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走吧,我帶你先去拜見師兄們,待會再幫你安置洞府。」青雨興沖沖說道,「這時候,師兄他們肯定在洗劍池之畔。」

「洗劍池?好名字啊……」陳汐喃喃。

然而片刻后,當青雨帶著他來到一片陡峭的崖壁前時,他的眉頭驀地一皺,說道,「青雨師兄,西華峰上除了咱們師兄弟七人外,還有其他人在么?」

「啊?」青雨一呆,旋即似想起什麼,神色中竟流露出一抹苦澀,「有,並且很多,師弟你也知道,東華、南華、北華三峰的真傳弟子極其之多,數目龐大,有些弟子暫無居住之地,就……」

「就跑來咱們西華峰了?」陳汐眉頭一挑。


「正是,沒辦法,他們來了,咱們總不能把人給攆出去,畢竟同出一門……」青雨苦笑,低聲解釋。

「好了,我明白了,大師兄他們好像遇到些麻煩,咱們趕緊過去看看。」陳汐打斷道。

「麻煩?」青雨又是一呆,下一刻,他人已經被陳汐帶著,化作一抹流光,朝遠處那陡峭崖壁出掠去。

……

轟隆隆!

洗劍池之畔,千丈高的瀑布從陡崖之上傾瀉而下,如九天落銀河,水花飛濺,發出龍吟似的轟鳴聲,大氣磅礴。

從勵志到麗質[重生] ,水質澄澈,泛著靈光,宛若盛著一池子的靈液玉露般。 黑白分 ,得天獨厚,鍾靈毓秀。


附近還有一片浩瀚花海,此起彼伏,生著各種奇花異草,搖曳在風中,沐浴在飄渺靈霧中,錦繡而壯闊。

遠遠一望,風景如畫,仿若神仙隱居之地。

不過此時,卻有爭吵聲此起彼伏響起。

「過分!我西華峰好心留你們在此修行,你們卻得寸進尺,不僅強奪我等潛修棲息之地,如今更要將這洗劍池據為己有,簡直是豈有此理!」

洗劍池畔,一名頭髮亂糟糟的壯漢憤怒大喝,他鬚髮赤紅而濃密,**著的上半身肌肉賁張,泛著堅硬如古銅般的光澤,看起來頗為雄健。

在他身後,還立著三男一女,此時也皆都憤怒無比。

而在他們對面,則立著十餘人,眾星拱月般擁簇著一名身穿紫衫、眼眸狹長、瘦削如麻桿似的青年。

「打鐵的!你跟誰嚷嚷呢?」見那壯漢怒吼,這些人皆都不以為然地冷笑不已,直接忽略了的對方的憤怒。

「你們走!我西華峰不歡迎你們這些貪得無厭的小人!」 請把餘生送給我 ,大喝道,聲如驚雷,威猛無匹。

「哼,這洗劍池如今屬於我等的地盤了,要走也是你們走,像你們這些廢柴,哪配得上這等寶地?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誰說不是呢,你們這『西華峰六白痴』可丟盡了我九華劍派的顏面,我若是你們,乾脆抹脖子自殺算了。」

「趕緊滾吧,再磨嘰小心挨揍啊!」

一群人或冷哼,或譏諷、或威脅,七嘴八舌毫不客氣罵道,直氣得那壯漢五人一個個渾身發抖,怒不可遏。

「你們……你們真是無恥到了極致,難道不怕我師尊回來,問罪於你們!」壯漢咬牙,氣得額頭青筋爆綻。

「夠了!柳師伯九年都沒回來了,早把你們這幫廢物給遺忘了。」那一直沒開口的紫袍青年突然冷哼道,「最後給你們一個機會,是自己離開,還是讓我等把你們這些廢物『送』走?」

壯漢等人一怔,喟然無語,一個個神色黯淡無比。

他們只是想在自己痴心的道途上安心修鍊,與世無爭,從沒有要與人為惡的念頭,哪曾想,自己的善良和好心,竟給自己帶來了這樣一個惡果?

難道……這世上真的沒有一片凈土,能容得下自己嗎?

望著紫袍青年登上臉色的譏諷嘲笑之色,這一刻,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和失落,痛徹心扉。

「是誰說,我西華峰的弟子都是一群廢物的?」便在這時,一道淡漠冷冽的聲音,倏然響徹在天地間,如驚雷般,炸得在場眾人耳膜幾欲裂開。

————

ps:明天上午最後一門申論考試完,然後開始補上個月欠下的四更,俺沒忘掉的,詳情明天公布!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入夜,濱海大學西校區,凌雲閣宿舍樓二樓203。

陸寒默默的坐在下鋪一張空牀鋪上,看小齊和韓載風打遊戲。他們宿舍原先有四個人,下鋪這哥們兒大二剛開學就搬到校外和女朋友一起住了。

看了一會兒,陸寒得出結論,他預判敵方的動向,十有八九是準確的。若是有不準的時候,多半是自己走神了,或者是自己不是在那操作的那個,精神力無法百分百的集中。

他看向自己桌子上的電腦,已經近半年沒開機了,一來是對遊戲提不起什麼興趣,二來是電腦型號太老舊,經常卡屏,顯卡也不大,經常花屏,玩遊戲經常坑人。

如果【感知】是一種神祕且強大的屬性,那麼能否用來做一些更高大上的事呢?

