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隻能這樣了,可可,明天早上我們再來碰碰運氣吧。」李方轉頭對着可可說道。

「好的!」

雖然嘴上答應着,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出了可可臉上的失落。

「對了,老獵叔,那邊還沒處理過吧?」李方像是想起什麼,對着老獵叔問到。

「你不說我還忘了呢,光顧著把雞拿回來了。我這就去處理!」

「別,你帶着他們去找找看其他的動物吧,那邊我來處理!對了,要下個套子嗎?」

「既然明天還過來碰運氣,就別下了,要不然不小心上套了,卻被其他的動物給禍害了,就得不償失了!」

「也是,現在肉食性動物越來越多了,這天氣還不一定能找到吃的,碰上這送上門的獵物,它們可不會客氣。」

「方哥,這山裏還有肉食動物嗎?是哪些啊,會不會傷害人!」華仁清好奇的問道。

「這連綿的山脈,怎麼可能會沒有肉食動物。不過具體有那些我就不清楚了,這你得問老獵叔和六叔公了!」

「肉食動物啊,還挺多的,豹貓、黑熊、狼、鷹,這些都是肉食動物啊。」六叔公摸著下巴上的鬍子想了一下說道。

「豹貓,那是什麼東西。是豹子還是貓啊?」

「豹貓,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六叔公,我們山裏還有這玩意!」李方對這東西也充滿了好奇。

除了老獵叔,在場的眾人都看着六叔公,顯然是在等着他的回答。

除了在場的人,直播間的觀眾也一樣,都充滿了好奇。

「只聽過豹子和貓的,從來沒有聽過豹貓的!」

「恕我孤陋寡聞了,這豹貓是什麼東西?」

「我知道,我知道,豹貓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樓上的請解釋一下,豹貓是什麼動物!」

不過還沒等來直播間觀眾的解釋,六叔公先給眾人說起了豹貓。

「豹貓屬於食肉目貓科豹貓屬,是一種體型較小的貓科動物。原來是我們浙省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后被調整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以前並沒有人發現我們這邊的山裏有它們的蹤跡,也是偶然的機會才被人看到的。後來上報給了警方,他們聯繫了專門的專家過來,通過拍攝才確認是豹貓。」

隨着六叔公解釋完畢,老獵叔又曝出了新的物種:「不只是豹貓,之前還發現了四不像呢。姜子牙的坐騎你們都知道吧,叫做四不像。之前距離這邊不遠的一個山村就發現了四不像,後來被帶去了市裏的自然保護區放養!」

「四不像,這山裏還有它們的蹤跡,老獵叔,是真的嗎!」可可顯然對於這個四不象是有了解的,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

「可可,你別激動啊。之前是有的,不過現在在自然保護區了,如果你想看就得去那裏才能看到!」李方對着可可解釋道。

「為什麼呢,這山裏已經沒有了嗎?」

「這還真不清楚,之前發現的四不像還是因為有偷獵者在抓它,它跑到那個山村,被人發現報警了才把它送進保護區的!」

「四不像可是珍稀物種啊,竟然還有人在抓它,不怕被抓嗎!」

「這誰知道呢,總有人想要鋌而走險呢!當時警察把四不像抓住以後,發現它的身上傷痕纍纍的,通過專家鑒定不是肉食動物照成的,而是人為造成的,這才判斷出是有偷獵者在抓它們。這才打消了放歸山林的計劃,送到了自然保護區保護了起來!」

「不是,四不像到底是什麼啊,你們能解釋一下嗎?直播間的觀眾都很好奇啊!」

「哦,不好意思,只說了它的藝名,忘了說它的學名了。四不像的學名叫做鬣羚,是一種極其稀有的物種。它的的外形的確和四不像有很大相似之處,生存能力極強,它們什麼都能吃,無論是雜草還是樹葉,通通來之不拒,還擁有強健的身體,可以在陡峭的山間健步如飛。但是它們的性格並不懼怕人類,這也導致了它們極易遭受偷獵者的捕殺,這也是它們成為珍稀物種的重要原因。」

