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就麻煩陸同學幫一下我們的瑤瑤了。」

陸思誠看到她的表情,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圖。

看來程瑤宿舍的這幾個人,

是準備給自己打助攻了。

陸思誠點了點頭,

和程瑤一起出了房門。

兩個人打了個車,回到了學校。

陸思誠陪着程瑤做完一些瑣碎的雜事才歇下。

待他們有了時間,

陸思誠便去沈序母親的病房去找他。

陸思誠剛到門口,

就聽到裏面傳來一陣哭天喊地的聲音。

「哎呦!我的老天爺那,欠錢不還啦。」

「有錢治病,沒錢還債啊!」

「還有沒有天理啊!」

這個聲音在裏面一直重複著。

陸思誠推開門就看到一個婦人散著頭髮,

癱坐在地上,雙手不停的拍打着地板,

身體還不停地前後左右搖晃,

彷彿在畫圓一般。

那個婦人聽到開門的聲音,就停了下來。

本來低着頭的沈序,聽到哭喊聲突然停止了,

就奇怪的抬起了頭。

剛抬頭,就看到了門口的陸思誠,

他的眼裏閃過一絲窘迫,

正打算過去的時候,

陸思誠給了他一個制止的眼神。

沈序就又坐在了原地。

那個婦人抬起頭,看着剛剛進來的陸思誠。

眼睛裏露出了一絲的疑惑。

沈序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人了?

穿的這麼光鮮亮麗,

一看身份就不簡單!

該不會是沈序的老闆吧?

這個婦人打定了自己心裏的想法,

沖着陸思誠的腳撲了過去。

陸思誠看到她的動作,反應很快,

直接撤走了腳。

然而他低估了這個大媽的功力,

即便是陸思誠躲的再快,

大媽依舊抓到了陸思誠的腿。

她把自己的臉蹭在陸思誠的大腿上,

帶着一臉的委屈,

用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淚。

「小夥子啊!我好命苦啊!這天殺的沈家,他們欠債不還啊…」

因為陸思誠把門開了,

所以這一層的很多人被這個聲音吸引過來。

大媽還在陸思誠的腿邊哭泣著,

陸思誠依舊對大媽不聞不問,

彷彿跟個沒事兒人一般。

圍觀的群眾說到:

「這小夥子也太沒愛心了吧!」

「就是,老人都哭成那樣,他都不知道安慰一下。」

有幾個小年輕看不下去了,

上前去攙扶大媽。

「大媽快起來,地上冷。」

「就是,別和這小夥子一般見識,他沒素質。」

大媽聽到他們的話之後,便哭的更凶了。

接下來他們把矛頭指向了陸思誠。

「我說你怎麼這麼沒有素質,你怎麼能對大媽下手!」

「就是,你就是一個無情,冷漠的人。」

「我因為和你同樣是年輕人而感到悲哀。」

陸思誠聽到這些話,忍不住笑出了聲。

自己什麼也沒幹,

就有這麼多人出來當正義使者,

他們還真的是正義呢!

於是陸思誠瞥了大媽一眼。

正在地上嚎哭的大媽,

突然感受自己脖頸傳來絲絲的冷意。

她摟了摟自己的衣服,又繼續哭了起來。

但是還沒哭一會兒,

大媽就感覺到有一股涼意,

自下而上貫穿在自己的身體里,

她感覺她自己堅持不下去了,

於是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

剛才還替大媽說話的人,

看到她矯健的動作,

臉上佈滿了黑線。

感覺自己剛才的正義之舉實數扯淡。

於是他們黑著臉,離開了病房門口。

陸思誠看他們離開之後,閉上了房門。

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沈序問道。

「怎麼回事?」

沈序把事情說出來之後,

陸思誠了解了大概的情況。

地下的這個大媽,見沈序有錢了,

過來無理取鬧來了。

把自己八竿子都打不到的親戚關係拿了出來。

還編造了一段欠債不還的鬼話。

陸思誠這次來找沈序是有正事要談,

所以他並沒有時間理這些事情。

於是他給小王打了一個電話,

把那個大媽交付了出去。

不一會兒小王帶着保安到了病房,

兩個保安合力,把大媽抬了出去。

小王做完這些事情,

就把病房門關上離開了。

沈序看着小王的神速,

眼睛裏滿是佩服。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事情解決,真的很厲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