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豈有此理,居然連風姑娘都敢冒犯,找死!」那銀衣高大的男子眼色一狠,身形忽動,周浩連他怎麼來到自己身前的都看不清,就感覺自己肩頭一痛,被人給強行抓了起來

,摜打在了地上,身上的傷更加痛入骨髓。

「在下實在是無心……」周浩想到是自己無意撞破人家女兒家出浴,確實有錯在先,顧不得疼,掙紮起來要向對方賠禮道歉,並把誤會解釋清楚。

「找死!風姑娘面前,豈有你說話的份!」另一名一臉奸獰的男子,猛的一腳將正要解釋的周浩踢飛出去。他也是萬盟宗的人,一看周浩的衣服,就知道是最低等的外門弟子

,所以就算殺死了,也不會在乎,出手狠毒。

那人對女子說道:「風姑娘,雖然只是一場虛驚,但若是此事傳了出去,必定會影響你的清譽,在下斗膽建議,把這小子給活埋了!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

銀衣男子出點頭,贊同無比。這女子乃是萬盟宗第一天嬌風劍笑的小妹,風家的千金明珠,前來萬盟宗看望他的,這風劍笑命二人保護,若是讓風劍笑知道今晚的事,他們鐵

定會死得無比的慘。

所以兩人一心想將周浩弄死,就不會有人知道這事了。這風姑娘,更加不可能將此事傳揚出去。

「好,那就把他活埋了吧!」風曉玉臉上閃出一絲惡毒,冷冷的說道。

「不要,你們放開我!放開我!!」周浩又驚又怒,他只不過無意間撞見這女人出浴而矣,更何況剛才他神智不清,甚至連對方的模樣都沒看清,就算有錯,也罪不至死,憑

什麼就要活埋了自己,這世間難道沒一點天理了么!!

周浩被他們強行拖著往萬盟山外走去,這兩人行動快速無比,各拖著周浩一邊胳膊,好像黑夜中的獵豹,飛掠行叢林之間,快速的向著山下而去。

「將他埋在哪裡?」銀衣男子對另一人問道。

「不管怎麼說,無故殺死本盟弟子的話,都是大罪。萬盟山下三十裡外不是有一片亂葬崗嗎,平時極少人會去,我們把他埋在那裡,神不知鬼不覺!」

兩人為了不引起其人的注意,將叫嚷不斷的周浩給點了啞穴,很快就來到了那片到處都是墳頭、破棺、斷碑的亂葬崗。兩人看到有一個不知是被野獸,還是什麼挖開了的墳坑

,裡面有一幅石棺被打開了棺蓋,裡面的屍體也不知是不是被野獸叼走了。

雖然一般人不可能用石棺下葬,但此時兩人做虧心事,也沒有仔細考慮太多,銀衣的男子說道:「錢東,我看這石棺正好,把他放進去,蓋上石棺,再把土給培上,他絕對沒

活路!我們也省功夫。」

「好!」兩人把不停劇烈掙扎的周浩給放到了石棺之中,蓋上了笨重的棺蓋,然後胡亂的將一旁的土堆埋住,就離開了。

「嗚!嗚嗚!!」石棺之中,周浩感覺到一股無比壓抑的絕望,無助,空氣越來越少,他的呼吸越來越艱難。他瘋狂的用身體撞動著石棺,但一切只是徒勞!

「我要死在這裡了么!不,我決不能死啊!我大仇未報,我還要去質問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和我娘!」周浩眼中流下了淚,同時閃動著萬分的不甘與怒意,仇恨的火花



閃爍,如雷光交織。

周浩並非這個世界的人,他是一個穿越者!

前生他只是一個打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孤兒,連自己的父母什麼模樣都沒見過,憑著自己的努力,吃盡了苦頭,才終於混了個大專的文憑。本來以為能夠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安身立命,並且找到一位相愛的女子,成家立室,不再像無根的飄萍。

可是等他出了社會之後才發現,大專的文憑並不能夠給他的命運帶來什麼轉折,生活依然那麼的艱苦,過著牛馬不如的下等生活。

並且當下形容吊絲的窮挫矮擼宅,他一字不落的樣樣佔全,根本不可能得到愛情的青睞,即使是想隨便找一個湊合的過日子也找不到,二十幾歲了依然是孒然一身。

他從小營養不良,又體弱多病,再加上工作的苦累,積勞成疾,休息又極度的不規律,在他公司回家的一段寬大卻鮮少行人車輛的路段,經常有人在深夜時玩不要命的汽車漂

移。

終於有一次在加班回來的路上,身體本來就極差的他經過長時間的加班,整個人已經完全累得不行,精神過度疲勞,沒能及時閃開一輛漂移的汽車,給撞飛了出去。

等他的意識清醒過來時,已經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的一名少年身上。

這少年跟他竟然同名,跟著自己的母親、外公外婆生活,時間久了之後他也接受了穿越這個事實,雖然很荒誔,不過起碼沒有死蹺蹺,還是很值得慶幸的。


前生沒有父母的他,格外的珍惜得之不易的親情。只是他很好奇,自己這副身體主人的父親是誰,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也沒人提及過?