。。。。。。

。 翌日。

清晨。

小桂子將楚非梵的親筆詔令,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讓傳令官送往紫風城。

詔令出城便是山雨欲來,一場大戰在悄無聲息的醞釀,御書房中,楚帝的五大智囊齊聚,梁國到現在沒有將上官邦寧三人送回楚地。

楚非梵不禁對梁國聯楚一起對抗扶桑帝國的誠意有了懷疑,十天時間過去卻依舊是悄無聲息,他已經對梁國不抱任何希望了。

「皇上,如果梁國並非真心聯合,那對於梁國的戒備必須提升,坐山觀虎鬥,坐收漁利,這樣的機會梁國應該不會放棄。」

張良施禮朗聲說道,其他四人同時頷首贊同,而楚非梵卻是雲淡風輕,並沒有憂心忡忡的樣子。

「無妨!」

「眾愛卿的擔心朕早已考慮到,對於梁國是否加入戰局,朕在詔令中的都已明確告知白起,相信他可以應對。」

諸葛亮,房玄齡,劉伯溫,狄仁傑四人,包括張良在內,五人都擔心在對戰扶桑帝國這場戰役中,沒有了梁國的加入,楚國以一己之力對抗扶桑怕是會傷到國之根本。

幾個月的喘息機會,楚國才剛剛喘了口氣,如果大戰拉開序幕,又將是勞民傷財的損耗,如此下去將怕會國力衰竭。

而此時。

玩偶山莊聚賢閣中,蕭天,蕭戰,蕭禹三兄弟三角落座,閣中沒有一絲聲響,就連他們的呼吸都清晰可聞。

沉寂許久,蕭戰突然開口,雄渾的聲音響起:「大哥,你當真選擇相信宮本蒼擎的話,要助他橫掃東海以南諸國?」

「要真是如此,那就只剩下楚國和東明兩國,如此以來我們都將無處藏身,失去梁國祖宗積累的近百年基業。」

面對蕭戰的詢問,蕭天依舊沉默不語,像是在思考但臉上卻噙著猶豫不決的神色。

「大哥,連楚對抗扶桑,我們可以獲得楚帝手中的中州府令,到時便可前往中州府立足,放棄這裡的一切也未嘗不可。」

「可眼下不能因為宮本蒼擎一句話,大哥就動搖選擇相信他。玩偶山莊的勢力強悍幾何,怕是沒有人比大哥更清楚,宮本蒼擎之言到底能不能相信?」

蕭禹的聲音回蕩在閣中,視線瞥了眼蕭戰,兩人輪番告知蕭天,宮本蒼擎之言根本不可信,眼下東海以南的百姓對扶桑帝國早已恨之入骨,此時揮軍連楚一起攻打扶桑勝算在巨大。

要是楚國落敗,扶桑帝國一統東海以南,那到時梁國將岌岌可危。

此時蕭戰,蕭禹兩人腦海中都不成閃現出坐收漁翁的念頭,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機會根本是不會存在的。

聰明人有聰明人看待事物的方式,而向景良自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殊不知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中。

閣樓中又是一段時間的靜默,蕭戰,蕭禹二人目光一直停留在蕭天身上。

良久。

蕭天突然開口,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皇上,答應楚帝的要求,聯楚進攻扶桑,並且不遺餘力必須將宮本蒼擎擊敗。」

