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院長,不用擔心我們,去對付女王!」瓦利斯在魔法的加持下高聲喊道,「她手上有我們的人質!」

本傑明聞言,皺了皺眉。

居然被抓到了人質……怪不得女王能用傳音木片和他對話。

他們兩方累積而來的仇恨,已經是一個至死方休的狀態,可如果他還想把人質救回來,那事情就會變得非常麻煩。

此刻,下方的元素亂流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越變越大,幾乎籠罩了數百平方米的範圍,猶如一個倒扣在地面上的巨大的碗。伊科爾的士兵也都是繞著那一片跑的,只有那群法師和女王還頭鐵地待在裡面,利用護盾強行支撐。

但本傑明知道,他們的吟唱快要完成了。

大概就在學院法師衝出來沒多久,伴隨著一聲巨響,元素亂流當中忽然升起了衝天的火焰。幾十人一起施展出來的高級魔法,聲勢甚至突破了元素亂流的限制,反過來將亂流整個吞沒了進去。

本傑明也不由得露出凝重的神情。

伊科爾這些年培養出來的法師……絕對是一股不可小視的戰略力量。

從天空中看去,大片的火焰猶如上帝揮手造就的腥紅抽象畫,藤蔓般在地面上聚合擴散。元素亂流受到了很大的干擾,數以千計的水魔法剛凝聚出來,就被煅燒成元素,很難再威脅到當中的幾百位法師。

隨後,那些火焰匯聚在一起,彷彿所有人頭頂上出現了一個小太陽,照得整個小鎮的溫度都一下子上升了起來。

這種威力,感覺……快要趕上禁咒了吧?

本傑明也無從知曉。但是下一刻,那些法師便控制著無數火焰匯聚而出的那一輪「紅日」,朝著天空中的他推了過去。

見狀,本傑明只好抹去了剛才的那串符文,畫了一串新的出來。

「元素指令?防禦。」

代表水元素、防禦、親和三個字元串在一起,構成新的符文句子。瞬間,本傑明好像變成了一個黑洞,天空中的水元素瘋狂涌過來,在他身前構造出了一片純粹的元素牆壁。

轉眼間,紅日撞上了水元素牆壁,強烈的魔力波動擴散而出,彷彿形成了一股精神風暴,遠處交戰的士兵和學院法師都不由得暫時停手,轉過頭,露出愕然的神情。

「天啊……院長要自己一個人擋住這種攻擊嗎?」

學院大門內,有學生圍觀著這一幕,下意識地這麼感嘆道。

之前伊科爾法師也在用類似的手段轟擊學院,但學院撐開的那個巨大結界……那可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且還利用了最新研製出來的符文理論,才能擋得這麼從容。

可現在,院長卻要一個人完成他們整個學院才能完成的事情。因此,哪怕已經見識過本傑明的實力,他們還是不由得心生戰慄。

這到底……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魔法水平?

躲在無數伊科爾法師的保護下,女王也不由得皺了皺眉,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

「他居然真的硬抗?這……」

而在無數人震撼的目光下,半空中,那驚世駭俗的碰撞還在繼續。

紅日撞在元素屏障上,熾熱的火焰飛濺而出,四處飛竄,而無形無色的元素屏障此刻也發生了變化。

冰牆、水壁……本傑明離得最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元素在高溫的炙烤之下發生了奇怪的化學反應。水的三態在其中循環往複的出現,往往出現不到一秒鐘,又重新消散成元素,而構成紅日的火焰也隨之被抵消掉一小部分。

紅日的威力非常可怕,元素屏障也呈現出一種岌岌可危的狀態。可就是這種屏障內部的微妙轉換,彷彿一層柔軟的棉花,把來自火日的大部分衝擊力消解,於是屏障反而神奇地撐了下來,沒有破碎。

本傑明見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就是符文的極限了嗎?

很顯然,這種屏障內部的精妙變化肯定不是他能做出來的,感覺就像是元素在拚命想辦法,招數層出,要完成符文下達給它們的命令。如果真要說的話,這就像是……元素的本能?

