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是說公主只是隨口污衊人?」

「我沒有!」

「那公主為何不敢下誓言?」

「這個……」

「怎麼,公主不敢?」陌千楓垂了垂眼眸,和他玩心理戰術,太弱了,「還是公主只是跟那些潑婦一樣喜歡隨口污衊人,和造謠?」

「誰說我是!我答應你!」皇甫月瑤心中一急,極力想辯解,竟是應聲下來,旁邊的宮女紛紛勸阻到,「公主,請三思啊!」

「公主!這是他得激將法啊!」宮女紛紛都跪下,求換回皇甫月瑤的理智,但是皇甫月瑤是誰?公主!即便是反應過來,也不能反悔!

身為皇室之人就該有尊嚴!


「本公主可是公主!不能出爾反爾!」皇甫月瑤冷聲對著宮女說道,母后從小就教育她不能出爾反爾,即便……即便是裸奔……

想著皇甫月瑤臉上不禁染上一層尷尬和害怕,但是依然強裝鎮定的看著陌千楓。

「公主,三思啊!」

「你們這些人懂什麼!」皇甫月瑤倔犟的看著陌千楓,說道,「快把你武魂召喚出來!你絕對是鳳仙尊。」


在旁邊看著的鳳琴雪忽然欣賞起皇甫月瑤,要是她的話,肯定會反悔,能跑多遠是多遠。

反正這個賭打不打,贏不贏關她什麼事情?

「月魅。」微微啟唇,陌千楓手中瞬間出現一把劍,精緻的劍身上攀附著彼岸花的花紋,劍鋒泛著冷光,四周都充盈著仙氣。

尾部帶著一條銀色的綢帶,如同用冰細細雕刻的一番。

「武魂,出!」劍身漸漸注入了紫色的仙力,鳳琴雪抬了抬眸子,眼眸中閃過一陣震驚,看向陌千楓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深意。

原來這朵嬌滴滴的鮮花是金丹期啊!嘖嘖,撿到好貨了!

隨著皇甫月瑤眼中的震驚越來越大,一隻紫色的青鸞妖艷的飛舞在空中,不同於其他青色或藍色的青鸞,紫色的青鸞帶著神秘和妖艷,多出了幾分屬於鳳凰的神聖和莊嚴。

「紫,紫色的!」宮女和皇甫月瑤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隻青鸞,這麼說他不是……

鳳家仙尊! 「公主,請三思啊!」眾宮女跪在地上,希望皇甫月瑤能……能不守信一次,從小到大,皇甫月瑤除了嬌橫一點,其他還是挺好的!不像其他公主,對她們這些奴婢又打又罵!

「我意已決,我是一國的公主,要負擔起的是很多責任,若是我不答應著承諾又會讓那些老匹夫說什麼?」

鳳琴雪嘴角微微一翹,這皇甫月瑤挺有意思的,若不是生在皇家,估計那些嬌橫的毛病也會改改?

「等一下!你不用去了!」鳳琴雪墨眸中閃爍著笑意,「這次就當你欠我一個情可好?」

「你,原諒我?」皇甫月瑤有點不可置信,這,這怎麼可能,之前她還那樣的說她……

想著,皇甫月瑤心中湧起一陣愧疚,緩緩低下了頭,悶悶的說了一聲,「對不起!」

「你說什麼?」鳳琴雪皺了皺眉頭,她沒聽錯吧? 我不是寨主 ?太陽打北邊出來了?

「對不起,是我自己一味的想找鳳仙尊,所以冤枉了陌千楓。」皇甫月瑤低聲的說著,美眸上掛著幾串淚珠。

鳳琴雪嘴角微微一揚,「那你當我朋友如何?」

「朋友?」皇甫月瑤抬起眸子,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被她曾經說成賤人的人,她居然說要當她皇甫月瑤的朋友?


「對啊!」鳳琴雪拍了拍陌千楓的肩膀,「這傢伙肚量很大的!」


「肚量?」

「不不不!是度量!」鳳琴雪尷尬的咳嗽了幾下,早知道前世就好好的學語文了。

「好啊!」皇甫月瑤微微一笑,宮女們紛紛感動的看著鳳琴雪,「太好了!公主你終於有朋友了!」

「對啊!公主!」

清總助,請多關照

「你,之前沒有朋友?」鳳琴雪皺了皺眉頭,不可能啊!這公主怎麼說也是公主,也會有無數貴族子孫來勾搭。

「是啊!我不如我姐姐那般的驚艷四座,我也不如姐姐的修為,雖然姐姐一直都欺負我,但是她的光芒始終是壓在我的身上!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我就此機會出來散散心,順便來看一下,那所謂的鳳仙尊!」皇甫月瑤緩緩的道出了之前的緣由,鳳琴雪才一陣恍然大悟。

原來是一朵溫室里嬌滴滴的鮮花啊!