聞聲。

蕭戰,蕭禹二人瞬間騰起身影,幾息之間便離開閣樓向通過密道返回御書房中。

「皇上,微臣這就將上官邦寧三人送入楚地,同時讓幽冥鐵騎和金鱗軍團向炎雲城靠攏。」

「行軍之事一切交給幽州王統帥,但必須將宮本蒼擎活捉,留著他的命,撬開他的嘴,朕一定要知道他口中的材料到底在誰的手中。」

蕭戰領命離開,對於蕭禹的詔令正合他的心意,宮本蒼擎口中的信息的確充滿誘惑力,帝王劍闕的修復,雙龍玉佩的開啟,可不止是蕭天,蕭禹兩人的願望,同樣也是他的夙願。

兩日後。

上官邦寧,妍芸詩兩姐妹在蕭戰的護送下進入炎雲城中,同時白起和蕭戰見面商榷了進攻翰清帝國之事。

兩人最終商定將進攻之日定於次日拂曉時分,楚非梵在詔令中告知白起,對戰翰清帝國和扶桑士兵交手,定要佔得先機,將他們徹底擊潰。

蕭戰離開炎雲城返回城外駐紮的軍營,此時城中楚軍已經開始集結,白起傳令各軍團將領午後用飯結束后,所有人養精蓄銳將於明日拂曉時分出城,前往攻打翰清帝國。

梁國和楚國的聯合,各路大軍的行動都已不是秘密,宮本蒼擎早就等到消息,現在距離炎雲城最近的翰清城池寒玉城中,扶桑帝國的二十萬大軍早已集結完畢。

寒玉城,將軍府中,宮本蒼擎正在和麾下諸將商討對戰之事,對於兩國聯合之事他沒有絲毫的擔心,相反覺得正好是個機會可以一起將梁與楚一起擊敗。

蕭天交給宮本蒼擎的錦囊中告知,要想一統東海以南需要逐個擊破,但宮本蒼擎卻不認為各個擊破是最好的選擇。

扶桑之卒皆是精兵強將,常年經受艱苦的訓練,為了這場他們眼中的聖戰,已經準備不知多少年了。

現在的扶桑戰士完全就是為了戰爭而生,就連他們體內的鮮血都是狂暴肆虐的,唯有殺戮才可以讓他們覺得榮耀,內心才能恢復平靜。

「岡本靈武,小泉松聽令,一旦城外兩國敵兵來襲,你們而成出城潛入他們後方,略奪城池,燒毀糧草,本將軍要讓他們城外孤魂野鬼,就連死去都無處藏身。」

「金武剛,金武鋒二將聽令,你們負責出城殺敵,凡是靠近寒玉城之敵兵全部斬殺。」

「眾將士在城池上掠陣,今夜所有強弓勁弩全上城牆,讓東海以南這些落後的帝國知道,我們扶桑帝國的軍事裝備是如何的精銳。」

宮本蒼擎嘴角微微抽動,手中武士刀插在面前地圖上,冷冽的聲音響起回蕩在議事廳中。

諸將領命離開,看著緩緩升起的太陽,他陰狠的眸子中閃爍出狂熱的目光,充滿了慾望,佔有和嗜殺。

此時。

宮本蒼擎覺得體內的氣血都在汩汩沸騰,終於可以大展拳腳建功立業,為他心中的帝國浴血疆城,在這場聖戰中揚名天下。 黃炎展示出的火焰震驚到了九頭蛇,也震驚了已經逃離的九幽,他心想自己的這個主人隱藏的真是夠深的,一直以為他最強的是木系,沒想到是火系。

這還只是個開始,黃炎繼續運轉火神創世訣,身後冒出一尊威嚴的火神像,一會又一尊,最終出現了四尊火神像,都是黃炎的形象,以四象陣法排布,法相莊嚴。

九頭蛇有點結巴:「你,你,這麼厲害!那你還和我打的那麼辛苦?你是有什麼圖謀嗎?」

「我是因為被人針對,不得已隱藏一些實力,倒不是有意隱瞞什麼,還有一方面,就是我也要練練我的魂力。」

黃炎一說魂力,九頭蛇身體不自覺顫動了一下,她的腦海一下想起來靈魂被攻擊時的痛徹心扉。

「人類,看來你的實力還是不錯,有資格讓我跟隨你,我還有個問題,雖然我是個女兒身,但我從小立志要成為一代妖王,所以我出門都是以我哥哥的形象示人,我雖然跟隨你,但是不是奴僕,以後我還是要追求我的人生的。」

「小蛇,這一點你不用擔心,你看看九幽,我從來不會拿他當奴僕,你們都是我的夥伴,我以後一定會助你登臨這片地下世界的巔峰,還要走出這方天地,我是不會窩在這裡的,這裡還是太小了。「說完,他看了看自己的內世界,他心裡是有野望的。

