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都在這裡了。」周寒指了指身邊的十幾個人。

「好好好,我一一記下。」楊凌山連忙讓人拿筆記錄,然後問周寒,「周寒,你們的軍隊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這數量少說也有兩萬人吧?」

「是我們襲擊了第二集中營,從裡面救出來的戰友,除去戰死的,我們現在還剩下兩萬六千一百零七人。」周寒彙報道,攻克烽火城,雖然周寒是十倍兵力,但當時要不惜一切代價趕在西岐援兵到來之前攻克城池,所以傷亡大了些。

「哦,原來是這樣啊。」楊凌山點著頭,拍著周寒的肩膀:「好樣的,不愧是虎翼候的兒子!」

盜情奪愛 「什麼,周寒虎翼候的兒子?」楊凌山此言一出,頓時眾人一陣驚愕。尤其是那十幾個跟周寒出生入死的軍官,神情簡直誇張到了極點。

怪不得周寒的謀略這般驚人,原來是素有「戰神」之稱的虎翼候調教出來的。

「周寒這般雄韜偉略,完全是得了虎翼候的真傳啊,以後就是名副其實的小戰神啦!」胖子連忙趁機拍了一句善意的馬屁。

「哈哈!」眾人均是一陣善意快活的笑聲。

「老楊,周寒在你的軍,不知道你給他安排的什麼職務啊?」一名軍長問道。

「周寒在軍比大賽上跟我一個師長打成平手,所以我讓他先進觀摩團實習一下,然後回來任職師長。現在看來,周寒已經完全可以勝任了!」楊凌山說道。

「我說周寒在此之前是什麼職務,沒問你現在準備給你安排什麼職務?」

「之前的職務,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楊凌山臉色有些不自然。

「哈哈,這個老楊一定是給周寒安排了一個很低的職務,沒看見這老傢伙都不好意思開口了嘛,哈哈!」兩名軍長哈哈大笑道。

「去去去,狗嘴裡面吐不出象牙,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 捷報傳到大運三軍統帥部,張龍雲看著捷報愣了幾下,隨即狠狠一拍桌子:「這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十幾個觀摩團軍官不但沒有被西岐軍隊給抓住,反而在敵人的心臟上狠狠的刺了一槍,乾的漂亮啊!」

楊凌山啊楊凌山,還真讓你這個傢伙給料中了,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戰果。

「來人啊,立即傳令下去,下面所有整編的軍隊立即停止整編,能夠派出多少兵力就派出多少兵力,給我全部往西岐邊境狠狠的壓過去!」張龍雲連忙讓傳令官去傳令。

「周寒是這次勝利的主要功臣,必須上報軍部鑒定功勛!」張龍雲隨即連忙開始寫報告。

周寒在烽火城待了兩天,便是撤離了。烽火城,已經交給了大運友軍佔領。周寒已經幫大運軍隊打開了新的局面,接下來的追擊戰交給別的軍隊了。

周寒奉命來到統帥部,張龍雲激動的給了他一個擁抱,毫不掩飾心裡的讚賞:「虎父無犬子,果然不愧是虎翼候的兒子!」

「統帥過獎了。」周寒自謙道,臉上並沒有太多得意之色。

「哈哈,有了顯赫戰功卻不驕不躁,這更是難能可貴啊!」張龍雲拍著周寒的肩膀,順手遞給他一個盒子:「喏,這是軍部剛剛發給你的獎勵,看看吧。」

「這麼快?」周寒驚詫的接過,慢慢打開。

「當然了,咱們的軍部對待大功勛之人,效率向來就是非常驚人的!」張龍雲說道。

周寒打開盒子,只見裡面有著兩個小瓶子,其中一個小瓶上面寫著:六階妖血。另一個小瓶上面則是:洗髓丹。

「這……周寒吃了一驚,沒有想到軍部竟然獎勵自己這兩樣東西。

首先來說六階妖血,這是從妖獸的身上得來的,妖獸生活在茫茫的叢林,生性兇殘狡猾,非常難獵殺。一隻六階的妖獸,實力能夠匹敵人類後天之境的高手。要知道,茫茫叢林里最大的威脅不是來自於這些普通妖獸的威脅,因為茫茫叢林裡面充滿了大量的危機,哪怕是真氣境的高手進去,都沒有把握從容脫身。

