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好,咱們就來點實際的。只要你不參與有關利昂帝國的事情,當試煉結束,神魂公國毗鄰的十二個星系全都歸你。」

看著長公主一臉寒霜,陳青靠在了座椅靠背上,眯著眼看著她,笑容再次浮現臉上,「有點意思,可說到最後還是空話,你們當我傻子?」

「你……」

陳青油鹽不進軟硬不吃,長公主算是徹底的領教了,有點頹然的又是灌了一杯茶水,雙眼緊盯陳青開了口。

「那你想要什麼?」

「簡單,陪我一晚,我就返回神魂公國,我對長公主可是垂涎已久。」

說到這裡,陳青還故意露出淫笑,純粹就是故意氣對方,果然長公主立刻就怒了。

「身為一國之主,請你自重,我看你是一點誠意都沒,但願你不要後悔,請走吧……」

人家已經逐客,陳青也不在意,起身就往外走,當手拉住門把手時他又回了頭,「找神家人跟我談,你算什麼東西,真是可笑!」

霸道,囂張,無禮,加上那蔑視的眼神,就像是天神再看螻蟻,被陳青表演的淋漓盡致,讓長公主徹底的抓狂了,抓起茶壺就扔了過去,陳青側身躲過,狂笑著離去。


被人接來,卻沒人相送,走出長公主府沒多遠,一輛普通馬車停在路邊,馬車的窗帘掀開,露出一臉憤怒的利彩蝶,陳青愣了一下鑽進馬車。

「怎麼了?」

「五公主被人劫走了,動手的是一男一女兩個魂仙。」

「嗎的!」

陳青咒罵一聲就要下車,卻被利彩蝶一把拉住胳膊,「動手的不是長公主的人,也不是我皇兄的人。」

「那是誰的人?」

陳青的話語中已經透著殺氣,感覺自己被人耍了,自己赴宴之時五公主被劫,怎麼跟長公主都脫不開關係。

「主子,你冷靜下,現在情勢複雜,千萬不能在被人利用。那兩人身穿天凰宗服飾,也並沒蒙面易容,應該就是天凰宗的人。就算長公主脫不了干係,也不能與她徹底翻臉動手。」

利彩蝶的話語讓陳青陷入沉思,這時車外卻又傳來輕呼聲,「陳國主可在車裡?」

聽聲音就是長公主,利彩蝶立刻掀開了車簾,見到她也在,長公主立刻施禮。

「若華見過姑姑。小妹被劫持我也很憂心,但我可以對天發誓,此事跟我絕無關係,我已經命人查找。」

「呵呵,長公主真是消息靈通,我府內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不用查了, 隨身洞府 ,看著自己妹妹如此悲苦,你是否真的很開心?」

利彩蝶身為至尊天女,地位要比一個區區長公主高的太多,這次卻被人上府拿人,自己卻無力阻止,何曾受過如此屈辱。也不再跟自己的侄女虛與委蛇,直接決裂,聽得長公主臉上露出悲苦之色,剛要在說什麼,車簾已經蓋上,馬車快速前行,只留下長公主孤單單的站在大街之上,一顆淚水從眼角無聲的滑落。

「五公主現在在皇宮?」

馬車之上陳青詢問出口,利彩蝶平復了下心情,輕輕點頭,陳青又皺起了眉頭。

「真是越來越亂,到底是誰將五公主在府上的消息告知了天凰宗?利昂帝國這潭渾水是該趟還是不該趟!」

陳青在那自言自語,利彩蝶不敢隨便插嘴,只是抱著他的胳膊,慢慢把頭靠上了他的肩膀,她的心也累了,只想找一個避風的港灣。

「去皇宮……」

突然間陳青掀開車簾,向著趕車的侍衛發出命令,馬車換了個方向直奔皇宮。

「主子,去皇宮幹嗎?」

「去見見那兩位魂仙,如果人被劫了我沒所表現,就太不像邪家人了。」

陳青知道,到現在都沒人敢殺了自己,都是因為那邪家人的身份,既然已經背負了這個名聲,不好好利用的話就會前功盡棄,若是沒這身份,不光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一切都會化為烏有,不光自己,那麼多跟隨自己的人都活不了。

馬車在皇宮門前不遠處停下,陳青和利彩蝶攜手走向緊閉的宮門,守門的士兵還要喝問,可看到利彩蝶的穿著,立刻全部跪倒在地齊聲高呼。

豪門之烈愛如灼 拜見天女大人……」

「打開宮門,我要見皇帝陛下。」

對於利彩蝶的要求,沒人敢不遵命,宮門立刻打開,有人還趕緊去稟告皇帝陛下。此時的皇帝仍未入眠,而是在書房中苦思,聽到利彩蝶和陳青來了,長嘆一聲,派人將兩人迎到書房。

