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跟你說了,不要在我面前自稱太子什麼的!」舞依炫不爽的只有這一點。這樣子的自稱讓她覺得很是不平等!

「你憑什麼?我不自稱?你不是把太子殿下掛在嘴邊嗎?」對於這點其實他也不太明白,明明說什麼不准他自稱太子、本宮什麼的,倒是她!一直喊著太子殿下的!

「那你之前我說了你不是適應的挺好的嗎?」舞依炫笑嘻嘻地說。

鳳沐璃有些掛不住臉,離了她的視線,「我想怎麼樣,你管得著嗎?」當時也是鬼使神差的,就這麼她一說他竟然下意識的就去改了自稱!

該死的!

他這後悔不已的樣子,她的眼睛愈發得明亮了,她低著頭去接觸他剛剛逃離的眼神,「怎麼了?難道你不想我喊你太子殿下?」

「那你要我喊你什麼?」舞依炫佯裝著一想,接著一臉的壞笑,「那,沐璃哥哥怎麼樣?」

鳳沐璃被舞依炫逼著看著她的眼,不停地逃避卻逃不開這句話,丹鳳眼的眼睛睜的像銅鈴般大,不僅僅如此!那耳朵處才是最嬌艷的地方,是,鳳沐璃一臉紅耳朵給出了第一反應。舞依炫都不需要去猜,只需要朝後面一看便知道一二。

舞依炫其實也少不了有些害羞,耳朵處和他一般不過是略淺一些的顏色,這個名字真的很久沒有喊過了。一別多年,這個名稱在出口,已經不是當初的心境了。

「看你這樣子是臉紅了?」舞依炫趁他不備在他的耳邊說道,果然!效果不是一般的厲害。

「你這是喜歡這個稱呼?」

記得她第一次喊他這個稱呼的時候似乎也是呆住的。她想起來了,就是!他當時的表情和現在沒什麼兩樣,那時候話都是說不出來的。現在…還是一樣!果然人吶,骨子裡還是那個人,再怎麼忘記也不會忘記最本質的東西。

「那,我以後都喚你沐璃哥哥好不好?」舞依炫一字一句的盯著他說道,半點不含糊!

以後?都?沐璃哥哥?

鳳沐璃覺得自己有種要爆炸的感覺!她,舞依炫,明媚不可方物的女子,與他的距離不過是半根手指的差距,她的呼吸撒在他的耳邊,呼在他的臉上。那粉嫩的過分的唇瓣說出了讓他心煩意亂的話語,讓他體溫極速上升的話語。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他口渴!

舞依炫看著面紅耳赤的他,還是那個容易害羞的鳳沐璃,還是那個容易被調戲的鳳沐璃,還是招架不住她的鳳沐璃,還是她的——鳳沐璃!

「啵!」這親吻聲簡直響出了天際。

「我說,沐璃哥哥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可是很容易讓人犯罪的!」她笑得人畜無害,你怎麼可能會想到她會做出這般大膽的舉動呢?

鳳沐璃這下子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而起不了身了,那全身酥麻的感覺蔓延全身——他,無力招架!

此地不宜久留,「沐璃哥哥我就先走了。這名號還是咱倆私下說得好,要是給我爹娘聽見了影響不太好。」

蹦蹦噠噠的,唱著小曲兒的,她,看起來很輕鬆,完全沒什麼影響的。

鳳沐璃:難道只有他有著奇怪的感覺嗎?她沒有,會不會是因為她之前說的是真的?不過是習慣做這件事了?對男人是手段不過是家常便飯了?

舞依炫若無其事地關上門,接著卻一下子腳軟了下去。「媽呀~」有些喘著粗氣,「有點刺激!」

她抬起雙手不停地給自己扇風,「呼呼呼~~」好熱啊,好熱啊!差點就淪陷了。雖然小璃子可愛的樣子讓她愛不釋手,可是調戲什麼的她適可而止的好!

剛剛她想親的地方可不是他的臉頰……哎呀~?(????ω????)?羞死人了!一個著急起身就先給撞了腦袋。

「哎呦~」捂著腦袋叫疼。

門裡的人也是被這一聲給拉了回來,鳳沐璃望去門那裡。

———

皇宮

「怎麼回事兒?這都下朝這麼長時間了,怎麼太子還沒有來?」

南宮嘉兒已經等了一個時辰了還是不見鳳沐璃的蹤影,等的有些著急了。

「郡主別慌,許是錦皇再和太子殿下商討一些事情,最近錦國也是有不少的事情的。這二皇子不是剛剛被幽禁了嗎?怕是出了什麼大事!」小滿說。

南宮嘉兒點著頭可是眉毛卻能夠夾死人了,「再等等吧!」

「這樣子吧,郡主我去御書房那邊問問看。」小滿說,知道郡主不方便,她去看看的好。

「恩!」她腿腳不便還是不要走動的好。

小滿這邊剛剛沒走幾步就被人給攔住了,「小滿姑娘,我家主子想見南宮郡主。」小滿立馬把手放在腰間的匕首處,滿臉的警惕,什麼人?

