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麼說那個女人不是你」

商千默從家裡出來后,剛開沒多久,突然想起晚上打電話的時候許妍無意間提了一句嗓子有點痛,就臨時改道去買了點治嗓子的葯,然後去了趟許妍住的地方,方向跟西餐廳正好是方向,為此商千默路上還跟葉清揚發了條簡訊,叮囑她在餐廳坐著等她。可是,當商千默到得XX西餐廳的時候,葉清揚已經不在那裡了,商千默一想糟了,這萬一把人給弄丟了,冰人不得罵死她啊,後來一問服務員,才知道是不久前剛被一位漂亮女士給接走了。

商千默一想,這是個女士,長得還漂亮,還跟小鬼熟,除了她不就葉以晴嘛,就放下了心,回去的路上也給葉以晴打過電話,不過一直都是關機,想著是不是沒電了就沒在意,現在看來,這事大了,瞌睡蟲一下就嚇得無影無蹤,看著葉以晴冷著臉轉身離開,立刻穿上衣服跟了出去。

根據商千默所說,葉以晴稍稍一想就猜到了那個漂亮女士是誰,什麼話都沒說,徑直開著車朝江家大宅而去。

到得江家大宅一問,才知道這江芷美晚上根本就沒有回家,葉以晴問了江芷美平時可能去的地方,然後馬不停蹄的又上了車。

找了好幾個地方,一直折騰到凌晨三點,還是一無所獲,葉以晴的臉色看起來十分的難看,直接開車回去了,商千默坐在車上是大氣也不敢出,她還從來沒有看過葉以晴這麼生氣過。

回到家後葉以晴也沒上樓回房間,雙手抱胸就坐在客廳里等,臉色看起來難看極了,商千默也沒跟吭一聲,剛要坐過去,被葉以晴冷冷地一聲,「你上樓去睡覺」,最後只得上了樓。

葉以晴就這樣一個人在客廳里坐到了天亮,在這期間一直都在打葉清揚的手機,一直到手機沒有電關機。

「為什麼關機」

葉以晴的話里隱含怒氣,彷彿輕輕一觸就會爆發。

關機?葉清揚下意識手摸向口袋,空的,手機呢?難道是剛剛走的太急,落在酒店房間了?

葉以晴突然噌地一下站起身,「昨晚去哪兒了」

「……」

葉清揚抬頭看了眼葉以晴,不知道該作何回答,難道說她跟江芷美在酒店嗎?還是說撒謊在同學家?無論是哪個她都不想。

於是, 食色無雙︰美女的貼身御廚 ,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葉清揚,我不管你昨夜去哪兒了,也不管你都幹什麼了,我只要求你事先說一聲,這很難嗎?!」

他存在過嗎 ,低低地來了一句,「對不起,媽咪,以後我不會了」

第一次發生這種事的時候,葉清揚就是這麼說的,第二次還是這樣,似乎在她的眼中,凡事只要說一聲對不起,就什麼事都沒有了,然後不該犯的以後繼續犯!

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然後若無其事的出現,風輕雲淡的說一聲我回來了,葉以晴恨透了這種感覺,恨透了這種折磨人的無望等待。

葉清揚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了那個精緻的小禮盒,雖然剛才從酒店裡出來的急,但她還是沒忘把它帶出來。

「媽咪,你不要生氣了,這、這是我」

沒等葉清揚說完,葉以晴突然一把奪了過來然後狠狠往地上一甩,啪地一聲,盒子裂成了兩半,葉清揚彷彿聽見心裡有什麼東西碎了的聲音,獃獃地低下頭,一顆紫色的東西骨碌碌的滾落到了腳邊……

作者有話要說:各位粽子節快樂啊,可惜作者木有粽子吃,這凄涼的端午節啊~~~ 葉清揚看著腳下的東西發出幽幽地淡紫色光芒,蹲□撿了起來,然後又走過去把碎成了兩半的盒子撿了起來,在這期間一句話也沒說,也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動作很輕,輕的彷彿不存在一般。

