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什麼?」

顧銘十分的疑惑,顧銘試著運轉了一**體的力量。 重生日本當神官 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是那顆混沌球。

「算了,還是以後再研究吧!」

顧銘從體內退了出來,向著五行法則感悟石看了一過去。

「這下子,你跑不掉了吧!」

顧銘微微一笑,伸手將那顆感悟石拿在了手中,隨即閉上眼睛,開始感悟起來。

隨著他的感悟,一道法則之力在他的身上慢慢浮現。

這股力量的出現,令身在另一個房間內的老婦人臉上閃過一道驚訝的神色。

「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夠取出法則感悟石!那可相當於九品半神境的實力呀!」

對於老婦人的驚訝,顧銘並不知道,此時的他正緩緩的感悟著。

隨著身體微微一震,顧銘感覺自己彷彿身處在天地之間一樣,眼前一片混沌之色。

他在混沌之色中,漫無目的地走著。

走著走著,他希望這片天地亮起來,於是揮手拍散那些混沌之氣,瞬間天地間不再黑暗。

然而他的面前是無比荒蕪的世界,顧銘皺起眉頭,運轉體內的力量,手一揮,將五行之力注入了這片世界之中。

轟!

天地顫抖,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這片天地牢牢的鎖住,五行之力在這片天地間,漸漸的發生了改變。

就在這時,顧銘睜開了眼睛。

「怎麼會沒有了?」

顧銘感悟到最為關鍵的時刻,感悟石已經無法再支持他繼續感悟下去了。 顧銘將感悟石放回去后,繼續向上移動,然而再往上的感悟石已經不是他能夠感悟到的了。

顧銘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向下方走了過去。

來到一層之後,顧銘目光一掃,並沒有發現老婦人和庚奇志,心中一陣疑惑。

「奇怪,庚奇志他們人呢?」

就在顧銘之時,那邊的深處,一道神光照射出來。

頓時,顧銘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

「原來庚奇志在那邊!」

顧銘心中暗道,眼中閃過一道疑惑之色,沒有任何遲疑,邁步和著那邊走了過去。

穿過一道門之後,顧銘來到一間內室之中,這裡乾淨古樸,有著一種特殊的韻味。

在這間內室之中,庚奇志盤膝坐在中間的一個蒲團之上,老婦人則站在他的身邊。

看到顧銘進來后,老婦人回過頭看了一眼,雙眸之中,瞬間湧現一股驚訝之色。

「咦,你已經感悟完了嗎?」老婦人驚訝的開口,兩個眼睛瞪得極大,顯然認為顧銘沒有這種能力,因為她不相信顧銘會這麼快完成感悟。

如果讓她知道,顧銘將那些低級的全部都感悟了一遍話,會不會吐血。

驚訝歸驚訝,但是此時的老婦人並沒有生氣,反而對著顧銘微微一笑,露出了一絲和煦的笑容,同時一道疑惑目光投了過去。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抵抗住上面的力量?」

老婦人說著,臉上浮現絲絲的好奇,等待著顧銘的回答。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或許跟我之前所修鍊的功法有關吧,我對那股雷電之力免疫!」

顧銘沒有說實話,也不可能說實話。

在外人眼中那就是雷電,而且是恐怖的雷電之力。

聽了顧銘的話,老婦人眼中閃過一道瞭然的神色,微微點頭。

「怪不得你能夠抵抗的住上面的雷電之力。不過你還真是好運氣,若不是運氣好,那可真的危險了。」

老婦人忍不住開口,目光中閃過慶幸之色,同時也替顧銘開心。

顧銘聞言微微點頭,此時發現老婦人跟之前在外面所見到的,完全是兩個人。

此時的她更加令人喜歡親近。

就在這時,庚奇志身上突然有著一道神光綻放出來,神光縱橫之上,閃動著一道特殊的波動。

顧銘臉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庚奇志也算是他的朋友了。

自己的朋友能夠獲得進步,他自然是十分的高興。

等到庚奇志身體上的仙力波動緩緩收斂,他的眼睛慢慢的睜開,頓時臉上露出激動的笑容。

「庚奇志,恭喜你了!」

顧銘開口對著庚奇志說道,目光之中滿是真誠。

庚奇志聞言一笑,大聲說道:「顧銘,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根本無法來到這裡。更應該謝謝紅前輩,如果不是您的幫助,我也不會提升到半神境。」