「小滿姑娘莫慌,還是等到見了南宮郡主再說,我沒有半點的敵意。」那一身太監製服的男子說,聲音可沒有半點太監的味道。

南宮嘉兒坐得悶得慌,也等的急得慌,小滿一走就站起了身。無意中卻憋見十米開外處的假山後有人,「那不是小滿嗎?她怎麼還沒走?」那身影和衣飾她是認得的。

「小滿?」

小滿一回頭,又看看那男子,「這裡是皇宮,你最好別亂來。」能夠這麼明目張胆的進了皇宮必定來頭不小。「我家郡主的……」

「屬下知道,郡主的蠱術出神入化。」那男子說。

「你知道最好!」他竟然知道郡主修習的是蠱術,這件事除了南宮皇族沒什麼人知道了!

小滿朝前走著,「郡主有人想見您!」她對著郡主說,而身子擋在南宮嘉兒的前面,又低聲說,「郡主他知道您會蠱術。」

南宮嘉兒一聽心中便有了一二,眼珠子一轉,「小滿,他該沒有惡意。」

「郡主聰慧過人,屬下敬佩。我家主子想請郡主見一面。」

南宮嘉兒又說,「本郡主雖然知道你可能沒什麼惡意但是不代表我信你你不是惡人!」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這壽康宮的後殿也太過明目張胆了,是什麼人?她必須試探一番。

那男子掃視了一樣這邊上的荷塘說,「浮萍在上,總是會有見面的時候。雖是萍水相逢卻情意遠遠不止這一點!郡主見了便知道了。」

南宮嘉兒滿臉的吃驚,「你是……」

———

「再過一個時辰就到了繽城了!」舞依炫說,她回頭看著鳳沐清,「還記得咱們之前在繽城差點就逃不出來了嗎?」

鳳沐清立馬突變臉色,「你還好意思提!」

「別介呀,搞不好這回還能再遇上一次呢?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她拿出手指掐指一算,「哎呀!就是明天了!」

她一臉的壞笑,「你說會不會有人認得你呢?想你可是當時的……」

鳳沐清二話不說就點了舞依炫的啞穴,「你還是安靜一會兒的好。」他要是敢說,他保不定他就把這孩子給扔下去。

「怎麼了?」鳳沐心一聽就知道這裡面有故事,左看看右看看的,「哥哥發生什麼了?你當時怎麼了?明天有什麼事情啊?」

「小孩子家的別亂打聽!」鳳沐清好威嚴。

有貓膩,這在座的有幾個不是打著小算盤的?鳳沐清也有見不得的事情?

舞舜粲和鳳沐清一樣的妹控,雖然時間不長但是程度不輸人!順手解了妹妹的穴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啊!」

鳳沐清冷笑,「抱歉,你家這位和我還真是同一個性別的。」

「你……」

「你什麼你?小落子你是要我把你的事情也給抖落出來嗎?」鳳沐清一個犀利的眼神過去。爆料是吧,他又不是沒有!

「好,好,互相傷害是吧!」舞依炫咬著牙看著可狠了。

一邊的木蘭和沐心、若愚就覺得這是要放大招的節奏嗎?

「好,本姑娘傷不起!」舞依炫秒慫。老娘棄權!

鳳沐清知道她什麼人,這點他還把不住脈可就真是失敗了,怎麼說也是混了這麼些年的朋友了。就她那點老底早就給翻得清楚了。

「哥,你得以後給我報仇。」舞依炫只能依靠自家哥哥了,「奈何敵人太過毒舌」。

軟萌的妹妹,舞舜粲心疼的不行,拍拍寶貝妹妹的腦袋,「以後逮找機會一定往死裡面,絕不留情。」

鳳沐清很是不屑看著兄妹倆,真是一對幼稚的兄妹!(小編:現在你是嘚瑟了,以後可就有你哭的了!沐清啊沐清,你這還真是撞到槍口上了。)

藍若昕在一邊看得熱鬧,清風吹著,長輩們在一邊坐著閑談、他們小輩在這裡席地而坐地侃談,歡聲笑語的,真是一番…等等,這哪裡來的強大的怨氣?

「赫連太子怎麼了?」藍若昕稍稍一側頭就感受到了深深的陰森。

赫連曦耷拉著臉過來,「舜粲吶,依炫吶,有件事情你們得給我想想辦法。」

舞舜粲兄妹面面相覷,「發生什麼了?」沒看見木葵人,又齊問,「一定是和木葵有關!」

赫連曦也坐在了甲板上,「唉~我長話短說,可是又說來話長,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但是又不得不說…」

「廢話少說!」大家齊呼高喊!

「唉!」

「鳳沐璃呢?」

舞依炫問,「你找他做什麼?」小璃子現在估計誰都不想見,估計正在做著極其強大的心理鬥爭。

「要是我和他換個身份就好了!」他真心話!「你說我和他是不是投錯胎了?」 336

「到底怎麼了?」

「你說木葵怎麼才能去北國呢?」赫連曦望了眼兄妹二人。「比如被調職到北國的一字閣什麼的?或者是某些哥哥拉著妹妹要去認祖歸宗一下的?」

「你問了木葵願不願意和你去北國?然後她拒絕了!」舞舜粲殘忍地指出了事實!