葉清揚把手裡的東西放進褲兜里,而後抬起頭,輕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對葉以晴道

「媽咪昨晚一夜沒睡,肯定很累,快去休息吧,我一會兒就去學校」

說完,葉清揚笑著轉身上樓去了,葉以晴看著葉清揚的背影,緊抿著嘴轉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站在二樓的商千默看著這一幕,微微皺起眉頭,側頭看向樓梯口,就看到低著頭正往上走的葉清揚,抬頭看到商千默,扯了下嘴角,露出一個有些勉強的笑容,「默姨」,也沒多做什麼停留,徑直從商千默身邊走過,打開房門走了進去,緊接著房門被關上。

商千默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模樣的葉清揚,在她的印象里,這小鬼整天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有點沒心沒肺,還有點沒大沒小,不過卻是十分聽冰人的話,基本上冰人說往東她不敢往西,冰人說一她不敢說二。

不過看這小鬼剛剛的樣子,商千默覺得她的心裡似乎壓著很多事情,方才葉以晴問她話的時候,商千默注意到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

只是,商千默轉過頭看向樓下客廳,剛才小鬼看著冰人的神情看起來真的是好悲傷,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要生離死別一般,為何會這樣?!還有,明明心裡那麼難過,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笑出來,明明就想哭的不是嗎?

還有冰人,這次是真的很生氣,也許不僅僅是生氣,還有傷心和難過。商千默太了解葉以晴了,冰人向來高傲和要強,從不願在人前表露過多的情緒,更何況是她內心的脆弱和隱隱的不安,可是剛剛的她,面對小鬼卻幾近處於崩潰的邊緣……

商千默走過去把手輕輕放到了葉以晴的肩上,葉以晴沒有回頭,依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兩手抱臂斂著眉坐在那兒,臉色看起來比剛才更差了。

商千默在葉以晴身邊坐下,難得的沒有了平日里的不正經。

「你都一晚上沒睡了,趕緊上樓去睡一覺吧,今天就不要去公司了,小鬼那兒你也不用擔心了,我看她也不敢再那樣了」

「……」,葉以晴沒說話。

商千默微微嘆了口氣,「不過你剛才真的有點太過分了,你沒看到小鬼那個樣子,我看著都要心疼死了」

葉以晴眉頭又緊了緊,她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麼了,就好像中邪了一樣,直到聽到東西摔落在地的聲音,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你有沒有注意到,小鬼穿的是那天晚上陪你去赴晚宴時穿的那身衣服,連頭髮也讓人精心的修剪過了,看來她昨天一定是花了許多心思,還特地給你準備了生日禮物」

「……」,葉以晴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不管怎麼說,冰人,都是你失約在前有錯在先,你不該對小鬼那麼凶的,你心裡清楚,小鬼一向很聽你的話,她不會故意讓你找不著她,更不忍心看到你著急和不高興……」

突然聽到下樓的聲音,商千默回過頭,就看到已經換了一套衣服的葉清揚,頭髮還是濕的,看來是剛洗過澡。

葉清揚走過去,看了眼沒有什麼反應的葉以晴,「媽咪,我去學校了,你好好在家休息,我、我今天晚上會早點回家的」

等了一會兒也不見葉以晴有什麼反應,葉清揚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身向著門口走了過去,商千默看著葉清揚的背影,而後又轉頭看著一語不發的葉以晴。

「等一下」

葉以晴終於還是開口了,清冷的聲線里有著絲絲不易察覺的疲憊。葉清揚停下腳步回過頭,有些不確定是不是在叫她,表情看起來有些呆傻。

葉以晴站起身,「我上樓換身衣服,一會兒開車送你去學校」

「不、不用了媽咪,我自己打車去就好,你還是在家」

葉清揚話還沒說完,被葉以晴一個眼神看過來,又給咽了回去。

看著轉身就要上樓的葉以晴,又看了看一副弱弱模樣的葉清揚,商千默略微無語的站起身道

「還是我送小鬼去學校吧,冰人你就在家好好睡一覺,不然這樣出去得嚇死多少人」重生之破鏡

等商千默送完葉清揚回來后,別墅大門口的那輛黑色悍馬越野車已經不見了。商千默皺眉把車開進別墅,下了車走到門前敲了敲門,是張媽來開的門,一問才知道,葉以晴上樓洗了個澡后,早飯都沒吃又去公司了。真是的,這是鑽到錢眼裡去了么,連命都不要了!

