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轟!」

金色的拳頭如黃金神錘,轟在紅粉骷髏之上,直接將之打入了地下,激起一陣煙塵。

可是秦風的嘴角卻溢血了,骷髏之上有一種詭異的力量,能將他的力量反彈部分,秦風受到了反震之力,也有些不好受。

秦風用真元鼓起一陣勁風,將漫天塵土拂去,只見紅粉骷髏居然再次衝天而起,絲毫沒有損傷。

「白費力氣,你是不可能傷到我的,還是乖乖受死吧!」紅粉骷髏怪叫,眼眶中的火焰愈發熾盛,朝著秦風吞噬而來。

「看來單純的力量不能磨滅她,那麼這樣呢……」

秦風的眸子突然變得灰敗,金色的血氣收斂,換成了灰色霧靄繚繞,渾身變得死氣沉沉,感受不到任何生機。 秦風雙眸灰敗不堪,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活人,很滲人!

紅粉骷髏那空洞的眼眶與秦風對視,怨恨之火不由自主的跳動了幾下,竟有即將熄滅的趨勢,這讓她恐慌無比。【最新章節閱讀.】:3しxs520

「這小子究竟什麼來頭,僅僅一個眼神而已,為什麼會讓我感覺到恐怖?」

魅陰陰在空中停了下來,她心中有了懼意,想要逃離秦風。

「想跑?留下吧!」

秦風的語氣都發生了變化,冰冷死寂,毫無波動,就像是死神的低語。

只見秦風猛地一蹬,頓時衝天而起,如一顆炮彈般,沖向那紅粉骷髏。

感覺到身後的殺意,魅陰陰知道逃不掉了,把心一橫,想趁著秦風後繼無力的時候,一口將他吞噬。

「死!」

秦風的肋下突然生出一對火焰雙翼,靈活的翻騰到骷髏上方,而後一指點出,落在骷髏頭蓋骨之處。

「啊!」

魅陰陰痛苦的慘叫起來,凄厲無比:「這是……我不想死啊……」

剛才那一指,楚白將死氣注入其中,吞噬生機,這樣就能徹底將之磨滅。

「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

魅陰陰瘋狂嘶吼,臨死之際,觸動了骷髏的一個禁制,直接自爆開來。

半空中爆發出一個粉紅色的蘑菇雲,威能堪比高階武王的全力一擊,平掉了附近的一座山頭,亂石穿空,樹木全部變得粉碎,席捲四方。

聶靜嵐距離的最近,受到了波及,被勁風掀飛了出去,最後重重摔在地上,伴著一些石塊碎木砸落在身上,受傷不輕,一時竟無法站起來。

在爆炸中心,秦風從無數碎石中爬了出來,衣服變成了碎布條,渾身血痕,看上去很是狼狽,但是受傷並不是特別嚴重,因為有絕對守御,大多數衝擊被卸掉了。

「大意了!」

他四下望去,發現了倒在遠處的聶靜嵐,連忙跑了過去,確認她沒有生命危險,這才鬆了口氣。

秦風喂她吃下一顆療傷寶丹,而後將自己的生機輸送進她的體內,再替她煉化藥力,沒過多久,聶靜嵐就清醒了過來。

「我把那個人殺了,你還要找其他人對付我嗎?」秦風似笑非笑道。

聶靜嵐艱難的搖了搖頭,雖然是親眼所見,但還是難以相信,真的有人可以在武靈境擊殺武王,秦風那英武的身姿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中。

「你快逃吧!以後說不定,說不定可以……」

聶靜嵐突然眼神黯然,她抓著秦風的衣服,勸他快點逃離這裡。

「為什麼要逃?」秦風覺得奇怪,莫非她還有什麼瞞著自己。

聶靜嵐柳眉緊皺,臉色很難看,她捂著腦袋,有些痛苦的說道:「我不知道,但是那個人要來了,在那之前,你快離開這裡……」

「那個人?是誰?」秦風滿頭霧水,懷疑聶靜嵐是不是撞壞了腦袋。

「快走……」聶靜嵐沒有回答他的話,就這樣呢喃著昏迷了過去,身上泛起一陣微光,氣息十分微弱。

「這是什麼情況?」

秦風不知道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將她放在那裡,然後朝著武王混戰的地方趕了過去。

戰鬥十分慘烈,如此眾多武王混戰,一般人根本無法靠近,因為哪怕是餘波也不是那麼好承受的,就連聶靜嵐這樣的高階武靈,也被波及受了重傷,換做其他人,下場估計更嚴重。

可是秦風不同,他表面上只是個武靈,但真實戰力早已達到武王層次,特別是肉身強度,堪比專修體魄的武王強者,即便不用護體真元,也無懼武王混戰後的餘波。

「諸位前輩,我來助你們!」

秦風無法踏空飛行,只能借著彈力衝天而起,渾身金色血氣繚繞,就像是一輪浩日橫過天穹,撞向魔教的魔音令使。

「嗯?」魔音令使瞥向秦風,不由笑了,一手拂過琴弦,幾道黑色音波朝著秦風橫掃而來,就像是最鋒銳的刀刃,還未觸及身體,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凌厲。

