龍都變得這麼強,以後還怎麼在胡龍面前抬頭做人啊。

胡龍是出了名的分堂理論和練丹實踐的混混,連導師都不愛搭理的小角色,這次小比不但衝進了分堂前十,把那些平時在十幾名徘徊的人嚇得夠嗆,再怎麼算排位也沒有把胡龍算進去吧。

葯魂是曾經的天才,別人現在煉幾顆一品高階丹藥沒有什麼,可這胡龍是混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混出名堂的人,現在不但衝進前十,而且剛進水雲澗就弄了個防禦和進攻都如此犀利的後天武魂,這還讓他葯魂和葯曉以後怎麼在他面前得瑟。

先天武魂重要,不過一些沒有先天武魂的武者後天吸收了強大武魂,照樣可以碾壓先天武魂。不僅表現在武魂上,其他方面也不外如是,譬如說練丹練器制符都有不錯的天賦重新誕生,這就是後天武魂帶來的命運轉變。


沒有先天的強大,也可以後天努力,發掘潛能,尋找機會,伺機而動。雖然葯雲不得不承認胡龍有一個好兄弟——葯魂,若不是他,胡龍也吸收不了這等強大武魂,不過,胡龍有了第一個不弱的後天武魂是事實,這不能改變。

葯雲的眼中充滿羨慕,甚至連葯曉等人都是想搞一個後天武魂入體,關鍵時候總會有用的。

「我也來試試,這防禦也太強了吧。」葯菲兒從篝火旁閃出,還沒有等胡龍反應,元火燒騰直接向胡龍飛去。

元火黏在岩石上,胡龍沒有感覺,元火也不滅,胡龍吹了口氣,那元火消散掉。

「我現在可不怕你,葯菲兒,讓我來試試你的防禦力。」胡龍獰笑著,一步一步向葯菲兒走去。

轟——

一拳砸下,葯菲兒閃身躲開,地面多了一個大坑,扔下一頭豬都沒有問題。

「這麼強,再來試試,葯菲兒別躲。」胡龍好不容易找到這個機會公然攻擊葯菲兒,他怎麼會捨棄掉。

「蠢材!」葯菲兒輕鬆的躲掉胡龍的腳踹,一腳從他頭底踏過。

此時的胡龍連頭和有面頰都被岩石覆蓋,葯菲兒的腳踏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防禦力還真是驚人!」葯菲兒閃身至胡龍身旁,喘著氣道。

「我再來試試。」葯魂變成銅人,向胡龍沖了過去。

銅電晶體。

咚——

葯魂一拳全力砸在胡龍胸口,胡龍轟然倒下,胸口掉下一塊碎石,即使如此,也沒能打崩胡龍的防禦。

胡龍捂著胸口,「魂哥,不帶這樣玩的,昨晚你用這煅體功法一拳砸死了石鱷,今天你想要砸死我嗎?」

胡龍喘了兩口氣,站了起來,解除了武魂附體,摸著疼痛有胸口,「不玩了,不玩了,你們兩個淬體境五重打我一個,我一個人怎麼打。」 嘴皮上雖然這麼說,胡龍心底十分開心,怎麼會這麼強,看來真的可以去給老爺子當人體肉盾,一般的妖獸哪裡還是我的對手,足以碾壓它們了。

葯魂和葯菲兒走了過來。

「還真是挺強的,胡小胖,你有福了,葯魂給你弄了這麼好的武魂,以後你真的可以出去打獵了。」唐絲絲贊道。唐絲絲不是奉承朋友,這種武魂若是胡龍早一些弄到手跟他和葯魂一齊到血色峽谷里歷練,御劍門也不會出現什麼傷亡,葯魂也不用一個人去涉險去面對二十多餘名冰蓮教弟子了。

「魂哥,我太謝謝你了。以後我就是老爺子的御用保鏢了,隨傳隨到。」胡龍一臉喜悅,可也有絕活在身啦。以後葯雲葯曉這幫人見到我還不矮上一截?