比如……

陸寒想了一圈,也沒有想到什麼別的事。主要是對於【感知】的具體效果,還沒有更清晰的認識,不管怎麼說,16點的數值確實高得可怕。

時間接近熄燈時間,陸寒準備上牀睡覺。沒多久,燈熄滅了,小齊和韓載風在討論遊戲(各說各的),陸寒聽了一會兒,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幻境之地遊戲世界內。

第四波攻擊倒計時,還有半個小時。

陸寒檢查戰備,三道壕溝,一圈鐵圍欄,四座箭塔配備攻擊三百六十支箭矢,自己身上,一把黑弓,三把木製兵器,硬是要算,汽油伐木鋸也算。真到箭塔防不住,防線被突破的時候,扛着油鋸也得上啊,好歹能劈死幾個。

“防禦陣線,似乎不夠強大啊!”

陸寒到“兵工廠”建築前,查看了一下,見除了“普通箭塔”一格,還多出一格,名字叫做“空氣波塔”,兌換價格:2枚幻想幣。

關於這玩意兒,是主基地升級到2級時刷新出來的,之前陸寒來看過一眼,覺得太貴,就沒再研究。

現在大戰將起,第四波攻擊將至,守財奴的心思被壓下去不少。畢竟錢是死的,人是活的,守着16枚幻想幣不花,萬一防線被突破,主基地被爆了呢?

【空氣波塔】:配備超級空氣壓縮方程,抽取空氣,壓縮爲錐形炮,命中產生強大沖擊力,一定機率擊退敵方。射程遠,裝填速度慢,威力大,無限彈藥。

“無限彈藥啊……”

之前倒是沒仔細看,忽略了這點。

這可足以讓人動心了,普通防禦箭塔射速快,平均2秒鐘發射一支箭。這麼算下來,連續不間斷射擊的話,一分鐘三十支箭,三分鐘將近百支箭。戰鬥超過三分鐘,彈藥就告罄。況且,這可都是錢,最低級的箭矢,自己出材料,還要花費1枚幻想幣才能製作三百支箭。

基本上,一場防守戰就要打掉1枚幻想幣吧。

這賬給算明白,陸寒也不肉疼了,再次無視了【黑暗聖地】攻略說的“攢錢到500幻想幣,不要亂花”方針,購買了1座【空氣波塔】。

你花費2枚幻想幣,購買了1座【空氣波塔】。

“在這裏建造。”陸寒指着右邊最前排的箭塔一側說道。

建造速度很快,幾乎沒花時間,肉眼可見的,一座灰色炮樓拔地而起。從外形上看,無論是高度還是六角樓宇的造型,都和箭塔相近,幾乎一模一樣。不同的是,樓頂放置的是銀白色的空氣波塔,炮筒很粗,足有茶杯口粗,炮神敦實,有蓋子罩住,看不到裏面的工作原理。


嘭!

嗡~~

***口忽然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響,就見炮口的空氣瞬間扭曲變形,一道無形的衝擊波噴薄而出,射進遠方的迷霧之中。

嘩啦!

迷霧中,有什麼東西被擊潰,散落一地的聲響!

“第四波攻擊(構裝生物)降臨,戰鬥開始!”

遊戲語音突然響起,不知哪裏也響起了一聲低沉的號角。


“進犯之敵:破碎玉像15/15”

“稀有怪物:破碎玉像精英1/1”

“怪物首領:破碎玉像王1/1”

“攻擊方式:揮擊,近戰”

“特殊攻擊:碎石投擲”

“戰役規格:小規模騷擾”

幾秒鐘後,又見普通箭塔“嗖嗖嗖”的發射出箭矢,迷霧中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響。

隱約可見的,一些高達兩米半左右的青玉石像慢慢走來,踩踏地面發出“砰砰”的聲響。

普通箭塔發射出的箭矢,根本無法刺穿其玉石化的身軀,強大的箭矢動能只能擦出道道火花,卻無法傷及根本。

箭矢碰撞在破碎玉像的正面,被折斷了不少。

“嘭——嗡!”

好在【空氣波塔】的存在,可以一發***將一個玉像擊退回去。

壕溝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三座壕溝,讓行動緩慢的玉像深陷其中,一旦掉落下去,半天也掙扎不起來。但是由於箭塔無法對其造成殺傷,所以,即便是掉進壕溝裏也死不了。後面的玉像可以踩着溝裏的,直接過來。

空氣波塔的裝填速度並不快,陸寒計算了時間,約莫是5秒鐘才能發射一發,比普通箭塔慢一倍多。帶有強大沖擊動能的***彈,正面衝撞之下,能將跨過壕溝玉像,再次推回壕溝內。不但如此,還會對玉像造成震盪性衝擊波傷害。平均三發炮彈可以摧毀一個破碎玉像。

4座普通箭塔在這一刻完全喪失了戰鬥力!