所以,這六階妖獸的珍貴毋容置疑,它能夠強化人的骨骼血肉,讓根基變得更加的沉穩。一般只有立下非常顯赫戰功的人,才有機會獲得這樣的賞賜。

周寒的父親虎翼候,一生戎馬疆場,立下無數顯赫戰功,一共也才得到過兩次這樣的獎勵。

然後再來講洗髓丹,這是從靈藥裡面提煉出來的丹藥,價值不在六階妖血之下,甚至還有過之。

修鍊者經過了修鍊達到第十重練體之境的時候,這已經處於身體潛能的極限了。想要晉入後天之境,就必須再次突破極限的潛能,這時對身體的各種要求非常的高,比如筋脈的韌度,骨骼的強度等等。

一旦有任意一項要求不過關,修鍊者晉入後天之境出了岔子,輕者修為廢去淪為廢人,重者當場暴斃。

而洗髓丹卻能夠給身體一次洗禮,讓全身各處都得到滋補強化,也就是說洗髓丹是晉入後天之境的保駕護航之丹。

「哈哈,周寒,恭喜你了。」張龍雲看著盒子裡面的東西,雖然他身為統帥,也不免有些羨慕。

「謝謝。」周寒捧著這兩樣東西,心中暗暗激動。有了這兩樣東西,三個月之內,自己必能晉入後天之境,這可謂是朝著真氣境邁入了一大步。

「周寒,三個月之內你沒有任何任務,你就安心的提升實力去吧。」張龍雲拍著周寒的肩膀,直接給他放假了。

「謝謝統帥!」周寒捧著獎勵,回到了赤焰軍的駐地,立即開始抓緊時間錘鍊身體。

身體裡面的骨蓮藥力還沒有完全吸收,他必須先將骨蓮的藥力全部吸收,然後再藉助六階妖精血強化身體根基,最後再嘗試利用洗髓丹晉入後天之境。

修鍊中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周寒身體鍛煉疲勞之後,立即又進入祭靈空間學習符文,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一個月,周寒的身體將骨蓮藥力吸收完畢,實力意料之中的晉入了練體第九重……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大運軍隊也取得了非常喜人的戰績,數十萬大軍軍隊勢如破竹,一個月時間佔據了西岐王闖六百多里的疆土,這是大運王朝和西岐王闖開戰以來,從未有過的戰績。

不過西岐大軍終究驍勇善戰,後方的糧草押送到了,西岐大軍硬是穩住了局面,大運軍隊和西岐軍隊再次進入了相持階段。

「楊凌山,鑒於你赤焰軍一路先鋒打的漂亮,我同意赤焰軍晉入一流軍隊序列!」張龍雲點頭同意了楊凌山。

「我沒有吹牛吧,我的赤焰軍戰鬥力本來就不輸於一流軍隊!」楊凌山興高采烈的吼道。

「楊凌山,那周寒現在還在閉關修鍊之中,等他出來,恐怕實力便是練體第九重了。」張龍雲道。

總裁爹地 楊凌山看著張龍雲,「莫非你想破格提拔他?讓他當軍長?」

冷血總裁,你想怎樣 「據我所知,這周寒在軍比大賽之前,職務好像是馬夫……」張龍雲的話被楊凌山打斷道,「呸呸呸,誰特么亂講的,周寒的職務當時是副營長……」

「好吧,我給你點面子,當時周寒的職務是副營長,他在軍部大賽上面跟師長打成平手,這點我很是質疑你楊凌山作為主持裁判的公平,不過鑒於周寒後來的功勛,這點我就不計較了。周寒還沒有任職師長,我就要把他提為軍長,這太快了,他才十七歲,職務升的太高太快,對他來說恐怕不是件好事。」張龍雲說道。

