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走吧,模擬世界已經看完了,你們還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吳澤對模擬世界已經沒有興趣,因為他已經完全了解。

「自然是有的。」

黑草還沒說完,九的投影忽然出現。

「怎麼回事?」

白草皺眉,沒有特殊的情況,九不會出現,就算是之前吳澤闖入,也只不過發了一段信息給白草。

「一小時前,大夏仙朝展開大規模反攻,有十億多支小隊插入我方腹地,半小時前,已有兩個勢力被破開駐地防禦,存活人數不足百分之一,根據計算,此狀況已觸及戰爭底線,特此上報。」

九不急不緩的說出情況,半空上還有立體地圖展開,配合九的話語演變,各方修士涇渭分明。

「咦,大夏仙朝大舉進攻了?」

吳澤雙眼都要冒光了,「走走走,我們去看看。」

九草沒動,九說完大概情況之後,就將詳細情況化作信息傳遞給九草,他們現在都在接收具體情況。

吳澤見此也沒打擾,稍稍等了一會兒,順便將九傳遞的戰況信息攔截一份,他想知道九草怎麼解決這次的情況。

「沒想到大夏仙朝的仙尊又全部出動了。」

青草憤然,「真不要臉。」

「得了吧,有什麼要不要臉的,戰爭就是打贏對方算數。」

紅草想得很透徹,他感覺心裡開始燃起來了。

「全面喚醒傀儡軍團,既然他們要打,那就打。」

黑草果斷得很。

「全面喚醒需要授權。」

九沒動作。

「同意。」

「同意。」

「同意。」

……

九草紛紛同意。

「授權完成,喚醒開啟。」

九的身影散去,卻有以億計的信息發送了出去,在各個基地的傀儡軍團全部同一時間啟動,向傳送區域飛去。

隨著各處傳送法陣亮起,消失在基地,趕往戰場。

之前不過是試水,現在九草才展開全力。

古盟修士的基地全部駐紮在寂夜星空邊緣,而現在,密集的大夏修士軍隊在將領的帶領下展開襲殺。

櫻啟 濃郁的血腥味蔓延星空,甚至在星空戰場上化作血煞四處亂飛,普通修士只要沾染,立刻就會失去理智,被瘋狂所侵蝕。

沒有吶喊,各個種族和勢力展開了殊死搏殺,戰線幾乎長達數百光年。

大夏仙朝的仙尊出現了,他們隨手一擊,便是天地變色,萬物枯竭。

恐怖的威勢鎮壓虛空,低階的修士甚至連這氣息都承受不了,稍一接觸,就身軀崩碎,靈魂化作飛灰。

數百位仙尊聚集在一起出手,這威勢是駭人的,一個個古盟基地被打碎,化作飛灰飄灑在星空之中,那浩瀚的星空都被這煙塵淹沒,形成無邊無際的星際塵埃雲。

古盟的指揮大殿,古盟的仙尊已經不止八位,隱藏的仙尊全部出來了,足有二十八位。

這是仙古宇宙的大勢,如果不加入古盟,那麼等大夏仙朝勝出,他們這些獨立的仙尊就只是靶子,誰也打不過大夏仙朝。

大夏仙朝的仙尊是四億年前的仙尊,經過法則隔離,又經過沉睡蘇醒,實力雖沒有四億年前那麼強橫,但古盟仙尊感覺很坑的是,大夏仙尊人數多啊,就算他們能一個打倆,甚至一個打仨,可這又有什麼用,對方可以十個打你一個。

這就很絕望了。

星空中的戰爭還在持續。

空間法陣憑空閃爍,黑色如潮的傀儡軍團出現,直接撲向大夏軍隊。

有了援軍,古盟修士信心振奮,群起反攻,一時竟壓住大夏軍隊。

「走吧,對方人數太多,我們只能快速動手,盡量襲殺對方仙尊。」

酒仙尊喝口酒,率先走出大殿。

…………

一艘艘長達上億公里的戰舟出現,遍布上百光年範圍。

這是九草的戰舟軍團。

某艘戰舟內,九草和吳澤在觀察整個戰局變化。

「既然大夏仙朝準備挑起決戰,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回禮。」

紅草就是個戰鬥狂,滿臉興奮的對九命令,「古藍號解開禁制。」

「不予通過,共同項目需要驗證授權。」

九的話讓他清醒了不少,剛準備看向其他草,就聽見他們紛紛同意。

「授權通過。」

九說完,一道訊息發送至某個秘密基地。

「古藍號是什麼?」

吳澤好奇的問,現在可是一群仙尊出手,難道古藍號還能擋住所有人不成。 「古藍號,那是我們傀儡方向中最高的結晶,沒有之一,甚至沒有正式出手過,只有過模擬實驗,根據實驗,不算其他能力,光是它的攻擊及對道的掌握,至少堪比仙主。」