商千默氣呼呼的上了車,然後一轟油門就出了別墅大門,往葉以晴的公司開去。

下了車,蹬著一雙12厘米的高跟鞋就進了晴苑大廈,而後直奔電梯口,剛要身後按下電梯,身後就傳來一聲陌生又熟悉的叫喚

「千默」

商千默回過頭,在看到那個正向自己走過來的人,神色一冷,果然是她,郁心。

臉上沒有了那副無框眼鏡,少了一些些文靜和柔弱的感覺,多了一份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氣勢和冷艷,比起八年前,似乎愈發的成熟和冷靜了。

「千默,你是來找晴兒的嗎?」,一如八年前的口氣,自然而親密。

商千默回過頭笑得妖孽,「請問我跟你認識嗎?幹嘛叫得這麼親密!」,明明在笑,可卻讓人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千默,我只想見晴兒一面,請你告訴她,我在這裡等她」

商千默挑了挑眉,「那關我什麼事,要說自己說去」

說完轉身就要進電梯,郁心無奈,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千默等等」

商千默猛地回過頭,眯著眼看著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放開!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郁心鬆開手,「我只想和晴兒好好談談,我知道是我對不起她」

「如果說句對不起就可以了,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你當冰人是什麼,你說見就見,說拋下就拋下,你以為你是誰,我告訴你郁心,最好別在冰人面前出現,否則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商千默此刻就像被惹怒了的老虎一樣。

「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一個陰冷的聲線突然響起,商千默這才注意到郁心身後還站著一個人,黑色的褲子,灰色的短袖T恤,頭髮跟葉清揚的差不多,不過這人的是栗色,神色陰冷的有些嚇人。

「難怪遲遲不出現,原來已經把冰人忘到天外去了,心裡早就已經有了別人」,商千默看著郁心一陣冷嘈熱諷。

「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點」,單寒面色又寒了寒,眼看著就要動手,郁心突然叫住了她

「小寒,給我住手!」

「叫得都如此親密了,還在這兒給我裝模作樣,哼,你們最好給我立刻馬上消失!」

商千默冷冷的笑了笑,抬腳就進了電梯……

整個上午,葉清揚都魂不守舍的,獃獃的看著窗外,上課是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想起早上葉以晴生氣的模樣,葉清揚就覺得心隱隱作痛。她不該,不該惹媽咪不高興的,不該整夜不歸,讓媽咪找不到她,不該讓媽咪擔心,更不該,不該做出那樣的事情,以後若是被媽咪知道了,媽咪一定會更生氣,更傷心,更難過……

不是早已下定決心,無論發生什麼,這一生只喜歡媽咪一個人,心裡永遠只有她,可現在,自己卻和另外一個女人上了床,媽咪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對待感情不認真的行為,葉清揚不知道以後到底應該怎麼辦,是選擇坦白,還是選擇隱瞞。

還有江、芷美姐姐,要不是她把自己從餐廳裡帶到了酒店,說不定自己早已經醉倒在了街頭,她那麼對自己,自己卻硬是佔了人家的便宜,最後還一句話沒說就落荒而逃,把她一個人扔在了酒店裡。

做人應該負責任的不是嗎?自己對芷美姐姐做了只有情人間才會做的事,就應該對人家負責,畢竟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一切的錯都在自己。可是,自己並不喜歡她,自己喜歡的只有媽咪一人而已,只想和媽咪在一起。

更何況,若是自己和芷美姐姐在一起被媽咪知道了,那媽咪一定會震怒的,那到時候自己和媽咪是不是真的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腦子裡好亂好亂,感覺所有事情都糾纏在了一起,牽扯不清。