「皇兄,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到現在你還不跟妹妹說實話嗎?」

一見面利彩蝶就直接喝問,利昂皇帝一臉的惆然,「皇妹先坐吧。」

「坐什麼坐,那倆老不死的魂仙和五公主在哪裡?我要見他們。還真以為我在至尊無上樓失寵了就可欺嗎!我一日有至尊天女的名號,就一日不可褻瀆,皇兄你是想滅國嗎?」

剛與長公主翻臉的利彩蝶又咬牙切齒的威脅利昂皇帝,她已經豁出去了,孤注一擲的投向了陳青這邊。

「皇妹,難道你也要離寡人而去嗎?」

堂堂利昂皇帝,這時候也露出了悲苦之色,看得利彩蝶的心一陣的疼,可看了眼陳青后又硬起心腸。

「你若想我幫你,就該以誠待我,他們在哪?」

「哎……在風月別院中!」

聽到利昂皇帝的話語,陳青和利彩蝶掉頭就走,利昂皇帝趕緊叫住兩人。

「等等, 淺淺心事,賦予情深 ,加上彩茹的軍權,利昂帝國就徹底落入他的手中。」

說了半天雖然還是懷疑,可陳青也記在了心中,沒有停留的向著風月別院而去,利昂皇帝趕緊下令陣法師去封鎖風月別院,若真打起來,這皇宮都得毀於一旦。

風月別院,是皇宮中一處幽靜的所在,院門緊閉,裡面悄無聲息,利彩蝶剛要叫門,就被陳青一把拉住,身為受了氣的邪家人豈能文雅的叫門,接著陳青飛起一腳就踹在了院門之上。

「轟隆……」

院門立刻發出巨響四分五裂,兩人邁步走進,一男一女立刻就竄了出來。

「大膽……額……怎麼會是你?」

這一男一女兩位魂仙竟然認識陳青,男子喊道一半就變了詞,陳青看兩人也有點眼熟,一拍腦門手指兩人叫出聲。

「白朗,貂女,你們倆怎麼在這?」

白朗抓抓腦袋,沉吟一聲,「額……當然是奉命而來,你又是為何如此興師動眾的,誰惹你了?」 見到陳青認識,利彩蝶怕他不好說話,立刻冷哼一聲,「兩位別裝了,在我天女府上劫走五公主,你們是認為至尊無上樓好欺嗎?」

「喲,五公主可是我們少宗主的未婚妻,接回來關至尊無上樓什麼事情,我想那樓主大人也不會參與別人的家事。」

貂女反唇相譏,利彩蝶還要還嘴,卻被陳青擺手制止,陳青一臉鄭重的看向兩人。

「你們是天凰宗的人?以前不是美崙帝國的人嗎?」

「是啊,我們是美崙人,也是天凰宗的人,這有什麼奇怪的!」

白朗很自然的就回答出聲,陳青點點頭,又問出聲,「那你們為何搶我小妾?」

這是什麼個情況!白朗和貂女昨天才到這裡,根本就不知道陳青在這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白朗趕緊辯解。

「我們什麼時候搶你小妾了啊,你可別冤枉人!」

利彩蝶立刻嘲笑出口,「我皇兄已經將五公主許配陳國主,而且昨日已經同房,你們今日無辜搶奪,是什麼道理?」

「不是……別……等等!那五公主不是許配給我們少宗主了嗎?」

白朗被弄得有點言語錯亂,可利彩蝶得理不饒人,「許配你們少宗主?本天女怎麼不知道此事,有婚約嗎?納禮了嗎?你們這分明就是強搶,是想跟至尊無上樓和邪家開戰嗎?」

一連及問問得白朗額頭冒了汗,求助的看向貂女,貂女剛要開口,陳青卻在這時先說了話。

「你們是不是看我陳青好欺?」

陳青現在的樣子已經怒火中燒,臉色都變得猙獰,看到弄成了這樣,貂女趕忙打圓場。「小兄弟這話說得,我們可是朋友,怎麼會做傷害顏面之事,實在是不知道啊!你看這樣行不行,此事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做主,帶我們稟報上面,自會給你一個交代。」

「交代就免了,今天我必須把人帶走,若不然不死不休……」

這次的話語讓白朗和貂女相視苦笑,現在也意識到被人將了一軍,給他們傳話的人就沒安好心!

