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如果是齊王看上了虞淑夫人呢?」

魯君答著:

「齊王後宮美女現在都安置到臨淄城外的郊野之地去住了,哪有心思看上我們魯國的虞淑夫人啊!」

魏嗣便說道:

「這可不一定,齊王愛美是出了名的,寡人從齊國返回來的使者口中得知,齊王似乎早對魯君您的虞淑夫人有意了,所以等齊王來到曲沃后,魯君您還是得保護好自己的虞淑夫人啊!」

魯君此時有些心虛了:

「魏王,若齊王來到曲沃的,真的要我把虞淑夫人獻給其,我該如何是好啊!」

魏嗣便說道:

「魯君啊,您若真的不放心虞淑夫人,可以暫時把其放在寡人這裡,寡人可以替您保護好他,到您離開我們魏國之時,我一定親送夫人與魯君一道離開我們大魏,返回貴國去!」

魯君猶豫了起來。

魏嗣見此便又說道:

「魯君,您不必擔憂,您應該聽說過, 至尊特工 ,所以虞淑夫人在寡人這,寡人一定讓其完璧歸魯!」

魯君一下子也放寬了心,招呼人把虞淑帶來交給了魏嗣,魏嗣命人帶著虞淑找地方安置去了。

宋、越、中山三國君主此時似乎明白到了魏王之意,便紛紛主動獻了自己最重要的隨行之物。

宋君獻上的乃是其祖上宋襄公的一副盔甲,自然也是傳國之物了,越王無疆便獻上了自己手中一把傳國闔閭劍,中山國君直接把自己隨行的公主交給魏嗣了,魏嗣也也再次應承了四人,等其歸國之時一定奉還了。

魏嗣收四君之寶,也是聽從了陳軫之意,擔心四國君主在會盟舉行之時有什麼變故。

又過了兩日,魏嗣收到了曲沃附近守軍的來報,說秦王帶了三萬兵馬,韓王帶了兩萬兵馬,趙君也帶了兩萬兵馬,執意要讓兵馬進入這曲沃會盟之地。

魏嗣便趕緊叫來陳軫、蘇代、如耳三人商議了起來。

只聽陳軫說道:

「大王,您開始已經通知過諸國國君了,毋須帶兵馬,可是這次秦、韓、趙三位國君卻都帶了重兵前來曲沃會盟,您若不讓其入境,這曲沃會盟恐怕就沒人參加了,現在它們得寸進尺,居然要把軍隊帶入會盟之地,此事是一定不能允許的!」

魏嗣說了句:

「是的,寡人明白,所以才召三位卿前來商議對策嘛!」

蘇代也說道:

「料想楚王、齊王這次定然也是帶了軍隊前來的,秦、韓、趙三國暫且還相安無事,若齊、楚一來,這樣五國在我們曲沃會盟處起了紛爭,打了起來,大王那局勢可不是我們魏國能控制的了的了,而且還會天下大亂,到時候大王您這曲沃會盟就是一個千古笑柄了,所以我們會盟處五十里內,決不能允許列國軍隊入內!」

如耳這時說了句:

「不如這樣吧,陳軫先生與趙王尚且說的過去,蘇代先生與韓王關係尚好,而我如耳與秦王雖未蒙面,但是我了解秦王,不如我們三人一道去往勸說三國君主吧!」

陳軫便說道:

「要勸得趙君、韓王,應該是容易的多,這勸秦王之事恐怕得費點周章啊,如耳先生您有把握嗎?」

如耳便笑著說了句:

「既然兩位有把握勸得韓王、趙君止兵,我如耳攜韓、趙止兵去勸說秦王,那難道把握還不大嗎?」

魏嗣對著如耳豎了個大拇指:

「先生,您果然高明!」

如耳一路來到曲沃五十里之外的秦國營地后,見秦軍此時正在拔營,便詢問一秦軍士兵:

「你們秦國這麼快就要拔營,是為何呢?」

秦軍士兵回著:

「聽說是我們大王說了,魏王不尊重秦國,所以我們大王下令讓我們拔營準備回秦去!」

如耳又問:

「那你們大王可說了什麼時候離開嗎?」

士兵回著:

「當然是拔完營之後,就離開了!」

如耳說了句:

「好,謝謝這位兄弟了!」

如耳便找到秦王大帳處,要晉見秦王,可是侍衛卻說秦王已不在帳中。


如耳十分不解,便問侍衛:

「你們秦王不在帳中,那又去了哪呢?」

侍衛回著;

「聽說我們大王好像去查看當年晉國叛臣欒逞敗亡之地去了!」

如耳不禁說了句:

「這欒逞與秦國似乎並無瓜葛啊,你們秦王怎麼會去查看欒逞敗亡之地呢?」

侍衛搖了搖頭:

「這小的就不知道了,若魏使您想真想見到我王,可去西南五里的那片棗樹林中,便可見著我王了,明天若您再來,我們就得返回秦國去了!」

如耳便依這侍衛所指,前往西南五里棗樹林去了。

剛進入棗樹林,突然聽見一似曾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如耳老兄,您是要來尋找我們秦王嗎?」

如耳四顧了一下,沒發現到有人,到是驚了一下,便問:


「你是何人?為什麼不敢出來與我相見?」

只聽這聲音回著:

「相見不如不見,不見倒為好,既然你想見我們秦王,看來定然想勸大王留下的,那我得提醒你一句!」

如耳回著:

「好,您說!」

這聲音說著:

「您聽好了,見到我們秦王之後,一定不要提及任何勸說我們秦王留下之事,反而得勸我們秦王早日歸秦才是!」

如耳甚是不解:

「您為什麼這麼說?」

只聽一句:

「如耳先生您乃聰明之人,我也無法再多告知於您,您好自為之吧!」

待如耳再追問時,再也聽不到這回復之聲了。

如耳便自言自語說道:

「這人為什麼要提醒我這些呢,它莫非是在告訴我秦王只喜歡聽反話?秦國說要撤兵回國其實是假的嗎?」

不一會,如耳在樹林中走了一陣后,被兩名秦國士兵攔住了。

如耳便詢問兩人:

「你們秦王可在前方?」

其中一侍衛答著:

「是的,你找我們秦王有事?」

如耳拿出了符節,給兩士兵看了一眼:

「我乃魏國使者,受我們大王之命,來覲見你們秦王的!」

兩名士兵確認如耳身份后,便帶著其一起往前而去了。

走了約百步之遠,如耳發現一穿著國君服飾,鬍子都發白了的男子正在望著前方一谷地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這人自然就是秦王贏駟了。 如耳因為得到神秘人的指引,順利以勸說秦王歸國,而使得秦王主動放棄了帶兵入會盟地的想法,與韓、趙兩國國君同時來到了會盟地。

魏嗣也在行宮大殿重新款待了三國君主,然後等待齊王、楚王的到臨。

距約定的會盟時間只有兩天的時候,齊王、楚王也終於來到了曲沃,兩王開始也不願意把軍隊駐紮在會盟地之外,但是在魏嗣派陳軫、如耳的反覆勸說下,也都只帶隨行百人進了會盟地。

由於燕公子職與義渠王也已於幾日前到達了曲沃,所以一場空前盛大的十三國盟會,也即將在曲沃召開了。

曲沃會盟的前日,魏嗣這時剛與韓王見完面,便攜帶陳軫來拜訪起了秦王。

這時秦太子盪正在秦王營地外面與幾個侍從在一起玩鬧著,見到魏嗣前來,便走上前來詢問:

「不知道先生您乃是何人呢?來我們秦營做甚?」

魏嗣自然明白這秦太子雖然乃自己女婿,但是沒有見過自己,自然不認識了,便面帶說道:

「你就是秦國太子贏盪吧?」

太子盪回著:

「是的,先生您還沒回答我的問話呢!」

魏嗣身後陳軫便暗示起了贏盪:

「秦太子、秦太子,您忘了我嗎?我們在你們秦國見過面的!」

贏盪打量起了陳軫,然後一驚:

「原來是陳軫先生啊,這麼多年了,本太子都差點快忘了先生您了!」

然後又看了眼站陳軫之前剛剛與自己交談之人,不禁說了句:

「能讓陳軫先生隨您前來我們秦營的,看來您一定就是我的岳父魏王了吧?」

魏嗣帶著笑意點了點頭:

「身材魁梧,年輕力壯,好婿,果然是好婿啊!」

贏盪待確認是自己岳父魏王后,趕緊便向其行禮:

「岳父在上,請求小婿一拜!」

魏嗣便問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