白草倒不怕泄露機密,因為這些在古藍號動手之後都會被人知曉。

「這麼強。」

吳澤剛剛驚嘆就發現外界星空產生了波動,一具十米高的傀儡出現,在周圍戰舟襯托下,猶如微塵。

九草集體穿梭,來到傀儡周圍。

「複雜又簡單,大道至簡。」

吳澤發現傀儡身上的陣紋和構造無比簡單,但就是這麼隨意的組合,卻讓人眼花繚亂,看過之後,完全不記得陣紋的樣子。

這是因為看的時候收到的法則信息太多,就算是修士也受不了,下意識的遺忘,否則絕對會被逼成瘋子。

「九草合一,這次,我來主導。」

白草看著黑草,「你的性格不適合戰鬥。」

「為什麼不能是我?」

紅草卻是不服氣了。

「這樣的戰鬥需要理性,而我是我們之中最理性的。」

白草給出理由,「更何況,古藍號的主要能力是操縱萬千之道,在這方面我研究最深的。」

「這……」

紅草啞口無言。

而其他草仔細想了想,也基本都同意了。

吳澤在一旁看著,助興的放出一首戰歌,洶湧澎湃的音樂響徹星空,光是前奏就能讓人熱血沸騰。

虛空中,還有無數戰爭幻象隨著歌曲進行而浮現,消失……

「好久沒有聽見這麼熟悉的旋律了。」

白草輕笑一聲,仙古宇宙的音樂和地球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你很神秘,希望我們不會成為敵人。」

黑草一向喜歡先將事情以最壞的情況想,更何況吳澤出現這麼神秘。

「放心吧,是不會出手的。」

吳澤喜歡看熱鬧,對方不對他動手,他也遵守看熱鬧第一守則……絕不動手。

緘默流年執溫柔 「九,記錄合體數據。」

白草吩咐一聲,一切都是可以研究的,草的人格分化本來就已經堪稱奇迹事件,合一的情況也是幾乎沒有先例的,所以每一次合體,都會讓各自的法陣生命記錄下來。

「是。」

當春乃發生 九的聲音回復,然後四周空間扭曲,各種各樣的觀察設備出現,自動調整,對準九草。

「來吧。」

白草張開雙臂,雙腿,呈現一個大字型。

八草的身軀化作顏色不同的光斑,一個接著一個融進白草身軀里。

種種色彩交織變幻,將白草的身體都淹沒,看上去就是一個彩色光球,就算是仙尊修士也看不穿具體情況。

但光芒的刺眼與繁雜絲毫不能影響吳澤,他開啟了奇異視界,細微到仙古宇宙物質極限,玄奧到每一絲法則擾動,清晰的看到融合的整個過程。

「奇妙的融合。」

吳澤嘖嘖稱讚,可忽然,他在九草融合的光芒中發現一絲特別的法則力量,九草的融合,就有這一絲力量參與,調和。

「這是什麼?」

吳澤發現,這一絲法則力量的複雜程度很高,超過仙古宇宙大部分萬物法則,甚至其中交織著許多種法則力量,吳澤都不能一時解析。

「有趣。」

吳澤施展封鎖力量,周圍一切凝固,就算是正在融合中的九草也定住了。

吳澤好半響才解析完成,這絲法則力量中,包含了上萬種法則,在其中交織錯亂,形成一絲。

猶如是法則構成的一種特別印記。

「不管有什麼用,先收藏了再說。」

吳澤記錄下來,然後解開封鎖,九草的融合繼續,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剛才的意外情況。

一分鐘過去。

彩色光芒逐漸消散,一位和白草面貌有九成相像的存在靜立,他沒有任何氣息,猶如凡人,可吳澤卻能察覺,草的力量已經達到仙主層次,甚至仙主中也算是強大的。

「我先去解決了他們。」

草的神色淡然無比,氣息散發,淵博深邃,他的雙眼中,彷彿充滿了知識,流轉著智慧。

「好,隨意。」

吳澤點頭。

草一個瞬閃消失,出現在古藍號內部,古藍號傀儡,不僅能夠自主行動,也能夠被草操縱戰鬥。

這裡的內部,並不是一個控制室,而是一個球型空間,在這裡,會完全模擬外界場景,分析一切實時動態數據。

我就是一隻喵 草做出什麼動作,古藍號就做出什麼動作,草有什麼攻擊念頭,古藍號就立刻做出反應。

可以說這是和傀儡完全融合一體的操作。

設定目的地,古藍號直接穿梭過去。

吳澤根據空間痕迹,也追溯過去。

有探測傀儡存在,草掌握所有大夏仙尊位置。

「你是什麼人?」

大夏仙尊察覺異動,剛剛扭頭,就看見古藍號抵達,無形威勢散發,甚至讓星空都陷入一種沉重壓迫之中。

古藍號抬指一點,萬千之道凝結,無視距離,擊中大夏仙尊。

大夏仙尊身軀開始泯滅,猶如飛灰般消散。

無聲無息間,一位站在修士巔峰的仙尊就此隕落。

古藍號毫不停留,找到一個個大夏仙尊,展開滅殺。在草手下,這些仙尊幾乎毫無反抗之力,最多也只支撐兩招,就被滅殺。

大夏首都河系,通明司大殿。

「你終於出現了。

羅大人猛然睜開雙眼,一道信息發送出去,被所有大夏仙尊接收。

「集合。」

卯離大吼,四周正在和古盟仙尊交戰的武官全部抽身退離,一個個瞬移,聚集在一起。

古盟仙尊驚疑,謹慎的他們沒有追上去,也匯合在一起。

「我們要跟上去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