「張龍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想按照實力給周寒等同的職務嗎?」楊凌山有些不滿了。

「周寒到底還是太年輕了,我覺得師長這個職務都有點高了,不過我還是同意讓他暫時在你赤焰軍任職師長。至於提拔的事情嘛,我想等他成長到十八歲再說。」張龍雲道。

「你的意思是先把他的軍長位置給他預備著,等他十八歲后才給他?」

「差不多吧,你也看見我軍現在的情景了,雖然我們佔據了西岐六百多里的疆土,但我們要分兵來駐守,所以我們的一線兵力就有些吃緊,而軍部的新兵今年估計是輸送不過來了,所以就算我現在把周寒提拔為軍長,可也沒有兵力給他呀。」張龍雲說道。

「這倒也是。」楊凌山點著頭,接著認真說道:「你可要說話算數,一旦軍部的新兵源到了,立即給周寒配置滿編狀態,提拔他!」

「周寒這般謀略高深,我自然要重用他。」

「既然這樣,那就這樣吧。」楊凌山放心的說道。

周寒吸收了骨蓮藥力,又鍛煉了一個星期,待身體達到最峰值的狀態,然後才嘗試使用六階妖血。

這六階妖血屬於非常霸道的補品,周寒將血液抹在全身,整個身體頓時彷彿置身火爐,火辣辣的感覺幾次讓他差點暈厥過去。

而六階妖血被皮膚毛孔吸收之後,周寒便是感覺到燒灼的感覺由外向內,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彷彿被烈火焚燒,筋脈,骨骼……都在燒灼中浴火重生……

當焚燒的痛楚逐漸減弱,周寒的身體根基變得愈發的穩固,實力也觸碰到了突破的邊沿。

周寒加強了鍛煉的強度,又是半個月的磨練,練體第九重的瓶頸被一衝而過,順利晉入了練體第十重。

這時候周寒閉關修鍊已經兩月有餘,大運軍隊和西岐軍隊的對持出現了新的局面。

西岐軍隊本來就比大運軍隊強悍,更何況大運軍隊佔領了西岐六百里的疆土分兵駐守了,於是和西岐對抗的一線兵力就吃緊,西岐軍隊發動一次次進攻,大運軍隊雖然全力苦鬥,但終究還是受不住,佔領的疆土被西岐軍隊一點點的奪了回去。

對於戰場的形勢周寒兩耳不聞窗外事,實力晉入了第十重,周寒再次調整了身體狀態,將洗髓丹服下。

身體的淤血暗傷被洗髓丹徹底的清掃乾淨,周寒感受到身體的強悍,按捺住喜悅和激動,開始嘗試衝擊後天之境。

這一衝擊便是三天時間,後天之境是將身體所有的經脈打通,形成一個循環,為先天之境築基。

有了洗髓丹的保駕護航,周寒的筋脈被一點點的打通,最後終於連成了循環,後天之境晉入了。

「後天之境前期!」感受到身體的狀態,周寒興奮不已。

後天之境分為前期,中期和後期三個階段,只要自己再打幾場勝仗,獲得的獎勵足夠讓他晉入先天之境了。

然周寒出關之時,大運軍隊的優勢全然消散,戰爭的太平再次被西岐軍隊拉了過去。

大運軍隊被西岐軍隊打的節節敗退,佔領的西岐六百里疆土竟被西岐大軍全部奪了回去不說,西岐大軍還攻入了大運邊境八十里,西岐大軍士氣如虹,揚言半年之內兵臨大運國都城下,氣焰非常的囂張。 「周寒,你出來了?!」見著周寒出來,楊凌山憂心忡忡的面龐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軍長,你怎麼這般表情,莫非我軍戰事不利?」周寒納悶著。