有一次他問「母親」,不料母親聽到他問之後,沉默不言,只是一個勁的流著淚,之後他沒敢再問。

最後還是從他的便宜外婆那裡知道了自己這一輩子的身世。他母親原本被賣給一個世家做奴婢的,卻像很多狗血小說情節一樣,與少爺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並且懷上了他。

可惜結局並不像小說里的那樣美好圓滿,他的生父是個十分冷血無情的人,在兩人的事被正房夫人發現之後,正房夫人對他母子得很厲害,他父親卻視而不見,甚至不聞

不問,好像完全事不關已。最終正房夫人要對他母子下毒手,幸虧得人暗中知會,才逃了出來。

母親帶著他和外公外婆隱居深山,過起與世隔絕的生活,就是為了避開大夫人的追殺,可是就在三年前大夫人的手下還是找到了他們一家,殘忍的殺死了他母親和外婆外公,

他因為外出而逃過一劫。

他永遠忘不了自己趕回家的時候,那濤天的火海,三個至親之人在火海之中痛苦的呼嚎,嘶心烈肺,而在火海外那些劊子手卻發出殘忍而得意的大笑,似乎十分享受看著三人

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他當時怒火炸開了胸膛,目眥欲裂的嘶吼著沖入火海想將母親他們救出來,但還沒衝進去就被那些人給攔了下來,當一柄鬼頭大刀要落下,把他劈成兩半時,一位修真強者從

天而降,將那些人殺死,救下了他。

雖然他活了下來,三個至親之人卻已命喪火海之中,他悲痛欲絕的葬了他們之後,跟著那名修真強者回了聚仙盟之中。

原來這名修真強者之所以出手,是看中他的體質,為天下幾大王體之中的真陽之身,欲要將他收為弟子。

不過回到萬盟宗之後,這名強者仔細檢查之後大失所望,他雖是純陽真身,但不知什麼原因體質被廢,雖然還能修練,不過比起普通的人還要不如,進來三年他也才堪堪修到

煉體四重。

那人-大失所望,也就對他放任不管,最終他被分配給了一名外門的長老作童子使喚。

雖然修練速度極慢,他依然不放棄報仇的決心,一直埋頭苦修,相信終有一天自己能夠親自手刃仇人,不料今天突遭橫禍,居然要被人活埋!

不,他還不能死!

他死了,外公外婆,還有母親的大仇,誰來報!

他還要親自去問那個人,為什麼他可以如此冷血無情,毫無人性,居然連一直苦苦愛戀著他的可憐弱女子也下得了殺手!為什麼連他這個親兒子也不放過!

他恨,他憤怒,他掙扎!但一切都徒勞,空氣越來越少,他的呼吸越來越艱難。

他的心在悲泣,在流著血!

蒼天也似為他的遭遇而悲憫,轟轟!萬道雷電交織,巨雷轟隆,大雨磅陀。狂風吹得整片亂葬崗樹影搖曳,鬼影重重,陰森萬分,好像人間森羅。

忽然!


一聲洞徹人世的驚雷,一片雷炎似水倒落,整個天穹都被雷炎之海所淹沒!在無窮的雷海之中,一頭高不知多少萬丈的太古巨獸虛影,全身雷光流動,挾著萬重雷光奔騰而落

,恍如雷神降世,驚動了整個人間!

這頭雷電巨獸落在亂葬崗之中,猛的撲入了周浩被活埋的墳頭! 就在周浩瘋狂的衝撞著那石棺,快要筋疲力竭時,忽然一股可怕的電流傳遍了周身,他整個人像是被丟下油鍋的魚兒,活蹦亂動,兩眼翻白,之後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大吼一聲,整個人彈立了起來,那笨重的石棺蓋,連同培在上面的土,居然讓他直接給頂翻飛出!

他直挺挺的站立在石棺之中,一動也不動,全身一道道粗大的電蛇纏繞遊走,噼噼啪啪而響,兩眼中電光火花交織炸開,似有世界宇宙在衍化,生滅!

同時在他的身後,有一頭高大的可怖上古凶獸的虛影,在不斷的仰天-怒嘯,似龍吟,如虎嘯,震天動地!