「好吧,人你先帶走,但是有一點,此事牽扯甚大,我們還是會上門叨擾,這五公主暫時也不能離開皇城。」

「哼!隨時恭候。」

人家已經退了一步,陳青也沒再多說,一抱拳算是謝過,但是沒忘記答應過曹純,早晚要誅殺兩人。

一臉淚痕的五公主被貂女領出,利彩蝶拉著她的手轉身就走,陳青也要走時卻被白朗叫住。

「老弟等一下,這到底怎麼回事?」


傻子都能看出來此事蹊蹺,白朗和貂女雖是天凰宗的人,卻完全被蒙在鼓裡,陳青看了兩人一眼,輸了一句話。

「神家之人要奪利昂皇權試煉,有些人看起來是傻子,卻沒準是人中豪傑,這裡面水.很深,深的能淹死魂仙,兩位好自為之吧。」

說完之後,陳青又是一抱拳轉身離開,留下兩人呆立很久,貂女忍不住開了口。

「白哥,看來這次咱倆是來錯了,不但不是美差,還是天大的災禍,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回去不趟這渾水,沒好處的事情咱倆何時干過。」

「可少宗主那裡如何交代?」

貂女擔心的問出聲,一提少宗主白朗就變得咬牙切齒,「交代個屁,天凰宗又不是他做主,我連他老子都不怕,怕他作甚,大不了離開天凰宗,到美崙帝國繼續做供奉倒也自在。」

恐怕幕後布局之人也想不到,他沒算出陳青早就認識兩人,更是算錯了這兩人的性格。這倆魂仙老奸巨猾,只為自己活著,什麼宗門帝國全都扯淡,不想再得罪陳青和至尊無上樓,更不想趟這渾水,陳青一走沒多久,這倆人也連夜離開了利昂首都。一場風波立刻化解。

不提第二天清晨風月別院就人去樓空,讓陳青鬱悶的是,救出五公主后,早上她就哭著求自己和利彩蝶讓她回皇宮,問她為什麼也不說,只是一個勁的哭。看她確實可憐,陳青也就尊重了她的意思,讓利彩蝶將她送了回去,昨晚等於白折騰!

利彩蝶送完五公主回來,一臉的愁容,不停的坐在那唉聲嘆氣,弄得陳青也心情大為不好,忍不住問出聲。

「到底怎麼了你?」

「主子,我一路上不停的問,小五才說實話。昨夜裡一個侍女交給她一封信,信是長公主寫得,訴說了一番利昂帝國如今的危局,又說了一番很多事都是她不得已為之,一切都是為了利昂帝國今後的發展,還說為了帝國,犧牲一下個人幸福不算什麼。這傻丫頭就被說動了,心甘情願去嫁給天凰宗的傻子,攔都攔不住,我想把她弄回來就要死要活的,弄得我也沒了辦法。」

陳青一撇嘴,「你們這長公主真會算計人心啊,把你們一家子吃的死死的,要是個男人還真的成了一方人物!五公主走就走吧,咱們還少趟點渾水,還能靜觀其變。你皇兄千年壽誕之前,咱倆就別出門了,讓人們轉移*意力。」

「遵命,我的主人……」

利彩蝶嬌聲出口,拋了個大媚眼,這才讓氣氛緩和下來。接下來的日子陳青開始了短暫的閉關,不在理會外面的風風雨雨,等待機會在下手搗亂。

離著利昂皇帝千年壽誕還有兩天時,利彩蝶急匆匆的喚醒了陳青,陳青一看她的臉色就知道出事了。

「說吧,那長公主又有什麼動作?」

「不是她有動作,而是我皇兄突然有了大動作!」

利昂皇帝突然有行動,這讓陳青大感意外,靜等利彩蝶下文,利彩蝶咽了口吐沫這才開口。

「我皇兄突然下令將丞相府滿門抄斬,被牽連的官員足有上百,這些官員同樣被株連九族。很多返回皇城賀壽的高級將領和星際之主同是動手,就連利家的一些先輩也出了手,徹底的將丞相的實力連根拔起,現如今大街上到處都是死屍,地面都被鮮血染紅了!」

「夠狠!」

利昂皇帝不動則已,一動就是雷霆一擊,就連陳青也不得不佩服出聲。

「長公主有什麼反應?」

「我也在奇怪,按說那丞相是長公主的人,可送消息的人說長公主府大門緊閉,對一切不聞不問,誰也搞不清楚是什麼情況。」



聽到這裡陳青笑了,「還能是什麼情況,這是你皇兄和神家人又達成了什麼交易,而且那丞相勢力太大,也已經影響了神家人,這是趁機再掃路呢,讓五公主登基后少些障礙。」

利彩蝶點點頭,「看來就是這個情況,還有就是送消息的人說,利昂大軍已經陳兵邊界,隨時都可能發動侵略戰爭,更可怕的是,他們多了很多新型戰艦,還有數座新的太空堡壘,新的大戰將起,誰也無力阻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