與魔音令使交戰的武王中年儒生模樣,手持一桿鐵筆,與魔音令使爭鋒,見此情形,眉頭一皺,喝道:「小輩過來做什麼?胡鬧!快離開這!」

說著就要上前替秦風擋下這一擊,可是魔音令使卻冷笑,極力阻擾,讓那名武王無法及時救援。

「居然讓一個武靈境的小子過來送死,本令使還是第一次被這般小看!」

魔音令使冷冷道,轉身繼續和中年儒生廝殺,根本不去看秦風,這是作為魔教令使的驕傲,想殺一個區區武靈境的小子,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絕對沒有生還的道理。

面對魔音令使的自信回頭,秦風臉上露出了笑容,意味深長。

既然你這麼看不起我,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風揮動拳頭,金色血氣包裹,宛如熊熊燃燒的神爐,直接將那兩道黑色音波橫掃。

錚錚琴音炸開,換做其他人,在這琴音之下,最輕也會被震得七竅流血,可是秦風撐起護體真元,只造成了絲毫波瀾,便被附著在上面的吞噬真元煉化一空,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那中年儒生不願看秦風下場,只想著早些斬掉面前這魔頭,可是太過急躁,出了破綻,被琴音所傷,嘴角溢血。

「受死吧!」

魔音令使佔了上風,便咄咄逼人,雙手不斷掃過琴弦,令人眼花繚亂,交織出一個音波漩渦,令虛空震動不已。

「我看死的是你!」

就在這時,秦風突然出現在魔音令使的身後,他張著朱雀之翼,收斂氣息,施展極速,直到最後關頭悍然出手。

魔音令使遍體生寒,立即作出反應,可是已經晚了。

秦風一拳砸在魔音令使的護體真元之上,就像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般簡單,這都要得益於吞噬道意,在接觸到護體真元的那一瞬間,將那部分真元煉化。

「砰!」

一聲悶響,秦風一擊功成,轟在魔音令使的後背上,還伴著骨骼碎裂的聲音,將之從半空擊飛了出去,鮮血在空中揮灑。

手持鐵筆的中年儒生見狀瞪大了雙眼,就跟見了鬼似得,連追擊都忘了。

「我這是被打出幻覺了吧?沒錯,一定是幻覺!」 中年儒生還沉浸在秦風帶給他的震驚之中,距離此處不遠的煞魂令使一掌逼退與之交戰的缺月道人,。

「前輩小心!」

「崔兄小心!」

秦風與缺月道人幾乎大喊,警示中年儒生,同時朝著煞魂令使圍殺而去。

煞魂令使周身繚繞一張張猙獰鬼臉,時而傳出尖厲慘叫,時而張牙舞爪,看上去十分瘮人。

「攝魂鬼掌!」

一聲厲喝,煞魂令使周身的數道鬼影凝在掌中,朝著中年儒生鎮壓而下。

好在秦風二人及時示警,中年儒生有了防備,手中鐵筆一揮,真元傾瀉如潑墨,最後化作一條墨龍,迎上煞魂令使的攝魂鬼掌。

「轟!」

一聲巨響,伴著墨龍的嘶吼和鬼哭狼嚎的聲音,最後墨龍被打散,化作一陣墨雨,煞魂令使手中衝出一道鬼影,速度極快,瞬息之間便鑽入中年儒生的體內。

「啊——」

中年儒生瞳孔一縮,突然抓著腦袋慘叫起來,不一會兒就七竅流血,直挺挺的從空中掉了下去。

秦風距離的近,一個俯衝接住了中年儒生,剛才他看得清楚,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鑽到了他體內,只要將之找出來應該就沒事了。

「找到了,這……」

秦風用神魂之力探查,臉色漸漸凝重,中年儒生體內有一種微小的異蟲在迅速繁殖,而且居然能啃噬神魂之力,秦風連忙切斷了進入中年儒生體內查探的神魂之力的聯繫。

煞魂令使似乎並沒有硬拼的意思,而是朝著魔音令使墜落的地方俯衝過去,缺月道人也不阻攔,來到了秦風面前。

「如果貧道沒猜錯的話,崔兄體內的異物應該是魔教惡名昭著噬魂鬼蠱,進入人體后便會迅速繁殖,然後啃噬神魂,將人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缺月道人同樣神色凝重,隨後嘆了口氣。

「道長,可有解救之法?」秦風問道。

缺月道人搖了搖頭,最後還是說道:「除非有人能用神魂之力找到噬魂鬼蠱母蟲的所在,然後將之消滅,可是這樣做無異於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啊!」

聞言,秦風沉思了片刻,想了一個辦法,雖然沒有太大把握,但還是決定死馬當活馬醫,想要嘗試一番。

「道長,我有辦法了,只是要請前輩護法!」秦風眼神堅定的說道。

「當真!」缺月道人雙眼一亮,雖然沒有抱太大希望,但還是說道:「護法就交給貧道了,小友你儘力而為吧!」

「多謝道長!」秦風揮動朱雀之翼,回到了地上,盤坐在地,施展出了吞噬道意加持在神魂之力上。

我倒要看看,是你噬魂鬼蠱厲害,還是我的吞噬道意厲害!