「豈止是不利,你閉關的這三個月里,西岐軍隊像打了雞血似的猛衝猛打,我軍本來戰鬥力就不如,被西岐大軍再次壓的喘不過氣來了!」楊凌山對周寒說道。

「這樣啊。」周寒心中一驚,忙問道:「那現在西岐軍隊打到哪裡了?」

「你自己看吧。」楊凌山給周寒一指沙盤。

「這……」周寒看著沙盤,不禁再次一愣,三個月時間,西岐軍隊不但扳回劣勢,竟然反敗為勝攻入了大運王朝的地盤。

沙盤上的兵力交叉情景,大運軍隊幾乎是全線吃緊。

「報告軍長,第三師長梁博龍發來急報!」這時候一個斥候兵跑來遞上一份戰報,楊凌山打開一看臉色頓時大變:「遭了,中計了!」

「軍長怎麼了?」周寒忙問道。

「周寒你看吧。」楊凌山在沙盤上給周寒指道:「這是我軍的天元城,本來天元城有兩萬兵力駐守,西岐軍隊派了八倍兵力攻城,天元城是我軍的戰略要塞,萬萬不能丟。所以我遣派了梁博龍和孫超兩個師去支援,結果梁博龍和孫超二人一帶兵離開,他們原來駐守的的城池立即遭到西岐軍隊的重兵攻城,此時城池已經被西岐軍隊攻克,梁博龍和孫超二人的軍隊暫在途中,攻打天元城的西岐軍隊和攻克孫超梁博龍駐守城池的西岐軍隊已經前後包抄了孫超和梁博龍,他們已經陷入敵軍重兵包圍,這是我指揮的錯誤,我沒有看出來西岐軍隊的調虎離山計,他們攻打天元城根本就是一個陷阱,他們的真實目的把梁博龍和孫超二人的軍隊引出來,然後佔領他們的城池,在野外殲滅他們……」

楊凌山說到最後,情緒激動,幾乎就是捶胸頓足。

「這樣啊……」周寒聞言,也不禁著急起來。若是孫超和梁博龍兩個師被吃掉,這對赤焰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軍長不要著急,一定有辦法解救他們的。」周寒一邊看著沙盤,一邊問道:「軍長,我那一個師的編製……」

「你那一個師的人現在在沙眼城,距離這裡十多里,你隨時可以上任!」楊凌山說道。

「現在已經要天黑了,也就是說梁博龍和孫超兩人暫時只是被圍了,西岐軍隊不擅長夜戰,今天晚上樑博龍和孫超還是安全的。」周寒道。

「可這又有什麼用,圍困他們的西岐軍隊的兵力有足足十八萬,我手裡就只有武洋和你兩個師長的兵力,根本救援不了。其他友軍的兵力又抽不出來,就算抽出來也遠水解不了近渴,待到明天早上西岐軍隊一進攻,我的兩個師……」

「我去救他們便是!」周寒看著沙盤,腦海裡面想出了一個冒險的法子。

「你去救,你怎麼救?」楊凌山看向周寒,像看著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你把武洋那個師的人馬一併調撥給我,我保證將梁博龍和孫超二人救出來,他們原來駐紮的城池我也一併可以奪回來。」周寒說道。

「什麼,周寒,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西岐大軍十八萬人,你用什麼法子?」楊凌山驚異的看著周寒。

「呵呵,還能是什麼法子,自然是夜襲了。」周寒道。

「夜襲,你和武洋攏共也就兩萬人,去夜襲人家十八萬人,這根本就是送死。人家西岐軍隊雖然不擅長野戰,但他們今夜必然會防備著我們的偷襲的。」楊凌山說道。

「是的,兩萬人夜襲十八萬人,的確無異於雞蛋碰石頭,但如果我先端了他們的指揮部呢。」周寒說道。

「端了他們的指揮部?」楊凌山的眼睛瞪的滾圓,「你憑什麼?」

西岐十八萬人,這是一個集團軍的編製,也就是說裡面有一個集團軍長,集團軍長的實力可是練體第十重。周寒雖然得到了兩樣非常厚重的獎勵,但他最多也就練體第十重而已,他怎麼端人家的指揮部?