「清揚,清揚」

葉清揚愣愣地抬起頭, 暴力機械師

市長別來無恙

「怎麼了?」

「回家吃飯了」

葉清揚點點頭,站起身,「走吧」

「你沒事吧,我看你今天上午一直在那兒發獃,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席清側頭問葉清揚。

葉清揚淡淡笑了笑,「我沒事,可能是最近沒怎麼休息好」

「這眼看著都快高考了,你到時候可不要睡著了」,林牧開玩笑似得道。

葉清揚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席清看著葉清揚的側臉,「清揚,你想好報考哪所學校了么?」

葉清揚想起之前葉以晴跟她說的話,眼中閃過一絲憂傷,「南尚大學」

「哇,南尚啊,那很」

林牧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有人在叫葉清揚,一回頭就看到那天來接葉清揚的女人。

「清揚你看,又有人來接你嘍」

葉清揚回過頭,就看到站在校門口的江芷美,正對著她笑呢,突然就有些發愣了,席清看到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江芷美看著從上車之後就一直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人,「怎麼都不說話,在想什麼呢」

「啊?啊,沒想什麼」,葉清揚說話的時候始終都不敢看江芷美的眼睛。

江芷美察覺到了這一點,嘴角不由得爬上一絲嫵媚的笑意。

「難道是因為昨晚沒睡好嗎?」


提到昨晚,葉清揚的臉不受控制的轟地一下就紅了,微微張著嘴看著江芷美,在看到江芷美嘴角那抹深意的笑時,趕忙撇開臉,「不、不是,昨晚睡得挺好的」

江芷美看著她那彆扭的樣兒,好心情的揚起嘴角,「是嗎?那就好」

「……」,過了一會兒,葉清揚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剛才她的話說的好曖昧啊!


車裡的氣氛一下變得有些詭異起來,江芷美看著一直看向窗外的人,心情是從未有過的好,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怎麼會那麼害羞,昨晚也沒發現這一點啊。

當葉清揚回過頭的時候恰好與江芷美四目相對,葉清揚看著江芷美臉上的笑,這臉上剛下去的哄又迅速爬了上來。

「那、那個我們現在去哪兒啊」

「去吃午飯啊,我要沒猜錯的話,你連早飯都還沒有吃吧,肯定餓了」,江芷美看著葉清揚道。

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太多,而且每一件都讓葉清揚難以承受,幾乎都忘記了要吃東西,也沒覺得餓,直到江芷美提起,她才發現自己現在真的很餓。

「謝謝你」

江芷美帶葉清揚去了一家環境很好的餐廳,一共點了五個菜,有葷有素,葉清揚也沒客氣,就開始狼吞虎咽起來。

吃了好一會兒才發覺,就她一個人在吃,江芷美基本上沒怎麼動筷子,一直在給她夾菜,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怎麼不吃了?」,江芷美笑著問道。

葉清揚有些尷尬地放下碗,「你怎麼不吃啊,就我一個人在吃」

「我喜歡看著你吃啊」,江芷美似是開玩笑似是認真的說了這麼一句。

葉清揚更加尷尬了,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只得端起碗裝作繼續吃飯,吃著吃著,面前突然多了一個手機,葉清揚一愣,她都差點忘了,她的手機早上落在了酒店裡。

「今天早上跑得比兔子還快,是不打算要這個手機了?」,江芷美饒有興緻的打趣她。

葉清揚尷尬的笑了笑,「謝謝」

「我們之間還用說謝嗎?」,江芷美說著曖昧的對著葉清揚眨了下眼,葉清揚一驚,碗差點從手裡滑了下去,低下頭躲開江芷美的視線。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過了一會兒,葉清揚像是鼓足了勇氣,低聲開口,「那個、、、昨晚、、、對、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

江芷美有些明知故問,看葉清揚沒回答,也沒再說話,似乎一直在等著她回答,又過了一會兒,葉清揚終於抬起了頭,只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江芷美笑,「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都是你情我願的不是嗎?」

「……」,葉清揚是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這的確是沒有人強迫於她,可是要說心甘情願,她內心裡卻並不想的。

沉默了一會兒,葉清揚又開口道,「那個、、、你有男朋友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