不錯!她鳳琴雪就是喜歡那些講信用的人!

雖然她不知道信用為何物,但是有些時候對某些人,你沒辦法不讓她們對你產生信任,對某些事你也沒有辦法不講信用!

雖然她鳳琴雪大神經,總是忘東忘西,但是她對朋友是講一切的信用,連對自己的朋友都沒信用的人,她鳳琴雪最看不起!


「好!以後你皇甫月瑤就是我鳳琴雪的朋友!」鳳琴雪爪子一會就把陌千楓扯過來,眉頭挑了挑,「你說是不是?」

「是是!」陌千楓收了青鸞,看著那鳳琴雪挑著的眉頭,瞬間領悟的點頭,鳳琴雪嘴角一揚,伸出手拉住正在發愣的皇甫月瑤的手,「以後多指教。」

「是,多指教!」皇甫月瑤感動的說道。

「走,進去坐吧!」鳳琴雪拉過皇甫月瑤,身邊跟著陌千楓,成為山莊中的一大亮色。

他那徒兒……

識人不淺嘛……

陌千楓邊想著,嘴角緩緩勾起…… 鳳琴雪和皇甫月瑤噓寒問暖,同時也摸清楚了這個三界的一些事情。

比如十大家族的排行榜,比如說四國君王持續爭鬥不斷,比如說聖山是仙界唯一獨立的仙尊之地,比如說種種……

「原來你之前是鳳家的啊!」皇甫月瑤忽然才想起來鳳琴雪的鳳姓氏是鳳家獨有的。

「以前是,現在不是。」鳳琴雪微微一笑,「他們那群老匹夫,已將我趕了出去。」

「啊?那你現在怎麼辦啊!?」

「四海為家唄!」鳳琴雪洒脫一笑,皇甫月瑤帶著羨慕之意的看著鳳琴雪,喃喃道,「要是我也能像這樣就好了。」

「那你就和我一起唄!」鳳琴雪之前只有一個人,然後鳳家那些人也是分外的排斥她,所以,追根結底,皇甫月瑤還是她的第一個朋友。

「可是,公主的使命就是和親……」和親來穩定皇族的權利……

「誰說女子一定要活在男子之下?自古三界就是瞧不起女子,才產生和親這個東西,若是你變強了,你父母護著你都來不及呢?」鳳琴雪洒脫一笑,說出的話卻是令皇甫月瑤黯淡的眼眸中漸漸的亮起來。

「呵呵……」坐在旁邊的陌千楓輕輕一笑,真是有意思,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女子會立志超過男子,若是之前聽說的話,他肯定笑一笑就過了,但是,這個女子就在他面前,還是他的徒弟……

不愧是他的徒弟,絕對不會如同一般人一樣。

「你這想法……」太驚世駭俗了!皇甫月瑤打心底的開始敬佩起眼前這個相貌不揚的女子,而且這個女子還是她的朋友!

她皇甫月瑤的第一個朋友!

想著皇甫月瑤不禁的驕傲起來,「鳳琴雪,以後要什麼,儘管對我皇甫月瑤說!」

「好!」鳳琴雪嘴角微微一揚,說到底她這個朋友還是個公主呢……以後集結實力可能會容易的多……

「真的?!太好了!」皇甫月瑤第一次由心底的開心!

「公主!公主大事不好了!」一個宮女急急忙忙的跑過來,說道,「大公主來了!」

「什麼!」皇甫月瑤看著那個宮女,又看看鳳琴雪,繼續問道,「這,她是來幹嘛的!」

「她,她說母后要將公主你嫁給皇孫貴族……」

「什麼!」皇甫月瑤只覺得一道天雷落下,眼眸漸漸蒙上了一層水花,她曾經想過有這一天,但是沒想到這麼快……

這時,一雙手搭在了皇甫月瑤的手上,皇甫月瑤看了看鳳琴雪,眼眸中帶著不解之意。

「沒事,我是不會讓你這麼快就嫁人的!」鳳琴雪信誓旦旦的說道,她倒是有點好奇,好奇皇甫月瑤口中所謂的皇姐,究竟是什麼樣的?!