而且,符文形成之後,便會構成一個無限的循環。周圍的水元素會不斷補充到屏障當中,源源不絕,而紅日的形態則是由數十個高級魔法所構成的,它的性質決定了它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

「……麻煩了。」

因此,眼看本傑明身前的屏障遲遲無法被打破,伊科爾的法師也有些慌亂。

這已經是他們能施展出來的最強爆發之一,再加上之前,他們一直在轟擊學院的結界,消耗了不少精神力。如果這一下連對手的防禦都打不破,他們的勝算將會變得很低。

「不用管!繼續攻擊!為了伊科爾而戰!」女王卻似乎還是鬥志滿滿,右手一揮,高聲喊道,把邊上的法師都震得一個激靈。

法師們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此刻,紅日還在不斷推進,天空中火焰亂竄,像是一片大型的噴泉廣場。不過在元素屏障的消耗之下,紅日的大小隻剩下了剛才的一半。

伊科爾的法師中,一部分人維持著紅日,另一部分人則再次開始吟唱,醞釀起了新一輪的攻勢,似乎想趕在紅日的末端,兩撥聯合,打出一輪最強的爆發攻擊。

本傑明見狀,發出了一聲冷哼。

真以為自己展現出來的實力就這麼多了?

轉過頭,他看了一眼軍隊和學院法師那邊的交鋒。那邊的戰鬥顯然也進入了白熱化,幾個法師吟唱起高級魔法,朝著軍隊發起攻勢,一道火焰掃下去,就是數百人的死亡。但士兵也毫不猶豫,潛伏後繼地衝上去,就連普通的士兵都在拿刀,一下一下地攻擊著法師召喚出來的護盾。

勝利的天平還沒有往哪一方傾斜,但毫無疑問的是,兩方已經徹底相互拖住了。

——這是一個不錯的時機。

因此,本傑明深吸一口氣,吐出那個簡單而古樸的音節,開啟了「水之降臨」。 「你們幾個也準備高級魔法的吟唱,快點!除非幹掉這個傢伙,我們已經沒有後路可以走了。」

此刻,女王還在指揮著身邊的那些法師,用決然的聲音這麼說道。而她周圍的法師也紛紛點頭,加入吟唱的隊伍,準備作出最後那孤注一擲的進攻。

只是……他們並不明白,從本傑明念出那個音節開始,遊戲規則就被改變了。

最初的變化是天空中的那輪紅日。在與元素屏障的對沖中,它本來就在被不斷地消耗著。而在開啟了「水之降臨」后,本傑明抬眼,朝著紅日隨意地揮了揮手。

天空中忽然飄起了雪花。

「這是……」

最開始,伊科爾的法師只是感覺到了周圍溫度的驟降,不由得愕然抬起頭。然而,他們卻看到了可以說是畢生難忘的場景。

紛紛揚揚的血花,彷彿成為了一團旋風,圍繞著紅日不斷旋轉,而此刻的紅日也不復最初的威勢,連一點火焰都噴不出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縮小。

縮小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們看到,純粹由火焰構成的紅日,它在外層竟然結了一層薄薄的冰。

——變成了一枚巨大的、內部包裹著烈焰的冰球。

所有法師悚然而驚。

尤其是施展出了魔法的那些,他們連忙控制著自己的魔法,想讓火焰從冰球的封鎖中突破出來。然而,伴隨著雪花地不斷飛舞,外面的冰層反而越來越厚,內部的火焰也變得愈發虛弱。

很快,最後一點火光消失,彷彿連同那些法師心中的希望也隨之熄滅了。

天空中只剩下了那個有一棟房子那麼大的實心冰球。

「這是你們摧毀這裡的代價。」本傑明開口,聲音從天空中緩緩傳來,「阿卡德米是我們花了好幾個月才修建起來的小鎮,更是無數居民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心血的家園,你們沒有資格站在這裡。」

伴隨著他的話,巨大的冰球微微一顫,隨後,便朝著下方的女王狠狠砸了過去!

「快!護駕!護駕!」

「都回來!保護陛下!不要讓陛下受傷!」

「我的天啊……」

整個伊科爾大軍都亂了套,連女王都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面對這麼巨大的天降物體,法師們的屏障似乎給不了她多少安全。周圍的士兵也只能放棄與學院法師的戰鬥,手忙腳亂地往回趕。

他們湧向女王和法師周圍,雖然不能進到屏障裡面,但他們還是靠在屏障外,用身軀形成一堵牆。

轉眼間,牆還七扭八歪地沒有壘好,水球就轟的一下砸到了地方。

咚!

