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人類,好厲害。」

「天哪,竟和東藤守能戰的旗鼓相當。」

……

每個強者,都被震驚。

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一連串的攻勢對碰,更昭顯著林風的強大,絕非靠嘴巴說說。攻擊如有天成,面對著蠻藤一波接一波的強大攻勢,當日連北龍守都不得不避其鋒,然眼下林風卻半點未退,甚至……

烀!火芒熾烈。

「藍焱!」林風倏地暴喝。

嘶啞的聲音,帶著粼粼戰意,哪怕受了傷,林風反是越戰越勇。疾退中幽然的藍色火焰頓時間出現,根本不需要星源力催動,只需要簡單的火焰控制,對眼下的自己來說輕而易舉。

反之蠻藤,卻霎然間落入困境。

「該死!」同樣被強大的反作用力沖開,然蠻藤的『傷勢』比起林風要更輕許多。

在他胸前,尚有一件橙級的天階鎧甲守護。蠻藤才震駭著林風的強大攻擊能力,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熾熱的藍色火焰如鬼魅般出現,完全不符常理,然眼下蠻藤卻想不了那麼多。若不避,光靠鎧甲抵擋,無疑是找死。

「哼!」咬牙冷哼,蠻藤眼眸深然。

卻知在比拼中第一次落入下風,身體迴轉,猛的後撤,才剛站定,幽然的藍色火焰便是出現。

「喝!」暴喝而起,蠻藤力量瘋狂而現,殺意沸騰,粗如樹榦的雙臂向前轟出,雙戟力量綻耀,星源力的釋放將藍焱瞬間抵擋。然說時慢,那時快,前方彷彿下起了流星火雨,一顆顆疾馳的火彈銜接分毫不差。直轟而來。

「可惡!!」蠻藤面色猙獰。

自知這連綿攻擊出自林風,然眼下避也不是,擋也不是。

狂吼,猛的躍出。然那些火球彷彿長了眼睛似的,竟隨他而起從下方弛來。火之本源能量的綻放,有著吞噬一切的霸道,蠻藤面色難看,『蓬』的一聲爆發身體力量,直是抵擋。

但……

一招受制,招招受制。

林風,又怎會放過這大好機會!

如兩軍對壘,敵退我進,眼下蠻藤勢已弱。這等機會怎能不抓住!狹路相逢勇者勝,林風戰意滔天般強大,此等大好機會,就算真的無法擊殺蠻藤,起碼……

「重傷他!」林風雙瞳寒徹。

雙手火彈疾射。背後血鳳綻放光芒。

疾馳中,火彈的密集攻勢片刻未停,不止是吞噬之火,更有藍焱的存在!不需要與吞噬之火相融,更不會讓兩種火焰夾雜混合,只見兩極藍焱珠閃亮光芒,藍焱引動吞噬之火。飛馳而出。

兩極藍焱珠第一個能力!

「附火。」林風目光深澤。

藍焱,不僅僅是等同天火威力的火焰,更是一種萬能的火焰。

它既能用於攻擊,亦能用於防禦,同樣,能用於加成!能力『附火』雖對火焰控制力需求極高。畢竟需控制兩種火焰,但這些對自己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太輕鬆!



壓制!

蠻藤,被徹底的壓制了。

引以為傲的身體力量,在此刻反成了累贅。蠻藤的速度算不得慢,但林風的攻擊卻太快。土蠻一族缺少遠攻的『弱點』,眼下盡顯無疑,好在土蠻一族除力量外,防禦也是強項,加上蠻藤更有橙級天階鎧甲守護,雖狼狽但並未受傷。

只是,星源力卻一直在被消耗著。

最重要的是,戰鬥的節奏已是落在對方手中,受制於人!

「該死!」蠻藤面色極為難看,而此刻看台上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超出九成九的武者都將賭注壓在蠻藤身上,本以為這是一場根本不用預測,一邊倒的戰鬥,怎會想到眼下竟是這般局面!

蠻藤,佔盡劣勢!

「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草,東藤守吃錯藥了么,怎麼成這副狗樣子!」

「殺過去,蠻藤,你他瑪的孬種,成烏龜了么,躲在龜殼裡算什麼樣子!」

……

罵聲不斷,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蠻藤面色一片蒼白,在亡命角斗場向來如天之驕子的他,何曾受過如此待遇。臉龐抽搐,蠻藤面色一片陰沉,他何嘗不想反擊,但眼下對方的攻擊卻如連珠炮般,根本由不得他近一分!

「可惡,我看你到底能耗多久!」蠻藤緊咬牙關。

雖佔據劣勢,但他卻還是頭腦清晰,能清楚判斷,若林風繼續這麼攻擊下去,星源力遲早耗盡。然目光透過那片密集火光望去,蠻藤倏地心之一震,眼眸急劇睜大。

什麼!?