最後,所有的雷光都沒入他的體內,被吞噬乾淨,那頭不斷嘶吼怒嘯的巨獸虛影,也漸漸消失,在他的胸膛處留下了一道模糊的獸首的紋身。

他也直挺挺的往石棺之中倒了下去。

雨,在瘋狂的撒落,如同天破了一樣,天河的水奔騰而落。整個世界都只剩下暴雨的涮涮聲,雷鳴聲,然後就是死一般的寂靜。

到了破曉的時分,周浩被一縷刺眼的陽光給刺得難受,用手擋住眼睛,緩緩睜開,昨天身上受的傷,居然絲毫感覺不到疼了。

「我死了么?」周浩心底有些驚慌,他記得昨天自己給人活活給埋了,埋在一具石棺之中。那種絕望,那種死亡逼近而無能為力的恐懼,依然叫他心有餘悸!

他看到了陽光,看到了石棺被打開,眼中充滿了歡喜與震驚,「陽光!我沒有死,我居然沒有死!」

他第一次覺得,以前時刻都見到的陽光,居然如此的親切。

「咦,這石棺有字!」

此時石棺因為下了一夜雨的緣故,棺內積了不少的水,這些水混合著他身上的血,變得有一些腥紅。被染了血的雨水浸著的石棺底部,兩壁下邊,居然都刻滿了細細麻麻的字。

不,應該說這些字是寫上去的。只有被水浸過的才顯現出來,水面交界的地方,有的字只有一半,周浩似乎明白了什麼,將棺中的水向兩壁的上方鳧去。

果然!

被帶著血的雨水鳧到的棺壁,馬上顯現出字體來!

他瘋狂的將水鳧向石棺其餘的地方,不一會兒之後,整個血棺都全是麻密的小字。

「真魔心經!」

在這個修真的世界,有修道者,修魔者,有妖有佛,有鬼有怪,修真的法門萬千。

不過其中以修魔的人,最讓各脈恐慌,因為修魔的人最為兇殘成性,功法也最為兇狠惡毒,每一門魔功都是以殺人來修練的,進境比坐火箭還要快。修魔之人,哪一個不是踏著屍山血海走過來的?

雖然魔修比較少見,但每一回出現魔修,都會引得天地間浩劫動蕩,血雨腥風!

他們兇殘,他們噬殺,殺親殺友,沒有半點的人性。更為可怕的是他們的功法進境奇快絕倫,專走偏門左道,有時修練了數十年的修真之人,也遠遠比不上一個修魔數月的。

如果出現一個魔修,不及時將之誅殺,只需要給他短短的數年或十來年,就能夠登上這世界的絕巔,無人能夠抗衡。試想想,一個毫無人性的殺人魔頭,無人能制,會是一場怎麼樣的大災難!

所以為了杜絕魔修的出現,數千年來各脈聯手鎮殺之餘,只要一發現有修魔的功法,立即毀去。這讓得本來就人丁稀少的魔道一落千丈,功法少得如鳳毛鱗角,漸漸的,再也沒有魔道之人出現在世人的眼中。

周浩沒有想到自己被人活埋,居然意外的得到了一卷無上魔經,修魔的至尊寶典!

他馬上如饑似渴的將這魔經研讀起來,想將它全部記下來。

他也算得上修真界中人,當然明白修魔的話,一旦被人發現,會有什麼樣的可怕下場。

不過他現在家破人亡,不但親生父親以及他的家族,要對自己趕盡殺絕,聚仙盟之中的人個個都想在他身上踩上一腳,在這個吃人的世界,沒有誰會對他有半點的憐憫。

他要變強,他不需要別人的憫,他更不容許別人再來踐踩自己的尊嚴!他要親手報仇,殺殺殺!所有得罪過他的人,都要受到他最瘋狂的報復!就算要以身化作惡魔,也在所不惜!

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實力才是一切!

將魔經研讀過一遍之後,他不禁倒抽冷氣,心中狂跳,歡喜得忍不止想放聲高喊,來舒發自己心中激動。一般來說,修魔的人雖然進境快得無比絕倫,但大部分的魔功,都是以吸取掠奪別人的功力為基礎。

所有人的真元都不盡相同,吸噬的真元越多就會越駁雜不純,就越容易相衝,引發走火入魔。魔最為容易自爆,也是魔道人丁凋零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這卷魔經,居然有調均各種真元,讓它們調和成為混沌真氣的法門!

混沌,包羅萬象,所有的一切都可包容其中,而不會相互排斥。有了這法門,也就意味著以後周浩修魔,不必擔心走火入魔了!

「太好了,有了這絕世魔功,用不了多少時間,我就能夠凌駕於所有人之上!到時,我看誰還敢跟我作對,所有得罪過我的人,統統都要死!」

他雖是純陽真身,原本應該是修練者當中的絕代天嬌,不知什麼原因體質被廢,進境奇慢。不過修魔門功法,與其他各道都不同,最主要的就是靠殺人奪功,有了這些無上魔功之後,他要不了多久就能夠一飛衝天,成為人上人,魔中魔!

