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下,淑妃遇刺身亡,陛下受驚,他這個負責皇宮治安的郎中令,可就倒大霉了。」

「最差也得是疏忽職守,被流放吧?」

王明的臉上露出一抹奸笑,非常小人得志。

王渭喝下一口茶,右手撫摸白色鬍鬚,沉穩而不失遊刃有餘,道:「明兒,切記今晚很重要。」

「事後陛下是一定會徹查的,不要露出馬腳。」

「按照原計劃,你立刻回營,九王爺那邊的人一動手,你就第一時間摔金吾衛衝去護駕。」

王明咧嘴一笑,抱拳道:「是,父親!」

說完,他走出府邸,提刀跨馬,緩緩消失在了夜色中。

王渭的目光幽幽,望著壓抑的雷雨天,輕聲呢喃。

「陛下,你可不要怪老臣以下犯上了,是你逼我們這樣做的。」

「蕭淑妃跟蕭翦,您都不該重用啊。」

說著,他布滿皺褶的臉上浮現一絲不屑,小小皇帝想要抓權,卻將希望放在了蕭家這等出身並不高貴的家族上。

註定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朝中大臣,士大夫,甚至魏太師都不滿陛下您提議寒門武舉一事,等到刺殺事發,朝中大亂,陛下您一慌!」

「到最後,您還是得來找老夫安定局勢啊!哈哈。」

說著,王渭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老謀深算的笑容。

……

大雨連綿,沖刷後宮屋檐,伴隨雷電和大風,顯得風雨飄搖。

丑時一刻。

閃電劃破,近三十多位蒙面殺手,踩著水坑,提著長劍,竟已是殺入了養心殿周圍!

一具具禁軍屍體倒下,猩紅血液融入了雨水,格外怖人。

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麼進入皇宮的,防守森嚴的禁軍也毫無察覺。

直到逼近秦雲下榻的地方了,才被人發現。

「有刺客!」

「護駕!!」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影衛,他們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其中阿月大吼一聲,瘋狂向寢宮內衝去護駕。

但卻被殺手給攔住了!

兵器碰撞,慘叫聲發出,迅速喚醒了沉寂的後宮,禁軍們反應過來,大失驚色,立刻拱衛殿宇,與刺客們殺在一團。

整個養心殿,亂成一鍋粥。

與此同時,七位蒙面殺手早已包抄後路,偷偷摸到了養心殿的後面。

秦雲從睡夢中驚醒,窗外人影綽綽,喊殺聲衝天。

蕭淑妃也驚醒了,精緻的俏臉瞬間煞白:「陛下,快逃!」

她反應過來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推著秦雲走。

「咻咻咻!」

七位蒙面殺手潛入,舉起弩弓就往寢宮中射來。

破空聲發出,秦雲雙眼睜大:「小心!」

他一個猛撲,將蕭淑妃撲倒在地,險而又險的躲開了弓箭。

弓箭射在地板上,深入三寸,裂開梨花木,發出錚錚的聲音,毫無疑問,誰挨一下必定是透心涼!

秦雲剛想要喊救駕,就發現身下的蕭淑妃俏臉失色,美眸中有一絲恐懼。

有黑衣人竟舉劍殺到咫尺。

「陛下,小心!」

她幾乎是條件反射奮力一推,將秦雲推開,再一下子壓在了他的身上。

秦雲沒有想到她竟有如此大的力氣。

噗呲!

長劍在蕭淑妃的背上劃開,一抹極為顯眼的血色濺射出來!

噗。

一口血吐在了秦雲的臉上,他愣了。

「陛下。」蕭淑妃黛眉緊蹙,痛苦到扭曲,卻用盡全力死死按住了秦雲,用身體擋住刺客。

「湘兒!」

秦雲歇斯底里的嘶吼,雙眼瞬間一紅,伸手想要護住她,卻觸摸到了猩紅血跡和她顫抖的身子。

她的背部,被劍劃破,劍口幾近手掌長短!

「啊!」

秦雲發出怒吼,如野獸一般。

眼看殺手還要來補刀,他強行翻身護住了蕭淑妃。

殺手猛然一滯,陰狠雙眼中露出一絲猶豫,此行目的不是刺殺皇帝,但他又怕蕭淑妃不死。

這片刻,隆隆的腳步聲響起。

同時一道蒼老的身影赫然出現!

「護駕!」

豐老來了,看見一片狼藉怒火滔天,一手就擰斷了一名刺客的脖子。

剩餘六位刺客,不要命的衝來,想取蕭淑妃的性命。

大批禁軍也相繼湧入,二十多人舉起盾牌,環繞住秦雲,如銅牆鐵壁一般拱衛。

盾牌下,秦雲渾身冰涼,面目僵硬!