說著,庚奇志起身,恭敬的向著老婦人深深的鞠躬,以示感謝。

「行了,你們兩個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現在可以離開幻思殿了吧!」

老婦人的話說完,顧銘和庚奇志不由一愣,接著沒有任何遲疑,邁步向著外面走了出去。

「在這裡等我一下!」

即將走出幻思殿大門時,顧銘卻轉身走了回去。

「前輩,剛才多有冒犯,我相信這裡的東西,你應該十分需要!」

說著,顧銘將一個小玉瓶扔給了老婦人。

「五行泉水?!」

老婦人疑惑的接過玉瓶,當打開之時,頓時整個人愣住了,隨即臉上的露出狂喜之色。

顧銘微微一笑,轉身向外走去。

不管怎麼樣,老婦人是前輩,而且此時顧銘感覺她並不是那麼的討厭。

離開幻思殿之後,顧銘看向庚奇志,輕聲說道:「庚奇志,恐怕我要暫時離開左征王府了,道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麻煩你轉告左妍老祖一聲。」

顧銘的話說完,庚奇志的臉色一變,極為震驚,兩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為什麼?顧銘,你為什麼要離開?」

不怪庚奇志如此吃驚,現在的顧銘在整個左征王府之中那可是萬人崇拜的,要地位有地位,要身份有身份,可即便這樣,顧銘竟然想要離開。

這讓他無法理解。

顧銘笑了笑,然後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對著庚奇志說道。

「沒錯,我打算離開,這個消息,還希望你能夠轉告一下!」

顧銘想要在仙界好好的轉上一轉,增加一下自己的見識,可是一直以來,他不敢出去,也不敢走的太遠。

因為仙界到處都是危險,如今他有了實力,除非是神境強者出手,否則根本沒有人能夠傷害到他,他也不必再害怕任務事情。

庚奇志看著顧銘,目光之中閃過一絲無奈。

人各有志,即便是他強行將顧銘留下,顧銘早晚也會離開。

再說了,他也留不下顧銘。

「你走了龍菁靈怎麼辦?」庚奇志問道。

顧銘微微一笑,「誰告訴你,我是自己離開了!」

「我明白了,你是想帶著龍菁靈一起是嗎?」

庚奇志微微一笑,「好吧,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我自然不會阻止你,不過還是希望你能夠保證安全,隨時回來看看!」

庚奇志跟顧銘的相處時間也不短了,他自然十分清楚顧銘的性格。

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那就是無法改變的。

「放心吧,我會的!」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直接傳音給龍菁靈。

龍菁靈接到顧銘的信息后,直接趕了過來。

現在的龍菁靈已經將龍華島島主的位置交了出去,因為她早就算到顧銘會有離開的這一天。

「庚奇志,那我們就走了,不過在走之前,還有一件事要麻煩你。」龍菁靈微笑的看著庚奇志說道。

「客氣了,有什麼事就說,只要我能辦到的,絕不含糊!」庚奇志說道。

「我希望你能將清笛帶在身邊,我這一離開,她就失去了靠山!」

龍菁靈臉上浮現一絲不舍,她和清笛在一起已經百年之久,然而她卻不能帶著清笛一起離開。

庚奇志聽后,微微點頭,「龍菁靈,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我不照顧她,現在也有人照顧了!」 龍菁靈一怔,疑惑的看向庚奇志。

