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是我兒子!」孫建設聽完幾個老夥計的話,激動的大叫起來。

「誒呀我去!老孫你可別逗咳嗽了,就你!還能奏出這種兒子來!」

「孫哥!你要說那個是你兒子!那你兒子旁邊坐那兩個穿白襯衣的,就是我兒子!」

「老孫!這要真是你兒子,那你趕緊帶孩子去做個親子鑒定吧!哈哈!哈哈哈!」

此時此刻,你別說這些人是在拿孫建設開玩笑,他們就是罵他祖宗!孫建設都生不起來氣,因為他此時有點太高興了!

本來,孫建設蹬起神牛,就準備追上去,告訴所有人:「這高考狀元是我兒子!」

但是孫建設又想了想,這高考狀元他爹是騎神牛的「牛爺!」,那多給孩子丟人啊!

所以孫建設一拐彎,就回家報喜去了,他要讓全樓的鄰居都知道小雨考了個狀元!

那邊,孫羽的遊街示眾終於結束了,那腿都站麻了,但是高局長又要請孫羽去赴晚宴,沒辦法孫羽只能跟着過去了,但是這多少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本來領導準備邀請孫羽的父母參加宴會的,但是王校長擔心孫羽的父母不會說話,就提議由孫羽的老師劉曉利代替,因為這天地君親師,師徒如父子,所以領導也就同意了。

這一晚,可以說是劉曉利人生中最巔峰的時刻,他全程滿含熱淚,喝了好多酒,但人卻精神得很!

要說這宴會上最可憐的,那就是孫羽了,本來他早晨就沒吃飯,又折騰了一天,已經餓得是前心貼後背了,但是同桌的又都是領導,孫羽愣是一口菜都沒敢吃!

好不容易挨到宴會結束,孫羽坐着領導安排的專車回家了。

一到樓下,孫羽就被嚇住了!

因為全樓的老少爺們,男男女女們都在樓下等著歡迎他呢!

「噼里啪啦!」

鞭炮聲響起!孫建設提議請全樓的鄰居吃飯,但是去不起大飯店,只能去孫羽老舅開的那個大排擋了!

要說您還真別小看了這大排檔,郭德綱老師說過:「土豪的生活就是大金鏈子!小金錶!一天三頓小燒烤!」

要說這大排擋路邊攤,那菜做得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在孫羽的這場大排擋升學宴中,最忙碌的不是孫羽的父親孫建設,而是關承言!

熱心的關承言自稱是孫羽的乾爹,在那裏忙前忙后,忙了個不亦樂乎!

對於毛遂自薦的關承言,孫建設也沒有說什麼,因為孫建設屬於那種木奈的老實人,本身就不太適應這種大場面,又不善酒力,有關承言沖在前面擋酒,真是何樂而不為呢!

孫羽今天也被特殊批准,可以喝一瓶啤酒,但是喝完酒,眼皮立即開始打架,但他今天是主角,只好強堅持着等升學宴結束。

最後關承言是被人給抬回去的,孫羽也是一路扶牆,這回終於也有他服的東西了! 華韻換好她之前穿的那套出來了。

「好看。」

有了新期待的蘇木顯得有些敷衍,清了清嗓子,笑著把手中的衣物遞給了華韻:「又選了一件,等下換這套唄。」

華韻接過了蘇木手中的衣物,打量了一下,笑眯眯的再看了蘇木一眼,也不扭捏,也沒有難為情,大大方方的拿著衣物就進了內卧。

末了,很快人換了衣服又走了出來,腳步悠悠,很勾人的走了過來。

蘇木臉紅了,她都沒臉紅。

「如何?」

蘇木重重的點頭:「好看得冒泡。」

「是嗎?」說著,華韻還慢悠悠的轉了一圈,「那就這個了。」

「哈?」蘇木有些看呆。

「領證就這套了。」

「好……好呀。」

蘇木有些磕巴。

華韻順勢坐到了蘇木腿上,輕輕的朝著蘇木耳朵里吹氣,「戶口本帶了嗎?」

「啊,沒,家裡。」蘇木搖頭。

「那我先洗個澡,咱們去你家拿。」華韻把頭髮散了散,站起來說著。

「哈?」蘇木眨眨眼。

「你上次不是說嗎,領證你什麼時候都可以,就今天吧。」華韻起身也沒去內卧,只是坐到了蘇木旁邊翹起了二郎腿,「我看了日子,今天日子不錯的。」

「這……這麼急嗎。」

蘇木無意的看了一眼黑絲……

也不是很急。

「不急了,婚禮日子定了,應該就是明年年初了,提前一點領證也沒有什麼,關於什麼婚前合同啥的,上次爸媽見面的時候都談好了嘛,婚房我之前就準備裝修好了,就差男主人了,哪兒急了。」華韻一字一句的道。