蕭淑妃臉色蒼白,美眸暗淡,口中不斷滲出血液,用儘力氣伸手撫摸秦雲的臉龐,想說話,卻說不出。

「湘兒,別說話,別說話!朕帶你去找御醫。」秦雲的淚水滑落。

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蕭淑妃卻死死抓住他,帶血的臉龐透著一絲凄美:「陛下…陛下,不要出去,外面危險。」

秦雲不聽,還是要抱她去御醫。

蕭淑妃淚水湧出,幾近哀求道:「陛下,不要出去,求你了!等禁軍抓了刺客再說!」

「你聽湘兒說…湘兒怕以後沒機會說了。」她紅唇溢血,十指蒼白,死死抓住秦雲,斷斷續續道:「湘兒為陛下死,心甘情願。」

「臣妾好開心,自入皇宮以來,終於可以為您為大夏做一點什麼了,唯一遺憾…咳咳,就是沒能為陛下延續一個血脈…」

「陛下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忘了湘兒,湘兒怕黑,也怕一個人。」

說著,她淚水滾滾滑落,心中不舍,出血已至面目猙獰。

「湘兒!」

秦雲咬破嘴唇,淚水長流,心中如同刀割!! 沒過多久,兩個侍衛走了出來,恭敬的對林軒說道:「法師閣下,請跟我們來,城主大人在書房裏等你!」

隨着兩人穿過庭院和走廊,幾人到了一處正房門外停了下來。

年僅稍長的侍衛沉聲說道:「城主大人,人已經帶來了!」

「讓他進來吧!」房內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出來!

年紀稍長的侍衛對林軒做了一個請進的姿勢,就和另外一個侍衛下去了。

林軒推門而入,隨手關上門,裏面有着一張通體呈棕色的長桌,上面擺放着各種書籍,在長桌的後面正坐着一名身着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打量著林軒!

此人便是青羅城的城主!

不等林軒發話,中年男子突然大笑起來:「沒想到我青羅城也有閣下這種正義凜然且實力出眾的少年,我聽老吳說,你和幾位同伴竟然在野外發現了黑山軍的蹤跡,並將其剿滅的一個不剩!真是我龍戰帝國的棟樑之材啊!」

中年男子一臉讚歎,任務發出去這麼久,可是能發現黑山軍餘孽並將其全部殲滅的還真不多,也是他青羅城裏的第一個!

林軒笑了一笑,謙遜道:「城主過譽了!我也是靠幾位同伴的幫忙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中年男子臉上讚譽之情更盛:「不管怎麼樣,剿滅一夥黑山軍都是大功一件!」

「對了,我聽老吳說你還從一個黑山軍身上搜出一封書信!」

「沒錯!」說話間,林軒從背包中把那封書信拿了出來,並將其遞給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接過信件,並將其打開細細閱讀,越看神情越發嚴肅,看完后將書信置於桌上,沉默不語!

「城主大人,可是有什麼不對!」林軒見中年男子臉色似乎有些不對,開口問道。

中年男子抬起頭,看着林軒,緩緩的說道:「沒想到小小一夥黑山軍餘孽竟然還引出了這麼一樁子事!」

「你可知道黑山軍是誰建立的嗎!」

「在下不知!」聽中年男子這麼說,林軒隱隱的感覺到**oss要出現了,看來接下去的任務不簡單!

「黑山軍在幾年前就出現在我們藍田郡,剛開始還只是一個不到百人的團伙,可是卻以常人難以想像的速度迅速的擴大起來!短短几年,人數已然過萬!」

「據說黑山軍總共有6位寨主,但全部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而且最神秘的是黑山軍出動的時候一般都是統領級的黑山軍領隊!」

「就連上次郡守大人率眾攻打黑山軍,黑山軍也只有一個四寨主露面,而且最後還讓他跑了!」

說到這裏,中年男子指著桌上的信件對林軒說:「這封信就是黑山軍6位寨主當中排名第5的五寨主寫給那個黑山軍統領的!」

黑山軍頭頭!五寨主!林軒聽的心頭一驚,連一個統領都是16級的精英級boss,這個黑山軍的五寨主得是多厲害!

中年男子繼續說道:「信里沒有細說,只是五寨主命令這個黑山軍統領在五天後必須趕到一個叫亡靈古堡的地方!」

說着說着,中年男子有些發愁:「可是郡守大人接到密保,幾天後黑山軍的二寨主和三寨主將會聯合行動,攻打鄰近的青雲城,命我等前去支援!人手緊張,實在是派不出合適的人選啊!」

林軒熱淚盈眶,跟您老嘮叨這麼久,終於說到點子上了:「城主大人,在下雖然實力平平,但卻不能坐視黑山軍這股邪惡勢力任意妄為,就讓我前去走一趟吧!」

「好!」中年男子站了起來,用力拍了拍林軒的肩膀:「少俠竟然有心,而且你能滅掉一夥黑山軍,想必實力自然不弱,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