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就拜託你了Ben。」嬈嬈真摯的沖Ben說道。

隨即低下了頭,將臉湊到了小糰子面前:「小團團,要乖乖的哦,等我忙完這段時間就把你接回來。」

小糰子的兩隻金色的眼睛還在閃著光芒,似乎是聽懂了她的話,竟還配合的點了點頭,看的眾人都樂了。

「吱吱吱……」

「嬈嬈,那我們就先走了。 妖孽奶爸在都市 思嬈,和媽媽說再見!」秦琛不著痕迹的將小傢伙擋在了身後,緩聲沖女兒說道。

秦思嬈立刻撲上前抱了抱嬈嬈,又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這才依依不捨鬆開了手。

「媽咪,那我就先走了,別忘記你周末答應我的事情喲!」

「當然,要不我們拉勾勾?」嬈嬈笑著伸出了手,和秦思嬈拉了拉。

站在床邊目送著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嬈嬈這才收回了笑容。

一回頭,便撞進了一個有力的胸膛。

「你幹什麼?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么?」

看到是龍衍,嬈嬈無語的丟過去一個白眼。

龍衍歪著腦袋,剛剛洗好的頭髮上還掛著水滴,看上去邪魅無比。

「有么?你難道背著我做什麼虧心事了?」

「呵呵。」嬈嬈繞開他打算回屋看會書,也準備一下明天的內容,雖然說她在Z大隻是掛了客座教授一周只有3節課,但是出於對事業的負責,她還是必須要認真準備的。

龍衍眯著眼睛也沒攔她,翹著二郎腿悠然自得的看著電視。

然而看著看著,他總覺得房間里好像少了點什麼。

頭一歪,瞥到了牆角的小鐵碗。

黃金獸呢!!!

他又看到了垃圾桶的里殘羹,難道被吃了?

龍衍被自己可怕的想法嚇到了,腦海中自動回放著秦琛鬼畜的笑容。

沒有絲毫猶豫,他便衝上樓開始敲門。

片刻之後,門開了,嬈嬈一臉困意的望著他。

「龍先生,又怎麼了?」

「黃金獸呢!!!」雖然說他龍家還有幾隻,但是這也是稀有物種啊!

「黃金獸?」嬈嬈一愣,順口回道:「阿琛帶走了啊。」

「什麼?」龍衍的臉在一瞬間漲成了青色:「你居然把黃金獸給他了?」

嬈嬈被他那強大的氣場震懾的有些懵,足足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男人怕是誤會了。

連忙說道:「不是送,阿琛說小團團太小了,而且我太忙,所以就帶走幫我先養一段時間,順便打下防疫針什麼的。」

見龍衍眉頭緊蹙,嬈嬈又道:「你放心,我知道這是你送我的禮物,不會隨便送人的。你應該也知道,我原先是有一隻的,那會我不在的時候,也都是秦琛和Ben照顧的。你放心,小糰子不會有事的。」

誰真關心那糰子會不會有事啊!

重要的是,老子這是好不容易才想到和你親近的辦法啊!!!

一口老血梗在喉中,龍衍只覺得口腔里都充斥著苦澀。

偏偏他還啥都不能說!

真是……

「你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幫你扎兩針?」嬈嬈看著龍衍的臉都青了,忍不住關切道。

「不……不用了,我很好。」

「秦琛也好的很!!!」

嬈嬈:「(⊙o⊙)…額,你這是改性了?咋還誇秦琛呢?」

龍衍:「……」

龍衍被嬈嬈那雙清澈的大眼睛給閃的一陣眩暈。

「早點睡,女人熬夜不好。」

秦琛上了車,便把小糰子隨手丟塞進了後備箱,血腥指數直逼5顆星。

小蘿莉忍不住皺眉,她覺得小傢伙還是很可愛的。

只是自家親爹一臉神秘莫測的笑容,讓她覺得陰森森的,嘴巴開開合合好幾次,卻是一句話也沒說出口。

Ben透過後視鏡看她憋的難受,便忍不住開了口:「老大,我們會不會有點殘忍?那東西那麼小,你就這樣扔後備箱了?」

「嗯?」秦琛眉頭皺了起來,車裡的氣氛越發的陰森了。

「好吧好吧,當我沒說,不過老大我真的不會養這東西啊,而且這東西你也知道的賊快,萬一跑了可咋辦啊?」Ben一臉苦笑。

「跑了?」秦琛挑眉,唇角咧的越發大了。

Ben眼皮直跳,越發的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坑裡。

「Ben啊……剛才夫人可是把這跳糰子交給你了,你自個可是也承諾了,會照顧好他的。」

「現在你和我說萬一跑了咋辦。那自然是你去和夫人解釋了。」

「老大,你!!!」Ben氣得手抖,險些沒把一車人帶溝里。

一路上都沒再和秦琛說話。

車子很快便抵達了他們的別墅,秦琛不等Ken來開門便自己先下了車。

打開後備箱,一道黃色的光影便沖了出來,朝著秦琛的手指咬去。

可惜的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秦琛手臂一抬,便把它直接拎在了空中。

兩雙眼睛對視著,小糰子「吱吱」的叫著,金色的眼睛比之前瞪得更圓了。

也就是嬈嬈這會不在,不然看到了它那張牙舞爪的樣子,相信再也不會認為秦琛還有Ben和它有緣了。

當然,秦總裁怎麼會讓這種不利於他的事情發生?