赫連曦立馬覺得自己交了二十年的朋友是假的。

舞依炫壞笑說,「哥,咱們看破不要點破,不然的話這對赫連傷害多大呀!」

赫連曦覺得還是這個舞家妹子是好人哪~

下一秒,「我家木葵百分之一百是正面回答他的。」舞依炫堅定。

果然是他舞家的人!舞舜粲甚是欣慰笑了。

「好了,你們倆別逗他了。」藍若昕說突然有點同情赫連曦了。

「看來看去還是藍家妹子最好了,若昕妹子你值得更好的。」赫連曦狠狠地給了這兩兄妹白眼,沒人性!都是恩將仇報的人。

「哎哎哎,你在那邊教壞誰呢?」舞舜粲直接上腳要被這傢伙給踹走。「我媳婦兒必須和你禁止說話。」趕緊和藍若昕坐近一些,當然了不會忘了看看藍石那一邊。

呼~沒關注他們!舞舜粲深深地吐口氣,這趕腳的就跟偷情似的。

赫連曦立馬插足,「你要是不幫我的話,我就把你的婚事給攪黃了。就算是藍家老爺不聽我的話,但我是要是在他的耳邊說點什麼你的風流韻事你說他會不會相信呢?或者說會不會把你的婚期延遲呢?」

「反正最後還是小舞兒用處最大!」赫連曦盤著腿那叫一個嘚瑟。

「你!」

「你夠狠!」這笑顏簡直喚起了舞舜粲體內的暴力因子。

「無毒不丈夫!」赫連曦邪肆一笑,但是英俊正直的臉笑的還是很正派!

舞舜粲后槽牙略微凸起,「妹妹,木葵終歸是要嫁人的。」

「哥,你這叛變的也忒快了吧!」舞依炫說,又看看赫連曦,「你倒是會抓軟肋。」

「你哥也就這個軟肋最大了,不拿來用用豈不是可惜?」不得不說,赫連曦等著壓榨舞舜粲等著也是有小半輩子了。也幸虧木葵沒有父母在這裡給誰吹耳邊風的!

「依依,就別折騰了,木葵也是需要一個好歸宿的。」若昕說。

木蘭也覺得這事兒也沒什麼壞處,「我也覺得。你就幫幫忙唄,反正最後做決定的是木葵。她最會拿主意的,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雪域兵王 「既然大家都覺得,我也同意吧。不過我還是站在依依一邊的。」鳳沐心看大家都發言了自己也不能吃虧啊!

藍若愚一見鳳沐心又黏著舞依炫身上了,立馬也挨近了坐著,「小舞姐姐,我也是和你站統一戰線的。」朝著鳳沐心丟了個挑釁的眼神:他也會!

鳳沐心更加地貼近了舞依炫,雙手直接攀在她身上:你敢嗎?

藍若愚不示弱,不過也不敢造次,把舞依炫的手給抱著:怎麼樣?

舞依炫就這麼被兩人扯來扯去的,「你倆給我過去!」扯得她都要分裂了。

「你們倆去拿點吃的過來,不然罰你們倆待會兒到了繽城不準下船。」

「依依(小舞姐姐)~」二人嬌嗔。

「快去!」

「哦!」兩人爬起來,不情不願地站起來,奔著廚房的路上你推我搡的,小孩子似的搶著走。

舞依炫按了按兩個手臂,這倆人哪來這麼大的勁兒的?

「我可是不做虧本的事情。」

「舞大小姐,您老有什麼要求有什麼吩咐我一定辦得到。」赫連曦相信要是舞依炫開口的話,木葵一定會考慮或者是就答應了。

「你過來我和你說幾句話。」舞依炫起身,她想單獨和他說幾句話。

「好。」赫連曦也起身。

剩下的人也都沒有追過去偷聽,少了那三隻愛打聽的孩子,這幾位可不愛摻和。

「赫連曦這件事情真的不好辦。」藍若昕搖搖頭。

船頭處

「我醜話說前面,我只是負責引導木葵去北國,至於是不是她會和你一起還是未知的,至於你最後能不能把她留在你身邊也是未知的。所有的事情只有她自己能夠做主。」 一念成婚 舞依炫上來就環胸仰頭,氣勢上不輸赫連曦一個男人。

「你想娶她嗎?她會是你的唯一嗎?」

「北國的皇后只此一位!」

「廢話,皇后的位置哪個國家不是一個?你家祖上可就有著不止一位的先例。是不是你們都是那種正牌一個,雜牌多多的?」男人都是這樣,不要臉!

「我只此一位妻子,過滿則虧!」

舞依炫抬眼望著他,沒有多說什麼。

「木葵告訴過你她的事情嗎?別漏,她告訴你的每一件事情都和我說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