秦風的神魂之力進入到中年儒生體內,和之前一樣,那些噬魂蠱蟲頓時一擁而上,想要啃噬他的神魂之力。

可是秦風的神魂之力就像是一道無底的深淵,那些瘋狂湧上來的噬魂蠱蟲全都被吞噬。

「果然如此!」

秦風嘴角泛起笑意,不過讓他吃驚的是,那些噬魂蠱蟲被吞噬后,並沒有被煉化為真元,而是保持原狀,存在於秦風的神魂之力中。

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又多了一個神魂攻擊的底牌?!

有了這個驚人的發現,楚白更加賣力,神魂之力化為狼群,而那些噬魂蠱蟲就是待宰的羔羊,被逐漸吞噬。

「這是……找到你了!」

很快,秦風的神魂之力感受到一道類似於恐懼的精神波動,雖然很微弱,但還是被他的神魂之力捕捉到了。

循著那道精神波動追蹤過去,秦風發現在中年儒生的丹田元海深處,藏著一隻比所有噬魂蠱蟲體型都要大的黑色小蟲。

「這應該就是母蟲了吧!」

秦風不假思索,化身餓狼撲殺過去,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將這隻黑色小蟲鎮壓吞噬了。

就在這時,秦風感受到一縷精神波動,在向他傳達善意,就像是在向主人表忠心般,可以遵從他的意願,侵入到其他人的體內。

「哈哈,這要是運用得好,絕對也是一樁大殺器!」

秦風心情大好,將中年儒生平放在地上,他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

此時,煞魂令使又和缺月道人交戰在一起,二者實力差不多,所以戰況很是焦灼,你來我往,分不出高下。

就在秦風收服噬魂鬼蠱的時候,煞魂令使突然臉色一白,噴出了一口鮮血,讓缺月道人找到了破綻,一記浮塵擊打在他的胸口,將他打得咳血倒飛出去。

「怎麼可能?」

煞魂令使感覺到噬魂鬼蠱與自己失去了聯繫,受到了輕微的反噬,畢竟二者之間可是有神魂相連的,每天煞魂令使都要用自己的神魂之力餵養噬魂鬼蠱的母蟲,這種聯繫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斬斷的。

缺月道人雖然不知道煞魂令使為什麼突然失態,暴露出了破綻,但是趁他病要他命,沒做多想就開始趁勝追擊。

秦風想著要不要趁機在後面偷偷給煞魂令使來那麼一下,讓他自己也嘗嘗噬魂鬼蠱啃噬神魂的感覺。

可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道炸雷般的琴音,震得他雙耳「嗡嗡」直響。

「原來是你,沒想到你還能動彈啊!」

秦風回頭,出現在眼前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他一拳打飛的魔音令使,此刻他渾身血淋淋,看向秦風的目光無比狠毒。

「該死的小雜種,本令使定要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魔音令使臉色猙獰,滿是鮮血,看上去很是恐怖,就像是地獄血池中爬出的惡鬼般。

「正好,拿你試試威力!」

秦風促狹的笑了笑,想拿魔音令使試試噬魂鬼蠱的威力,可是卻突然收到一道精神波動,似乎是在說它要進化,所以需要沉睡一段時間。

「偏偏這個時候沉睡,算了,進化的話應該會變得更厲害吧!」

秦風心中有點小期待,轉而開始正色面對魔音令使,雖然後者受了傷,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魔音令使渾身是血,將懷中抱著的古琴都染成血紅,但此時卻咧開嘴笑了,露出鮮血沾染而顯得森白的牙齒。【全文字閱讀.】愛玩愛看就來

只見他的指尖扣住其中一根琴弦,就像是拉開了一張弓弦,緊繃的琴弦嵌入血肉中,隨時可能崩斷。

「天魔絕弦!」

魔音令使的雙眼變得通紅,流露出極度的瘋狂,手指扣著的那根琴弦崩斷了。

「錚!」

隨著一聲穿金裂石般的崩鳴響起,整片虛空似乎都發生了震動。

以魔音令使為中心,似乎有一股恐怖的風暴席捲開來,無數山石和樹木化作齏粉,紛紛揚揚,如同雪落。

秦風第一時間覺察到了危險,撐起絕對守御加持的護體真元,一尊龜首蛇尾的玄武法相仰天長嘶,那布滿神異紋路的龜背上,有神光流轉,讓秦風的氣勢變得更加無堅不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