居然讓她如此的害怕,甚至膽戰心驚!

「琴雪,她根本就不是人,已經超過了人的存在!」皇甫月瑤終於肯說出心底里對她那個皇姐的評價,在她眼裡,皇甫涵韻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因為…… 鳳琴雪大老遠的就看見一襲倩影在旁邊等待著。

這就是皇甫月瑤所謂的皇姐吧?

鳳琴雪冷笑一聲,淡然的走了過去,抬著眸子細細的打量著眼前的人,「你就是皇甫涵韻?」

「你是是誰?」皇甫涵韻微微頷首,輕聲問道。

一身幽藍色的紗衣上精緻的刺著鴛鴦,墨發被一根藍玉釵挽起,睫毛微微翹起,眼眸帶著溫柔賢淑。

真是個……

美人胚子呀!

但是,越是有城府的人,就越是不會輕易的表現出來,或是顯露出來,這才是高明之處。

鳳琴雪對皇甫涵韻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不是因為皇甫月瑤說的那些話,而是因為皇甫涵韻給她一種城府極深的感覺。

「我是這裡的管事,怎麼了?」心裡默默地對慕華說了聲抱歉,然後眼眸一抬,對著皇甫涵韻說道,

「原來是這裡的管事,可是我記得這裡的管事不是慕華嗎?」輕輕一句話,質疑了她的身份,甚至帶著挑釁之意。

「對啊!慕華是這裡的副管事,現在這裡的管事,是我!」鳳琴雪一直對自己的看人很准,難怪皇甫月瑤這麼怕她姐姐,原來果真是個城府之深的人!

「哦?對么?聽說今日小妹來到此處,不知道管事大人看到沒有?」皇甫涵韻也不愧是皇族之人,即便是看不慣鳳琴雪,也依然有禮有貌。

「沒有呀!這裡今天什麼人都沒來!」

「可是,父王的內線說,小妹確實到此,還請管事的多擔待一下。」皇甫涵韻微微一笑,眸子中帶著淺淺的抱歉之意。

「內線?」鳳琴雪挑了挑眉,看來皇甫月瑤確實夠慘的!居然還被自己的父王這樣的監視著,要是她?肯定直接能跑多遠跑多遠!

但是鳳琴雪不知道,皇甫月瑤無論跑多遠也跑不出內線……

「是!所以,還望管事讓我們進去搜查一下!」皇甫涵韻遞給身後的侍衛一個眼神,侍衛正準備進去搜人的時候,鳳琴雪大呼一聲,「我看誰敢!」

誰敢在她「野狐」的眼皮子底下進去。

「進去!」皇甫涵韻一下令,一個侍衛剛剛踏進去一步,瞬間就轟然倒地,後面的人自然也不敢進去。

「誰敢在我眼皮子低下進去,下場就跟他一樣!」鳳琴雪指縫中不知何事出現了幾根泛著冷光的銀針,上面均是淬著致命的毒藥。

「這麼說管事的是硬要與我對著干?」皇甫涵韻一皺眉頭,輕聲問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鳳琴雪墨玉似的眼眸帶著狂傲之氣,皇甫涵韻第一次有種……

棋逢對手的感覺……

這個女子不簡單吶……

「管事的可是知道,小妹是要嫁給丞相家的公子的!」皇甫涵韻輕聲說道,帶著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管事不是聖山的人,也不是仙界的人,還是儘早將小妹交出來好!省得到時候刀劍不長眼!」

「是么?我倒是沒見過刀劍長眼的!」鳳琴雪嘴角一笑,眼眸中儘是殺意。 「姐姐,我跟你回去,請你不要為難鳳琴雪!」皇甫月瑤坐在房內,終是擔心鳳琴雪,走了出來。

「月瑤,你說你也是的,早點出來不是挺好的?!」皇甫涵韻嘴角微微一揚,一襲幽藍紗裙格外優雅。

「我若不準,即便是她想去,她也去不了!」鳳琴雪眼眸帶著狠厲之色,原本溫柔的白衣瞬間充滿了凌冽的殺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