只有1座空氣波塔苦苦支撐!

好在有三條壕溝,好在這些大傢伙移動速度很慢,好在空氣波塔是無限彈藥。

陸寒躲在炮塔後,彎弓搭箭,嘗試射出一支箭,利箭呼嘯刺破迷霧,射在玉像上,擦出火星直接崩斷。

破碎玉像有15個,不是很多,但是還有1個精英和1個首領!

陸寒目光緊緊的盯着迷霧中的戰局,有幾個玉像已經跨過的第一道壕溝,進入第二道壕溝。正有幾個傢伙躲開了***的攻擊,準備踩着第二個壕溝裏的玉像過溝。

一旦壕溝被通過,接下來就更不好辦了。畢竟5秒鐘纔會發射一發***,有些太慢了!

陸寒一咬牙,端起油鋸,拉動發動機,將油鋸啓動!推到最高檔的油鋸,鋸齒轉速高達13000轉每分鐘!

端着如此狂暴的武器,陸寒衝過去,準備給通過第二道壕溝的玉像嚐嚐電鋸驚魂的滋味。

近距離之下,才感受到這些大傢伙的壓迫感,他們身上帶着坑洞,有些殘破,臉上有個粗糙度 符文符號,這個符號滲漏着一種粘稠的液體,看上去和血液一樣,有一股明顯的金屬氣味。眼中冒着藍綠色的光芒,手臂很長,足一米多,揮動起來,發出巨大的“呼呼”聲響,拍在地上,揚起一陣煙塵,地面微微顫動。

嘩啦!

一個玉像被***正面命中頭部,將西瓜大小的石頭腦袋打飛出去,沒了腦袋的玉像原地迷茫的轉了一圈後,轟然倒塌化爲一堆破石頭。幾秒鐘後,化作黑煙消失不見。

“擊殺破碎玉像,基礎經驗+150。”

150點經驗可不低,陸寒還記得獒巖犬首領的經驗才200點。一個普通的破碎玉像,都趕得上一個首領怪了!

第二道壕溝被越過!陸寒直接衝過去,端着油鋸懟過去!高速轉動的齒輪接觸到一個玉像的手臂,發出尖銳刺耳的“刺啦”聲響,電火花連成串,真有一路火花加閃電的氣勢!

刺啦!

巨大的青石手臂,被油鋸切割下來。與此同時,玉像另一條石臂揮舞砸下,陸寒後退一步,將將躲過,不禁心有餘悸。

再看油鋸的鋸齒,竟是被磨得變形,無法再使用。果然,伐木的工具,還是對抗不了石頭。

“嘭——嗡!”

***開炮,衝擊波炮彈將斷臂的玉像打進溝裏去。

頭頂箭矢如雨,但是毫無用處,這嘩嘩的射出去的都是錢,陸寒很是心疼。戰鬥持續的越久,箭矢消耗的越多,若是超過三分鐘,自己剛製作的三百支箭就要全沒了!

想到這裏,陸寒心疼的無法呼吸,果斷返回主基地,在兵工廠那裏再次購買了1座【空氣波塔】。

你花費1枚幻想幣,購買了1座【空氣波塔】。


“建造在這裏!”陸寒指着左邊的空地。

另一座空氣波塔拔地而起,馬上加入戰鬥!

“嘭——嗡!”

“嘭——嗡!”

兩座***交錯開火,氣勢瞬間變得不一樣,打得前方的玉像玉石崩飛,滿地翻滾。

強大的感知力,告訴陸寒,在迷霧後方,有兩個強大的傢伙在伺機而動!他們的身形更高大,接近三米!如同小石塔一般,速度和破壞力要更強!

陸寒有些擔心的是,這些玉像的智力指數如何,如果智力值不高,那麼它們只會傻傻的從正前方的壕溝和炮塔處攻入,那樣會好辦很多。如果智力值高,它們可能會繞過正前方,從沒有炮塔和壕溝的側面攻入。側面只有鐵圍欄,哪裏能攔得住這些大傢伙?

“擊殺破碎玉像,基礎經驗+300。”

“擊殺破碎玉像,基礎經驗+300。”

“擊殺破碎玉像,基礎經驗+300。”

戰鬥在持續,擊殺信息時不時的掠過腦海。

轟!

正前方,高大的身影終於出現,兩個三米高的大塊頭一前一後,踏着溝裏的玉像過來,氣勢兇猛!這兩隻不是青色,而是紫色,其雙眼中,冒出的光芒不是藍綠色,而是淡紫色,且會流淌下一些粘液,滴落在地上,幾秒鐘後會蒸發掉,只在地面留下一個清晰的紅色污點。

轟!

一個大塊頭一拳砸向最外圍的普通箭塔,將塔磚砸飛一片,偌大的箭塔登時出現一個大坑!

臥槽!毀我箭塔!

這兩個精英首領怪,看上去智商比普通玉像高,知道要先毀壞箭塔!好在空氣波塔建造在箭塔之後!

這箭塔也是真金白銀買的,豈容你糟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