手臂微微用力,他便把小糰子拎在了半空中。

「小傢伙,乖乖的跟在Ben身邊,不然的話……」

秦琛目光驟然凌厲起來:「你還記得今天的螃蟹吧……惹了我,我保證你的下場比他還慘。」

秦思嬈:「……」爸爸它只是個小獸!

Ben:「……」老大你真狠!

Ken:「……」入魔了入魔了,沒救了!

小團團的爪子被秦琛這一恐嚇立刻的停在了半空,也忘記了要揮舞,直到被秦琛遞給了Ben,感受著Ben身上的溫暖,它才堪堪反應過來。

那雙金色眼睛里,光芒早已被委屈取代。

它這是招誰惹誰了!

「乖哦!」秦琛笑了,輕輕的用指腹在小團團腦袋上壓了壓。

小團團徹底傻掉了,眾人也跟著徹底凌亂了。

許久,Ben才憋出了一句話來:「老大真是越來越腹黑了,簡直是兵不血刃就把情敵給虐殺了!還在夫人面前賣了好。」

Ken挑了挑眉,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第一天知道?行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折騰一圈我都有點困了。」

「那你怎麼不攔我? 萌寶突襲:腹黑總裁俏媽咪 就看著我跳進他的坑?」Ben一臉的悲憤!卻是很貼心的將小團團的護在了自己懷裡,生怕他凍著。

他們和秦琛的別墅就隔著幾百米,索性也就沒開車。

「攔你?」Ken笑得很鬼畜:「親愛的,我覺得你跳坑跳的很開心嘛……」

「再說了,你不跳坑,怎麼凸顯我的智慧呢?」

「你……」

說好的真愛呢?

……

「老大真的是……」

回到家,Ben一邊撫摸著受了驚的小團團,一邊還不忘吐槽著秦琛。

Ken從客廳里走進來,將一杯牛奶遞了過去。

Ben正在照料小團團呢,眯著眼睛四處找地方安置小傢伙呢,看到牛奶慌忙伸手接了過來。

小團團也聞到了香氣,四肢爪子不停的揉搓著,在Ben的懷裡吱吱叫著。

「你想喝啊,那給你喝。」

Ben被他那抓耳撓腮的樣子逗笑了,笑著便把牛奶伸了過去,然而手在半路卻被Ken給攔住了。

「它今天白天已經吃過東西了,這麼小吃多不好。」

「而且,這牛奶的是給你準備的,水也備好了,快去洗澡吧。」

Ben抬起頭,便瞥見Ken一臉溫柔的望著自己,尤其是那沒有了眼鏡阻礙的目光,關切的都能溺出水來。

他的臉倏地紅了,熱氣伴隨著牛奶溢到了他的耳根。

他靦腆的抿了抿唇角,一抬頭將牛奶一飲而盡。

「那我去洗澡了,你先看一會,然後給它找個地方睡覺。」

Ben不放心的囑咐道。

Ken溫柔的用指尖幫他擦了擦唇邊的牛奶,一把將小糰子接了過來。

「放心好了,我什麼時候辦事讓你失望了?」

「快去,把頭髮吹乾了再出來,天冷了,不吹開容易頭疼感冒。」

Ben沒有任何意外的淪陷在了Ken的溫柔里,屁顛屁顛的洗漱去了。

等到他出來時,看到的便是美人已經躺在了床上,被子虛掩著他性感的鎖骨。

狹長且美麗的眼睛里流轉著似水的柔情,Ben艱難的吞咽著口水,直接撲了上去。

……若干分鐘后,戰鬥結束。

Ben抬手點亮了檯燈,眼睛四處尋找著。

「別找小糰子了,我已經都安排好了。」Ken懶洋洋的說道,隨手將晚安面膜丟了過去。

「好了。別吵,我好累,明天還要上班。」

話音落下,他便閉上了眼睛。

Ben猶豫了一下,看著身邊人微皺的眉頭,猶豫了一下,心疼的也躺下了。

門外的沙發上,被人遺忘的小團團看著門縫裡的光芒熄滅,心那叫一個哇涼哇涼啊!

這一個個的簡直都是禽獸!

不,禽獸都不如!!!

它還是個寶寶啊!

是珍貴的黃金獸啊!

為毛都要這樣對它啊!!!

然而,它現在連生氣叫的勇氣都沒了,不為別的,在它一米之外,一隻藏獒正優哉游哉的打著酣。

看似睡的很沉,但是它若是一動,那後果……

罷了罷了,都是命!神獸報仇,十年不晚啊!!! 秦琛一早便坐飛機出差了,等下午回來時,便看看冷晴在用毛巾擦拭著他辦公室的古董擺件,嘴角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看上去心情很好。

「你在做什麼?」秦琛帶著一身疲憊邁進了房間。

冷晴聽到他的聲音,沒來由的哆嗦了下。

回過頭,便被秦琛那一身寒氣給逼得後退了幾步,不自然的將頭髮捋到耳後,她蹙著眉,咬唇輕道:「我看這些上面都落了灰,想著這會沒事就幫你打掃下。」

秦琛原本就累得不輕,此刻看著她那緋紅的臉,心頭的不耐煩更甚。

面容冷淡,他微垂著眼瞼:「我請你來是當特助的,不是當保潔阿姨的。」

「我知道……我是手頭的動作都做完了,這才來幹活的。」冷晴慌忙解釋道,以為秦琛的不悅是來源於她做了特助不該做的事情。

可是她沒有。

她只是想要順便幫秦琛做點什麼……

而且,像秦琛這種自小情感缺失的人,不是應該喜歡她這種溫馨的關愛嗎?

她小心翼翼的模樣,眼神里掩藏不住的討好讓秦琛非常的不適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