這真魔經並非只是單單一門功法,而是包羅了魔道中的絕大多數奇功,但最主要分成了一個總綱和四大主篇,以魔門中四門最頂尖的絕世魔功和最為基本的吞噬掠奪修練法門的總綱為主,這四門魔功分別為紫邪天功、血神不滅法、六欲魔功和魔嬰九轉。

而那總綱名為吞天魔功。魔族功法絕大部分都是以掠奪他人的功力為主,不過魔功之中鮮少有能夠將駁雜的真元,完全融匯貫通,因此修練魔功之人時刻都面臨著走火自爆的危險。這也是魔門人丁凋零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這吞天魔功融合了眾家之長,將魔功中的不足之處都作出了補救,將其臻致完美,避免了因掠奪的真元過雜而產生自爆的問題,為修魔的最完美功法!

粗略看過了總綱吞天魔功的修練門法之後,他仔細的研讀了四門功法之後,被紫邪天功與血神不滅法給嚇住,這兩門邪功太過變︶態了,他相信絕對沒有誰敢去煉這樣的邪功!

那紫邪天功一旦修練之後,就會把自己變成一具無上屍王,自己吞噬自己的七魂六魄,陷自己於永不超生的絕境!

而血神不滅法的修練也同樣恐怖無邊,比下十八層地獄還嚇人,他看完之後嚇出一身的冷汗。

幸好還有魔嬰九轉以及六欲魔功可以修練!

這魔嬰九轉專吸他人的怨氣、怨靈,來修練自己的元神,最後一共修出九道魔嬰化身,這些化身跟尋常的化身不一樣,相當於擁有完整意識的另一個自己,戰力絲毫不弱,對戰之時就相當於提升了九倍戰力!

而那六欲魔功居然是一本採補御女之法!

但這六欲魔功根本不是一般的採補之術能夠相比的,它不但能夠讓男人的小弟弟變得更加的雄偉堅挺,夜御百女而不倒,而且修練之後自身的男人精華會產生一種奇異的因子,對女人的體質有著致命的吸引,一旦與之合.歡過的女子對他終身難以忘懷,在她們的眼中天下的男子都形如糞土。

而且修練六欲魔功之後,自身的氣質會不斷的改變,散發出一種極具親和力的氣息,男的願意與他接近,女的為他神魂巔倒。

不過這六欲魔功也是一門雙修之法,通過與修為高深的女修合.歡,陰陽交匯,能夠讓修為突飛猛進,女修的功力越高深,他的修為進境就會越快!

紫邪天功與血神不滅法他現在是不敢去修練的,只剩下總綱和後面兩門了,那六欲魔功在他眼裡看來,不過是為了的淫邪之法,修練了,對他報仇的作用也不大,於是決定先開始修練吞天魔功及魔嬰九轉。

他馬上開始盤坐在棺中,開始修練,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修為,居然由原來的練氣四段,直接變成了通脈境大圓滿,周身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居然全部被打通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大驚。

修練一途的實力可用多種境界來劃分,比較統一的劃分為練氣、通脈、紫府、金丹、元神、神遊、返虛、歸一、渡劫以及煉魔。

第一境練氣,就是要感應天地靈氣,如果連天地靈氣都感應不到,就別提什麼修練了。練氣共有七段,他入門這麼久了,因為修練時間遲,並且大部分的時間被別人奴役,做各種苦差事,沒半點空閑來修練。

再加上每月發放的晶石,也全部被人搶光,沒半點資源。他能夠修練到練氣四段,已經算很不錯了。

通脈,就是要打通周身各處大穴,在開闢紫府之前,這些大穴可用來儲存吸納的天地靈氣,轉化成真元,打鬥之中才能夠驅動靈符,或聚氣成刀,發出靈力攻擊。

原來只是練氣四段的他,現在居然一下竄到了通脈大圓滿境界,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居然都被打通了!別人要打通這些大穴,最不都得花個七八年啊!

不單單是這樣,他發現自己的肉身居然強大得不可思異,好像是變異過,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有一種能夠生撕一頭蠻牛的自信!

這種肉身的強度,就算是許多紫府後期的高手,都未必比得上呢。

「沒想到這次真是因禍得福,好!既然現在已經是通脈境,那麼接下來我只要開闢了紫府,就有實力報仇了。錢東,你們居然敢活埋老子,等著被我活埋吧!」 (下章有福利,求收藏和紅票!)

他開始照著魔經上的記載修練。

魔門的功法都是專走偏門捷徑,完全打破了各脈循序漸進的規則,平常人開闢紫府,或許要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不過周浩只用了不到四個時辰,就用周身大穴中的真氣,強行在丹田中開闢出一個紫府來。

開闢了紫府之後,離金丹大道已無比接近,他試著吐納天地靈氣,發現魔經的吐納靈氣方法,跟道門的比起來甚至還有不如,他吐納了近半個時辰,也沒太大的效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