那一刻,地動山搖。

方圓數百米的範圍內都像是發生了一次地震,轟隆隆的聲音與慘叫聲響徹天際。遠在學院內的學生都被震得東倒西歪,驚慌失措,就更不用說身處「震中」的伊科爾法師了。

冰球降臨的前一秒鐘,他們已經努力構築更加強大的防禦了,冰牆、土盾……如果不是時間不夠,他們甚至可能專門用出高級魔法中的防禦術,構建一面絕對防禦的魔法壁壘。

可惜,本傑明沒有給他們時間,冰球撞擊,光是高空墜物的強大衝擊力就摧毀了大半護盾。與此同時,冰球轟然炸開,四處飛濺的碎片像是一場可怕的槍火掃射,剩下的護盾也被掃得所剩無幾,如果不是數百名士兵用身體當肉盾,法師之中可能已經出現了傷亡。

只是……即便沒有受傷,他們戰鬥的意志也在這一砸之下被徹底地摧毀了。

捲起雪花,便把幾十個人召喚出的高級火系魔法給凍住了。而且還不只凍住,凍成一個球之後,還要拿這個球來砸他們,一下就砸得他們七葷八素,這讓他們還怎麼打?

「快!他用完這招肯定消耗了很多精神力,趁現在,反擊!」

大概只有女王沒有氣餒,還在這麼喊道。

無論心中再怎麼絕望,女王都下令了,法師們還是再次出手,開始反擊。因為沒時間吟唱,這次出手的都是各種中級魔法。火球風暴捲起來,雖然比剛才小了不少,但數量一多,還是威力不錯的。

然而,本傑明的冷笑卻再次從天空中傳來。

「對不起,我的精神力才剛開了個頭,還多的是呢。」

雪花再次飛舞起來,猶如狂風吹起的漫天落葉,擴散開來。魔法剛進入雪花的範圍,就被凍成了冰。哪怕是像火焰、風束這樣沒有實質的東西,都被封在冰里,分解成元素,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可就在這時,幾個身影卻從法師當中沖了出去。

「保護陛下撤退!繼續進攻!攔住這個傢伙!」

那一刻,幾個法師護送著女王,利用飛行術告訴地朝著遠方逃去。而看女王的樣子,咬著牙,似乎早就做好了決定,剛剛讓法師們進攻只是為了迷惑本傑明。

本傑明見狀搖了搖頭。

現在才想到要跑,未免太晚了點。

此刻,下方的場面是非常混亂的,大部分士兵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另外一些法師也是愣著的,顯然也沒意識到女王那一句熱血的怒吼只是在演戲。也因此,他們能給本傑明帶來的麻煩實在是有限。

女王想騙過本傑明,卻同時把自己的手下也給騙了進去。雖然這些法師並不會生氣,但他們確實反映慢了太多。

本傑明奮起直追,稀稀拉拉的魔法打過來,也在半空中全變成了冰塊。鵝毛大雪籠罩著他,很快,便來到了女王和那幾個法師的頭頂。

「你們跑得真慢。」

扔下這麼一句話,本傑明也讓大片致命的雪花落了下去。

頓時,周圍的溫度驟降,那幾個負責護送的法師臉上都露出愕然的神情。

這些雪花里……到底凝聚著多麼可怕的水元素含量,才會具備這樣一種難以想象的凍結能力啊?他們感覺自己的認知再次被顛覆了。

他們是利用風系魔法進行的逃亡,然而此刻,他們卻感覺周圍的風變得遲緩了,有些帶不動他們了。

——雪花還未將他們籠罩,他們便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

「慢著,本傑明法師,你不能殺我,我有一個條……」那一刻,女王也意識到不妙,轉過身伸出手,對著天空中的本傑明這麼說道。

只是,她剛說到一半,雪花便將他們籠罩了進去。低溫隔著護盾,將他們直接變成了三座冰雕。

本傑明也發出一聲冷笑。

「有什麼話,留著以後慢慢再說吧。」

他一揮手,水蒸氣托載著三具冰雕往回飛,迅速地返回了學院門口附近。學院附近似乎再次陷入了混戰。本傑明剛離開半分鐘,剩下的法師和士兵失去目標,只好再次轉而攻擊學院法師。