婚房這事兒,蘇木之前不知道,那天見面的時候,談到婚房時,說房子都準備好了,只要加個名字就可以的時候,老媽都有些恍惚。

結個婚,好像就和親家見了一面,啥都齊全了。

從婚禮籌備,但領證,什麼東西,好像都不用老媽了。

也不需要蘇木。

房,車,啥都不需要。

蘇木也是撓了撓頭,「小韻,婚房啥的,要不然還是我買吧,我也有錢的……」

蘇木此刻一時有一種「蘇木你要老婆不要,你要老婆,我給你帶來」,然後真就帶來了……

啥都帶來了。

房子車子,啥都不需要。

到現在,掙了這麼多錢,蘇木都沒有買一套房,一輛車。

「好呀。」華韻一點意見都沒有,「你買一套,我買一套,我這套已經裝修好了,我們領了證就先搬到那裡,等你買的裝好了,我們再去搬去你那兒。」

華韻當然是蘇木說什麼都可以。

蘇木又想了想,好麻煩,都有房子還裝一套幹嘛,「還是算了,就住你的吧。」

也不錯,畢竟他也怕麻煩。

這種一點都不麻煩,全部安排好的婚,他還是挺舒服的。

「行,那我先去洗澡了,一會去你家。」華韻說著,就起身進了內卧。

雖然確實有些突然,但今天領證蘇木也並沒有拒絕,

反正那天領都是領。

今天領也沒什麼區別。

他看了看自己一身,猶豫了一下,等下回家也得打理一下。

坐在辦公室等了一會兒,內卧的門沒關,突然傳來了華韻的聲音。

「木木,你進來一下。」

想著黑絲,蘇木立馬站起來,麻溜的進了內卧。

不一會兒。

衛生間里響起吹風機的呼呼聲。

華韻翹著二郎腿坐在鏡子對面,有節奏地顛著腳尖上的拖鞋,蘇木則站在她身後給華韻妹子吹頭髮。

「還是我老公手藝好。」華韻突然冒出來一句。

「咳咳……」蘇木差點被口水給噎著,當然沒有反駁,有些傻傻的道:「我就瞎吹,瞎吹。」

「嗯。」

華韻語氣慵懶的,「瞎吹都比我好,比那些專業的,都吹得舒服。」

「不能夠,人家才是專業的,技術肯定沒的說,頂多我就是比他們認真一點。」

「認真還不夠呀?我就喜歡你擺弄我頭髮,你一吹,我就希望頭髮一直都別干。」

「嗨,沒那麼誇張啦。」蘇木聽華韻誇獎,一時間也飄忽了起來,「你可別給過我這麼高的評價啊,我都不好意思了,嗯,你要是喜歡的話,以後你每次洗完澡以後我都給你吹頭髮。」突然間,蘇木反應過來不對勁兒,立時道:「好傢夥,你不是拿話架我呢吧?讓我高興高興,好叫我這輩子都給你吹頭當苦工?好傢夥,你也太壞了啊,不帶你這麼套人的!」

華韻淺笑地從鏡子里瞅瞅他,抿嘴道:「那你願意不願意?」

「願意。」

這時候說不願意,那腦袋指定門夾。

華韻呵呵一笑,「那你看我該梳個什麼髮型?」

這一下,蘇木架子也端起來了,捏著下巴端詳著她,圍著華韻走了幾圈。

華韻笑而不語,就靜靜坐著。

「盤發吧。」想了半天,蘇木還是喜歡盤發「盤發乾練,利落,而且特別配你的臉型。」

「盤成什麼?」

「呃,我哪兒懂這個,反正就梳到頭頂的那種。」

「頭髮簾兒也梳上去?」

「都梳,留一兩縷耷拉下來也可以。」

不多時,華韻擺弄完了,「看一看,是這樣吧?」

蘇木當即打了一個響指,「嘿,真漂亮,就是這樣!」

「那我換衣服了。」

華韻現在就裹著浴袍坐在哪兒的,其他啥也沒穿。

「愣著幹嘛?還不出去,證還沒領呢。」華韻翹著的二郎腿放平,小手指了指門外。

蘇木突然大著膽子,厚著臉皮來了一句,「這不……等下就去領證了嘛……」

話雖然沒說白。

但華韻當然能聽得出這句話的言外之意。

「意思像你華姐當著你面換?」華韻眯著眼,表情也不急不慢。

「姐什麼姐呢,當著換……也不是不可以嘛。」

「美得你,先出去,今天你把東西收拾好,咱們搬進新家……」華韻說著,站了起來,湊到蘇木耳邊吐氣,「你想看什麼都可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