葯雲之前又看見了葯魂施展那種變身銅人的功法,他知道是體術,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體術,昨晚葯魂還用了閃電,這人越來越讓他看不懂了,正是由於發現葯魂實力強勁,他才選擇與葯魂合作獵殺魂獸,這次公然下山歷練機會難得,不弄點好東西在身還真是對不起自己了。

葯魂低頭沉吟,胡龍的石鱷武魂雖然厲害,不過和古羽的先天武魂金剛地猿比起來還是有差距,淬體境金剛地猿能防住他的鬼影蠍鞭腿和劍氣攻擊,不得不說那先天武魂真的很厲害。不過胡龍的武魂隨著魂力和武魂等級的提升還會提高,以後將會變成幫身旁朋友和隊友抵抗傷害的存在。


這也符合他的個性,不願主動進攻。

太陽向天空之上爬了一點,遠處,走來一個熟悉的人影,葯意回來了。

葯魂知道葯意昨晚離開就是為了去處理地圖的事。

就在昨晚葯魂和另外九人與石鱷搏殺時,葯意趕到了地圖上標識的地點,他躲在暗處,見到的場景嚇了他一跳,幾百人在開彩靈草。那裡出現了幾百畝的葯田,而且都是靈氣十足的藥草,那些藥草里不乏五六級靈草的存在,只不過那些不識貨,把高級藥草放在一邊,按著順序挖掘葯田。

葯意當時便反應過來是秘境現世了,而且是沒有妖獸的葯田秘境,這就是天賜的寶貝,葯意當機立斷,連夜返回,把這件事報告了上去,並留下地圖,葯族葯會已經派人出動,包括守山的一部分黑甲軍。

這些人必須全部會被抹殺掉,藥王山脈里的東西都是葯族所有,如果你發現了寶貝,不動聲色的拿到然後安全離開,沒有人管得了,不過那麼多的靈草,又找了那麼我不牢靠的人,想要消息不泄露,實在是太難了。

葯會下達的命令是這樣的:裡面的人全部抹殺,所有外出的人在當地駐守十日,所有意圖進入那裡的人全都抹殺,一個不留!斬草除根,不留後患,這就是葯族,當他不發威時,他是屹立於無極大陸幾萬年的大話,萬事好商量,當他發威時,才會知道他的可怕。

葯意知道上頭的人會把事情處理好,因為他離開時,已經看到兩個葯會長老出動了,這些人就算不去,那幫傭兵也抵抗不了,去一個也是完美,但葯族做事沒有紕漏,兩個長老很給那幾百號人面子了。

葯意只是在稟告這件事時把四個人的名字報了上去:葯魂,唐絲絲、胡龍和葯菲兒。

自古英雄出少年,這四人年經不大,卻能見行微知著,拿到這大重大的消息,都是可增養之輩,而上面的人聽聞這四個人的名字,只對唐絲絲有印象,其他人一個都沒有聽過。

葯田出世的地點是個極為偏僻之地,一般葯族之人都很少到那裡,也不知道那些傭兵是如何發現的。

幾百畝的靈草,如果一個人得到,他所獲得的財富可以和一個小的國家抗衡。

一根二極靈草值幾枚中品元氣石……一畝葯田裡面長滿了密密麻麻的靈草,而且那裡是幾百畝,葯意完全不敢去算這筆帳,不過他知道如果葯魂幾人沒有抽絲削繭發現葯田的存在,那麼這幾百畝的葯田就白送了。