「呵呵,憑什麼,就憑我現在已經是後天之境!」周寒自信一笑。

「什麼,後天之境?!」楊凌山被徹底的雷倒了。

三個月,周寒竟然從練體第八重蹦入了後天之境,這等進展簡直就是妖孽。要知道,練體境越往後面,突破就越困難,哪怕有著靈藥丹藥,也必須循序漸進,若是急於求成,反而會失敗。

一般人就算在有六階妖血和洗髓丹的幫忙下,從練體第八重起步,起碼也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夠突破進入練體第十重。

不錯,這是練體第十重,不是後天之境。因為晉入後天之境對身體的要求太大了,一般人就算晉入了練體第十重,都會穩固兩三年,然後再嘗試突破。

哪料周寒竟然三個月的時間就達到了,不是妖孽是什麼。

楊凌山自然不是知道周寒是先天之體,之前又打了半年的根基,三個月晉入後天之境,簡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軍長若是不信,儘管一試!」周寒道。

「我特么就不信了!」楊凌山說罷活動了一下筋骨,練體九重巔峰九千五百多公斤的力量揮打出來。

面對楊凌山的拳頭,周寒輕鬆一掌接了過去。周寒後天之境前期實力,力量達到了三萬公斤,自然無懼楊凌山的拳頭。

啪!

楊凌山的拳頭和周寒的掌交接,周寒的手掌紋絲不動,楊凌山頓時就蒙了。

他接近上萬公斤的力量,周寒這麼輕鬆接下,手掌動也未動,練體第十重絕對是做不到的。看來,周寒的實力的確晉入了後天之境。

「尼瑪,真是後天之境的實力!」楊凌山有些語無倫次了。

「現在,軍長可以放心讓我去了吧?」周寒笑道。

「哈哈,西岐軍隊料不到你這個後天之境,這是一張底牌,麻痹的,咱們要干就干一場大的,你現在馬上趕去沙眼城調集你的部隊去吧,武洋那裡我會通知的,我馬上給統帥發訊,讓他無論如何也要連夜調撥軍隊,爭取切斷這十八萬西岐軍隊的後路。只要重創了他們,咱們正面戰場的壓力就會減輕許多!」楊凌山興奮說道。

「好,那我去了!」周寒立即告辭,乘著快馬連忙趕到了沙眼城。

「快看,那是周將軍!」周寒的這一萬人馬原本應該由軍部的新兵源來編製,但他從集中營救回來的將士紛紛要跟著他干。於是張龍雲乾脆就從裡面挑選了一萬精兵強將留給周寒,其他人則是補充到其他軍隊裡面去了。

這不,周寒一出現在沙眼城下,城牆上的士兵立即就認出了他。

「周將軍!」

「周將軍!」

「周將軍!」

……

三個月未見面,這些將士的眼神都非常的炙熱。

「眾將聽令,立即緊急集合,隨我出城!」周寒的話非常的簡短,救場如救火,他沒有和這些將士敘舊的時間。

這些將士不愧是戰場老兵,軍事素養非常的高超,很快就集結完畢,留下沙眼城原本的守軍,眾人跟著周寒立即賓士出城。

「什麼,周寒出來了,要我聽他指揮一起去救梁博龍和孫超?」在接到了楊凌山的命令,武洋好像被針扎了一樣,跳了起來。

周寒一萬人加上武洋一萬人也就兩萬人,兩萬人去夜襲人家十八萬人,這不找死嗎?三個月前周寒帶領十幾個軍官狠狠的幹了幾場漂亮的戰鬥,武洋還對周寒非常的敬服呢。

然而現在,周寒居然要兩萬人去夜襲人家十八萬人,武洋就有些想不通了。

「軍長真是這麼命令的?」武洋看著眼前的傳令兵,這個傳令兵是楊凌山最器重的傳令兵了。

「是的,武將軍!」傳令兵點著頭。

「麻痹的,既然這樣,那我也只有豁出去了!」武洋想不通也就不想了,這個周寒可能還有底牌吧。不然這一戰,赤焰軍就全軍搭進去了,軍長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

「來啊,傳我命令,全軍緊急集合!」武洋立即傳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