「那就好,我就跟了你了,我們一起去闖世界。」

「好。」黃炎話音剛落,隨手一揮,九頭蛇就落到了洞穴的地上,原本十分寬敞的洞穴,一下子擁擠了很多。

九頭蛇晃了晃腦袋,身體急速的抖動起來,一會的功夫,像座小山一樣的蛇身消失了,一個穿著暗金色武士裝的英氣逼人的小姑娘亭亭玉立的站在黃炎的身邊。

「我說話算話,拿去。」一團晶瑩剔透的赤紅色精血飛向了黃炎的眉心。

黃炎沒有抵擋,看著這團精血沒入他的印堂,就這樣兩人建立了生命契約,九頭蛇發出的是主僕契約,黃炎給改成了平等契約,九頭蛇的率真和膽識打動了他。

感受到了黃炎回饋的是平等契約,九頭蛇沒說什麼,但是心裡對黃炎的看法一下子好了很多,知道黃炎真的不是想奴役她,利用她。

這時黃炎收了功法,將九幽召喚了進來。

「九幽,以後她就是二小姐了。」

「是,主人,小的見過二小姐。」九幽向九頭蛇畢恭畢敬的施禮擺件,九頭蛇擺了擺手,也沒多說什麼。

「大哥,你是不是給我起個霸氣的名字啊,老是小蛇小蛇的叫我,很倒牌子的。」九頭蛇對於黃炎叫她小蛇很是不滿。

「二妹,讓我想想,這樣吧,你以後就叫小龍女,咋樣?」

「小龍女,這名字不錯,我以後肯定會化龍的,到時候我就是一條遨遊九天的蛟龍。」小龍女這個名字她還是很喜歡的。

九頭蛇成長到一定階段會化為蛟,個別血脈優秀的有極低的概率化為龍,這也是所有蛇屬妖獸永遠的夢想。

「公子,小姐,我們是不是繼續探索天界山,還是回去,公子的修為進步已經很大了。」九幽儼然一副老僕的姿態。

「不要,我才出來沒多久,天界山這麼大,我還沒好好看看呢,大哥,再逛逛嘛!」小龍女的孩子天性釋放了出來。

「好吧,我也覺得還是要再歷練歷練,我的實力還是不夠強,最起碼要到十重樓再回去,那樣就沒人可以輕易拿捏我了。」黃炎說到這,一臉的忿忿不平。

「大哥,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去收拾他。」

「二妹,我自己會處理的,你不用擔心,我只是現在不願暴露一些東西而已。」

三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去天界山一處特殊的地界,火焰山。

火焰山,顧名思義,是一處有很多火山的地方,既有多年未爆發的死火山,也有常年在噴發的活火山,尤其是千年之期的鄰近,大量的死火山也開始了噴發,環境很是惡劣,高溫,毒氣,噴涌而出的岩漿。

有利有弊,同樣,此處的火靈氣十分的充沛,還有局部密布的毒靈氣,噴發的火山還會從地底噴出很多火系的靈材,聽說有人發現了極品靈石,甚至大氣運者還有收穫到極品的靈晶,靈晶就是純粹的極品靈石經年積聚而成的,比靈石更高級,很適合黃炎和小龍女的修鍊。

五行相生相剋,自然少不了一些木系的天材地寶。

火焰山距離此處還是挺遙遠的,大約有五百公里左右,一路之上,小龍女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息,所過之處沒有任何妖獸敢出來找麻煩,形成很是順利,第三天中午,三人終於趕到了火焰山。

火焰山果然是名副其實,暗紅的岩漿在滾滾的黑煙的裹挾里噴涌而出,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向四周層層的壓去,燒的通紅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馳落下,在煙幕的空中留下千萬條火紅的划痕,所有風平浪靜底下的波瀾暗涌,寧靜火山口掩護的滾燙岩漿,厚積薄發,往往有更為驚人的磅礴力量。

火焰山因為特殊的地貌,惡劣的環境,長期生活在這裡的妖獸基本都是土生土長於此,不受任何妖族的管轄,自成一方,到了這裡,小龍女的威懾明顯小了很多。而且,這裡妖獸只佔少數,最多的是一些精怪,有火靈,土靈,火鳥,石人等等。

剛到的時候,三人沒有經驗,大模大樣的行走在這片熱土,很快,他們就遭遇了一群土著,將近一百個熔岩巨人,這些熔岩巨人實力不強,大約相當於七階妖獸,但是他們最大的強項是防禦。

九幽的攻擊根本無法攻破他們的防禦,一個不防,熔岩巨人的重拳砸中了九幽的腰腹,九幽瞬間被擊飛,血灑長空。

黃炎嘗試了一下魂力攻擊,發現這些傢伙腦袋懵懵,靈魂攻擊幾乎無效。

小龍女的攻擊倒是厲害,一拳一個,將圍攻的熔岩巨人一一擊飛,但是沒有徹底滅殺,在這個環境下,它們很容易恢復,一會的功夫,又生龍活虎的圍上來。

三人是且戰且退,慢慢的被打回了邊緣地帶,似乎只要出了它們的地盤,這些熔岩巨人也懶得追出來。

這可怎麼辦?三人都有點愁眉不展起來。

。 幾個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姐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不反悔,你們相互作證,放心你姐夫幫我記着,一定不會忘記。」

長夜漫漫,一家人的聚會一直持續到半夜凌晨幾點,好在楊昭霖夠理智,十點一過,他就強制的抱着一一回房,洗完澡,夫妻倆依偎在一起躺在床上說了會兒夫妻夜話……隔絕了後花園的聲音,夫妻倆很快的就進入了睡夢之中。

他們是一夜好眠,其他人就不是了,第二天,兩人手牽着手下樓,發現客廳里還如昨日他們見到的一樣,一樓冷冷清清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不用說,兩人心裏也都清楚是什麼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