可能是覺得自己生還無望了,想趁最厲害的那個不在,拉幾個墊背的。可惜,本傑明回來得太快。

「停手吧,你們的女王陛下已經束手就擒了。」

聽著天空中傳來的聲音,他們絕望地抬起頭,望著那具面容熟悉的冰雕,彷彿看到了自己接下來將要面對的命運。 最後,這場學院襲擊戰以頗為慘烈的方式畫下了句點。

來自伊科爾的大部分士兵都不願意投降,被殺得乾乾淨淨。那幾百位法師也對女王忠心不二,甚至就有當場自殺的,或者開始瘋狂反擊,最後被本傑明也凍成了一片冰雕。

後續戰鬥持續將近一個小時。雖然幾乎是一邊倒的局面,但光是殺人就殺得他們有些手軟。也因此,在戰鬥結束之後,所有人都露出了疲憊的神情。就連躲在學院里幾乎沒怎麼出手的學生,看著滿目瘡痍的街道,也不由得一陣目眩。

大約統計了一下,伊科爾這次偷襲,派出了四百一十六位法師、五萬士兵,可以說是戰爭史上的一個壯舉了。本傑明也很難想象,女王究竟是怎麼帶著這麼多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到附近的。

不過,都是已經結束的事情,他也懶得再去追究。

小鎮的營地中,他們找回了學院的俘虜。原來,在偷襲開始的時候,學院的法師和伊科爾軍隊在小鎮街道中展開了一系列戰鬥。其結果當然是學院大敗,大部隊退回學院,利用符文進行防守。大約有二十多位法師被伊科爾俘虜,還有十幾位法師在那次戰鬥中喪生。

令人遺憾的結果,但至少,他們守住了自己的家園。

學生們紛紛走上街頭,清理戰場。瓦利斯開始策劃悼念活動,期末考試剛要開始,小鎮的重建計劃也得趕緊列入日程……

戰鬥結束之後,他們雖然疲憊,但剩下的更多還是忙碌。

至於本傑明,則是帶著女王,在學院的地下室開始了拷問。

——沒錯,在把她凍成冰雕之後,本傑明並沒有選擇直接凍死她,而是留她一條性命,準備利用她解決伊科爾的問題。

「令人遺憾的結果,不是嗎?」昏暗的燈光下,本傑明冷著一張臉,緩緩道,「你幾乎賭上了一切,最終也失去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女王絕望地道:「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沒興趣看你在這裡耀武揚威。」

「你以為我不想殺了你嗎?」本傑明發出一聲冷哼,說,「可惜,你的會長給我發來了消息,央求我留你一條性命,否則我早就把你推上了斷頭台。」

他沒有說謊,戰鬥結束之後,會長確實向他傳達了這樣的要求。

雖然伊科爾的軍隊已經被大敗,所有法師也喝下解藥,脫離了女王的控制,可眼下的伊科爾可以說是混亂到了極點。政令不通、流言四起……光靠會長一個人,似乎還是控制不住局面。

另外,據他所說,法師公會已經徹底宣告解散,幾千名法師,最後願意留下來幫助會長的只有幾百人。而瑞吉納的官員也有至少一半人不願意屈服,所以導致了目前的混亂局面。

幸好從前帝國的貴族子嗣不多,也一直沒有什麼厲害的貴族角色,否則伊科爾恐怕已經開啟了群雄割據的局面。

只是……他們依然得警惕克魯薩德大門外的教會。

也因此,本傑明才在這裡與女王對話。

「會長?他是叛徒,背叛了我,也背叛了自己的國家!」女王立刻露出不屑的神情,滿臉憤恨地說道。

看上去,好像和本傑明比起來,她反而更恨會長。

「沒人在乎你是怎麼想的。」

本傑明卻搖頭,忽然拍了拍手。伴隨著他的動作,女王忽然捂著自己的肚子,痛苦地倒在地上,慘叫聲響徹地下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