「人,人呢?」蠻藤心之駭然。


剛才還隱約見到的人影,眼下卻彷彿突然間消失般,極其詭異。

氣息的感應,完全不見蹤影,彷彿憑空失蹤。但火球的崩發,速度依然快到極致,林風的消失完全沒有任何預兆。倏地,蠻藤面色一變,卻是背脊骨一涼,猛的轉過頭。


「嘩!~」一頭巨大鳳凰,直襲而來。

林風彷如一道利箭疾射,手中翼龍槍鏗鏘震鳴,氣息凜然。

完全出乎意料的,竟在他背後出現!



陰陽鏡,陰鏡!

林風,實力盡出!

自己當然清楚火靈師的攻擊,決然殺不了蠻藤,甚至連重傷他都困難。

之前所做的一切,僅僅不過是煙霧,迷惑了他,困住了他,這只是第一步。陰鏡的施展,原本以蠻藤的實力定能感應得到,然眼下他卻被火球吸引注意,反應慢了一拍。

僅僅只是這一拍,卻已足夠。

「嘩!~」四目相對,近在咫尺,林風的雙瞳瞬間綻耀光芒。

既然開始,自己就決不會留手。

要戰,便是全力以赴,不求代價!

「朱雀襲!」林風緊咬牙關,火芒頓現。瞬間,魂力如潮水般傾瀉而出。完全匯聚,形成一道火紅雀鳥,從眼瞳中疾飛而出。宛如幻影,又宛如透明。速度快到極致,根本由不得蠻藤避讓。

距離,太近!

「轟!~」彷彿一顆炸彈在蠻藤腦海爆裂,雙目充血,整個人劇顫。

有長處自有短處,土蠻一族的強大固然建立在身體之上,然身體的強大卻並非完全性的,土蠻一族的『魂』算不得強。哪怕蠻藤為聖王級高階,相比同等級的巫族都要遜色一籌。

朱雀襲的攻擊,對他來說雖非致命。但卻相當要命!

「噗!」第一次吐血,蠻藤面色慘白無比。

整個人彷彿被擊中軟肋,直接喪失三分鬥志,反之林風卻是戰意凜然。

效果,比想像中更佳!

「果然。《八千種族之秘》中記載的一點也沒錯,土蠻族的弱點……」

「正是速度和魂!」

「哪怕強如東藤守,亦不例外。」

……

林風心之輕吟。

動作,半點不慢。

朱雀襲的釋放,對自己來說沒有任何反作用力,手中翼龍槍鏗鏘震鳴,彷彿找到心之觸動的感覺。翠綠色的光芒耀眼輝亮。金光燦燦的龍眼充滿迫人威壓,此刻自己的心完全寧靜。

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

機會,終於來臨!

「啪!」「啪!」「啪!」手握槍柄,林風星源力蔟動。

感覺,彷彿回到練槍那時,手中翼龍槍完美相契合。整個人與天地間如此的親近,所有一切渾然天成。槍之感應,身體的感覺,完美融入其中,心亦是平靜下來。

槍法的意境感覺。太深刻。

自己好似回到初見北龍守那時,感悟著他的槍法意境如此熟悉,如此親切。在眼下並非以自己為主體,而是翼龍槍帶著自己好似到達那一點,遙遠卻又相近的一點。



「嘩!~」金色龍目,完全綻亮。

如天般的一槍,轟然的出現,卻是連林風自己都是意想不到,但……

很多事,彷彿早已是註定。



「不!」

「不要,我不想死!!!」

蠻藤歇斯底里的狂吼,掙脫著魂之束縛,幾欲瘋狂。

手中翠綠色光芒閃動耀眼,一道可怕豎尺出現,綠色寒芒直襲而出,攻向林風。面對著生死之間巨大壓力,蠻藤此時也顧不得什麼底牌不底牌,另一道紅色燦芒出現在胸前,那是尖刺的菱形巨盾,加上橙色鎧甲,做出他所能做到的最大防禦!


攻,守,盡在其列!

然……

專一而精。

哪怕是綠級天階寶物,若連操控的決心都沒有,又怎發揮得了威力?

如今的蠻藤,心中所想所念,只有防禦,只有抵擋,只有保命。

其它,早是顧不得。

面對林風渾然天成的一槍,蠻藤雙目駭然,彷彿看見一個更強的北龍守出現在眼前,一個月前廝殺一幕如幻影般不斷湧現,直擊心靈深處,他看到了霽龍峰死前那一瞬間,正如眼下……

他看到了自己。

「蓬!」一槍之威,何等強大。

面對前方疾襲而來的綠色長尺,林風並未閃避,甚至未改變任何方向。

「哧!」綠色長尺直接撕裂肩膀上一大塊血肉,但林風半點未色變。哪怕疼痛揪心,哪怕血流如注,甚至連肩骨都是碎裂,卻再無法中斷這一槍,無法讓這一槍停落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