葯意還沒有吃飯,但葯奇偉已經算好了他的那份。

葯意寒暄了幾句,吃了飯,問了大家昨晚是不是睡得很好。

葯奇偉向葯意說了石鱷偷襲他們的事。

聽聞石鱷,葯意臉上都是一變,當他聽到十人合力斬殺石鱷時方才鬆了一口氣,最後他還恭喜胡龍得到了後天武魂。

有些後天武魂很強大,甚至超過先天武魂,胡龍的蠟燭火武魂就沒有石鱷那種誇張的暴發力,而胡龍屢屢被人攻擊的不只是他的體形,還有他的那隻蠟燭武魂……

葯意走到十人前,道:「大家隨意一點,不要太過拘束,大家昨晚已經合力獵殺過一隻妖獸了,所以也算有了獵殺妖獸的經驗了。今天我會帶著大家在這水雲澗里找一些靈草藥材,這水雲澗很大,大約佔地五六百里,以往小比后,有一些分堂會來這裡歷練,當然不是所有分堂都擠在這裡面。這裡有先天級別的妖獸,不過有我在,先天級別的妖獸不會讓你們出手,你們大可放心。有靈草的地方都會吸引妖獸出沒或是盤踞在那兒,所以大家不要一看靈草藥材就衝過去,要先看一下四周環境,確認沒有妖獸後方可採摘挖掘,當然,有妖獸我們首先要戰鬥,殺了妖獸,靈草只屬於強者。也有真的沒有妖獸盤踞在附近的靈草,不過想要找到那樣的靈草,機率比較小。所以大家還是要抱著先殺妖獸再取靈草的心態,有了這樣的習慣養成后大家反而會對沒有妖獸的靈草產生疑惑,甚至不敢上去摘。」

十人輕笑著,葯意的講話確實有一些幽默感。

「以前我也見過一些這樣的葯族子弟,由於膽小,所以沒有妖獸在附近活動的靈草他們都不敢摘,總是擔心有擅長躲藏的妖獸躲在附近,等他近身後才會襲擊他。不敢摘老天白送的靈草也是不對,有了草,只要有實力,我們都要勇敢的衝上去。不是有句古話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錯過的東西想要再找回來就難了。」葯意給大家分享一些以往發生葯族子弟歷練發生的趣事,他繼續道,「還有,我之前已經說了,除了我們,還會有一些分堂會來水雲澗歷練,大家見了可以打招呼,也可以不理,但不要因為是大比的競爭對手就無故挑釁,這個我很不喜歡。我們的規矩是誰先發現靈草那附近的區域都由他們挖掘,只有他們走了之後,其他分堂的人才能上。我們不搶別人的,當然他們也不能搶我們的。一般情況下大家都要在我周圍,只有我安排你們自由活動時你們才能走出分散活動,就算分散活動,也會有時間限制的,因為大家都有地圖,所以我會指明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大家在哪裡會合,然後再安排接下摟來的活動。大家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十人異口同聲回答道。

有了下山裡時那次訓話,大家都學會了回答時既要大聲氣勢足也要整齊,這才能散發出一個團隊的朝氣。

「很好,」葯意眼睛眯逢著微笑,「記住,你們是一個團隊,所有人在這次水雲澗里都是隊友,包括我。雖然如此,為了鼓勵大家更積極,你們各自得到的東西還是你們的,不用分攤,當然,我也不希望你們為了靈草鬧矛盾,還是那個道理,誰到誰先得。另外,遇到妖獸后,我會給大家講解妖獸身上的軟弱部位,只有掌握這些擊殺原理,你們才能更快更有效的殺死妖獸。」

葯意氣勢凜然,從他身上傳出一股殺伐之氣,只有長期在殺戮環境中成長出來的人才會突然間散發現殺戮氣息。

感受到這股氣勢,十人身子皆是一振,他們這次水雲澗之行真正的歷練開始了。

「離我們最近的地方是猴兒林,那是一片佔地一兩朝左的小權林,附近有小山,那些妖獸是從山上下來的,佔住了那一帶,因此,生長於猴兒林里的玄黑木耳和紫松果也被他們全霸佔了,只要掃平了它們,我們才能拿到玄黑木耳和紫松果。大家剛我走,保持兩人並死五級的隊形,這樣大家的視野會比較開闊,不會妖獸突然襲擊。」說完,葯意身子一縱,向西北方行去,十人緊跟而上,葯魂和唐絲絲墊后。

葯魂有些激動,這玄黑木耳和紫松果前者是一級中階靈草後者是一級高級靈草,這些靈草已經可以充當二級丹藥的煉藥輔材了,果然有導師和沒有導師就是不一樣,出手的底線已經一級中階靈草,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


葯魂面上綻放出一抹得意之笑,這一次收穫一定會不小,終於可以省一點力和心了,跟導師混,就是爽!

葯意挺了下來,指著眼前還算稀疏的樹林道:「這裡就是猴兒林,大家跟我進去,如果大家動作都很利索的話,今天我們就能走出這片樹林。」

葯魂眼中紅芒一閃,這片樹林樹與樹之間的距離不算太密,佔地大約兩三里地,西面臨山,在林內玩耍的猴子幾乎全從山上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