庚奇志呵呵一笑,「有我弟弟照顧,就不需要我了。你們就放心走吧!」

顧銘將龍菁靈收入生命仙戒之中修鍊,與庚奇志道別後,化為一道流光,沖向天空之中,速度無比之快。

很快便消失在天際之中。

庚奇志看著顧銘消失的背影,臉上露出了堅毅之色。

「顧銘,等我們下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超過你的。」

顧銘從左征王府離開之後,化為一道光芒,向著遠方飛了過去。

在海面上飛行了近一個月,顧銘終於看見陸地。

順著陸地繼續飛行,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山谷出現在顧銘面前。

「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顧銘微微一笑,落地後向著山谷走去。

進入山谷之中,顧銘的目光向周圍巡視著。

青梅來煮桃花酒 山谷很普通,和仙界的眾多山谷一樣,沒有什麼新奇。

不知為什麼,顧銘總感覺這裡有些不同。

忽然,一個好像是自然形成的山洞出現在他的面關。

「怎麼會有一個山洞呢?算了,今晚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顧銘沒有遲疑,邁步向著山洞走去。

洞中光線幾乎沒有,漆黑一片,不過對於顧銘來說,有光沒有根本沒有任何的區別。

很快,他便來到了山洞內部。

一個像是內室的地方出現在他的面前,裡面有著微弱的波動傳來。

顧銘疑惑的看了一眼,直接邁步向里走去,進入內定,豁然開朗。

原本狹窄的空間,一下子寬闊,一個巨大的房間,各種石桌石椅都有。

「這裡莫非有人住過不成?」

顧銘微微皺眉,眼中閃過好奇之色。

這個內室看起來極大,有很多的東西,不過都是一些普通的特別,根本沒有任何價值。

忽然,顧銘發生一塊巨大的石頭下面,傳來一道仙力波動。

很弱,但是顧銘還是感應到了。

「這是什麼?」

顧銘疑惑的走了過去,手掌一伸,一股仙力能出,隨著手臂一台,那塊巨石直接被他掀了起來。

一個看起來有些幽深的洞口,出現在顧銘面前。

「難道下面有什麼寶物?」

想到這裡,顧銘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閃身飛了進去,消失在洞口。

而剛才的那塊石頭,也轟然落下,重新將洞口給堵了。

顧銘在進入洞口之中,不停的跌落,竟然有種失重的感覺浮出,讓他感覺到頭昏目眩。

顧銘心念一動,混沌之力開始在體內快速的運轉起來,頓時那股感覺消失不見。

很快,顧銘終於落到了地面上。

一瞬間,顧銘感覺到一種灼熱的感覺,彷彿自己置身於火海之中一般,無數的熱浪迎面撲來。

顧銘看好了一眼,發現這裡十分的廣闊,無數的岩漿如同是河流一般,不停的流淌著。

「這是什麼地方?」

顧銘目光凝重,這裡看起來十分的平靜,但是誰又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提高了警惕。

目光所過之處,根本望不到盡頭,全是岩漿橫流,灼熱無比。

「這種熱度連我都受不了,應該有著好東西。」

顧名心中暗道,此時對於這片區域,產生了濃濃的好奇。

沿著一條岩漿河流,向著遠處開始緩緩行進。

突然之間,顧銘感覺似乎有人在窺探自己,目光之中閃過一道冷意。

「是誰?」

顧銘目光一凝,臉色微微一變,沒有任何遲疑,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光,向著那邊移動過去。

咻咻!

顧銘的速度飛快,眨眼間就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十分怪異的生物面前。

這個生物渾身通紅,身上散發著濃濃的火焰,雖然它站立著,但它的雙手雙腳與老虎的爪子極其相似,十分奇怪。

「這是什麼東西?」

顧銘目光一凝,搜索記憶,根本沒有找到與其相關的記憶。

「管那麼多幹什麼,斬殺了再說,萬一自己能夠用的上呢!」

打定主意之後,顧銘直接沖了過去,一拳將其打散,一顆火紅的晶石出現在手中。

「還挺燙手,可惜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

顧銘忍不住開口,收其收入仙戒之中。

掃視了一圈,再沒有任何發現之後,顧銘準備離開。

就在顧銘剛要離開時,從岩漿之中突然飛出一個跟剛才一樣的生物,直接向著他撲了過來。

隨著那個生物行動,強烈的灼熱感覺瞬間浮現,如果是一道巨大的熱浪撲面而來,氣拋凶凶,十分的恐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